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66章药药药!切克闹!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404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9日 10:06


她又悄悄的坐回了原地:“这宋洋跟玲儿姑娘,大概就是当年李倾越跟李大婶吧!都是老爹订的亲事……这年头怎么这么流行娃娃亲啊?” 靠在车厢壁上,洛晚昔撇撇嘴,扭头看了一眼外面。 很安静。 阳光很好,但是不刺眼;没有所谓的秋虫的鸣叫;也没有流水的哗啦啦,那小河很平缓;空气里有着一股枯草的香味——所谓的秋高气爽大概就是说的这么回事。 洛晚昔突然感到肚子有点疼。 “我去,这也太煞风景了!”洛晚昔直起身子,从窗户里探出头,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救急。 小河对面倒是有大片大片的茅草,可是洛晚昔可不想过去,谁知道那茅草里有没有蛇。她虽然属蛇,可是不代表她不怕蛇。 洛晚昔又把目光移到了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 不过她又有些犹豫,她可是死都记得她究竟是怎么穿越的——冬天去野营随地大小便撞到了树上! “要是又撞到了怎么办?”洛晚昔心里一冒出这个念头,她就呆住了。 想了想,洛晚昔愁眉苦脸的下了马车:“糟了,我爱上这里的生活了,已经不想回去了!” 拿了几根没有烧尽的木柴,洛晚昔丢了一根在树后的草丛里。 没什么动静。 洛晚昔又丢了两根,才又握着一根长的敲敲打打的进了草丛。 李宋洋一睁开眼,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洛晚昔没在。 虽然知道没人能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掳走洛晚昔,他的大小姐大抵是自己离开的,但是李宋洋心里还是很不安。 “大小姐?”他推开了马车门,连鞋都没穿就跳了下去,“大小姐?洛洛!” “我在这里!” 李宋洋扭头一看,远处一根棍子从草丛里举了起来。 “我在上厕所!”洛晚昔又摇了两下棍子,“大概是中午吃多了,所以肚子有点疼。” 李宋洋不免有些尴尬,只好又坐到了辕座上:“大小姐,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跟我说我一声。” “看你睡的那么香就没有吵醒你!况且我上厕所总不可能让你在旁边守着!”棍子又摇了几下,“我知道我睡相不好,你昨晚肯定没睡好。” 不是没睡好,是根本没睡着! 洛晚昔把手里的草纸拼命的揉软,清洁完了站起来系好裤带,又拨土把米田共盖上:“宋洋,小周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一个时辰都还没到呢。” 洛晚昔丢了棍子,从草丛里走出来,走到小河边洗了手:“上了个厕所,我又饿了。” 李宋洋立刻满头黑线。 洛晚昔回头就看到了李宋洋沾上了泥土的布袜:“宋洋,你袜子脏了。” 李宋洋看了一眼:“没关系,一会脱了洗了就是。” “我帮你洗吧!”洛晚昔走过来,“在山上的时候我也帮大叔洗过衣服。” “不,不用了……” “别客气啊,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不穿鞋的跑出来的。”洛晚昔挥了挥拳头,“快脱,不脱我就自己动手了!” 李宋洋无奈,只得脱下自己的袜子。 “哇,宋洋你不只手漂亮,脚也很漂亮嘛!” 李宋洋的脚立刻一缩。 “拿个皂角给我!” 洛晚昔洗到一半,小周他们就回来了。 小周背上背着一大捆干柴,左右手各自拎了些野味;白璃兜着一大兜野果子;骆东业的兜着些野菜蘑菇。 “哇,白璃,赶紧洗两个我吃,饿了!” “大小姐,这才过了一个时辰吧!”小周无语了。 “洛姐姐在洗什么?” “到上面去洗!我在下面洗宋洋的袜子呢!刚刚把他袜子弄脏了。” 把洗好的袜子搭在车辕上,洛晚昔啃着野果:“宋洋,你再去睡会吧,我们来准备晚餐!” “宋洋你放心,我不会让大小姐捣乱的!” 洛晚昔过去就踹了小周一脚:“你们不要总是说我会捣乱好不好!在开门迎客里我是嚣张了些,但是这离开京城了,我不是收敛了很多嘛!” “是啊是啊!”骆东业永远都是站在他的洛姐姐这边的。 “走,鸣人,我们去洗蘑菇!” “洛姐姐,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骆东业凑在洛晚昔身边,一脸的神秘兮兮。”卢彦哥和小周哥都有功夫的吧!” “是啊!”卢彦和小周出手骆东业都在场,洛晚昔也没想着要瞒他,“开门迎客里的伙计都会武功啊!” 骆东业呆了呆:“贵叔也会?” “贵叔?好像也会一点吧!”洛晚昔托着下巴,“贵叔说的,这都是前一任东家吩咐的,开客栈难免会遇到来惹事捣乱的,所以店里的小二一定要会武功,免得被人欺负。” “哦!”骆东业恍然大悟。 天刚刚擦黑,熊熊的篝火就燃起来了。 小周蒸了香喷喷的米饭,又炖了一锅狍子肉,蘑菇野鸡汤照样烧了一锅,十来只像是麻雀的小鸟插在篝火堆旁边靠着,一只肥硕的麂子在火苗的吞吐下滋滋的滴着油,还有些已经收拾好的兔子野鸡和认不出来的野鸟。 白璃和骆东业两人一人拿着一只烤好了的麻雀,吃的不亦乐乎。 洛晚昔端着一碗狍子肉就去叫李宋洋。 小周细心的在翻着麂子,不时的撒些调料上去。 李宋洋睡眼惺忪的起来,刚下马车手里就被洛晚昔塞了一碗鸡汤。 “挺热闹的啊!”李宋洋牵着洛晚昔坐到了火堆边,“晚上秋露重,小心感染风寒!大小姐你就坐在火堆边,哪里也不许去!”

“知道了!”洛晚昔塞了一块狍子肉到他嘴里。 小周丢过来两个煨熟了的鸟蛋:“大小姐,慢慢吃,火里还有几根红薯。这可是一护发现的!” “哇,一护,眼真尖!”洛晚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给我一串麻雀!” 小周又削下一片麂子肉尝了尝:“大小姐,这麂子也好了,很嫩哦!” “哈,今晚看我大开杀戒!”洛晚昔吞了吞口水,“谁也不许跟我抢!” 所有人都无奈的摇头。 “宋洋,我们有没有带酒出来?”洛晚昔麻雀啃到一半才想起这茬,“拿出来喝吧!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大小姐你不能喝。” “宋洋你不是说适量的喝一点没关系嘛!”洛晚昔撇撇嘴,“今晚这么开心,喝点酒也没关系啊!” “也不知道是谁,在去我家的时候说自己不会喝酒的!”李宋洋无奈的起身起拿酒。 “你没看到你娘哗的一下给我倒了一满碗,我敢说我会喝吗?”洛晚昔心有余悸,“而且李大婶那酒是竹叶青啊,那一碗喝下去我就醉了!我们带出来的酒是果酒,酒精度数低!” “大小姐又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了!”小周摇摇头,“好啦,大小姐,我切一块麂子的后腿肉给你吃。” “多切点!” 坐在篝火边,感受着习习的凉风,听着噼里啪啦的柴禾声,闻着诱人的香气,吃着美味的食物,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怎么样,鸣人,跟着你哥没这么好玩吧!”洛晚昔给骆东业舀了一碗狍子肉,“慢慢吃,小心烫。” “当然了,洛姐姐最好!”骆东业幸福的眯起眼睛,“我哥肯定不会晚上睡在野外的,他一定会在天黑前找到镇子的!” “不过你哥多半就是赶路,我们是旅游嘛!”洛晚昔吃着热气腾腾的煨红薯,“宋洋,把那兔子烤了,中午的烤兔子我都没有吃好!” “少吃点!”李宋洋虽然嘴里说着,却还是动手给兔子抹调料了。 “洛姐姐,你到底喜欢谁啊?”听到洛晚昔提到了自己的大哥,骆东业忍不住开口询问。 悠悠的凉风又吹了过来,噼里啪啦的柴爆声还在响着。 “我啊,我最喜欢我自己了。” 第二天一大早,马车就前往下一城了。 马车里睡的乱七八糟的,李宋洋架着马车,行驶在平坦的官道上。 马车门吱嘎一声被推开,洛晚昔披头散发的爬出来:“宋洋,这么早就启程啦?” “昨天下午耽误了一下午,今天自然要早点启程。大小姐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洛晚昔打了个呵欠:“大概是因为昨晚吃太多了吧!现在给饿醒了。” “昨晚的冷饭小周捏了饭团,大小姐就着腌菜稍稍吃点吧!可不要吃太多,凉的!”李宋洋一抖缰绳,“腌菜罐子在放锅具的上面一层,跟蜜饯罐子在一块。” 洛晚昔爬了进去,不一会又爬了出来,小心的把车门关好,坐到了李宋洋旁边。 清晨的风凉凉的,人被这风一吹,立刻就清醒了。洛晚昔把头发理了理,拿出了一个饭团。 掰了一点喂到李宋洋嘴里,洛晚昔咬了一大口:“想到达明天……嗯嗯嗯……现在就要启程……嗯嗯嗯……只有你能带我走向……嗯嗯嗯……未来的旅程……” 李宋洋哭笑不得:“大小姐,你咽下去再唱吧!” 他话音刚落,洛晚昔就噎住了,一手抓住李宋洋的肩,一手猛捶自己胸口。 “喝口水!”李宋洋解下挂在车辕上的水囊。 洛晚昔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胸闷得她立刻尖声的干嚎起来:“想到达明天!现在就要启程!只有你能带我!走向!未来的旅程!想到达明天!现在就要启程!你能让我看到黑夜过去!天开始!明亮的!过程!” 李宋洋瞠目结舌,四周树林里鸦雀乱飞,马车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之后,小周睁着惺忪的眼睛探出头:“宋洋,怎么了?我们遇上劫道的了?一护和鸣人都从软榻上摔下来了!” 洛晚昔嘴角抽搐。 小周犹不自觉:“宋洋,上啊!眼戳瞎牙敲掉手掰断腿打折!” 洛晚昔一筷子腌菜塞进小周的嘴里:“滚去睡觉吧你!” “哇!好咸!” 看到洛晚昔一脸郁卒的坐在辕座上,李宋洋忍住笑:“好了,大小姐,你认真唱,会很好听的。” “真的吗?”洛晚昔偏头看了李宋洋一眼:“那我唱了哦!” “唱吧。” “药药药!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一个鸡蛋一块钱!喜欢脆的多放面!辣椒腐乳小葱花!铁板铁铲小木刷!药药药!切克闹!放点面酱些许甜!趁热吃了似神仙!艾瑞巴蒂!黑为够!跟我一起来一套!动词大慈动词大慈!我说煎饼你说要!煎饼!要!煎饼!要!要要要!切克闹!” 李宋洋呆滞了好久,才无奈的苦笑:“大小姐,饿了就吃饭团,煎饼果子……还真没有。” 五人一路游玩,总算在冬月初到了祁连郡。 “所以,我们这是进入祁连郡地界了?”洛晚昔左边坐着白璃,右边坐着骆东业,手里还像模像样的捏着一匹马的缰绳。 “嗯,马上就要进锦都城了。” 锦都城是祁连郡的一个大城,几乎都能赶上万来城的繁华了。 洛晚昔早就跳下了马车,兴奋的拉着两个小的。若不是李宋洋站在她身后,只怕她早就跑没影了。 “我们现在是直接去城主府吗?”小周和李宋洋一人站在马车的一边。 “当然,知道我到了锦都城,就不能让我花一分钱……归儒自己说过要请我吃大餐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