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64章貌似我占你便宜了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12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9日 10:06


洛晚昔蹲在许屏儿面前:“孟昭阳,不过就是皇家那支隐秘部队的人。对我有怀疑,还是对开门迎客有怀疑?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向我和我在乎的人伸出触手的。”她巧笑嫣然,“通通杀了就是了。” 小周像鬼一样溜了进来,见到被丢在地上许屏儿后,一脸的八卦变成了严肃:“我就说宋洋怎么也不可能一晚上都呆在大小姐房里。宋洋没回来我就知道肯定有事,果真啊果真!” “杀了,埋了,尽快回来。”李宋洋淡淡的说。 “我知道了。”小周走过去,在许屏儿愤恨的目光中,轻轻的扭断了她的脖子。 “宋洋,我们继续睡吧,我还真的有点困了。”洛晚昔打了个呵欠,“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哦!” “知道了,大小姐你快睡吧!”在小周戏谑的目光下,李宋洋显得更窘迫了。 “嗯。”洛晚昔才不管呢,她在枕头上蹭了蹭,歪着头就睡着了。 小周偷笑着离开。 洛晚昔很快就入睡了,可是李宋洋却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且不说身边睡了一个姑娘家心里不免会有些燥热,也不说担心孟昭阳会再派什么杀手来。 最主要的原是……洛晚昔的睡相实在是太差了。 洛晚昔本身就很怕冷,现在已经是深秋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她就让热源处靠了。 她还会说梦话、磨牙、流口水。这些也都算了,关键的是洛晚昔一靠近李宋洋,就把他整个给抱住了。 李宋洋整晚都被洛晚昔八爪鱼一样的抱着,连动都不能动一下,那种心情可想而知。 小周出去埋了人回来,手里拈着一朵绿牡丹在花瓶里插好,还特意的撩开布幔看了看床上的情形——他得把大小姐的腰带放回去——他是笃定李宋洋肯定是睡不着的。 李宋洋瞪着眼睛,见到小周一脸的贼笑,真是恨不得扑上去一掌劈死他,只可惜他被洛晚昔抱得死死的,动不了。 小周于是一边窃笑一边收拾地上的花瓣。 李宋洋睡在床上,听着小周的闷笑,牙痒痒。 第二天早上洛晚昔是被李宋洋叫醒的。 “大小姐,辰时了,该起来了。” 洛晚昔揉揉了眼睛,抬头就看到了李宋洋的脸,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对不起啊宋洋,貌似我占你便宜了。” 李宋洋的脸黑了黑:“该起来了。” 洛晚昔打了个呵欠,转身就看到了搁在床栏上的腰带,心里泛出一股恶心:“宋洋,我非得系这腰带?” 没等李宋洋回话,她就哀叹着开始穿衣服:“我知道,我就得系这腰带。” 撩开布幔,她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绿牡丹。 “诶?这哪来的?” “昨晚小周去折的。” “在哪儿折的?”洛晚昔严肃起来。 “放心,小周不是不懂分寸的人,万来城会种绿牡丹的,也不只是城主府一家。” “洛姐姐!”白璃兴冲冲的推开门,“我和……呃?” 洛晚昔正好撩着布幔,从门口的角度恰好能看到衣衫不整的洛晚昔和床里面的李宋洋。 白璃反应极为迅速,顺手就又关上了门:“那个啊,鸣人啊,洛姐姐在穿衣服,我们先去花园里逛逛吧!” 洛晚昔嘴角抽了抽,回头看了看一脸尴尬的李宋洋:“怎么办?宋洋?” 李宋洋咳了一声,下了床:“快穿好衣服起来,我给你梳头。” 李宋洋梳头的技巧显然比不上陈富贵,虽然被陈富贵急训了一下午。但是比卢彦的要好,至少他不会弄一个鸟窝出来。 走到饭厅,白璃、小周和骆东业已经在那等着了。 白璃一副正经的样子,那是两只大眼睛中闪着诡异的光芒;小周目不斜视,直直的盯着饭桌上的那一缸米粥;骆东业什么都不知道,正在无聊的玩着自己的手指。 孟昭阳坐在上首,看到洛晚昔和李宋洋进来,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大小姐和李小哥的关系还真是密切。” 洛晚昔咳了一声,坐了下来:“当然了,我是宋洋的监护人,而宋洋呢,他要给我梳头。” 白璃适时的补充:“孟大人,洛姐姐不会梳头,在开门迎客,都是贵叔帮她梳头的。” 骆东业也坐直身子:“昨天下午贵叔还把宋洋哥叫过去教他梳头的呢!” “若是早知大小姐不会梳头,孟某便派两个侍女过来了。” “哦,是吗?孟大人还真是马后炮。”洛晚昔撇撇嘴,“你家那位屏儿姑娘呢?昨天我看她的头就梳的不错,让她来给我梳头好了。” “她啊,我也不怎么管得住她,今天又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玩去了,她的年纪还小。”孟昭阳摇摇头,“小姑娘嘛,总是贪玩。” 洛晚昔也笑吟吟的:“是啊,屏儿姑娘看上去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吧!” 孟昭阳脸上仍旧是挂着和煦的笑容:“今年十五,比孟某小了整整十岁。” “果真还是豆蔻年华,含苞待放的花儿一朵。”洛晚昔感叹,“比我小了九岁呢!女人嘛,总是讨厌比自己年轻的女孩啊!” “说起花儿,昨夜大小姐也说过是爱花之人吧!” “是啊。”洛晚昔把头上的绿牡丹露给孟昭阳看,“昨晚我可是有好好的养着哦!” “这朵绿牡丹还真是幸福,今早孟某听说贾掌柜家的花园不知道被什么折腾了,一花园的花都被拔了出来,遍地狼藉。”孟昭阳微微一笑:“大小姐这等爱花、知花、惜花、逐花之人,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的。”

洛晚昔扑哧一声笑了:“孟大人真是太抬举我了。我昨晚是说过是爱花之人与逐花之蜂,可没有说过是知花惜花哦!至于难过什么的,凡是开门迎客的常客应该都知道,我是一个贪财抠门的人,别人家的花园被糟蹋了,我心疼什么?若是我家里少了一片花瓣,那我一定会心疼半死的!” 孟昭阳面上挂了点无奈:“大小姐,一定要与孟某计较这些小问题吗?” “小……问题?”洛晚昔刻意的加重了某个字节的发音,“小问题就不谈了,宋洋,我要喝米粥。” “我给你盛。” 孟昭阳为洛晚昔嫁了一个小笼包:“大小姐还说是李小哥的监护人,我看都是李小哥在照顾你。” “互相照顾互相照顾,哈!” 李宋洋把米粥递给了洛晚昔。 孟昭阳到底还是小看了他家的大小姐。 孟昭阳显然已经知道了许屏儿昨晚的举动——或许那根本就是他指使的——也猜到许屏儿到现在都没出现,必然是被洛晚昔抓住了。 可是他没有证据,光天化日之下也不能拿洛晚昔如何,只能祈祷许屏儿还没有出事,而且试图通过暗示让洛晚昔动一些怜悯之心。 那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可是他不知道洛晚昔不同于一般的人,洛晚昔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威胁到她生命的人存活在世界上的。 孟昭阳喝着米粥,在心里也叹了口气。 洛晚昔一伙人全都在这里,可是许屏儿呢?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孟昭阳知道许屏儿的性格,昨晚她就透露出了对洛晚昔的杀机。 洛晚昔并没有猜错,孟昭民的确是皇家的那个特殊机构的人。那个特殊机构里不仅有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还有孟昭阳这样的文职,两者相辅相成。 孟昭阳的父亲也是这个特殊机构的人,二十五年前的百里世家事件,提出那两个条件逼死百里世家的,就是孟昭阳的父亲。 开门迎客其实并没有引起皇家的注意。这一切都只是孟昭阳自己的怀疑,而且他怀疑的,自始至终都只有洛晚昔一个。 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京城,莫名其妙的买下了如归客栈,莫名其妙的开了京城最特殊的酒楼,还有那些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菜式。 他曾经想过洛晚昔可能是外族人,可是她的样子并不像,而且根据记载,不管是哪里,都没有过洛晚昔弄出来的那些菜式。 洛晚昔这个人,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一样。 所以孟昭阳才会怀疑,才会经常去开门迎客却又从不与洛晚昔碰头。 他有些忌惮她。 许屏儿这次自作主张的去杀洛晚昔,是孟昭阳在起床之后没有见到她才想到的。不过既然她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那么很明显,她失手了。 许屏儿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是从小都是在那特殊机构长大的,功夫可不弱。 因此,洛晚昔在孟昭阳的眼中越发的深不可测起来。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向孟昭阳表示了一个意思:许屏儿已经被我捉住了,而且我也不打算放了她。 孟昭阳并不是怕许屏儿在严刑拷打中说出特殊机构的事情,她知道的也不多,只是许屏儿跟了他也有几个月了,他也实在不忍心她就这么殒命。 只是很可惜,许屏儿早就挂了——只是孟昭阳不知道而已。 吃过早饭,洛晚昔就向孟昭阳告辞了。 “孟大人,我们要去游山玩水呢!可不能在万来城久待!”洛晚昔坐在辕座上,依旧晃悠着两条腿。 孟昭阳苦笑了一声,这辆马车他已经派人检查过了,虽然有些古怪,但是绝对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 “大小姐。”孟昭民仔细的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昨晚我也说过这句话的吧!菊花公子可一定要做一个惜花之人啊!” 洛晚昔笑盈盈的把手肘搁在李宋洋的肩上:“我这个人吧,永远都只会怜惜我喜欢的花,对于我不喜欢的花,我可是还有一个称号的呢!” 李宋洋一挥缰绳:“驾!” 洛晚昔回过头,看着留在原地的孟昭阳:“别人都叫我摧花公子哦!” 孟昭阳心里一抖:许屏儿,真的已经死了。 从万来城出去没多久,洛晚昔就钻进车厢补眠去了。 昨晚除了两个小的,大家都没有睡好。 李宋洋拍拍小周的肩:“看你困倦的样子……快去睡会,下午再来换我。” 小周打了个呵欠,点点头,也钻进了车厢。 白璃却钻了出来,贼眉贼眼的坐到了李宋洋旁边:“宋洋哥,昨晚,嘿嘿,你做了什么?” 李宋洋白了他一眼:“鸣人呢?” “昨晚我和鸣人也没有睡好,到一个新的地方谁都睡不好!而且那许屏儿看洛姐姐的目光那么奇怪,我总觉得怪怪的。”白璃狡黠的一笑,“我在他今早吃的米粥里偷偷的撒了点上官大夫给我的蒙汗药,他刚上马车就睡着了。” 李宋洋伸手在他手上敲了一下,才不咸不淡的开口:“大小姐猜到许屏儿昨晚会来杀她,所以便把我留在她房间里保护她。” “那许屏儿来没来啊?”白璃一下子来了精神,“今天我来看的时候,好像洛姐姐的房间里跟昨晚没什么区别嘛!” “她来倒是来了,不过后来被小周杀了,尸体应该是弄到城外埋了。”李宋洋偏头看了白璃一眼,“是不是觉得你洛姐姐很残忍?” 白璃晃悠着双脚,撇撇嘴:“去卢彦哥家里的那次我就知道洛姐姐的性格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