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41章试药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58

更新时间:2019年08月23日 09:41


洛晚昔愣了一下,猛地又扑了过去:“还有没有?还有没有?” “没有了没有了!”大叔吓得把手里的粉举得高高的,生怕洛晚昔把它打翻在身上,“我是看你吃到没有效果了就给你停了。” 洛晚昔失望的爬下来,片刻之后才磨着牙开口:“大叔,你该不会是拿我试药吧!” “你这丫头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叔愤然开口,“我这药已经研制出了十余年了!” “哎哟,大叔我错了!”洛晚昔谄笑着凑过去道歉。 “虽然你是第一个使用的……啊!” 道歉变成了报仇。 “哎呀大小姐,你在干什么!快下来!”冲在最前面的陈富贵一进来就吓了一跳。 被陈富贵从大叔身上拎了下来,洛晚昔还在对着大叔磨牙。 大叔哭丧着脸,抚摸着自己被掐青了的右胳膊:“狠心的丫头!” 陈富贵把洛晚昔丢给李宋洋,看着大叔,眼眶都湿了:“少爷……” 大叔的右手还举得高高的,脸上却一副高人的淡定表情:“九年不见,大家可好?小子们也一个个长大成人了,可娶了媳妇?” 大嘴巴小吴抢先开口:“大小姐正在张罗!” “这丫头尽会捣乱……”看到洛晚昔正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大叔吓了一跳,赶紧改口风,“不过倒也算能干。” “张承,去,关门,今天店里不开了!” “别别别。”大叔把举酸了的手放下来,“我正要易容,待会你们把我当寻常客人就好!” “那怎么行!”最先跳出来拒绝的竟然是洛晚昔,“怎么的也得说你是我的叔叔,我想想,就是我的叔叔!名字叫骆鸵!” “大小姐!”十公子之四外加一个亲传弟子个个无奈的看着她。 “什么鬼名字!”大叔郁闷的翻白眼。 “洛晚昔的洛,鸵鸟的鸵啊!”洛晚昔一脸无辜。 “鸵鸟又是什么东西。”大叔颇有些无奈,“随你好了!” 陈富贵立刻狠狠的瞪了洛晚昔一眼。 立刻得到洛晚昔的鬼脸一个。 “你们先下去吧,待会我和鬼丫头就一起下去!”大叔挥挥手,又开始在脸上涂涂抹抹。 待洛晚昔和大叔下来的时候,陈富贵他们几乎快要认不出来了。 本来健康的肤色变成了病态的苍白,五官其实并未改变,可怎么看都不是大叔本身的样子,整个人的气质也从那猥琐的大叔变成了病恹恹的大叔。 洛晚昔下楼的时候,沈守鹤正好进门。 易阳郡的那帮山贼不知道被谁杀了个干干净净,沈守鹤这两天倒是轻松了不少。 “这位是?”看到洛晚昔搀着大叔下来,沈守鹤脸上立刻升起了浓浓的戒备、不安和嫉妒。 好歹大叔人长的还是不错的,照洛晚昔的说法就是“一般帅”。 “这是我叔叔,洛朝夕。”洛晚昔笑眯眯的开口。 沈守鹤吓了一跳,立刻谄笑:“洛叔叔好。” 开口的是两个人。 洛晚昔扭头一看,左边第一排柱子的第二根柱子边的那张桌子边的人,却是展江河。 此刻正一脸扭捏的站着拱手。 洛晚昔朝他微笑示意:“叔叔,这位是沈守鹤沈老板,那边那位是展江河展大侠。” 大叔无力的点点头,又装模作样的咳了一会。 白璃赶紧过来搀住大叔的另一边。 大叔早就知道白璃的事情,便也就就着他的手走到一张空桌子边。 上官暮秋终于有了能光明正大出手的机会,轻咳了一声从角落里站出来:“大小姐,我看令叔乃是沉疴,待在下把把脉。” 洛晚昔点点头,把她这边让给了上官暮秋。 上官暮秋立刻欣喜的靠了过去。 洛晚昔一把揪住了李宋洋:“裘老妖精呢?” “刚刚走了,她说大小姐既然有要事在身,她便明日再来与大小姐详谈。” 洛晚昔点点头:“我知道了。” 小厨房里早就一样一样往大叔这桌送东西了。 上官暮秋坐在大叔的左手侧,洛晚昔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大叔的右手侧。 大叔倒是对这些吃的比较感兴趣。 “这都是……你的法子?”大叔压低了声音,好奇的问。 洛晚昔更得意了:“不然你以为我在山上的时候每天晚上不睡觉是在干什么?” 洛晚昔做事还算严谨,笔记本里的东西存入手机之后,她就开始一样一样的把手机里的东西誊到纸上。 毕竟,如果手机坏了的话,连修都没法修。 就算手机不坏,如果哪天充电器坏了,也一样的惨。 手机里信息庞大,洛晚昔带着的两指圆珠笔就有一支是在山上誊东西写完的。 这个世界本来各种菜肴都很多,调料也颇为齐全,洛晚昔手里掌握的,却是一些秘制酱料的配方,一些现代菜肴的做法,所以开门迎客才能一直处于京城饭店酒楼的领先位置。 大叔在这边吃的欢乐,展江河和沈守鹤两人就有些不安了。 沈守鹤倒是很自来熟的坐到了展江河那桌。 “喂,我说你该走了吧!”沈守鹤压低了声音。 展江河也压低了声音:“不,我二弟在等两天就要来京城参加科举,等科举之后我才会离开。” 沈守鹤撇撇嘴:“我跟你说,你可别打洛小姐的主意!” 展江河立刻涨红了脸,“我对洛老板是发自内心的倾慕。” “难怪呢,晚昔叫你赔多少两银子就你赔多少两银子……”沈

守鹤满嘴酸溜溜,连对洛晚昔的称呼都刻意的改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倾慕’晚昔的?” “到京城没几天。”展江河脸上突然挂了三分得意,“好歹洛老板是知道我喜欢她的,你呢?” 沈守鹤愣了愣,随即开口骂道:“你们武林中人莫非个个都是这般无耻?看你长的那么憨厚!” 展江河郁闷了:“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沈守鹤冷哼一声,坐正的身子:“跟骆东扬一样,无耻的很!” 展江河更郁闷了:“可是所有人都说,无商不奸。” 沈守鹤哽了一下,才悻悻的开口:“我也就奸一点,你们纯粹叫无耻!”说到这里,沈守鹤也得意了,“我非得去告诉晚昔,你说她奸!” “别,沈兄弟,我错了还不行吗!”展江河赶紧道歉。 大叔斜眼看了那边嘀嘀咕咕的两个人一眼,凑到了洛晚昔耳边:“丫头,那两个家伙喜欢你。” “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洛晚昔无声的狂笑了一阵,“想来我天生丽质难自弃……” 大叔在桌子底下踹了她一脚。 洛晚昔立刻呲牙咧嘴的抱着小腿叫痛了。 大叔倒没有打算在京城呆太久。 他这次到京城来,还是因为他得知了洛晚昔遇袭的消息。 晚上开门迎客关了门,一群人聚在洛晚昔的房间里开会。 “那个叶冠文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所以就把他埋了,也算是让他入土为安了!”大叔叹了口气,“你们查不到他的身份不稀奇,本来他也不姓叶。” 洛晚昔立刻来了精神:“大叔,你好好说说呗!” “玉山门,你们应该查到了。玉山门在十八年前没落,据我所知,最后一代掌门人便是姓叶,想来着叶冠文便是他的弟子。”大叔露出一个索然的表情,“这叶冠文,是他在人家还是婴儿的时候,偷走的。” “啊!”屋内十几个人通通睁大了眼睛。 “我在秋云郡四处探查了一下,这叶冠文,本来是秋云郡展家的孩子,在他刚出生不久,便被人偷走了。”大叔叹了口气,“我在秋云郡展家呆了几天,便了解清楚了。” “这叶冠文被偷到玉山门二十年,他师父大概死了,就把玉山门传给了他,眼见玉山门没落,他师父在临终前告诉了叶冠文他的身世,所以叶冠文便去展家,借了二十万两银子以复兴玉山门?”洛晚昔大胆的猜测。 大叔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你猜的倒也八九不离十。只不过,事情也并非这般简单。” 叶冠文的师父在临终前告诉了叶冠文的身世,叶冠文震惊之下,连师父的遗体都没管,直接赶往了展家。 他禀明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却并未像他想的那样,展家的人会痛哭流涕欢喜异常的接纳他。 他所遇到的,是怀疑,是猜忌,是各房的兄弟姐妹如针扎,如剑刺的目光。 叶冠文的母亲认得自己的儿子,可是她只是把她毕生的积蓄都给了他,然后让他离开。 他不解、愤怒、疯狂。 他的母亲只是哭着告诉他,就算他是展家的血脉,可是,他却没有背负展家的名字,入不了展家的族谱,是得不到家主的承认的。 而她,只是一个旁支的展氏族人的小妾,没有办法留下自己的儿子。 在离开展家的时候,他得知展家这代家主的大儿子已经前往京城参加武林大会了。 叶冠文的想法很简单,他要打败甚至杀死展江河,他要向展家证明,他比展家选出来的那个什么狗屁家主继承人更厉害。 他要狠狠的向展家报复。 说到这里,大叔叹了一口气:“我是从叶冠文身上带着的那个纸包发现蛛丝马迹的。那个纸包应该装过一种迷药,这种迷药有一味药材产自秋云郡,想来是叶冠文的母亲偷偷给他保命用的。” “也说不定是他自己买的啊!”陈富贵不以为然。 “你傻啊!你去南门大街买了烧饼吃了,会把包烧饼的油纸留着吗?”洛晚昔翻了个大白眼。 陈富贵差点给气岔气。 “这个人,虽然狠毒,但是他母亲给他的东西却始终留在身边。每天口里叫着‘本少爷、本少爷’,怕也是觉得自己生在豪门,本来便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少爷的!倒也是一个命苦之人!”洛晚昔感叹着,抬头看到所有人都盯着她,她又嫣然一笑,“你们以为我会自责?会内疚?才不会呢!他既然想要杀我,那么我就不能让他活着。豪门世家果然乱事多!” 大叔摸了摸洛晚昔的头,“这丫头,到底是和她不一样。” “她是谁?”洛晚昔一怔,随即捉狭的开口,“难道是大婶?” 大叔叹了口气:“不提也罢,今晚我就跟炎绪睡一屋吧,明日一早我便离京。京城是非之地,实在不宜久留。” 洛晚昔心里又有些不舒服:“大叔是说我心狠手辣?” “非也。”大叔摇摇头,“是庆幸你狠绝果断。人生在世,诸般事情,总归是自己性命优先。” 洛晚昔嘻嘻一笑,“大叔这话错了。若真是如此,十公子岂会十去其六?” 大叔怔了怔,眼神又扫到了陈富贵他们脸上:“是我不好……若是当年我不那么优柔寡断……” “大叔这话又错了!”洛晚昔仍旧是笑眯眯的,“且不说他们心甘情愿为大叔送命。大叔若如我这般‘狠绝果’‘,大叔也就不是大叔了;我若如大叔这样‘优柔寡断’,我便也不是我了。” “大叔。”洛晚昔老气横秋的拍拍他的肩,“人生在世,诸般事情,总归是要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做了,不悔便是!”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