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63章番外之噤声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07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宋谋栖沉默了一下:“宋某只是承认我狠毒,没说杀了纳和明月。” “你还狡辩?”拓跋月拔出腰上的剑,“我要为明月报仇!” “拓跋……”话未说完,宋谋栖便睁大了眼睛,惊愕的看着自己胸口的剑。 为什么?为什么拓跋月会对着她刺出这一剑?在他心里,自己真的如此不堪吗? 而持剑的拓跋月的也愣住了。 他不知道怎么怎么的,鬼使神差的拔剑了,鬼使神差的冲着宋谋栖的心脏刺了过去,在那一瞬间又鬼使神差的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刺痛,脑子有些混沌,然后手不自觉的向左偏了偏。 血一滴滴的流到地上,宋谋栖背后头体而出的剑尖也不停的流出鲜血。 拓跋月手里把握着那把剑,看着宋谋栖的血液顺着剑身倒流,那一瞬间拓跋月觉得宋谋栖的血变成了妖怪,似乎要顺着剑身上来吞噬掉他握剑的手。 “啊!”走到门口的律苒看到这一幕,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然后整个人冲了过来。 “快走!”宋谋栖低声的吼道。 拓跋月慌了,连剑也来不及拔,撞开奔过来的律苒就飞身离开。 宋谋栖死死的抓着律苒的手:“告诉他们,我被万阳国的奸细行刺,正好被拓跋公子撞见,一路追了过去……快去!” “少爷!”律苒又急又气,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你别说话了!他要杀你啊!你还护着他!来人啊!来人啊!” “听我的,律苒,噤声!”宋谋栖嘴角扯出一丝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拓跋月脑子里一团浆糊。 好像他本来的意图是杀了宋谋栖之后便去自己母亲的墓前自刎,可是现在怎么办? 可是他脑子为什么这么迷糊,好像做决定的并不是他本人。 而且,此刻他眼前还浮现着那一片血红,宋谋栖那白色的衣襟上的那片血红。 还有那顺着剑身袭上来的鲜红的妖怪。 不知道用轻功跑了多久,到内力耗尽,他也没办法停下来,却又换成了腿跑。 他的脑子里只记得宋谋栖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说,快走。 一直跑一直跑,直到拓跋月双腿乏力,踉跄的跪倒在地上。 拓跋月全身颤抖着,看着自己的双手。 白白净净的,没有染到一点血迹。 可是他的双眼却只看到一片血红,那喷溅的血液,那鲜红的妖怪。 他怪叫了一声,又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你们先出去,让大夫先治伤!”律苒虽然眼中含泪,但是还是顾及自家小姐的名节的。 好不容易等到红着眼睛的律苒开门,所有人霎时冲了进去。 “大夫,伤势如何?”安西郡王倒是一脸的关切。 宋谋栖可是他安西郡的郡守! “这位姑娘实在大幸!” “慢来慢来,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听着大夫的话,整个房间的人瞬间呆住了。 不只是安西郡王,连前来传旨的公公也呆住了。 “这位姑娘大幸也!这长剑透体,几乎是擦心而过,再右去半分,必然刺穿心脏而亡。但是剑锋仍伤及心脉,目前也只能先行止血,日后……唉!” “不是,我问的不是这个,刚刚,大、大、大夫,你,你说这是位姑娘?”安西郡王结巴了起来,“你不会弄错了吧!他怎么会是个姑娘呢?” “老夫行医数十年,岂会弄错?”大夫一脸的不悦,“是男是女只需号脉便能号出来,况且老夫刚刚为这姑娘解衣上药……” 安西郡王茫然了,宣旨公公也茫然了。 最后把目光投到了律苒身上。 律苒在一边啜泣着,没有一点想解释的意思。 门被撞开,满头大汗的赵雪漾冲了进来:“雪歌,你怎么样了!” 哦,真相大白。 赵雪漾却压根没有理会他泄露了天机,一把抓过律苒:“染绿,怎么回事!” “少爷,少爷他刚刚在书房看,看书,突然有个黑衣人拿着剑从窗口进来,对着少爷就刺了过去,正,正好拓,拓跋公子进来了,挥剑挡了一下,然后,刺客跑了,拓跋公子就,就追了出去了。” 咬着牙说完,律苒心里恨死了拓跋月,却也不得不按照宋谋栖交代的说。 “雪,雪漾,你,你刚刚叫宋大人,雪,雪歌?”安西郡王更结巴了。 赵雪漾这才注意到安西郡王,冲过去就一把揪住安西郡王的衣襟:“叫最好的大夫来!如果雪歌出了什么事,我们绝交!” “当,当然!雪歌是你妹妹,那也是我的妹妹不是……啊,快把城里的大夫都叫来……” 宋谋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安西郡王府了。 守在床边的律苒看到宋谋栖的眼睛睁开,眼泪一下子便流下来了:“小姐,你终于醒了!” 宋谋栖注意到了她的称呼,一看,律苒,不,染绿已经换回了女装。 “小姐,你都昏迷了一个多月了。”染绿抽噎着,不住的抹泪。 宋谋栖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可惜力不从心。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染绿扁扁嘴,眼泪又下来了:“小姐你受伤的那天,正好有公公来宣旨,当天那公公就飞鸽传书回京城了。三少爷也马上传信回了府上,接到消息老爷就带着大少爷二少爷和四少爷去金銮殿门口跪着了。夫人带着姨娘们、大小姐和二小姐和几位少奶奶跟着进宫去求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了。” “然后呢?”宋

谋栖皱了皱眉。 “听郡王说朝堂上大吵了一架,然后百官都在为你求情。” 宋谋栖扯了扯嘴角,在派系中他算文官,而在家世上他又算武官,的确值得他们扯皮。 “皇上怎么说?” “皇上说,等你醒了,自己上京去给他解释。” 宋谋栖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赵家上下算是保住了。 “对了。”宋谋栖想了想,“告诉三哥,让他叫姐姐和嫂嫂们进宫去谢谢昭和郡主,再多陪陪她吧!” 染绿咬着嘴唇半天,才下地干决心一样开口:“小姐,昭和郡主的婚期提前了,上元节过了,送亲队伍就出发了,送亲的正是四少爷。前几天,昭和郡主说到安西郡了让四少爷顺路来瞧瞧小姐。现在怕是都到珈蓝边境了。” 宋谋栖怔了怔:“好吧,那昭和郡主有没有来。” “只在门口远远的瞧了一眼就走了。” “天言霏啊天言霏!”宋谋栖喃喃自语,“该如何还你的情呢?若不是你,怕是皇上没那么容易松口。代价便是提前大婚么?真是伤脑筋!” “小姐,你在说什么?”染绿一脸关切的问到,“可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只是今生怕是难以还昭和郡主的人情债了!” 等宋谋栖能下地的时候,已经都开春了。 坐上回京城的马车,宋谋栖不停的咳嗽。 拓跋月那一剑,不仅伤到了心脉,也伤到了肺,只要一吸入冷风,便会咳嗽不止。 赵雪漾心疼的看着他。 “三哥,无事的。”宋谋栖安慰的笑笑。 “准备跟皇上怎么说?”赵雪漾很是担心。 这也是赵家上下最担心的问题。 “照实说罢!”宋谋栖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 赵雪漾愁眉紧锁,无奈的叹气。 马车没有在赵府停留,而是直接开往玄武门。 不管什么事,面圣最大。 跪在御书房,宋谋栖恭顺的伏着。 皇上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赐座。” “谢皇上恩典。”说出最后一个字,宋谋栖还是没能忍住,轻咳了一下。 “宋爱卿……赵家小姐不必如此拘礼,朕还是喜欢那个在这里跟朕谈古论今意气风发的宋谋栖!” 宋谋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皇上,您也说了,那是您的宋爱卿,而非这个赵小姐。” “说起来,你到底有什么苦衷?按理来说,你作为传说中最受宠的赵家小小姐,应该不会无聊到犯下如此的欺君大罪。”皇上的脸上倒是挂有怀念和疑惑。 “皇上,这个故事有点长,你可否慢慢的听我来说?” “说吧!” “赵家的小小姐,赵雪歌,从小因为身体不好,被养在深闺……” 赵雪歌有个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丫头,叫染绿,是厨房花大娘的女儿。 赵雪歌由于身体不好,所以一直不允许随意出门。 可是这赵雪歌聪明伶俐,从小博览群书,偏又古灵精怪,所以再大一点之后,就带着她的小丫头经常偷偷的溜出去。 两个小丫头女扮男装浑身都弄得脏兮兮的跟小乞丐一样,在京城上蹿下跳着。 到了十八岁那年,赵雪歌和染绿又溜出去了。 她们照样是穿着男装,做翩翩贵公子状。 那天赵雪歌心情格外的好,因为全家都去靖远寺烧香了,所以赵雪歌就算玩的晚点回去也没关系。 于是逛着逛着,两人就逛到了城外。 京城外的风景和京城内是完全不可比。 这里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吵杂不堪的气闷,只有清新的空气与美丽的风景。 赵雪歌被山上的风景吸引住了,带着染绿不停地往山上窜。 她会所有的东西好奇,对偶尔飞过的漂亮小鸟好奇,对草丛间窜过的灰色兔子好奇,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杂草好奇,对荆棘好奇,对浆果好奇。 只是她们没有想到,这座山上住了一群逃到这里的山贼。 那些山贼是易阳郡人,在易阳郡被朝廷的军队不停剿杀,最后只剩下一小部分逃到了京城外的这座山里。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没有人会想到,山贼胆敢躲在京城外。 这座山,京城本地人一般是不会来的,而外地人,更不会没事往这山上走。 所以说他们在这里其实是安全无比的。 的确他们也安稳的度过了两个月。 最先发现那叽叽喳喳的两主仆的是一个放哨的小兵。 因为以为山上没人,所以两人也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用自己清脆的声音讨论这山上的一草一木。 很快,一群人就把她们围住了。 赵雪歌和染绿吓呆了,她们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一群看上去如此凶神恶煞的人。 赵雪歌把染绿护在身后,强作镇定的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哈哈,我就说了这是两个娘们了吧!”那群山贼猥琐的笑起来。 “她们看到我们了,所以可不能留活口!” “但是哥们好几个月没有碰女人了!这两个可是极品啊!” “哈哈,我们先快活快活再杀也不迟嘛!” 然后各种的猥亵的声音响起。 赵雪歌脸都气红了,而染绿也眼泪汪汪起来。 那群人渐渐围了过来,有几个人甚至伸出手来拉。 一个人的手碰到了赵雪歌的手,赵雪歌“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