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61章番外之通判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93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5


一会他转回来,发现宋谋栖还在看他,一时若无其事也挂不住,脸上竟有点发热。 宋谋栖收回目光,转而投向了凉亭外的荷塘。 已经快要入冬了,荷塘里只残留着干枯的荷茎,孤傲的直指苍穹。 荷塘里的积水并不多,但此刻倒映着天上的皓月与群星,倒也相映成辉,美不胜收。 宋谋栖看着,一时竟有些痴了。 “宋兄?” 独孤轩瀚的叫声把他惊醒,宋谋栖抱歉的笑笑:“失礼了。宋某不胜酒量,两小杯下肚,竟然觉得有些晕眩,先告退了。” 安西郡王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宋大人真是,脸都红了。这样的话,宋大人就先去休息吧!拓跋,送宋大人回房吧!” “属下遵命!” 平关城的城主府修的很是雅致,在满月的映照下,格外朦胧,格外美丽。 走在小径上,气氛虽然有些尴尬,却也让人沉醉。 “宋大人,你之后要怎么办?”沉默的跟在宋谋栖身后的数倒影的拓跋月终于还是开口了。 “嗯?”宋谋栖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皇上既然下旨要我在这边处理战后之事,那么还有一段时间,大可以在明年开春回京复命的路上被万阳国的奸细刺杀。” 拓跋月一颤,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转眼之间,宋谋栖在边境就呆了三个月。 独孤轩瀚早就回去了,陈耀学和赵雪诚也已经回京复命去了。 然后就是皇上一道道的旨意和封赏下来。 宋谋栖已经被封为安西郡郡守,而安西郡王也借口协助新任郡守整治边境的休养生息而赖在了边境。 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赵雪漾来了。 赵雪诚回去冲着自家老爹发了一通脾气,赵家三公子就被踢出来了,跟在宋谋栖身边做通判。 于是拓跋月也留在了边境。 宋谋栖的“自杀”策略没有成功,律苒便也没有跟着赵雪诚回去,倒是一脸开心的留在宋谋栖的身边。 “律苒,难道你不想赶紧回去,好见到你的四少爷?”宋谋栖倒是有事没事就拿律苒开玩笑。 “少爷你在说什么?我,我要不要离开少爷呢!”律苒脸都红了。 宋谋栖笑了笑,便也不再打趣他。 眼见新年快到了,这天律苒一脸怪异的响宋谋栖禀报了一件事。 “拓跋公子好像有心上人了。” 宋谋栖正在写字的手顿了顿,然后继续行云流水的写下去:“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前段时间我就看着拓跋公子老往城西跑,还觉着很纳闷,今天我终于看到拓跋公子和一个姑娘在一起……” 宋谋栖把笔搁在笔架上:“律苒,可看清了?真的是个姑娘家?” “真的,穿着翠绿的袄子,头上簪着一只碧绿簪子,笑起来跟朵花一样!拓跋公子看着她笑,竟也跟着笑,要知道拓跋公子可是很少笑的……少爷,你是不是有点难过?”律苒看了看宋谋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 宋谋栖看着律苒小心翼翼的样子,失声笑道:“这有什么好难过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拓跋公子年纪也不小了,自然要为自己的终生大事打算,这与我又有何干?” “真的?”律苒不甘心的问。 “真的!” “明明少爷你,你,明明你就喜欢拓跋公子……” “律苒,噤声,世人皆爱美色而已。” 没过两天,律苒又咋咋忽忽的窜进了书房:“少爷少爷!” “怎么了?”宋谋栖正在翻看安西郡各地的县志。 “我打探清楚了,那个姑娘叫纳和明月,听说是拓跋公子小时候的玩伴!” 宋谋栖放下手里的书,眉头皱了皱:“小时候的玩伴?” “是的!我听那位纳和明月姑娘的邻居说的。”律苒笃定的说到。 “拓跋公子七岁就离开了家乡,怎么会在平关城遇到他小时候的玩伴?”宋谋栖摸了摸下巴,“律苒,你去把赵通判叫来。” “少爷你想做什么?”律苒的好奇心上来了。 “我能做什么,只是觉着拓跋公子这事有点不同寻常,这位纳和明月姑娘出现的时机和地点也有点蹊跷。” “少爷,你该不会是借机报复吧!”律苒一脸贼笑,“我就说,少爷你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自己的心上人都被人抢走了!” “瞎说什么,快去!” 宋谋栖和赵雪漾在书房里商议了半个时辰,连带着安西郡王和律苒在书房外大眼瞪小眼了半个时辰。 安西郡王自然不爽,每次赵雪漾和宋谋栖单独相处,他总要守在门外。 他倒是想要跟着进去,可总会被赵雪漾踹出来。 赵雪漾出来的时候面色有点不爽,更是直接踹了安西郡王一脚:“走吧!” 他的想法和律苒的一样,觉得自家亲爱的小妹妹被一个男人骗走了芳心。 吃过晚饭,宋谋栖叫住了欲随安西郡王离开的拓跋月。 “拓跋公子,听说你不久就要成亲了?” 拓跋月吃惊而有些羞涩的看了宋谋栖一眼:“这,宋大人,你是如何得知的?虽然属下与明月的确有成亲的意愿,但是并未定下婚期……” 宋谋栖含笑:“那等定下婚期了,拓跋公子可要通知宋某。” 拓跋月脸红了红:“属下遵命。”

自从赵雪漾到了平关城安西郡王便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纠缠拓跋月,此刻他惊讶的张大了嘴:“什么?拓跋美人你要成亲了?本王怎么不知道?” 拓跋月的脸黑了黑。 “诶,郡王,你可真是辜负了宋某的一片好心啊,明明把拓跋公子都送给你了,可连拓跋公子都要成亲你都不知道。”宋谋栖看了一眼安西郡王身后,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 安西郡王还想唧唧歪歪,宋谋栖却微笑着回房了。 “切!”安西郡王一回头,就看到了黑着脸的赵雪漾,“啊,这个,那个,我……不要误会啊!” 还有十来天就新年了。 宋谋栖穿着厚厚的冬衣站在城头,看着一片洁白的苍茫大地。 一件大氅被披在了身上。 宋谋栖一扭头,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来的赵雪漾。 “赵大人也来看雪景?” “如此美景,自然不能叫宋大人一人看了去。”赵雪漾微微一笑,“宋大人,你托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如何?” “纳和明月,珈蓝国人,五岁以前都住在珈蓝国,拓跋月离家之后,她们一家也搬到了万阳国,在万阳国呆了七年,十二岁那年搬到幽城,战后随着迁走的平关城居民到了平关城,住在城西。跟拓跋月的认识是因为她外族人的长相而被人欺负了,恰好碰到了拓跋月,帮她解围之后,纳和明月通过拓跋月的家传宝剑认出了他。雪歌,看样子你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姓拓跋的家伙!那家伙有什么好的!” 宋谋栖紧了紧大氅:“赵大人别瞎说。那个纳和明月到底是珈蓝国的人还是万阳国的人?” 赵雪漾的目光扫向了万阳国的方向:“独孤轩瀚的人,估计一开始就潜伏在天朝了,独孤轩瀚想必很惊讶天朝竟然有一个外族人,摸清了拓跋月的底细后,恐怕马上就想到自己手下正好有这么个女人,恰巧是拓跋月的同乡。” “只怕没那么简单。”在宋谋栖的眼里,独孤轩瀚就是精的跟狐狸一样,“估计这纳和明月跟拓跋月小的时候还有过一段青梅竹马,会有我长大了一定要娶你这样的誓言。就算没有,纳和明月也会杜撰一个出来吧!毕竟都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谁又记得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呢?” 赵雪漾看着宋谋栖一脸的若有所思:“雪歌,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个拓跋月了吧!” 宋谋栖一脸浅笑:“你觉着呢?” 赵雪漾在心里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动手?” “今晚吧!” “雪歌,你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脱身吗?”赵雪漾压低声音。 宋谋栖点点头:“独孤轩瀚潜伏在天朝的奸细暴露,再联系之前他被我打败,肯定心怀不满,定会派人来刺杀,到时候便有机会脱身。” 赵雪漾嘴唇动了动,几欲开口,最后还是化成了一声叹息和四个字:“自己小心。” 慢慢的踱回书房,却意外的见到安西郡王。 安西郡王一脸的阴郁的沉思,不知道谁又惹到他了。 “郡王,有事?” 安西郡王被宋谋栖的声音惊了一下,回过神来,一脸苦笑:“是宋大人啊!” “怎么,安西郡王是要等赵大人吗?”宋谋栖不动声色的套话,“郡王脸色如此难看,莫非是跟赵大人吵架了?” 安西郡王苦笑了一声:“没有,只是收到了昭和郡主的来信。” “那郡王应该高兴才是。” 安西郡王叹了口气:“已经确定下来了,昭和她过了新年,出了正月就要远嫁到珈蓝国了。虽然尚未昭告天下,但是宫里已经把这事确定下来了。” 宋谋栖的拳头紧了紧,轻咳了一声:“和亲对象必然是珈蓝国的拖满太子吧!” “宋大人猜对了。”安西郡王摇摇头,“其实,本王是很佩服宋大人,甚至动过把昭和嫁给你的念头。” 宋谋栖的嘴角抽了抽:“承蒙郡王抬爱了。” 昭和郡主,要成亲了啊! 安西郡王才刚离开没多久,拓跋月又来了。 “宋大人。”拓跋月脸上挂着红晕,“过了新年属下就要成亲了。” “是吗?”本是阴沉着脸的宋谋栖微微一笑,“劳累拓跋公子专门来通知宋某了。提前祝拓跋公子与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拓跋月紧紧盯着宋谋栖的脸,心里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失望,吗? 自己要成亲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使劲摇摇头,拓跋月把这个念头驱逐了出去。 看着行刑架已经昏迷了的女人,宋谋栖皱了皱眉:“还没说吗?” “回宋大人,这女人嘴硬的很,怎么都撬不开!”负责审问的小官气的咬牙切齿。 酉时行动,抓住了这个女人,连夜审问,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可这个女人怎么都不开口。 “泼醒她,然后你便出去吧。” 一盆清水带着刺骨的凉意泼在了纳和明月的身上。 纳和明月咳了两声,醒了过来。 “纳和明月。”宋谋栖站在她的对面,“真的不说吗?” 吐了一口嘴里的血,纳和明月怪笑了一声:“你这狗官,我死都不会告诉你的!” “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们也查得到,只是宋某一向怕麻烦。”宋谋栖淡淡的说道,“从拓跋月那里入手也一样。总能查清楚的,不是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