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60章番外之拓跋美人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81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我一早就有这个打算,她太危险了,战场又太危险,只是我没想到她这么早就能猜出我的身份而已。” “拓跋公子已经知道少爷你的身份了,那么战事结束后,少爷你是不是要跟拓跋公子……”律苒一脸羞涩的看着宋谋栖。 宋谋栖淡然一笑:“律苒,你只这样说,可你又知拓跋公子是如何心思?” “啊?”律苒呆了。 宋谋栖看了看月色,“月,嫦娥,美人矣,冰清玉洁,只可远观也,非吾能沾染哉。” 拓跋月如是想着,却又想起战前她在军前的那一番激动人心的动员。 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拓跋公子。”宋谋栖突然抬起头,“两个时辰后宋某将会随大军出发,你就留在玉城,保护郡王的安全。” 议事厅里鸦雀无声。 “小……宋大人,不可!”赵雪诚首先急了。 陈耀学也是站在赵雪诚这边的:“宋大人,战场并不安全……” “陈将军,我们的战士从平关城一路赶过来,一场狠仗之后尚不能好好休息便要再次赶路,迎接他们的,是进入平关城近二十万的万阳军,如若宋某不能作为榜样,那么无法激励士气也。” 是的,战前宋谋栖的那一番话,让士兵们对这个文弱的建军大人产生了极好的印象,甚至隐隐有种视为精神领袖的感觉。 陈耀学和赵雪诚还要说什么,宋谋栖却抬手制止了他们,只是睁着黑亮的眼睛看着拓跋月。 拓跋月咬咬牙:“属下遵命!” 回到营帐,用热水清洗了一下大腿内侧被马鞍磨出来的伤,宋谋栖用布草草的包扎了一下,随即便吩咐律苒:“你就呆在玉城,等战事结束后随赵二公子回京。” 律苒呆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宋谋栖的意思,眼泪马上就流下来了:“少爷,你是要,你是要……” “放心,我有分寸的。”宋谋栖在胸口塞了一个血袋,然后从一边的书箱里摸出当初被拓跋月抓住的那支箭,那可是她之后悄悄弄到手的,“到时候肯定会有流矢,我就装作被射中了心口。等战事结束,你就散播流言说我的尸体被万阳军队破坏了。” 律苒紧紧的抓着宋谋栖的手:“少爷,等一切结束了,你一定要捎信来,我好来找你。” 宋谋栖安抚的摸摸他的手:“我知道了律苒。” 一出门,宋谋栖就看到赵雪诚。 “宋大人,请穿上甲胄。”赵雪诚捏着甲胄的手都有些发白。 “赵副将,穿上甲胄宋某便无法行动了。”宋谋栖淡笑着拒绝,“多谢赵副将的好意。” 赵雪诚的手颓然的垂下,在宋谋栖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小妹,你可千万要小心。” 安西郡王端坐在玉城城主府的正位上,斜眼瞟了一下座位旁边站的笔直的拓跋月:“拓跋美人,那么担心的话,跟着去不就好了?” 拓跋月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属下要遵从宋大人的命令。” 安西郡王笑了:“大军刚走半个时辰的时间,你现在要去的话可能还赶得上。” 拓跋月还是面无表情:“宋大人的命令是让属下留在玉城保护郡王。” 安西郡王摇着头叹气:“你还真是听宋大人的话啊,可是宋大人好像已经把你送给我了吧!我可不像昭和,我若是要跟陈将军要个士官做侍卫统领还是能做得到的。” 拓跋月一僵。 “现在我是你的主人,我命令你,去保护宋大人的安全。”安西郡王笑的跟狐狸一样,“之后可一定要记得回来!” 拓跋月一颤,随后站直的身子:“属下遵命!” 看着拓跋月迅速的出去,安西郡王品了一口茶:“这个宋谋栖,不知道跟雪漾什么关系,竟然连那么私密的话都跟他说。如果宋谋栖出了什么事情,恐怕雪漾都不会放过我。这两个人,不会……嗯,不会不会,拓跋月怎么可能跟宋谋栖是那种关系呢!宋谋栖一看就不是那样的人,本王可不要自己吓自己……就算宋谋栖是那种人,也不代表他会跟雪漾有什么关系的,一定的……” 拓跋月骑着马,飞快的赶上了前面的军队。 “宋大人和陈将军呢?”拓跋月揪住一个小兵,气喘吁吁的问。 “啊,是拓跋大人,两位大人在最前面!” 拓跋月丢开那个小兵,迅速的往前行去。 天朝的军队已经开始攻城,拓跋月越发的担心。 近了,看到了,是宋谋栖,他那一张脸即便是身处千军万马,面对强敌也并未变色。 已经接近平关城,攻进平关城的万阳军可能也察觉到中计了,此刻正紧闭城门,准备来个以守代攻。 从城墙上不时的飞下箭矢、石块,甚至还有火油。 眼见一支箭射向了宋谋栖,可拓跋月还三十步外,他一急,大吼起来:“宋大人小心!” 那支箭被宋谋栖身边的陈耀学一刀劈下,宋谋栖却循声望来。 千军万马中,拓跋月那一张焦急的俊美脸庞竟似隔了千山万水,却又好像近在咫尺。 那眼中的情绪,有焦虑,有关切,还有,是痛心么? 看到拓跋月,宋谋栖不禁呆了:“你怎么来了?” 话一出口,宋谋栖就觉得有点失仪,咳了一声,复又开口,语气沉着了不少:“拓跋公子怎么来了?” “奉郡王的

命令,来保护宋大人。”拓跋月见宋谋栖没有危险,一颗心放下了,却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宋谋栖一张脸完全黑了。 一个陈耀学在他身边呆着,他觉着还能抽出空隙脱身,可身手高强的拓跋月一来,那就根本没有机会了。 他相信拓跋月不会给机会让宋谋栖被“流矢”射到的。 有的时候是真的有可能发生好心办坏事这种情况的。 宋谋栖摸了摸怀里藏着的那支箭,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承蒙郡王关心,也劳烦拓跋公子了。” 城外的天朝军队跟在平关城里的万阳军僵持了六天,万阳军队终于捱不住了。 平关城本就是一座空城,困守空城的万阳军连战马都杀来吃了,还要应付天朝军队不时的骚扰。 宋谋栖早得到消息,万阳的二皇子独孤轩瀚也在城中,这五天下来,估计也他也焦躁的很。 果不其然,第六天,独孤轩瀚就派人送来了降表。 胡子拉碴的独孤轩瀚出现在城头:“陈将军,我们投降了。” 两队人马就投降条件问题又争了一天,最后独孤轩瀚无法,只得同意宋谋栖拟出的所有条件,但是他也有一个条件,要见把他们打败的人。 听到回报宋谋栖皱着眉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挥挥手:“好的,你去告诉那位二皇子,他要见,申时他一人一骑出城来,宋某必当站于万军之前,也好让他瞧个仔细。” 得到独孤轩瀚的肯定的答复,宋谋栖倒是笑了:“这位二皇子倒也是个人物。” 申时,平关城城门打开,独孤轩瀚骑着一匹骏马,缓缓出来,在天朝大军一百五十步前站定。 “在下如约而来了。”独孤轩瀚似乎还专门修过面,前两天的邋遢样子一扫无踪。 宋谋栖浅笑,策马向前,同样站在万阳军的射程外。 拓跋月不放心的跟了两步,骑着马伴在宋谋栖身边。 独孤轩瀚眉毛一挑:“这位大人要在下孤身前来,却又为何……” “宋某一介文人,见到这种场景已是吓得双腿发颤。自然不敢同二皇子相比。” 独孤轩瀚扫了拓跋月一眼,随即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宋谋栖:“这位大人,可是贵国今年的新科状元宋谋栖宋大人。” “二皇子对吾国真是知之甚多。” “不敢当。”独孤轩瀚爽朗的大笑,“在下一直被人称颂是不世奇才,今始知天外有天。” “二皇子谬赞了。”宋谋栖依旧是一脸淡然的微笑。 两人又虚情假意的客套了一番,独孤轩瀚签下降书,平关城城门大开,迎接天朝军队进驻。 万阳军队回国,独孤轩瀚却被留了下来。 这几次难得的天气不错,皓月当空,星光璀璨,倒不失为赏月的好时机。 “你的愿望我已经完成了,之后我又该怎么办呢?”明月当空,宋谋栖悠悠的叹气,“我可不想继续陷在这个泥潭里啊!” “宋大人心情不好吗?为何独自一人在此赏月?”独孤轩瀚拎着一壶酒,不知从何处转了出来,“我这位被降之人尚未唉声叹气呢!宋大人此次立此大功,应该开心才是啊!” “二皇子。”宋谋栖见了个礼,“二皇子倒是颇有雅兴呢!宋某只是出来吹吹夜风罢了!” 独孤轩瀚摆手:“宋大人,在下实在很仰慕宋大人,不若我们兄弟相称?宋兄?” “独孤兄言重了。”宋谋栖一拂袍袖,“独孤兄请坐吧!” 独孤轩瀚晃了晃手里的酒壶:“宋兄,可否陪在下小酌两杯?” “定当相陪。” 两人刚在凉亭坐定,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两位,可否加上本王一个呢?” 安西郡王带着拓跋月从黑暗中走出来,脸上带着他标志性的轻佻的笑。 而他身后的拓跋月却一直隐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 “见过郡王。”宋谋栖站起来。 “宋大人坐吧!”安西郡王挨着宋谋栖坐下,“既然二皇子和宋大人都以兄弟相称了,再加上天某一个如何?” 宋谋栖苦笑一声:“郡王不可说笑!” 安西郡王可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谁敢跟他称兄道弟? “哈哈,宋大人可真是无趣!”安西郡王大笑一声,“独孤兄以为呢?” 独孤轩瀚给安西郡王倒了一杯酒,脸上也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安西兄,宋兄为人本分,安西兄还是不要调戏于他。” 安西郡王僵了僵。 安息兄…… 他一直对这个番号不满,一直想要让皇上换,但是皇上也懒得理他,安西郡意在“安守西疆”,一直沿用数朝,岂能随意改变。 此刻被独孤轩瀚这样讽刺,安西郡王心里相当不快。 “独孤兄,莫非你还没有封地?以后有封地了,一定要叫孤独郡才好!”安西郡王含笑的抿了一口酒,开始了锐利的反击。 宋谋栖也喝了一口酒,掩饰差点迸出来的笑。 这个天言笑也太毒了,不仅讽刺独孤轩瀚的名字,还暗讽万阳国以后会变成天朝的藩国。 要知道,万阳国可不是郡县制。 看着独孤轩瀚和安西郡王开始明里暗里的争锋相对,宋谋栖干脆扭过头去看夜景。 只是一扭头就撞上了拓跋月的目光。 发现宋谋栖在看自己,拓跋月若无其事的转过目光。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