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57章番外之不费吹灰之力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249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5


宋谋栖看着了可能番外之认真履行职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拓跋月,转而皮笑肉不笑看向陈耀学:“陈将军,拓跋公子可是您的贴身护卫,你把他派给我,那你的安全谁来保证?” “我在军营中,自然安全的很。” “那我也呆在军营,岂不是更安全?” “宋大人,我须得在大军之中坐阵指挥。我乃一介武夫,皮粗肉糙的,大人身娇体贵的,还是不要冒险为好。况且大人乃监军,何为监军?监督军队而已。宋大人自然不可能在万军中挨个巡视吧!大人的职责便是监督在下有无违反军纪,有无延误战事,有无……” “陈将军,宋某呆在城中便是!”宋谋栖受不了一个半老头的唠叨,只得苦笑。 幽城虽然没有陷落,却也岌岌可危。 此刻还在幽城上驻守的,全是临近几个城抽调出来的士兵,幽城原本的守城军几乎全部阵亡了。 陈耀学视察了一下,由于万阳国频繁的攻城,幽城的城门城墙战痕累累,守城士兵也疲惫不堪了。 这半个多月,万阳国几乎每隔一天就发起一次攻击,幽城的边防军仅有三万,从平关城和玉城退下来的边防军和守城军,堪堪才十万,半个月下来已经剩下不到一半了。 如果陈耀学再晚来个几天,幽城也不保了。 拓跋月抱着剑,寸步不离宋谋栖左右。 “拓跋公子,宋某分得清轻重,不会擅自去军营的!”宋谋栖有些无奈。 他的身份仅在陈耀学之下,所以陈耀学担心幽城的官员看不住他,才让这个死忠的拓跋月来。 “将军让我贴身保护大人。” 宋谋栖看着沙盘,在纸上写着什么,脸上却始终挂着一丝苦笑。 拓跋月当做没看见。 只是他却对宋谋栖写的东西感兴趣。 “宋大人,这是……” 宋谋栖停下笔,眉头一皱:“战事有点悬啊!看样子幽城也不安全啊!” 拓跋月对宋谋栖有些不屑:“宋大人,将军既然来了,那么万阳国就该败了!” 宋谋栖摇头不语。 他一路上研究过陈耀学的行军布阵方针,这场仗,天朝不见得会赢。 陈耀学担心他干涉战事,前朝的确有很多战事是因为监军乱为才败的,但是…… 这么说吧,陈耀学太自信了。 “拓跋公子认为这场仗要怎么打?” 拓跋月思索了一下:“我方军队人数众多,对阵万阳小国的攻城,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击退。” 宋谋栖抬头。 拓跋月被宋谋栖看得神情都有些不自然了:“那么宋大人以为呢?” 宋谋栖收回目光,苦笑了一声:“嗯,如此甚好。” 拓跋月一时也有些诧异了,既然他也觉得好,为什么脸上却是那种失望而又无奈的表情? 拓跋月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虽然他通过上次敌军探营的事件对宋谋栖的看法略有改变,但是不能推翻宋谋栖在他心里始终是个不动兵戈的文人形象。 宋谋栖现在的表情,明显是对之后的战事忧心。 宋谋栖他不相信陈将军。 拓跋月有些不屑,对于宋谋栖和陈将军,他毫不怀疑的就会选择相信陈将军。 没人会认为一个年纪不大的文状元监军在军队里除了胡乱的出些点子不被采纳然后回京去向皇上打小报告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才能。 不过,可能宋谋栖不一样,虽然他表现的很不相信陈将军的样子,但是至少他还没有胡乱的出主意。 嗯,也许是自己被派来做监军的“监军”的原因。 拓跋月如是想着。 两天后,斥候来报,万阳国的军队再次袭来。 “陈将军什么意思?”宋谋栖看着往城外行走的天朝大军,皱起了眉头。 他本来以为陈耀学应该是把几十万大军调入城中守城——虽然他并不看好这个方法——但是没想到陈耀学为了宣扬天朝不可欺,竟然想要跟万阳国的军队来个硬碰硬。 战鼓擂,号角吹,令旗挥舞,两股人潮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听着几里外战场上传来的声音,站在幽城的城墙上,宋谋栖闭上了眼睛。 何必呢,就呆在幽城内,等着万阳军队来攻,三十五万人,从城墙上丢石头都能砸死他们,非得去正面碰撞。 多来几场,幽城非得跟玉城和平关城一样。 宋谋栖看的索然无味,转身离开。 万阳军队说不上多么彪悍,但是他们的冲击很有技巧,把大股军队冲散,他们不求毙敌,往往是在这个人身上扎个洞,马上又瞄上另一个人。 而己方受了伤的人,则跟发情的公牛一样在天朝军队里横冲直撞,只求死前多拉几个垫背的。 他们想用这种方式,消耗天朝军队的战斗力。 到时候,天朝军队多是伤患,而万阳军队则是经过沙场磨砺出来的精兵,毕竟那些不要命的伤兵,都拖了几个天朝的士兵同归于尽了。 “万阳是不是出了个好军师啊!”听着城主汇报的这些战事情报,宋谋栖突然说道。 “啊?”城主抬起头,一脸迷惑。 “万阳这次领军的是谁?”宋谋栖皱了皱眉。 “万阳的二皇子,独孤轩瀚。” 宋谋栖略一思索,又垂下头,继续在纸上书写。 不出宋谋栖所料,十天之后,整个大营半数以上都是伤兵,天朝军队从幽城城

外五里一直退到了一里。 “给陈将军带话,三天之内,我有办法兵临平关城下。” 陈耀学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有点惊疑不定的。 他不认为那个白净的状元郎是所谓的军事奇才。 所以他压根没有理会他。 两天后,从幽城从来了一箱书。 陈耀学因为战事本来就气的上火,当时就摔了书箱:“他就是用一箱书去打万阳军?” 一旁赵雪诚却却“咦”了一声,捡起了一本摊开了的书。 “将军你看!” 陈耀学烦躁的接过来一看,立马呆了。 “去幽城把宋监军请过来。” 陈耀学虽然自傲,但却不会妒忌贤能,宋谋栖的那箱书被他收进了自己的营帐,细细的看起来。 他甚至还看到了自己每场战事的记录,以及宋谋栖在一边用红字批的见解。 “看不出,这宋状元还真是个人才!” 平关城下,宋谋栖在帐里和陈耀学商量着攻城。 “宋大人,在下是真的没有想到你有如此的见解!”陈耀学由衷的赞道,“我也挺拓跋说过,你对我率军去城外迎击很不以为然。只是宋大人,幽城城墙已经战痕累累,怕是不能再受到冲击了。” “将军谬赞了,万阳军只是想拖垮我们而已,反正我们比他们人多,每次冲锋后一小队一小队的包围他们,全部杀光。当他们发现死的人太多的时候,必然会撤退。这种策略,叫做‘蝗虫攻势’。而负责做蝗虫的士兵们,可要跟万阳国的那些适应一样,抱着必死的信念,而且是死了还要拉垫背的信念。至于幽城城墙,倒了便倒了。”宋谋栖淡然一笑。 “好!宋大人,这次你立功了,待凯旋回朝,必然在皇上面前为你记一等功!” “陈将军,待收回平关城,在下还要向你讨个赏。” “好,到时候不管宋大人你要什么,我都给!” “陈将军,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当坐在平关城的城主府的时候,陈耀学茫然了。 “既然陈将军舍不得,那边算了,就当,嗯,就当是宋某与你开的一个玩笑好了!” 陈耀学咬咬牙:“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拓跋,从今后,你就跟着宋大人吧!宋大人没有武功,你咳哟好生照顾着。” 拓跋月从宋谋栖提出那个要求就僵立的身躯这才颤了颤:“是!属下遵命!” 拓跋月的心情很不好,或者可以说是相当的糟。 “陈将军,平关城夺回来了,我只想要一个人,拓跋月,拓跋公子。” 他没有想到宋谋栖竟然提出了这要的要求,所以就算是做了宋谋栖的贴身护卫,他依旧像母鸡警惕黄鼠狼一样警惕着宋谋栖。 虽然他并不认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宋谋栖能对他做出什么,但是他记得陈将军前些天对宋谋栖的评语。 此子多谋略,不负其名。 既然能让陈将军给他这样的评价,那么这个宋谋栖一定不简单! 不过就算宋谋栖是黄鼠狼,拓跋月也不认为自己就是砧板上的母鸡,至少,他也会是一匹狼。 也许会是一只狐狸,还是很漂亮的狐狸精。 这,却是宋谋栖的想法了。 平关城收复,剩下的,之后就是玉城了。 宋谋栖的心情很不好,或者可以说是相当的糟。 她的癸水来了。 为了避免那刺鼻的味道被那些久经沙场的人闻到,宋谋栖一直借口钻研战事,闭门不出,有什么事情就让律苒通知拓跋月,再让拓跋月告知陈耀学。 宋谋栖很不舒服:“律苒,你去打些热水来,我要净身。” 平关城被收复,万阳国很不服气,隔三差五的派小队军队来叫嚣,这天却是大军出动,驻扎在平关城外二十里,与平关城遥遥相望。 拓跋月闯进来的时候,宋谋栖正在解束胸的布带。 拓跋月震惊的看着香肩裸露的宋谋栖,一脸的不可置信:“大人……” 宋谋栖只在最初时怔了一下,手下却没停,只是又把布带缠了回去:“你这样冲进来,定是有要紧的事情,先说正事吧!” 拓跋月定定神,垂下了眼睑:“大人,万阳军攻城了!将军叫大人速去议事厅!” 宋谋栖皱了皱眉,且不说身上的味道如何,他都已经散发脱衣准备沐浴了,进议事厅必然要正冠束发,官衣着身。 想了想,宋谋栖披上一件中衣,散着发坐在了床上:“拓跋公子,宋某一介文官,手无缚鸡之力,陈将军莫非要宋某去城头杀敌?” 拓跋月一愣。 的确,陈将军现在是不是有点太依赖宋谋栖了? 宋谋栖自顾自的说道:“如若宋某有上阵杀敌之勇,又何苦向陈将军讨要拓跋公子以保护自身安危?你且告诉陈将军,宋某实乃愚钝之人,只能略施一些村夫小计,陈大人征战沙场多年,那小小万阳军队,又如何能是陈将军的对手?” 拓跋月怔忪了。 “拓跋公子,平关城,于陈将军而言,不过后花园而已。”宋谋栖想了想,又开口道,“拓跋公子,战事为重。” 拓跋月默然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一只躲在门外的律苒剑拓跋月离开,立刻冲了进来,一脸焦急:“少爷,怎么办?” 宋谋栖脱着中衣:“热水准备好了吗?” “少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热水!”律苒快晕倒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