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53章番外之赵雪歌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297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可是当她进到宫里的时候,她会跟皇上讲各种有趣的事情,会说一些冷得让人发抖的笑话,可是偏偏却又能逗得皇上哈哈大笑…… 皇上没有女儿——在后宫里,静娴皇贵妃和皇后娘娘的争斗人尽皆知,不管是哪个妃子接受了皇上的恩宠,时候皇后必然会让人送避孕汤过去,而就算是遗漏了,某一个妃子有孕了,事后必定小产,就连静娴皇贵妃,在大皇子殿下夭折八年之后,才生下了太子殿下。 所以皇上也格外的喜欢她,喜欢她撒娇,喜欢她装乖,喜欢她每次装哭的时候还要弄得人尽皆知她是装的……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的真性情,让皇上喜欢。 皇上倒也是颇为喜欢赵雪歌的,只是赵雪歌因为从小身体都不好的缘故,性子有些清冷,在皇上面前也是谦恭有礼,我想,皇上更喜欢的,是她作为宋谋栖的样子吧! 不过既然和亲这件事情是赵雪歌自己决定的,那么我也没有劝解的余地,只能无奈的又回到了晚来城。 不过赵雪歌出嫁的话,她一定会很难过的。 她并没有什么玩伴,认识了昭和郡主的时候,昭和郡主已经决定要嫁到珈蓝国去了,而如今有了一个惺惺相惜的赵雪歌,却也避免不了要远嫁的命运。 赵雪熙虽然时常到开门迎客去找她玩耍,但是我终究是觉得,赵雪熙跟赵雪歌和她都不一样的,赵雪熙虽然跟天朝的女子都不同,也的确是很有自己的主见,可是赵雪熙在我的眼里,终究还是只是一般的女子。这天下如此之大,能让我赞赏的女子,只有一个半。 那个半个,正是赵雪歌。 不过赵雪歌出嫁后不久,她倒是又开始装病了。 我知道她装病的原因,却也无奈。 闵芸欣得知这个消息,却请求我带着她一起去探病。 我虽然是想去探病,但是并不想跟闵芸欣一起。但是她肯定是知道我跟闵芸欣结盟的事情的,所以若是我和闵芸欣分开去了,反而会让她觉得怪异,想了想,便也带着闵芸欣去了。 不过那次探病回来,我得知了一个惊天秘辛。 我并不知道闵芸欣和她在房间里吵了什么,只是之后坐在包间里面,气氛难平的闵芸欣告诉了我一句话。 “我虽然跟她一样是皇妃之命,但是我必然要坐到皇后之位!我一定要把她踩在脚底下!” 当时我心中一动:“皇妃之命,什么皇妃之命?” 闵芸欣嘴角一翘:“昭阳公子,你也喜欢洛老板的吧!可是你知不知道,洛晚昔她的命格,其实是皇妃之命呢?她注定是要嫁入皇家的!所以,昭阳公子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是吗?既然闵小姐你也是皇妃之命,当初到万来城的时候,却又为何要诱惑本官呢?” 闵芸欣有些羞恼:“昭阳公子……” “你放心好了。”我打断了她的话,“我会帮助你嫁给二皇子殿下的。” 闵芸欣的目光闪过了一丝狂喜,我却把视线投向了窗外的京城。 皇妃之命……注定要嫁给皇子的女人……以她的性格,只怕是不会跟别人共侍一夫,尤其那个人还是她讨厌的人……那么,我是不是有机会呢?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从一开始就知道。皇上从来没有瞒过我,爹也从来没有瞒过我,我从小就是作为影鹰的首领“将”来培养的,“将”,要对皇上绝对的忠诚,所以一开始皇上就告诉过我,我没有入皇家名牒,所以从一开始就失去了争夺皇位的资格,而将来做皇帝的,是自己的亲弟弟,而我的命运,就是一辈子保护我的亲弟弟。 我并没有反感,从小我都这样被教育着,我很敬佩我爹,在跟皇上单独相处的时候,他也会让我叫他父皇——让我知道,他并没有抛弃的,我还是他的儿子。 她是不可能嫁给太子殿下的,二皇子殿下就更不可能,那个时候的我想,她应该是会嫁给我的,因为除了我,天朝没有别的皇子。 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李宋洋就是早夭的大皇子殿下,除了天言圣殿下,还有她。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知道李宋洋是大皇子殿下的,但是肯定是在她喜欢李宋洋之后,所以我时常而已在想,她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小二。 后来她给出了答案,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会在乎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什么人。 没错,我早该想到的,我不也是在不知道她的身份的情况下喜欢上她了吗?情之一字,就是有这种法力。 可是越是这样,我越是想要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皇妃之命,寻常女子会有这样的命格? 不过,就算她没有什么别的身份,但是她的性格,就注定了她的不平凡。她就应该是站立在顶端的那种人的,她是不容别的人沾染一分半点的。 得知了她的身份之后,我暗暗的将她当成了我私有物。可是却不断的有消息从开门迎客传了出来——她喜欢的,果然是李宋洋。 谁都不知道她到底喜欢了多久,可是事到如今,她仿佛也不打算再隐瞒了……她几乎是公然的向全京城宣布,她喜欢李宋洋了。 我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明明是皇妃之命,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会喜欢仅仅是一个小二的李宋洋?说是改命,吧原本的皇妃之命改成了公主之命……我是不相信的,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有必要调查清楚——她的身份实在是太神秘了。 她始终呆在开门迎客,让我觉得有些无

从下手。思考;良久,我还是决定铤而走险,我要将他从开门迎客里掳出来——一个人在恐慌的状态下,最容易暴露出最真的自己。 这件事情我交给了齐墨去办,我并不知道他在影鹰里面调了那些人——事后我才知道在开门迎客抓走她的,竟然是二皇子殿下,还被李宋洋一掌打得差点死了。 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的……狡猾。她通过换牢房的事情,知道了抓她的人对她是没有必杀的念头的,又通过各种刁难,她越发的确定了我的身份。 但是我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决绝的自己吃下毒药,来诱我现身。 我害怕了,在她中毒的那一刹那,我真的害怕了……我担心她会有事,我后悔了,后悔自己做了这个决定。 大夫配了解药,熬了药,我亲自一勺一勺的喂昏迷的她喝了下去,才又回到外面的书房,想着她的一颦一笑,然后为她画了一副画像。 虽然觉得并没有画出她的神韵,但是得到了她的赞扬,我还是很开心的。 我有些羞涩与以“抖落尘露香如故,拂散云烟绿依然”对她表白,但是她却像是早就知道了我喜欢她一样,并没有变现出什么惊讶的神色,反而眉宇间还有些嘲讽。 也是了,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把她抓起来关在地牢里?而且,我还跟他讨厌的女人结盟了。 不过,她对我写的那两句诗很感兴趣,更是因为我一直关着她,而说出了什么“长发覆面臭已生,云裳遮体黑见长”的话。 虽然是抱怨的话,但是这两句一出,却又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因为她的身份神秘,所以在影鹰里面,有很多人都对她没什么好感,俱都说她是只凭牙尖嘴利讨得了皇上的欢心,但是也唯有我才知道,她并不像那些人眼中看着的那么简单,她的才华,并不输给赵雪歌。 我很欣赏她这种自嘲和洒脱的性格,便提议以对方的两句诗写出下半阙。 “抖落尘露香如故,拂散云烟绿依然;雪韵一欺便萎去,枯望菜园又自惭。” 当她念出这首诗的时候,我有些怔忪。她又为何,要如此看轻自己呢?不过我倒也颇为理解她的想法,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比作那华贵美丽的绿牡丹,而是那一株青翠的小白菜。所以才会作出这样的诗——她是在讽刺我。 我叹了口气。 “长发覆面臭已生,云裳遮体黑见长;铅华洗尽皆如是,醉看天下又何妨!”我想要告诉她的是,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她就是她,我喜欢的,只是她,而不是她的样子,她的相貌——红颜枯骨,等到铅华洗净,所有人不也都是一个样子?这点我比谁都清楚。 可是显然,她对我的诗里面的寓意是明白了,可是她并没有在意,或者说,她根本就是刻意的忽略了过去。 她并不相信我是真的喜欢她,她始终觉得我在利用她,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什么,知晓什么。 对于她的这个看法,我没有办法改变,因为一开始,是我自己把她放在对立面的。 吃过饭,她要求去洗浴,我同意了。 我并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消息传出去的,但是肯定跟她自己服下毒药有关——看来她吃下毒药,也并不是单纯的想要吸引我现身。 看着她跟李宋洋的亲密,我黯然神伤。 虽然听到了很多,但是亲眼看到他们之间的那浓得化不开的甜蜜,我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如同针扎一样的难受。 我的心里在叫嚣着,叫嚣着要把她抢下来,要让她永远都留在我的身边……可是,我是一个懦夫,我只是淡然的笑着,淡然的送他们离开…… 站在万来城城主府的花园,抬头看着天空,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 不管我怎么样,怎么出色,我喜欢的女子,终究是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不,比那更残忍,我喜欢的女子,以我为敌。 我吩咐齐墨跟着她。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齐墨之后会喜欢上她,或者说,那个时候,齐墨就已经喜欢上她了,因为她是那么的光彩夺目。 齐墨后来为了她,退出了影鹰,发誓要一辈子保护她……可是我都知道,那只是他想要留在她身边的借口而已,当最后知晓了她的身份,谁都知道,她的身边,已经站了很多的人,根本就不缺齐墨一个…… 可是我到最后,都没有齐墨那样的勇气。 骆东扬那日在城墙之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了“你若愿意嫁我,我便打开城门,放草岁谷的人进来!骆家将于草岁谷同生死!共繁荣!”这样的话;展江河为了她,连自己的手臂都不要了,却又在事后对她说愿以兄妹之情以待之;展归儒为了她,持笔的手上也沾上了鲜血;带着沈家寨公然对抗朝廷军队的沈守鹤;还有赵雪霖,赵雪霖为了挡住向她刺过去的长矛,整条大腿被贯穿…… 他们都跟我一样,喜欢着那个奇特的女子,他们用不一样的方式,表达着对她的感情,可是到最后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做不了,只有丢下一句苍白无力的“今生除了你,我不会再娶”。 也无怪乎婉儿姑娘那一句嘲讽--因为你高傲,因为这个世间的女子,唯有大小姐囊践踏于你的头上! 践踏……我不喜欢这个词,但是我又不得不承认。 她在最后的确是被我算计了,可是故事的结局,输家去还是我--我输了全部,不管是什么。 她以后是尊贵的太后娘娘,我也只能是影鹰里面的“将”,教导她的女儿……到最后我退休了,便也只能像父亲一样,做孟宰相,然后扶持她的儿子……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