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35章番外之谁说山贼不懂爱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12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父皇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你去了草岁谷。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出来,你没有中毒,就不用去草岁谷,父皇就可以看着你一点一点的长大,看着你娶太子妃,看着你为我生可爱的孙子……” 天言鸿有些黯然的垂下自己手里的剑。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偏爱鸿儿,其实,比起鸿儿,父皇更喜欢你。”太上皇微笑着看着天言圣,“你幼年就没在父皇身边,所以父皇也更想要补偿你,可是你一直在戒备着父皇。或者说,以为你一直戒备着那个覆灭百里世家的凶手,所以对父皇也不亲近。可是父皇最后都只想告诉你,父皇真的很想看着你一点一点的长大……” 他淡然的把手里的剑横在自己的颈边:“圣儿,如果一定要有人为十年前和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那么就让父皇来吧!” “父皇!”天言鸿、天言笑和谢灵雅一起惊呼出来。 天言圣目瞪口呆的看着太上皇。 “圣儿,父皇只求你退兵,不要再手足相残……就算是为了天下苍生,也为了父皇最后一个心愿……鸿儿,若是你皇兄退兵,切不可阻拦,时候所有将士尸体,不管是谁,全部厚葬!” “父皇!不可以!”天言鸿急了,他刚想要冲上去打落太上皇手的剑,太上皇却又把剑往脖子上靠了几分,吓得他立刻不敢妄动。 “圣儿,父皇这辈子没有求过你!这次,就当时父皇求你了!” 天言圣默不作声。 他的心里已经完全是一团乱麻了。 “圣儿,鸿儿,言笑,为父,去也!”太上皇忽的一笑,然后决绝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鲜红的血喷溅出来,为龙椅上那早变成黑红色的龙头添上了一抹亮色。 百里炎绪他们齐齐的看向了天言圣。 天言圣的脸色很难看,他咬着牙看着天言鸿:“今日我若是破釜沉舟,必然能夺下皇位。你便替我跟那妖妇说上一句——他日我必将取你性命!带上受伤的人,我们,退!” 天言鸿默默的站在原地,制止了身后想要追上去的人。 李倾越重伤濒死,卢俊秀也只剩下一口气。大部队退出宫,立刻换上衣服隐匿进人群之中。天言圣顾不得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便为李倾越和卢俊秀治伤。 只是伤已太重,就算是十六代草岁老人也没有办法。天言圣只能尽力的为他们续命,一边又吩咐百里炎绪去带李倾越和卢俊秀的儿子过来。 “对不起,到最后,我什么都没能做成!”天言圣看着李倾越和卢俊秀,热泪盈眶,“还有小天、维清、小旭和小云……” 李倾越紧紧的握着天言圣的手:“少,少爷,没,没事。我,我们知道,知道你心里也,也不好过……” “别说了!别说了!”天言圣反握这他的手,“别说了,歇一会……” “我知道,不,不成了……”李倾越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少,少爷,我,我儿子……” “我会好好对他的!” “我儿子,哪怕不是我,我儿子。少,少爷,好好,好好……” “我知道!我知道!”天言圣使劲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我知道,知道少,少爷是,是为了,我……”李倾越的嘴角汩汩的冒出血,“我,我喜欢,宋,宋洋……” “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会!别说了,别说话了!” 李宋洋和卢彦很快就被带来了,还有刘悟他们,全都带了上来。 在自己父亲的病床前,天言圣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李倾越和卢彦拖了四天,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 天言圣跪地痛哭,大悲之下生生的折断了自己的左臂。 伤好之后,天言圣留给百里炎绪一句好生注意京中动向,便隐遁不出。 百里炎绪他们都知道,天言圣还会继续筹划,会再一次杀入皇宫,找那老妖妇报仇! 十年之后,一个脸色苍白的姑娘走进了如归客栈。 “掌柜的,先找个地我睡会!” 番外之谁说山贼不懂爱。 “喂!你等等我!” “喂!” “喂!” “沈守鹤!” 前面快步走着的白衣清俊男子黑着脸停下来:“赵二小姐!麻烦你!回家去吧!” “我现在要怎么回家!”走在后面一脸疲倦的年轻男子打扮的人有些气恼的开口,“沈家寨距京城那么远!难道你要我走路回去吗?” “从沈家寨下去,大概往南边走走二十里就能看到一个镇子,在那个镇子里能买到马。”白衣男子一脸的郁卒,“你若是不会骑马,也可以租一辆马车……” “没钱!”年轻男子打扮的人回答得异常的干脆。 白衣男子的脸更黑了:“赵二小姐!你出门身上都不带银子的吗?” “我跟着我三哥出来剿匪,吃住都在营帐里,我身上带银子干嘛啊!” 白衣男子更郁卒了:“赵二小姐,你身上都没有金银首饰吗?” 被称为赵二小姐的人一挺胸:“你也看到了,我是做男装打扮混在军营里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首饰!” 白衣男子磨牙:“赵二小姐!你是兵!我是匪!你跟着我到我沈家寨去了,是要被扣押成为人质的!”

“人质就人质吧!”赵二小姐疲倦的捶着自己的腿,“先让我吃点东西,再洗个热水澡……” 白衣男子黑着脸,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忍住了,转过身又继续往前走。 “喂!”赵二小姐气的又是一声大叫,扯过旁边的树叶就丢了过去。 树叶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赵二小姐一跺脚,刚想要追上去,不合脚的靴子一歪,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啊!” 白衣男子懒得理她,又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走了一会,白衣男子沈守鹤又皱了皱眉。一直都没有听到身后的动静,他也有些担心了。 虽然他跟赵雪熙的关系并不算好,赵雪熙是将门之女,而他是山贼师爷。两人本来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除了在开门迎客,他们根本就不会有交集。 谁知道这个疯婆娘竟然说服了赵三公子带着她来剿匪,而最主要的是,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疯婆娘竟然还混到剿匪军里了,虽然这次是赵三公子跟沈家寨只是做做样子,但是战场纸上刀枪无眼,这个疯婆娘不明事理的跑到战场来,如果真的被误伤了,赵三公子不狂性大发的直接带兵来跟沈家寨不死不休才怪了! 想到这里,沈守鹤又想到刚刚他发现赵雪熙的时候,赵雪熙正好从马上摔下来,如果不是沈守鹤当时正好看到了赵雪熙的脸,一把把她扯到一边,只怕她已经被奔腾而过马蹄踩成肉末了。 “喂!”沈守鹤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音。他有些疑惑的折回去一看,却见赵雪熙正坐在地上,一边揉着自己的脚,一边小声的咒骂着。 “喂!赵二小姐!摔了?”沈守鹤抱着胳膊站在一边,“果然是娇滴滴的大小姐啊!” 赵雪熙气的抓起地上的石头就砸了过去。 沈守鹤闪避不及,额角被砸了个正着。 “疯婆娘!你疯了了!”沈守鹤痛的捂住了额头,“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 “你看我回京城不给晚昔说!”赵雪熙咬牙切齿,“我要告诉晚昔!说你欺负我!” “你!”沈守鹤咬着牙,“你觉得晚昔会相信你?” “为什么不相信?”赵雪熙愤愤的昂着头,“你在晚昔面前总是一副谦谦有礼的样子,张口闭口‘在下’、‘在下’的,这一会就满口的‘疯婆娘’了?” 沈守鹤有些无语。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晚昔的朋友,我才不会在一开始跟着你呢!”赵雪熙狠狠的揪着地上的草叶,“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还不如就坐在山脚下,饿死算了!” 沈守鹤有些无语的蹲在了赵雪熙身边:“赵二小姐!首先,是我救了你;其次,是我叫你回赵三公子的军队,是你自己不敢回去;最后,我从一开始就叫你不要跟着我!是你自己要跟着我的!” “我都说了!我身上没有银子!”赵雪熙更气恼了,“因为我们都是晚昔的朋友,所以我才觉得你应该帮帮我,谁知道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我又是什么样的人了?”沈守鹤哭笑不得,“好吧,看在你是晚昔的朋友的份上……上来。” 他背过身:“我就先背你回沈家寨,等你吃好了喝好了,再下山回赵三公子的军营好了!” 赵雪熙冷哼了一声,猛地扑到了沈守鹤的背上。 沈守鹤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 “喂!你这疯婆娘怎么这么重啊!” “我呸!你这小病鸡自己没力气!” “是你膀大腰圆!” “是你体弱多病!”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的,很快就到了沈家寨的大门。 “真是倒霉!我当时怎么就发现了你!”走进了沈家寨的大门,沈守鹤都还在嘟囔。 沈守鹤在救下赵雪熙之后,立刻就掀了她的头盔,立刻就确定了这娘们的确是赵家的二小姐之后,立刻就把她拖到了一边。 当时赵雪熙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吓得快哭了,眼见马蹄就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斜里伸出一只手把自己拽开了。这会站在安全地带,她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 沈守鹤无奈,只得安慰了一阵。赵三公子带的兵和沈家寨的人“演练”了一阵,又默契的各自退走了。等圣手何反应过来之后,整个峡谷里就只剩下他和赵雪熙了——还有丢了一地的兵器。 沈守鹤立刻好言劝说赵雪熙回军营,可是赵雪熙本来就是瞒着她三哥跑出来的,这会回去了,肯定会被她三哥往死里收拾的。 想到沈守鹤那么喜欢洛晚昔,而她跟洛晚昔的关系又还不错,便一门心思打定了主意,要先在沈守鹤这里躲上两天——她三哥再聪明,怎么也不会猜到她躲到了沈守鹤这里了吧! 只是她都没有想到,沈守鹤在听到她的提议之后,立刻就拒绝了,还直说要送她回军营。赵雪熙好一顿耍赖,愣是坐在地上不动。最后沈守鹤也气了,不管她了,直接就自己往山上沈家寨走去了。 赵雪熙既然打定了主意,自然是要跟着沈守鹤。只是跟了一路,沈守鹤都没有理她。 现在听到沈守鹤说这个话,赵雪熙也是一撇嘴:“那你就让我被马踩死好了,到时候你看我三个会不会找你们算账!” 沈守鹤气得又咬牙切齿了:“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晚昔的朋友,刚刚我就把你丢在哪里不管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