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28章安静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040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5


“赵四公子救了你一命,你知道吗?”赵雪歌冷笑了一声,“晚昔就跪在开门迎客的大门口,你竟然还想要杀她吗?只怕你还没有走到她面前,就已经被开门迎客的人杀掉了!所以赵四公子拦住你,实在是救你一名!” 闵昊天又是一怔,一眼扫过杀气腾腾的开门迎客众人,心里也有些胆战心惊。 “派你来传旨的人,只怕就是想要你来送死的吧!”赵雪歌的嘴角一翘,“所以,你是要在这里送死吗?” 闵昊天浑身一颤,一把抢过一个京城护卫军的马,骑上去就往皇宫跑去了。 赵雪霖倒是怔了怔:“雪……你挑拨他们?” “倒不是挑拨。”赵雪歌耸耸肩,“只是看他不顺眼,所以想要赶走他而已。谁叫他想要杀晚昔的!” 她又扭头看向了洛晚昔。 洛晚昔只是静静的伏在地面,直到地上的鲜血慢慢的凝固…… 她就那么跪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了骆东扬有些沉重的声音。 “辰时了。” 洛晚昔全身一震,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皇宫的方向。 安静。 整个京城都因为这次的变故而变得人心惶惶,三天过去了,京城的氛围现在也异常的诡异,所有人都在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在皇宫门口跪着情愿的人,已经被宫中的御林军给“请”回去了——谁不走,皇上就马上下令让京城护卫军攻打开门迎客。 这三天,是京城的人们过得最漫长的三天。 尤其是今天,发生了这么多变故,先是闵昊天想要杀公主殿下,之后是赵四公子以身为盾,接着骆大少爷说出了那样的话语,再就是公主殿下爆出的李小哥的身世…… 实在是太精彩了! 虽然这么说有些没良心。 一阵激烈的马蹄声打破了诡异的气氛,看着一路疾驰过来的几匹马,洛晚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哽咽的又磕了下去。 一双明黄色的鞋停在了她的面前,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抬起头来。” 洛晚昔抬起头,脸上早就鲜血斑驳,额上一块更是惨不忍睹。已经干涸的鲜血黏在她的脸上,看上去特别的恐怖。 “求……”只发出一个破烂的字,洛晚昔就熄火了。她嗬嗬了几声,却发现自己完全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别说话了,先起来吧!”静娴皇贵妃不忍心的开口,眼神却飘向了一边的天言圣。 皇上盯着地上的洛晚昔半天,才抬起头淡淡的看着天言圣:“皇兄,好久不见。” 天言圣嘴角一翘:“怎么,皇弟是觉得我现在已经是平阳之虎了?” 皇上扫了一眼开门迎客里面的人:“怎么会。朕……我只是觉得,十年不见皇兄,皇兄还是一如当年。” “你没有见到我,我可是见到你的,“天言圣眉一扬。”七夕的时候,你到开门迎客来,可还记得,你跟一个老丈同桌而食?”皇上一怔:“那竟然是皇兄你?” “就是我,当时你是来抓你的二儿子的……说来也巧了。”天言圣的嘴角一翘。“当时,孟昭阳在,天御启在,天御明在,而李宋洋,也在。你的四个儿子,分明就围在你身边的……可是你不知道。”皇上沉默了。 “现在太后娘娘死了。”天言圣轻轻一笑,“杀了你亲娘的是你的亲儿子,你心里怎么想?” “李宋洋真的,真的,真的是……”静娴皇贵妃失声。 她的心里激动异常,她紧紧的盯着天言圣,期望可以听到她想要听到的答案——虽然天言圣都表示了李宋洋的确是皇上的儿子,可是她还是想要明明确确的听天言圣告诉她——李宋洋,是她的儿子。 “没错,他就是你的儿子。”天言圣的表情还是很淡然,“二十二年前,是我和上官太医,用计把两个婴儿掉包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静娴皇贵妃喃喃,眼泪却簌簌的往下掉着,“明明在肚子里就是很健康的婴儿……他长得那么像我,那眼睛,那脸型……” “我想,你也有印象的吧。”天言圣负手站在开门迎客的大门口,“因为你是习武之人,所以身体比一般人都要强健……在上官太医迷晕了你之后,别的人都还没醒,你却醒过一次。” 我有印象!“静娴皇贵妃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所以当静娴皇贵妃看到李宋洋的时候,那种来自心底的冲击让她疑惑。她不知道,为什么李宋洋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心里总会有一些难言的酸楚。而且,不知道怎么的,李宋洋总是给了她一些熟悉感,所以她才会想着派人到开门迎客对面的烟火楼去监视开门迎客,也会派人去李宋洋的养母那里做调查…… 果然,陈富贵立刻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也沉声开口:“一直在对面烟火楼监视开门迎客的就是你的人吧!” 静娴皇贵妃抹了一把眼泪:“没错,在见到宋洋的第一眼,我心里就怀疑了……他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对他有莫名的亲近感……” “父……”洛晚昔想要去扯皇上的袍角,可是手抬了两下,却怎么都抬不起来,“宋……” 三日水米未进,不管她再怎么努力,她的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桑姜你快起来吧!”静娴皇贵妃看着她的样子,心疼得直抽。 “宋,宋洋……”洛晚昔又勉强的挤出了几个字。 “宋洋已经让太医救治了!”提到李宋洋,静娴皇贵妃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 这三天,李宋洋在牢里受了不少的刑,方才放出来的时候,好好的一个美男子,却变得形容枯槁。 他四肢都绑着铁链,为了避免他自杀,在他嘴里还塞着核桃木。 这三天洛晚昔水米未进,而李宋洋,也只是被灌下了一些水而已。 听静娴皇贵妃这么说了,洛晚昔这才放下了心,有心想要起来,却怎么都提不起力气——反正李宋洋都没事了,她才不要再自虐了呢! “皇上,公主殿下已经不吃不喝的跪在这里三天了。”看着被白璃和赵雪歌扶起来的洛晚昔,孟昭阳又叹了口气。 皇上却仍旧只是看着天言圣,好半天,才叹了口气:“皇兄,我知道你其实并不想要这个位置,你只是想要报仇……现在你的仇也报了,可是,现在却轮到我报仇了。” 正在喝水的洛晚昔听到这句话,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 “慢点!小心呛着!”陈富贵心疼的拍着她的背。 洛晚昔费力的推开了陈富贵和白璃,晃悠悠的站着:“父,父皇,咳咳,杀死,杀死太后娘娘的是你的儿子……关,关大叔什么事?” 皇上的脸立刻就黑了:“他不把我的儿子偷走,会变成现在这样?” 洛晚昔嘴角抽了抽:“但是,但是,父皇,大叔先偷了宋洋,太后娘娘才杀了大婶的!” 皇上怔了怔,才明白洛晚昔口里的大婶指的是百里炎槿。他翻了个白眼:“我们这两兄弟之间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弄个清楚明白的!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你要朕就这么放皇兄离开?” “父皇。”洛晚昔微微一笑,也不顾额头还渗出的血,“我再叫您一声父皇。你总是容忍我的耍赖和撒娇,疼爱我,关心我……桑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父母,大叔他们,是我的亲人,父皇和母妃,还有太子殿下,你们也是我的亲人……当年先皇为了阻止你们自相残杀,甚至不惜自刎,难道如今,你们还要……咳咳……” 皇上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桑姜,这十年,我没有去找过皇兄,就是感念当年父皇的所作所为……是皇兄,要与朕不死不休的。” “你说错了。”天言圣一脸淡然,“我是要与王月贞不死不休。” 洛晚昔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如果说,那次我在暮秋医馆受袭,父皇你没有放在心上的话,那上次我跟二皇子殿下在开门迎客的后院的事情呢?那肯定是太后娘娘做的……他……咳咳!“见洛晚昔咳得厉害,赵雪歌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接下了话头:”这件事情我们调查过了,动手的人虽然是祁云派的,但是这幕后主使人并非是跟祁云派有关系的闵芸欣,而是太后娘娘。她便是想要栽赃给祁云派,杀了二皇子和晚昔,也可以挑起开门迎客和皇后娘娘、闵芸欣的战争……皇上!她可是要杀您的亲儿子啊!“皇上又沉默了。 上次天御启跟洛晚昔遇袭的事情,影鹰还没有查出具体结果,没想到,开门迎客倒是查出来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幕后主使人竟然是他的母后。 “如今太后娘娘也死了,这事该休了吧!”洛晚昔捶着胸口,又苦笑了一声,“可是父皇,你又要报仇了……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是亲兄弟啊!” “亲兄弟?”天言圣低下头,有些自嘲的一笑,“到如今,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们……” “谁说的?”洛晚昔声音沙哑着,却诡异的一笑,突然捞起掉在地上的那把利剑横在了自己颈边。她微笑的看着惊呆了的众人——没人能想到,她居然还有力气,“我知道,我可能算不上什么。但是大叔,请收手吧!父皇,也请你站在大叔的立场想想,他只是要为自己的妻儿报仇……而且太后娘娘做了什么事情,难道父皇您还不清楚吗?父皇,就算是桑姜求你了!收手吧!只要你答应收手,桑姜愿意以自己的血,来终结这场事端!” 话音一落,她决绝的就把利剑往脖子上拉去。 “大小姐不可!”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纷纷想要上前夺剑,可是哪里来得及! 洛晚昔的心情很平静,至少比上次被叶冠文拿剑比着脖子的时候冷静多了。只是剑才拉破皮,她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拦住了剑的走向。 惊愕的抬头一看,洛晚昔就看到孟昭阳微笑着的脸。 “公主殿下。”他手上一用力,就把剑从洛晚昔无力的手上抢走。把剑丢得远远的,孟昭阳也不顾自己鲜血横流的手心,仍旧是微微笑着,“公主殿下,下官怎可见到你死在下官眼前。” 皇上怔怔的看着洛晚昔,眼前又浮现出了十年前的情形。 静娴皇贵妃拉了拉他的袖子,一脸的哀求:“皇上!二十年前的事情,您不明白原委吗?在我以为自己的孩子死了,伤心难过的时候,是皇嫂安慰我,劝解我,还时常带着馨儿来看我……可是馨儿死的时候才两岁!才两岁啊!皇嫂死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啊!” “那毕竟是我的母后!”皇上紧紧的捏着拳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