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27章求父皇开恩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094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洛晚昔心里一荡,只是看着那截矛尖,她的心里又有些难受,只得虚弱的开口:“上官先生……” 一直注视着这边的陈富贵立刻拎起上官暮秋就丢了出去。 “我没事。”赵雪霖的声音柔软了一下,抬头看向惊骇的盯着他的闵昊天,语气又转为轻蔑,“怎么,闵大人,难道真的想要杀了我?” 闵昊天后退了两步,抬头愤愤看着赵雪霖:“你就等着皇上治罪吧!” “皇上为什么要治罪?”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洛晚昔偏头一看,却是冷着脸的孟昭阳。 他看了洛晚昔一眼,眉梢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一下:“公主殿下……” 洛晚昔一抬头,声音暗哑的开口:“孟大人来,又是因为什么?” 孟昭阳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开口:“今日寅时三刻,太后……薨了。” 洛晚昔一怔:“太后死了?” 闵昊天也是一怔,不过马上,脸上就露出了狰狞的笑。 孟昭阳看着洛晚昔那衰弱的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公主殿下,皇上已经下令,辰时,处死李宋洋!” 洛晚昔浑身一颤,额头重重的磕在了青石板上:“请父皇开恩!放了宋洋!” 孟昭阳皱了皱眉:“公主殿下……” “求父皇开恩!放了宋洋!”没等孟昭阳话说完,洛晚昔直起身,重重的磕了下去。 等她再次直起身的时候,孟昭阳分明看到她的额头已经开始已经殷红,再一看青石板上,果然已经污了一片淡红。 “公主殿下!”孟昭阳捏紧了拳头,“你这又是何苦!” “求父皇开恩!放了宋洋!”洛晚昔没有理他,只是一下一下的,重重的磕在青石板上,磕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圣王爷殿下,烦请你劝劝公主殿下吧!”孟昭阳的心脏都抽着疼,只得看向了负手站在大门口的天言圣。 “晚昔丫头为了宋洋,连命都可以不要,我是阻不了她的。”天言圣抬头看了看天色,“丫头,若是天言鸿真的杀了宋洋……” “求父皇开恩!放了宋洋!”洛晚昔大声的打断了天言圣的话,那破哑的声音里都带着一股血的味道。 天言圣苦笑了一声,对这孟昭阳耸了耸肩,又面色凝重的看向了京城的方向。 孟昭阳叹了口气:“圣王爷,天明郡的守军已经在京城外面和您的人打起来了,而今晨太后薨了,皇上怒不可歇……公主殿下,现在谁都救不了……” “求父皇开恩!放了宋洋!”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骆东扬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报信的小官:“孟大人,来的正好,刚刚传来消息,说沈家寨的人混入草岁谷的人里面,跟朝廷的军队公然对抗……” 洛晚昔心一紧,拳头握紧。她又重重的磕了下去:“求父皇开恩!放了宋洋!” 骆东扬站在孟昭阳身边,看了一眼还在包扎伤口的赵雪霖,又看了一眼开门迎客大厅里面的被强制昏睡过去的展江河和守在他身边的展归儒,又凝神看着额头一片血肉模糊的洛晚昔,好半天才开口:“洛小姐,如果……你若愿意嫁我,我便打开城门,放草岁谷的人进来!骆家将于草岁谷同生死!共繁荣!” “求父皇……”洛晚昔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抬起头,惊愕的看着骆东扬,连鲜血流进了眼里都没眨一下眼。 孟昭阳先是一震,随即眉头就是一皱:“骆大少爷,你是认真的吗?” 洛晚昔的心里却迅速的盘算了起来。 如果骆家反水,就可以帮着杀了京城的守城军,京城外面草岁谷的人要进来也会容易很多……一旦草岁谷的人进京,京中必然大乱,宫里会不会也无暇顾及李宋洋的事情? 只要宫里忙乱,李宋洋的事情就会暂时被搁下,然后贵叔他们就可以潜进宫去救人…… 洛晚昔精神一振:“我答应……” “公主殿下!”孟昭阳一声低喝,“公主殿下,来不及的,李小哥本来就身受重伤,又在牢里受了酷刑,已经奄奄一息,一旦骆家倒戈,皇上必然大怒,李小哥必然……” 洛晚昔心里一紧,孟昭阳说的也在理,她是心急则乱。当下她又重重的磕了下去:“求父皇开恩!放了宋洋!” “公主殿下,没用的……”孟昭阳一脸悲悯的摇了摇头,“你还是起来吧,皇上就算动了隐恻之心,留下公主殿下的命,也不可能让李小哥活下来了!” 他又看了看天色:“马上就要到辰时了!” 洛晚昔的拳头紧紧的捏着,她伏在地上,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额头一阵刺痛,洛晚昔头微微一抬,就看到两滴鲜红的液体打在了地面上。 腿很麻,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虽然她有事没事还偷偷的捏捏自己的大腿小腿,保证血液的畅通。 肚子里饿的跟火烧一样,嗓子眼也都快冒烟了,总有一种咸咸的感觉——应该是嗓子破了。 骆东扬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洛晚昔,终究还是苦笑了一声:“洛小姐,迟了吗?” “既然骆大少爷为了公主殿下,都敢反水了,为什么一开始还要答应对付公主殿下?”虽然上官暮秋正在给他包扎伤口,但是赵雪霖还是一脸坚毅的站在洛晚昔身边——现在是一脸的

轻蔑。 一说到这个,骆东扬的脸就黑了:“我为什么会答应?还不是因为孟大城主昭阳公子坑了我一把!” “在下已经让骆大少爷你仔细考虑了!” “可是你又没有说洛小姐是草岁谷的人!”骆东扬的脸还是黑着的。 “别吵了!”赵雪霖轻喝了一声,“公主殿下的额头流血了!” 洛晚昔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所以赵雪霖也不想让她更难受——殊不知洛晚昔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公主殿下还是起来吧,下官先回宫了。”孟昭阳也看到了地上的鲜血,他狠了狠心,别过头,“下官尽力,为李小哥……敛尸。” 听着孟昭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洛晚昔猛地抬起头,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她顶着满脸的鲜血和泪水,用那破锣嗓子就是一声大吼:“孟昭阳!宋洋就是天御神!他就是大皇子!是母妃的亲生儿子!” 孟昭阳瞳孔一缩:“公主殿下!你在说什么!” “咳咳!”洛晚昔难受的捏着嗓子,“宋洋……宋洋就是天御神……” 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洛晚昔,一直难受的守在天言圣身边的陈富贵惊惧的扭头看他:“少,少爷?” 天言圣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赵雪歌眼睛瞪得溜圆,她惊讶的看了拓跋月一眼:“难怪!难怪晚昔的命格的皇妃之命!难怪!” 洛晚昔却又磕了下去:“父皇不能杀宋洋!宋洋是他亲生儿子!是太子殿下的亲哥哥!” “这……”孟昭阳一脸的不可思议。 “孟大人!请父皇滴血验亲!请父皇滴血验亲!” 孟昭阳看了一眼天言圣,发现他只是脸色平静的站在门口。他又看了看天色,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也顾不得给洛晚昔打招呼,抢过一边护卫军的一匹马,上马就往皇宫疾驰而去。 洛晚昔的头抵在地上,心里却难受至极。 当宋洋自己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怎么想?又会怎么看一早就知道了真相的她? 赵雪霖和骆东扬对视了一眼,俱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震惊。 “难怪,难怪……皇妃之命!”骆东扬喃喃,“洛小姐本来就在应命……” “没想到,皇上不仅有一个从来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皇子,连生下来就夭折了的大皇子,竟然也还活着!”赵雪霖也不可思议的摇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开门迎客的人一起看向了天言圣,期望得到一个解释。 “当年弟妹怀的是死婴,我便与上官太医商量了,控制谢灵雅和弟妹的分娩时辰,然后迷晕了所有人,把两个婴儿换了。”天言圣淡淡的说着。 所有人又把视线投向了洛晚昔,一时都觉得五味杂陈。 见孟昭阳离开了,赵雪歌次啊又拎着裙角跑了出来,蹲在赵雪霖的身边,面色焦虑:“上官先生,四……赵四公子的伤,没事吧!” “没事,闵昊天没有刺到骨头!”上官暮秋斜眼看了一眼已经完全呆滞的闵昊天,撇了撇嘴,“他一个书生,如果是刺到骨头,只怕就刺不动了!” 看着被鲜血染红的裤子,赵雪歌强忍着自己的眼泪。只是再看向洛晚昔的时候,看到洛晚昔满脸的鲜血,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好了,雪……没事了!我没事!”赵雪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赵雪歌的头发。 一个传令兵却骑马冲了进来,看了看包围圈里的形势,傻了一下,才下马跑到了赵雪霖面前。 听着传令兵的低声传话,赵雪霖也呆了。 赵雪歌也听到了,她的表情倒是如出一辙,好半天,她才站起来凑到了赵雪霖的耳边:“四哥,三哥不会是喜欢晚昔吧!” “你三哥是断袖,怎么会喜欢公主殿下!”赵雪霖白了她一眼,才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三哥啊!他是欣赏公主殿下!” 上官暮秋也听到传话,也呆了一会,才继续给赵雪霖包扎。 只是他之后给洛晚昔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洛晚昔也是大吃一惊。 “你说赵三公子让自己的剿匪军伪装成山贼跟沈家寨的人一起,在跟京城的军队打?” 上官暮秋也说不清,还是后来洛晚昔问了赵雪歌才知道,是京城的军队的一个军官,认出了脸上涂得乱七八糟的赵雪漾。不过他是赵老将军的门生,所以当时也没有声张,只是叫自己忠心的手下回京城来知会了赵四公子一声而已。 赵雪霖的伤口包扎好了,他完全没有要去休息的意思,就那么站在洛晚昔的身边。 骆东扬叹了口气,也站在了另外一边。 闵昊天傻呆呆的站在京城护卫军身边,脑子里一团乱麻。 李宋洋竟然是皇子!这个劲爆的消息只怕能打乱自家妹妹的一切布局——皇上不会杀李宋洋,自然也就不会杀洛晚昔。 赵雪歌跟拓跋月守在赵雪霖身边,看着傻子一样的闵昊天,忍不住就是一声轻哼:“闵大人,你还呆在这里干嘛?” 闵昊天这才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被人利用了,捡到一条小命,不知道赶紧回去,还在这里?是真的要送死吗?”赵雪歌满脸的不屑。 “你什么意思?”闵昊天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但是这个女子说的话,让他很介意。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