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224章皇宫的影子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65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5


赵四公子悠悠的叹了口气,又让到了一边。 只是再看到拽着拓跋月的赵雪歌的时候,赵雪霖还是忍不住,策马拦在了她面前。 “赵四公子这是何意?”洛晚昔停下了脚步,冷冷的看着赵雪霖。 赵雪霖苦苦一笑:“公主殿下,下官只是觉得,觉得这位女子有些熟悉感……” “晚昔,你,你先回去吧!”赵雪歌紧紧的拽着拓跋月的手,不敢抬头看赵雪霖。 洛晚昔呆呆的站在那里半晌,起初她是举得不要让赵雪歌的身份暴露,否则赵家也会受到牵连,赵雪歌更是难逃一死——毕竟,这是第二次欺君了!甚至还用替身代替和亲,这若是被万阳国知道了,必然又是一场纠纷。 只是现在想想,反正赵雪歌也参与进了这次的事情,死活都是一个死罪了,也不怕什么了,至于赵家,只要天言圣站出来说一句赵雪歌是被他截下来的,那就跟赵家没什么关系了——天言圣大可以说是对赵雪歌的病情感兴趣——谁都知道,赵雪歌曾经病的快死了。 而赵雪歌现在易容,赵雪霖既然都能觉得有熟悉感,大概也是一种血脉亲情的存在吧!想到这里,洛晚昔也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又慢慢的往开门迎客走去。 赵雪霖倒是反身下马,看了赵雪歌一眼,又看了一眼她跟拓跋月紧握的手,才淡淡的开口:“这位夫人,请问你,仙乡何处。” “我是……京城人士。”赵雪歌低着头,把拓跋月的手拽得更紧了。 “不止夫人,芳龄几何。” “我……我与赵家小小姐,同岁。”赵雪歌抬起头,定定的注视着赵雪霖。 赵雪霖心头一震,情不自禁的开口:“雪歌……” “赵四公子,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和拙荆就先走了。”拓跋月淡淡的看着赵雪霖,“现在我们可是处在对立面的。” 赵雪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侧身让开。 直到走到了开门迎客门口,拓跋月才又开口:“雪歌,我刚刚做的对不对。” 赵雪歌擦了擦自己眼角的眼泪:“你做得很对……我现在,没办法面对四哥……” 拓跋月叹了口气,把赵雪歌拥在怀里,轻轻的在她头顶印下一吻。 回到了开门迎客,天言圣也顾不得擦一下自己脸上溅上的鲜血,拖着上官暮秋就开始给受伤的人治疗——伤最终的,到底还是展江河。 展归儒也没想到自己大哥受了这么重的伤,也赶紧跟着去照料。 洛晚昔也跟着凑了过去,却被嫌她碍事的天言圣给赶走了。 “晚昔,别担心!不就是一条胳膊嘛!反正我还有一条!”展江河倒是豪爽大方,只是惹得洛晚昔又泪水连连。 展归儒是最知道自己大哥的心思的,他也只得劝解着洛晚昔,让她到一边去歇息——刚刚他没有见到李宋洋,便问了白璃一句,知道李宋洋杀了皇宫去了,他也知道,洛晚昔肯定是非常担心的。 洛晚昔心里满是对展江河的感激和愧疚,可是一瞟眼看到皇宫的影子,她的心里更担心起了李宋洋。 皇宫里面高手如云,他,到底怎么样了? 天渐渐的亮了,洛晚昔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大门口,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皇宫的方向。 “洛姐姐。”白璃站在她身后,面上也有些担忧,“宋洋哥……” 洛晚昔勉强一笑:“宋洋他……他肯定没事的……” 白璃叹了口气,又折身回去帮忙了。 找雪歌也理解洛晚昔的心情,也没有去打扰,只是在天言圣身边打着下手。 太阳刚刚出来,孟昭阳就来了。 他先是扫了一眼紧紧的护卫着开门迎客的草岁谷的人,目光又落到了面沉如水的坐在大门口的洛晚昔的身上。 “早啊!” 听着洛晚昔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孟昭阳苦笑了一声:“胡宝喜呢?” “杀了。” 孟昭阳摇了摇头:“公主殿下,请问,圣王爷殿下在哪里?” “那是谁?不认识。” 孟昭阳叹了口气:“公主殿下……李小哥……” 他顿了顿,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洛晚昔的表情一阵紧张。 “李小哥刺杀太后,现已被重伤擒下。”孟昭阳不紧不慢的开口,“太后受伤,皇上正在榻前照料……” “宋洋在哪里?”洛晚昔打断了他了话。 “皇宫,天牢!” 洛晚昔猛地站了起来:“我要进宫!” 孟昭阳一个跨步,拦在了洛晚昔面前:“公主殿下,你觉得你现在进宫去,合适吗?” “放了宋洋!”洛晚昔捏着拳头。 “公主殿下,这不是下官能决定的。”孟昭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洛晚昔恶狠狠的看着他,好半天,她才转过身,对着皇宫的方向,“啪”的一声跪了下来。 孟昭阳一怔:“公主殿下……” “既然我不能进宫,那你去告诉父皇。”洛晚昔直挺挺的跪着,“请父皇开恩!放了宋洋!” “你……”孟昭阳刚想要说什么,洛晚昔的头就重重的磕在了青石板的大路上。 “请父皇开恩!放了宋洋!” 孟昭阳呆呆的看着她,半晌才幽幽的开口:“公主殿下的意思,下官一定会如实转告皇上的。” 见洛晚昔还是跪在那里,孟昭阳又叹

了口气:“从寅时起,太子殿下就跪在太后寝宫外面,不管怎么劝都不起来,下官出宫的时候,二皇子殿下已经陪着太子殿下跪下了,虽然被皇后娘娘狠狠的责骂了,但是他们到现在还没有起身……” 洛晚昔心里一动,也有些微微的刺痛了起来。 孟昭阳摇了摇头:“下官这便进宫……公主殿下,好好保重吧!” 听着耳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洛晚昔这才直起身,也不管自己红肿的额头,仍旧是面沉如水的跪在那里。 卢彦走过来,伸手就要拉洛晚昔起来,洛晚昔却摇了摇头,拿开了卢彦的手。她压低了声音:“胡宝喜呢?” 提起胡宝喜,卢彦的表情又阴郁了下来:“在后院安抚我娘和李大婶。芳儿姑娘她们起初很惊惶,但是喜儿她狠狠的责骂了他们一通,现在也安静了下来了。” 洛晚昔点了点头,又压低声音开口:“开门迎客的那些住客呢?” “刚刚一打起来,这些人就从后门走了,我想,应该是齐墨把他们赶走的。” “那齐墨呢!”洛晚昔皱了皱眉。 卢彦一瞟眼:“在楼梯上坐着。” 洛晚昔一诧,一扭头,果然看到齐墨坐在楼梯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脑子有病?现在开门迎客全是草岁谷的人,他不去跟孟昭阳汇合,留在开门迎客找死?” “我想……大小姐,齐墨好像有点……喜欢你……” 洛晚昔的嘴角抽了抽:“你开什么玩笑!” “他就先别管了,反正只要他一有异动,我们就能把他擒下。不过,大小姐。”卢彦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了,“喜儿她……她要怎么处理?她毕竟是孟昭阳的人啊!” “她是你的妻子,你自己决定怎么处理吧!”洛晚昔叹了口气,又淡淡的开口,“宋洋被关了起来……我只求皇上能放过他……” “不可能!”卢彦一口就否决了,“皇上怎么都不会放过他的!” “只要他现在不杀宋洋!”洛晚昔咬着嘴唇,“只要他不杀!” 卢彦有些疑惑,但是他也顾不得多想这些,跟着叹了口气,又转身去照顾伤员了。 时间过得飞快,当太阳光直直的射在洛晚昔身上的时候,她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悬挂在头顶上的抬眼一眼。 一个上午过去,几乎每个人都来劝过她起来,甚至包括了围在草岁谷的包围圈外面的京城护卫军——显然是得到了赵雪霖的授意。 甚至连赵雪熙和赵雪雅都来了,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但是洛晚昔就是巍然不动,反而躲在柜台里的赵雪歌,看着外面的赵雪雅和赵雪熙,心里一阵阵的激动。 到最后,两个包围圈外面的京城百姓都大声的叫“大小姐起来吧”,可是洛晚昔还是这么直挺挺的跪着,对每一个来劝解她的人就一句话:“请父皇开恩,放过宋洋。” 后来也不知是谁带了个头,一群人又呼啦着往中庭大街的方向走去了——据说是去皇宫门口跪着了。 洛晚昔心里感动,却又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流泪。 可是洛晚昔还是这么直挺挺的跪着,对每一个来劝解她的人就一句话:“请父皇开恩,放过宋洋。” 知道李宋洋没死,开门迎客的人心里算是松了口气,可是洛晚昔就这么跪在那里,又让所有人心里都难受着。 天言圣抬眼看了看天色:“烧火!做饭!” 白璃一怔:“这个时候,还有谁有心情吃饭?” “不吃饭,哪来的力气接着打?”洛晚昔淡淡的说着。 陈富贵重重的点了点头:“二胖!你们去厨房做饭!我们做好吃的!做全京城最美味的饭菜!馋死外面那帮护卫军!” 开门迎客做得就是这个营生,所以当开门迎客的人开饭之后,跪着的洛晚昔都能听到远处的护卫军们咽口水的声音。 白璃端了一碗饭过来:“洛姐姐,吃饭了。” “我不吃。” 白璃呆了呆,随即跳了起来:“洛姐姐你……你……你不吃那我也不吃!” “我不吃会有人心疼,你不吃,有人心疼么?当然,除了开门迎客的人。”洛晚昔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是笨蛋吗?我是在打悲情牌和同情牌你不知道吗?我在这里跪上三天三夜不吃饭,我就要看看,那些说喜欢我的人,到底怎么想!” 她这声音极大,让不远处的赵雪霖直苦笑——他的公主殿下一直都是这么直率,甚至在皇上面前都可以无赖到用茶水沾眼角代替眼泪耍赖。 白璃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大厅里的众人。 所有人的表情都很淡然,仿佛洛晚昔说的话做的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洛姐姐就是被你们惯坏的!”白璃一边嘟囔,一边又坐回了一边的凳子上。 也许是太后真的受了重伤,整整一天,皇宫里都没有消息传出来,连孟昭阳也都没有再来,只是听说京城所有的大夫都被召集到宫里去了。 “说不定真的伤得快死了!”洛晚昔狠狠的咒骂,心里却更担心了——一旦太后死了,只怕李宋洋立马被斩首。 “大人现在怎么办?”小杨看了一眼外面的包围圈,有些忧心忡忡起来。 “现在京城外应该已经打起来了。”天言圣眉头紧皱,“我们的人一定被堵在京城外了,所以我们等不到外面的人杀进来,要突围也只有靠自己。”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