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95章照顾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036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宋洋。”洛晚昔很想去帮他擦掉眼泪,可是她动不了,旁边的人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意图立刻就有人过来,按手的按手,按脖子的按脖子。 洛晚昔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我又不是乌龟!” 只是这个时候,洛晚昔才发现,她是枕在李宋洋的大腿上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背上的疼痛没有那么剧烈了,按着洛晚昔的手才一一松开。 洛晚昔刚想动一下,旁边就传来了一阵嚎啕大哭。 她侧过头一看,就看到白璃正死死的拽着陈富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边几个女人也都在抱头痛哭,连小杨、张承他们几个都在摸着眼泪,小声的抽噎。 洛晚昔还纳闷呢,她刚刚活过来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听到,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在干什么。她轻轻咳了一声,用粗嘎的声音打着招呼:“哟,大家,我活着回来了!” 白璃的哭声更响亮了:“洛姐姐!你吓死我了!都三天了!三天了!” “啥?三天了?”洛晚昔自己都有些迷糊了,她明明才感觉只过了一小会,绝对不会超过一个小时的。 上官暮秋擦着汗水走过来:“宋洋,现在大小姐已经醒了,伤也没事了,你总该动上一动了吧!” “什么意思?”洛晚昔愕然的抬起头。 “宋洋哥,宋洋哥从把你带到这里来的那个时候起,就一直坐在这里,不吃不喝,现在只怕是连话都讲不出来了。”白璃又哭又笑的,“还好洛姐姐你醒了,你再晚两天,宋洋哥也不行了!” 洛晚昔摸索着李宋洋那消瘦的手:“宋洋……这三天你都没有去出恭吗?” 所有人都一怔,然后俱都一脸抽搐的看着她。 李宋洋却只是温柔的看着她,伸着手摸着她的头发。 “宋洋,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洛晚昔撅着嘴,“好憔悴,好沧桑!我喜欢你干干净净的清清爽爽的样子;我想要你跟我说说话,那样我才没有那么痛;我饿了,我想要你喂我吃东西,我们你一勺,我一勺……” 李宋洋点了点头,拿起身边的一个软趴趴的枕头,小心的垫在洛晚昔的脸下,才站了起来。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走上一步,整个人就往一边栽去。所幸上官暮秋就在他身边,立刻伸手就扶住了他。 李宋洋摆了摆手,挣开了上官暮秋,拖着那条几乎已经完全麻痹了的左腿,一瘸一拐的出去了。 屋里的人倒是愣了半天,卢彦和张承才赶紧跟着出去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洛晚昔直挺挺的趴在床上,连手都不能动一下,“刚刚在干什么?痛死我了!” “现在能有什么情况!”天言圣白了她一眼,“刚刚我在割你的肉,所以你才会那么痛!” “才三天就有腐肉了?”洛晚昔皱了皱眉,“大叔,弄点高度白酒,撑死了往上面倒,我不怕疼!” “并不是没有活生生的被疼死的人的。”天言圣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放心好了,草岁谷的药,绝对比酒要有用——当初雪歌丫头不是没事吗?都是从背后下刀的。雪歌丫头的伤是创口大,又深;你的是太过危险,心脉都快被切断了!” 洛晚昔有些迷糊。她只知道心脏,知道一个人若是心脏被刺了一刀是绝对活不了的,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是死定了。现在天言圣说心脉,谁知道那又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说大叔给我做手术了?”洛晚昔斜眼,“后来伤口还不是烂了!” 天言圣又好气又好笑:“你这丫头!三天前我就给你拔刀了,当时那血留得止都止不住!宋洋都快疯了!当时又是扎针又是上药,随后咬着牙帮你把心脉接好了,为了止血,用了大剂量的止血药,才导致了伤口的溃烂。而这烂肉如果不割掉的话,你必死无疑!” “这个我也知道啊!”洛晚昔翻了个白眼,“我觉得我根本就是死了,然后生生的给痛得活过来的!” 所有人立刻无语。 “因为我见到我爸爸妈妈了!”洛晚昔嘴角漾起一抹笑,“我在那个世界的父母,我见到他们了。”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她。 “那个时候我一定是死了吧!然后飘啊飘,就看到我爸爸妈妈了。他们现在过得很好,所以我也就安心了!”洛晚昔嘎嘎的笑了两声,配合着她现在的声音,倒真有几分鸭子的味道,“别人说意识不清的时候听到亲人的呼唤然后回魂的……我咋都没有听到?连宋洋都声音都没有听到!” “宋洋三日多水米未进,声音早就发不出来了!”陈富贵瞪了她一眼,“而且刚刚少爷在为你一点一点的分离新长的肉和腐肉,我们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呢,果然是神鬼怕恶人,你看看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老天都不收你!”天言圣很想拍她一记,又碍于她的伤,不敢下手,“本来我是没有料到你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的,想着你怎么都要到明后天。所以我们都打算今晚强行给宋洋灌东西下去了!” “我都说了是生生的给痛醒的!”洛晚昔撇了撇嘴。 “听张小哥说,晚昔醒了?”一个带着些许焦急,又带着些许欣喜的女声传来。 洛晚昔抬头一看,立刻就呆了

呆,半晌,才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雪歌?” “晚昔!”赵雪歌一边摸着眼泪一边跑了过来,“我刚刚实在不忍心看下去……” “原来兰姨说的惊喜就是说的你啊!”洛晚昔嘿嘿一笑,“易容术学得不错啊!对了,你相公呢?” “他说晚昔你裸身,他不方便进来,所以就一直在外面。”赵雪歌盈盈一笑。 “不就是裸着半边背吗?”洛晚昔翻了个白眼,“别的地方不是遮得好好的吗?” “他这个人有点迂腐,你别管他。”赵雪歌又关切的摸了摸洛晚昔的脸,“现在你醒了,就好了,就没事了。” 说着就又要掉眼泪,洛晚昔赶紧开口安慰:“雪歌你是京城双绝之一,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哭呢!都没事了,不用哭了!乖啊!” 听着她跟哄小孩一样的语气,赵雪歌这才破涕为笑。 见洛晚昔的确是没事了,所有的人才松了口气,立刻熬药的去熬药了,肚子饿了的去找吃的了,困了的去睡觉——这三天,几乎每个人都是睁着眼睛看着床上的洛晚昔过去的,也都没什么胃口,当时也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好像所有的感觉都回来了一样。 天言圣也仔细的叮嘱了洛晚昔几句,才又在上官暮秋的搀扶下离开了房间。这几日他也彻夜未眠,深怕洛晚昔会突然出点什么意外。 赵雪歌坐在洛晚昔的旁边,轻轻的拉起了她的手:“感觉怎么样?” “一点都不好!”洛晚昔有些无奈,“对了,雪歌,你的易容术大成了?” “尚可。”赵雪歌轻轻一笑,“晚昔与我并称京城双绝,倒是没有想到,如今连这致命之伤也都要受一受才甘心呐!” 洛晚昔无奈:“我也不想受伤啊!我真的以为我会死的!” “李小哥可是说了,你是为了他才受伤的。” “也不能这么说啊!”洛晚昔嘿嘿一笑,“如果是你,你会让拓拔公子死在你面前吗?” “自然是不会的!”赵雪歌不假思索,“宁愿我死千百次,不愿君伤半分毫。” “哈哈,谁能死千百次啊!嘶……”洛晚昔太张狂了,这不,又扯到伤口了。 “不过那尸体倒是被大家挫骨扬灰了。” 洛晚昔一下子急了,撑着床就想起来,只是痛得她立刻就摔了下去。当下她也顾不得叫痛,赶紧抓住了赵雪歌的手:“他们怎么这么不理智啊!把那人挫骨扬灰,倒哪里去找证据啊!” “大家是这么笨的人吗?”赵雪歌有些无奈,“在此之前,就已经把这个人的身份调查清楚了。” “到底是什么人?”洛晚昔这才安下心。 “逃走的那个刺客和被李小哥打死的那个刺客,都是宫里的人。”赵雪歌一脸的严肃,“而且那个暮秋医馆的小伙计的尸体也被找到了,就丢在柴房里的。” “果然还是死了吗?”洛晚昔的表情有些暗淡,“本来看到马车的那个刺客的时候,我还在想小伙计会不会还活着,只是被打晕了……” “可能吗?”赵雪歌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马车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血?” “算了,不说了……不过雪歌。”洛晚昔偏着头看着赵雪歌,“这么说,你是知道了大叔的身份了?” “在山上的时候就知道了。”赵雪歌苦笑了一声,“我们本来就是去寻找草岁老人的。最后找到大叔的时候,是真的很惊讶。谁都没有想到草岁老人竟然如此年轻。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跟皇上有几分相似,再联想到草岁老人和当初的太子殿下天言圣的关系,很容易就知道了大叔的身份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能怎么办?拓拔当时为了救我,已经成了草岁谷的人了。而我作为拓拔的妻子,自然也算是草岁谷的人。” 洛晚昔沉默了一会,才慢慢的开口:“雪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你在不久以后就会跟你的父母家人们站在对立面……” 赵雪歌浅浅一笑:“晚昔,其实,我爹的立场绝对是中立的。要知道大叔并不是什么乱臣贼子,他本就应该是继承大统的太子殿下。而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我爹比谁都清楚,他知道大叔针对的其实只是太后娘娘而已。现如今变成了这样的局面,也是因为大叔不得不夺下王位才能报仇而已。” 见洛晚昔还是一脸的怔忪,赵雪歌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赵家人,对天朝是绝对的忠心;赵家的忠心,是献给的天家的血脉;赵家的使命,是保卫天朝的安危,不受外族人欺负……晚昔,你没注意到吗?赵家人除了四哥,别的都已经离京了?大哥驻守南疆,二哥也已经到了西境,三哥满天朝的去剿匪……而四哥,不过算是赵家留在皇上身边的人质而已。” “因为也猜到了大叔会在今年动手?” “就算不是今年,也差不多快了吧!”赵雪歌无奈的叹了口气,“赵家一点都不想搀和进大叔和皇上之间的对抗。” “那到真正起事的时候,就让拓拔公子带你去草岁谷,或者去珈蓝国找昭和郡主吧!” “昭和……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赵雪歌的表情也黯淡了下来,“我问过大叔,大叔只是说很好,具体情况并没有告诉我。”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