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93章咽了好几次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072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5


“孟昭阳!孟昭阳!”洛晚昔咬牙切齿,“孟昭阳居然跟父皇说要我嫁给他!” 李宋洋的脸立刻也黑了。 “算了,不说了,我们出宫吧!烦心事一大堆,要忙的事也是一大堆!”皇宫里面到处是眼线,所以洛晚昔也不敢说太多。 走到洪武大道,托领路的小太监给静娴皇贵妃带去问候,洛晚昔又跟守着马车的小太监道了谢,这菜晃悠悠的出了宫。 走到中亭大街,李宋洋立刻就忍不住了:“皇上要你嫁给孟昭阳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啊!”洛晚昔也是一脸的郁卒,“刚刚皇上突然跟我说,说孟昭阳跟请求他把我嫁给他!我当时就疯了!” “后来呢?”李宋洋一脸紧张的问。 “后来?后来我就装哭啊!”洛晚昔一摊手,“皇上见我装哭的确是装得不像样子,才说这件事情先缓缓……我看皇上对这件事情还上心了,说不定还真的动了要把我嫁给孟昭阳的心思!” “那要怎么办?” “怕什么!”洛晚昔撇撇嘴,“拖着呗!我不嫁难道孟昭阳还能逼我不成?” 李宋洋这才略微安心:“那大小姐,我们这会是去北门大街,还是先回开门迎客?” “先去北门大街吧!”洛晚昔思忖了一下,“也懒得一趟一趟的跑,马车就停在上官先生那里。” 李宋洋点了点头。 到了暮秋医馆才摘掉上官暮秋出诊去了,洛晚昔跟医馆的伙计打了个招呼,又拽着李宋洋走了。 “好久没有跟宋洋一起出来逛街的感觉了!”洛晚昔拽着李宋洋的手,满脸的兴奋。 “大小姐被救回来的那天下午不是去逛了的吗?”李宋洋爱恋的摸着她的脸。 “那天有白璃在啦!而且后来都是在套天御启的话了!”洛晚昔撅着嘴,“我说的是单独跟宋洋一起逛街啦!” “大小姐装病都装了一个多月,哪来的时间去逛街啊!” “也是!”洛晚昔嘻嘻一笑,“宋洋,我们先去买请柬吧!” 结婚需要筹备的东西太多,单是红纸都要买好多。洛晚昔拖着李宋洋逛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是把东西买得差不多了。 “请柬、红纸、红绸、红布、红灯笼、红蜡烛……”洛晚昔掰着手指一样一样的念叨,“对了,下午的时候再去南门大街,还要买一些干果……” “开门迎客不是有吗?” “太少了啦!”洛晚昔白了他一眼,“要准备摆宴席的干果之类的,肯定要很多!还有各种蜜饯……哎呀,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看就是大小姐你自己想要吃而已!”李宋洋翻了个白眼。 洛晚昔干笑了两声:“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李宋洋左右看了看,走到路边的一个小摊子上,给洛晚昔称了半斤干桂圆。 “宋洋你真好!”洛晚昔激动的就给了李宋洋一个拥抱,“我刚刚看着那干桂圆都咽了好几次口水了!” “我知道。”李宋洋的脸都红了,“大小姐,这里是大街上!” 洛晚昔才不管那些呢!她松开李宋洋,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宋洋!我最喜欢你!” 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李宋洋窘得都快要钻地缝了:“大小姐,别说了!” “我就是要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喜欢你!”洛晚昔得意的挽着李宋洋的手,“到时候我看皇上怎么让我嫁给孟昭阳!” “好了,我们赶紧回开门迎客吧!”李宋洋恢复了淡定,只是脸还是一片通红。 “嗯,回家还要清点买的东西,他们可别给我们偷工减料的送到开门迎客去了!”洛晚昔剥了一个干桂圆含在嘴里,又剥了一个喂给了李宋洋,这才欢乐的挽着李宋洋往暮秋医馆走去。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进暮秋医馆:“小伙计,我回来了!” 见没人应答,洛晚昔自言自语:“茅房去了?不管了,我们把马车赶走就是了!” 她正要撩开帘子走进后院,李宋洋的脸色却一变,一手就揽过了洛晚昔的腰,身形一荡,立刻就退出了好几米。 洛晚昔这才惊骇的发现,那后院的帘子已经被搅得粉碎,飘舞在半空,而造成这一切的是一柄剑,此刻正闪着寒光向他刺来。 李宋洋左手揽着洛晚昔,右手却一把抓住了洛晚昔手里的纸袋里的干桂圆,对着持剑人就飞射了过去。 干桂圆的数量太多,激射而来又带着隐隐的风声,持剑人不得不收剑,挥舞起来,把自己全身护得滴水不漏。 李宋洋借此机会飘到门外,一手握住门框,狠狠的一扯,那坚固的门框就被他扯下一条。左手揽着洛晚昔,右手持着一条木……柴,李宋洋昂然的看着那个黑衣蒙面人:“来者何人!” 黑衣人似乎旨在偷袭,力图一下把洛晚昔毙于剑下。此刻见偷袭失败,那黑衣人也不停顿,整个人便往后院倒射而去。 李宋洋眼中冷光一闪,他握住那条木柴的手突然发力,对准那个黑衣人潜逃的方向就狠狠的掷去。 尖利的木柴穿过了墙壁,然后洛晚昔听到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死了吗?”洛晚昔忐忑的问。 “不知道!”李宋洋沉声回答。他又扯下另一边的门框,揽着洛晚

昔,慢慢的往后院走去。他并不是顾虑刚刚那个黑衣人,而是担心后院会不会还有人埋伏。 没有了帘子的遮挡,站在医馆里,很清楚的就能看见后院的状况。李宋洋确定了后院没有人埋伏之后,才搂着洛晚昔往后院走去。真哥哥后院空荡荡的,没有尸体,不过马车的棚顶上却洒上了一些血,应该就是那个黑衣蒙面人受伤之后留下的。 “我去!”洛晚昔都想骂人了,“竟然弄到了我的马车上。” 她恨恨的正要爬上马车,李宋洋却又一把抓住了她:“别动,有血腥味!” “血腥味?”洛晚昔正要指车顶,她的鼻子就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那绝对不会是车顶上那点血就能发出来的。 洛晚昔脸色苍白。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不详的预感。李宋洋搂着她,抬起手,用手里的木柴捅开了马车的门。 “啊!”洛晚昔惨叫了一声,“我的马车!” 马车里面,赫然是那个暮秋医馆的小伙计,已经死了,正死不瞑目的望着车顶,鲜血把马车里面的草绿地毯染成了艳红。 “那个杀千刀填炮眼不得好死的!”洛晚昔眼泪汪汪,“我诅咒他戴一辈子的绿帽子!断子绝孙!” “那个人最后发出的声音虽然极力掩饰,但是那的确是个太监无疑了!”李宋洋耸了耸肩,“所以断子绝孙是必然。” “我……”洛晚昔真想骂脏话,但又怕李宋洋打她,只得愤愤的在心里默骂,把她大银姐教给她的所有脏话全都骂了一遍,才又一脸郁闷的看向了李宋洋,“这个可怜的小伙计怎么办?明天把他的家人接到开门迎客去吧!我得好好养着……” 李宋洋点了点头:“我们先回开门迎客,等上官大夫回来了,看到这幅景象,自然就会到开门迎客来。” “那马车怎么办?”洛晚昔一脸的愁容,“赶回开门迎客?” “当然,总不能就这么把这尸体丢在这里,谁知道上官大夫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李宋洋把洛晚昔抱上了辕座,自己也跳上了辕座。 架着马车从后院大门驶到外面的宽巷子,洛晚昔还是满腹的牢骚:“我的干桂圆!我才吃两个!宋洋!我还要吃!” “待会去南门大街了再买!南门大街里多得是!” “我现在就想吃!”洛晚昔撇撇嘴。 “你要载着一具尸体去买干桂圆吗?”李宋洋有些无奈。 洛晚昔只得鼓着腮帮子不说话了。 眼见马上就要从宽巷子出到南门大街,洛晚昔偏头正要跟李宋洋说点好话,余光中却看到一抹寒光向李宋洋刺去! 洛晚昔来不及惊叫,来不及示警,她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几乎是下意识的,猛地一把推开了李宋洋! 那一抹寒光见失去了目标,立刻调转了方向,对准洛晚昔的后心扎去! 李宋洋猝不及防的被洛晚昔一推,差点整个人都栽到马车下面去,只是等他稳住身形,一扭头,就看到了让他惊骇欲绝的场景。 那是一柄雪亮的匕首,还有……那喷溅的血液! 李宋洋目呲欲裂,狠狠的一掌往马车里面的人击去! 这一掌用的力道极大,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骨爆声,那人的胸膛立刻就化成了一团烂泥。 “大小姐!”李宋洋觉得自己心脏停跳了,他的两眼一阵阵的发黑,浑身冰凉得让他颤抖了起来。 “不能慌!不能慌!”李宋洋一手小心的搂着洛晚昔,一手狠狠的一抖缰绳,“不能慌……大人在兰香院!大人在兰香院!大人会救活大小姐的!大小姐一定不会死!一定不会!” 马车一路疾驰在北门大街,弄得整个北门大街鸡飞狗跳,行人小贩闪避不及。正待骂人,却一眼瞥到是开门迎客大小姐的马车,又都一脸疑惑的拍着身上灰远望。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兰香院还没有开门。李宋洋直接把马车停到后院门口,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就飘进了后院里。他紧紧的抱着洛晚昔,直往郭兰香的小楼而去。 一脚踹开了郭兰香的院门,李宋洋一声急喝:“兰姨!大人呢!快让大人出来救救大小姐!” “怎么了?”正站在院子里浇花的一个姑娘一脸惊愕的看着李宋洋。待看到李宋洋怀里抱着的人之后,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立刻就往一边的厢房跑去,“李小哥!快到这里来!大叔在这里!” 李宋洋也顾不得管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究竟是谁,他抱着洛晚昔,几步就冲进了那个房间,一进去就看到那女子更在掀天言圣的被子:“大叔!快起来!晚昔不好了!” 天言圣的眼睛猛地睁开,撇头一看门口的人,大吃一惊,立刻飞身而起,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李宋洋面前。 见到洛晚昔的样子,天言圣也倒吸了口凉气。 洛晚昔脸色苍白,被李宋洋横抱着,背心上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正顺着那把匕首一滴一滴的流着,李宋洋的手正死死的摁在刀口附近,倒是很有效的避免了血大量的流出来。 洛晚昔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若不是胸脯还有微微的起伏,一眼看过去,几乎都要以为她已经不是活的了。 “快!宋洋!把丫头放到床上去!”天言圣一脸的严肃,几步跑过去拎起放在一遍桌子上的药箱,又冲回了床边。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