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89章又润又甜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085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没啊!你堂堂骆大少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得罪我这个小女子呢?”洛晚昔翻着白眼,“也不过就是回家一趟就用了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而已!” 骆东扬笑得更苦了:“洛小姐,小业数月不曾回家,母亲颇为挂念。这次差点就不让小业再出来了!” “她敢不让鸣人出来,我就敢去骆家要人。”洛晚昔又撇了撇嘴,“当初我可是跟骆大少爷你约定好的,一年,一天都不能少!这次的两个月就当作我心疼鸣人,给他放的假!剩下的不管怎么样了,鸣人都必须在开门迎客呆到七月末!你别想一参加了婚礼带着鸣人溜了!” “不会的不会的!”骆东业赶紧在一边插嘴,“我还等着洛姐姐送我回家呢!” “我不是送过了吗?”洛晚昔一摊手。 骆东业立刻一脸怨念的看着她:“洛姐姐,你那也叫送啊!我要洛姐姐把我送到家里面!” “可是鸣人呐!”洛晚昔摆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你娘不是一直不喜欢我的吗?我去你家了还不得被你娘打出去啊!” “不会的!我娘人很好的!”骆东业赶紧为自己的母亲辩解,“她也只是太担心我了而已!” “所以啊,你娘就觉得我不应该把你扣留在这里做小二,所以肯定很讨厌我……” “没有没有!”骆东业赶紧摆手,“我跟我娘说了,是我死乞白赖的要留在开门迎客的!” 洛晚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娘没说‘养了个儿子十年都白养了’这样的话?” 骆东业一愣:“洛姐姐,你怎么知道?” 洛晚昔立刻笑得前仰后合。 卢彦端了两碗面出来,招呼骆东扬和骆东业坐到一边吃,又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碗冰糖红枣百合莲子银耳粥出来:“大小姐,这可是秦叔昨晚就熬下的,一晚上没有熄火就那么炖着,晚上不管是谁,都记挂着,没事就起来添把火什么的……” 洛晚昔没好气的接了过来:“什么叫没事?睡觉能有什么事?做梦做到一半,醒了,想到没事所以就爬起来了?” 卢彦只是嘿嘿的坏笑,不说话。 尝了一口,洛晚昔立刻赞不绝口:“又润又甜!好吃!” “大小姐喜欢的话,每天晚上都叫老秦他们给你炖一锅!”陈富贵笑眯眯的看着她。 “还是别了!”洛晚昔挠挠头,“这东西吃多了肯定会长胖的。最主要的是,会耽误大家睡觉。而且每天都吃的话,很容易就吃腻的!” 陈富贵伸手摸了摸洛晚昔的头:“没事,秦叔他们会换着花样给你做的。” 洛晚昔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我说你们至于吗?贵叔,你,你跟兰姨第一次之后……你也这么折腾的?” 陈富贵老脸立刻涨红:“大小姐你……你真是!” “明明是你们先打趣我的!”洛晚昔一脸的无辜,随即又坏笑起来,“贵叔,说说,说说呗!” “是啊!说说呗!”卢彦和张承也凑了过来。 “两个混小子还不快给我做事去!”陈富贵恼羞成怒,立刻挥拳赶人。 “贵叔真不厚道啊!”张承一边摇头,一边啧着嘴离开。 “贵叔害羞了嘛!”卢彦倒是笑眯眯的,见张承走进了厨房,又嬉皮笑脸的凑到了陈富贵的面前,“贵叔,现在张承走了,你可以说了吧!” “说个屁!”陈富贵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快去干活!” “不厚道!果然不厚道!”卢彦一边摇头,一边叹着气离开。 陈富贵一扭头,便看到洛晚昔正满怀期待的看着他,那目光直勾勾的,倒是吓了陈富贵一跳:“大小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现在两个混小子都走了……贵叔,你总该说了吧!” 陈富贵气的狠狠的在洛晚昔的额头上敲了一记:“就知道打听些有的没的!快趁热吃!” “疼!”洛晚昔立刻眼泪汪汪。 “哎哟,手重了。”陈富贵立刻心疼的给她揉了揉,“没事了吧?” “贵叔说了我就没事了……哎哟!” 陈富贵咬牙切齿:“快吃!” 骆东业端着面碗钻到厨房里去了一圈,又绕了出来,一脸的疑惑:“一护呢?” “一护去兰香院了!”洛晚昔含着一枚煮烂了的红枣,若有介是的看着骆东业,“去找花姑娘去了。” “什么是花姑娘?”骆东业有些不解,“是兰香院里的哪个姑娘的名字吗?” 洛晚昔嘴角抽了抽:“逗天朝的小孩真没劲!” “我不是小孩!”骆东业一听洛晚昔这么说,立刻就有些不服气了,小拳头一挥,“我是男子汉!” 话音刚落,左手的面碗就直直的往地上掉去。 洛晚昔猛地闭上了眼睛。半天没听到动静,她才把慢慢的睁开眼,就看到李宋洋正端着那碗面条,一手还揉着骆东业的头。 “啧啧,你还说你不是小孩子!”洛晚昔猛摇头,“吃饭会把碗摔了的,难道还是大人不成?” 陈富贵在一边慢条斯理的开口了:“天宝十二年五月初六,大小姐因为吃饭的时候淘气,打坏了一个蓝釉印花碗,事后心疼了两个多时辰;天宝十二年七月初七乞巧节,大小姐说是什么情人节,兴致勃勃的要在布丁上画什么桃心,

打破了琉璃盏一个,青花瓷碗一个,配套的调羹一把,事后心疼了整整一天;天宝……” “贵叔。”洛晚昔的脸都快抽成波浪形的了,“这种琐碎的事情,贵叔你记那么清楚干嘛?” “本来只是为了记大小姐你的抠门吝啬的!”陈富贵面无表情的说着。 洛晚昔内伤了:“贵叔……你在报复,你就是在报复!赤裸裸的报复啊!” 李宋洋伸手摸了摸洛晚昔的头:“好了,大小姐,别闹了。” “我几时闹了?”洛晚昔一脸的怨念,“宋洋!明明是贵叔在欺负我!” 见洛晚昔又开始跟李宋洋撒娇,陈富贵耸耸肩,把头转到了一边,表示无视。 两人正亲昵着,白璃就从后院里走了过来:“洛姐姐,兰姨说乞巧节的准备……鸣人?你回来了?” “一护!我好想你啊!”一见到白璃,骆东业立刻两眼含泪的扑到了他的身上。 “好了,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啊!”白璃有些无可奈何的揽住骆东业的肩,小声的安慰他。 骆东扬倒是一笑:“在家里的时候,小业就成天在我耳朵边说一个人玩着没意思,要跟一护一起玩才好玩。” “俩孩子感情深!”洛晚昔笑眯眯的看着一个豆丁抱着另一个豆丁,“一护从到开门迎客就一直跟鸣人在一块,只怕鸣人走了的这两个月也很不习惯吧!” “没有不习惯啊!”白璃一边拍着骆东业的背一边轻描淡写的开口,“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不习惯呢!” “好吧,是鸣人不习惯!”洛晚昔看着因为白璃一句话而又眼泪汪汪的骆东业一眼,“俩孩子到后院玩去!” “等等!”白璃挣脱了骆东业,“洛姐姐,兰姨说的,没多久就要到乞巧节了,洛姐姐你要开始筹备婚礼了!” “我不是说要全部交给兰姨了吗?”洛晚昔一脸的郁闷,“还要什么事情要我筹备啊?” “兰姨说她负责迎亲这一块,洛姐姐你就负责宾客这一块。”白璃瞟了她一眼,“收红包你会比较愿意吧!” 洛晚昔立刻精神一振:“那是自然!”不过马上她又萎顿了下来,“各种麻烦事……宋洋,待会我们去北门大街买请柬去!” “对了。”白璃又看向了陈富贵,“贵叔,兰姨说开门迎客的装扮就你负责了!” “我?”陈富贵嘴角一抽,“臭娘们还真会找下手!” “要布置开门迎客的大厅,要不止开门迎客的外面,要布置开门迎客的后院,还有张承哥他们的新房……” 陈富贵立刻也郁闷了。 “对了,还有啊,兰姨说成亲那天肯定会来很多人,所以秦叔他们就要累点了,而且店里的地方不够,小二也不够,让贵叔你自己想办法。” 陈富贵恨不得一巴掌把白璃拍回兰香院去:“什么都要我想办法,那臭娘们是拿来干什么吃的?” “兰姨要忙的也很多啊!要备六家人的彩礼,要准备六套新服,要准备送过去的那些珠宝首饰,要准备迎亲的仪仗,要准备各种麻烦的琐碎事情。要知道兰姨忙的可不是一家,那可是六家!而且兰姨自己还是婉儿姐姐的娘家人,还要准备婉儿姐姐的嫁妆啊什么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陈富贵无奈的看向了洛晚昔,“大小姐,你怎么看?” “什么我怎么看?”洛晚昔一脸的莫名其妙。 “就是说店里没小二的事情啊!你想啊,张承他们都是新郎官,宋洋肯定会被拖着写礼簿,只有一月他们十二个,楼上楼下的忙得过来来才怪!而且开门迎客那天是绝对坐不下的!” 洛晚昔摸了摸下巴:“让兰香院停业,把兰香院的桌子板凳给我搬出来!就摆在大广场!开门迎客的也是!我这席就不开在开门迎客里!让人在大广场哪里搭个台子,新郎新娘拜堂就在那台子上……” “摆在大广场?”陈富贵大吃一惊,“可是那些在大广场上的小商小贩们怎么办?” “武林大会的时候,那些小商小贩还不是被赶走过的。”洛晚昔撇撇嘴,“而且我就摆三天而已!明儿我就去宫里跟皇上请道旨意,我还就要占这大广场三天了!” “婚宴摆三天啊!”陈富贵直摇头,“可是晚上怎么办呢?现在可是没有宵禁了!” “晚上?晚上请戏班子上台唱戏啊!还有耍杂耍什么的。”洛晚昔一耸肩,“小商小贩们要卖什么东西就尽管去卖啊!反正吃了晚饭之后,大家也都只是坐在大广场里聊天乘凉而已!” “可是,小二呢?” “兰香院不是停业了吗?叫兰香院的姑娘们穿上统一的制服,做男装打扮……哎呀!好主意!”洛晚昔说着说着,自己也兴奋起来了,“我倒是想到了一个让兰香院变得跟开门迎客一样红火的办法了!” “啊?怎么扯到这个来了?”陈富贵呆了。 “宋洋!上纸!上笔……笔不要了,上碳条!上馒头!”她的笔前几天终于寿终正寝了。 “洛姐姐,你这是要干什么?”白璃一脸的莫名其妙。 骆东业也挽着白璃的手,一脸好奇的看着洛晚昔。连骆东扬都来了兴趣,端着面碗踱了过来。 碳条和馒头很快就被送了出来,趁着开门迎客还没有客人,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