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84章冷笑,何为三从四德?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3900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6


“公主殿下的意思是芸欣的一定就是错的?”闵芸欣冷笑了一声,“公主殿下都没听芸欣说过,又怎么知道芸欣说的一定是错的?”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歪曲事实啊!”洛晚昔不满的看着她,“我只是说我们俩的‘三从四德’不一样,什么时候说过你错了?” 闵芸欣又是一声冷笑:“三从是引自《仪礼丧服——子夏传》,乃是‘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是引自《周礼·天官·九嫔》,乃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不错不错,的确是这样。”洛晚昔狡黠的一笑,“可是的确是跟我的‘三从四德’不一样。” “是吗?”闵芸欣有些轻蔑的看着洛晚昔,“不知道公主殿下的这‘三从四德’跟芸欣的有什么不同!” 洛晚昔诡异的一笑:“我这‘三从四德’是我的老家传下来的,待会听了可不要尖叫啊!”她清了清嗓子,开始摇头晃脑的念了起来,“三从就是‘听从’、‘跟从’、‘盲从’,四德就是‘男德’、‘男言’、‘男容’、‘男工’。” 且不说在场两个男人的脸色,静娴皇贵妃和莺儿都呆了。闵芸欣都快结巴了:“什,什么?男?” “是啊。”洛晚昔笑眯眯的看着她,“‘听从’就是我说话了,宋洋你就得听着;‘跟从’就是我要出去去玩了,宋洋你就得跟着;‘盲从’就是明知道我说得不对,但是你也得照我说得去办。” 闵芸欣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抽搐感:“那四德呢?” “‘男德’就是宋洋你就算没有什么聪明才智,但是你也要谦虚恭谨,对我的话要千依百顺,一切行动听从指挥;‘男言’就是宋洋你不需要有雄辩的口才和高雅的谈吐,不过要时时的琢磨用词,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以讨得我的开心为己任;‘男容’就是宋洋你不必太过英俊不凡——我担心会有别的女人勾搭你。但是必须爱干净,爱整洁,不能整个人看起来就油腻腻的跟开门迎客的泔水桶一样邋遢;‘男工’就是宋洋不用有什么逆天的技能,比如吟得一手好诗啊——虽然宋洋的确很有文采,写得一手好字啊——宋洋的字是真心的好。但是男人,在外要能大把大把的挣钱,在内能做得一手好菜,能将家务起居打点的有条有理,这才是真正的本事!” 洛晚昔说完了又沾沾自喜了:“哎呀,我真是幸福,宋洋简直就是新好男人的典范啊!” 闵芸欣已经完全痴呆了:“这,这……” “这什么这啊!我可说好了!宋洋只有一个!是我的!”洛晚昔恶狠狠的瞪了闵芸欣一眼。 李宋洋的脸稍稍的红的一下,伸手就在洛晚昔的后脑上抽了一下。 “干嘛又打我!”洛晚昔撅着嘴。 “谁叫你瞎说的!”李宋洋撇过头。 “我哪有瞎说?”洛晚昔委屈的看着李宋洋,“你本来就是我的!” 李宋洋的脸更红了,却没有反驳,只是又剥了一颗葡萄塞在她嘴里。 “我这一生,得遇宋洋,何其有幸!”洛晚昔轻轻的含住了李宋洋的手里的葡萄,还极为色情的舔了李宋洋的手指一下。 李宋洋一僵,脸再次涨红。 洛晚昔把葡萄都咽下去了,却见到闵芸欣还在傻呆呆的半张着嘴:“喂!回魂了!” 闵芸欣眨眨眼,勉强的笑了一下:“公主殿下的老家,果然民风习俗都与天朝不同啊!” “当然啦!我们那里可好了。”洛晚昔又得意了起来。 “既然公主殿下的老家如此之好,却又不知道公主殿下为什么要到天朝来呢?”闵芸欣淡淡的瞥了洛晚昔一眼,满眼的不甘、嫉妒。 “闵家小姐心中可是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洛晚昔嘴角一翘,“如果闵家小姐自诩周瑜,那我与雪歌也算得上是郭嘉与孔明罢!” 闵芸欣心里极度的不舒服,可是又不能给洛晚昔摆什么脸色,只得咬着后槽牙挂着笑:“公主殿下说笑了,芸欣岂敢自比周瑜。” “你当然不敢!”洛晚昔笑眯眯的看着她,“因为周瑜最后是被诸葛亮气死的。” 闵芸欣的拳头紧紧的捏着,指甲几乎都快要陷在肉里了,只是脸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样子:“公主殿下真是说笑了,周郎妙计安天下,芸欣一介小女子,哪里敢比!公主殿下以后且莫要再说这种话了,芸欣担当不起。” 洛晚昔嘴角微微一翘,也不再说,只是嘟着嘴看着李宋洋:“宋洋,我还要吃葡萄!” 见李宋洋一颗一颗的给洛晚昔剥着葡萄,天御启嘴角抽了抽。 洛晚昔说的那“三从四德”把他深深的打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彻底的缓过神来。 静娴皇贵妃看着李宋洋专注的给洛晚昔剥着葡萄,一时有些失神了。 天御启也发现了静娴皇贵妃的表情,心中不免有些好奇,面上却有带上了几分调笑:“皇贵妃,您是感概父皇未曾如此体贴温柔吗?” 静娴皇贵妃一怔,立刻嗔怪的看了

他一眼:“没大没小,连我也打趣!小心你父皇听到这话了打你屁股!” 天御启轻轻一笑:“皇贵妃,若是父皇真的知道了,怕也是会感叹自己不够温柔体贴吧!” “启儿在说朕什么?”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众人立刻全都站了起来,恭敬的行礼。 “好了,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拘谨。”皇上走上了松风亭,洛晚昔赶紧给他让座。 “父皇,挨着母妃坐!” 静娴皇贵妃娇羞的瞪了洛晚昔一眼。 洛晚昔坐到了李宋洋的位置,一脸嬉笑的看着皇上:“父皇,刚刚艾斯说你不够体贴温柔呢!” 天御启的嘴角又抽了抽,正要开口为自己辩解,洛晚昔又掩嘴轻笑:“父皇是人中之龙,端的是霸气无双,英武非凡!要那些温柔体贴的小家子习气做什么?” 皇上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 “而且母妃一见便觉容颜、魅力、英气均不减当年。就算母妃为父皇生下了太子殿下,可是母妃在父皇的心里一定也还是那个与自己一起策马扬鞭刀剑钝,英姿飒爽犹酣战的美丽女子吧!” “是啊!不知不觉,都二十多年了!”皇上轻轻的拉起了静娴皇贵妃的手,“你也陪了我二十多年了!” 静娴皇贵妃脸都羞红了:“皇上,你就听桑姜丫头的胡言乱语!” “灵儿何时又胡言乱语了。”洛晚昔撅起了嘴,“若是父皇不是心里一直记挂着母妃,想着母妃,爱着母妃,又怎么会给灵儿取名叫天御灵呢?” “我与皇上日日在宫中,时时可见面,说什么爱不爱的啊!”静娴皇贵妃的脸更红了。 “哎呀,母妃,这你就不知道了!”洛晚昔一脸的夸张,“正因为两人一直在一起,浓情似蜜,如胶似漆,才会有那么深的爱意啊!才会有那怎么都割舍不断的情啊!” 静娴皇贵妃与皇上对视了一眼,触及到皇上那突然变得深情的目光,静娴皇贵妃羞涩的低下了头。 洛晚昔适时的补上了一句:“就好像我和宋洋一样。” 皇上正在跟静娴皇贵妃酝酿那所谓的“浓情蜜意”呢,咋一听洛晚昔的话,皇上倒是怔了怔:“宋洋?” 意识到这个人是谁之后,他立刻把目光投向了站在洛晚昔身后的李宋洋:“桑姜你……喜欢的是这李家小子?” “是啊!我就喜欢他!”洛晚昔笑眯眯的看着皇上。 皇上有些不解。他虽然从一开始对李宋洋的印象就不错,而且李宋洋又总是给他模模糊糊的异样的感觉——但是对于洛晚昔会喜欢一个店小二的事情,皇上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桑姜,这京城里面想要娶你为妻的男子多不胜数,其中不乏那些身份尊贵、家世显赫的。就连明儿不也总是嚷着要娶你做太子妃吗?” 洛晚昔无辜的一摊手:“可是父皇,我的‘三从四德’只有宋洋才做得到啊!” “三从四德?”皇上一诧。 “是桑姜老家那边的怪话。”静娴皇贵妃轻笑,“这‘三从四德’也不得了!” 天御启也一脸的唏嘘:“父皇,这就是启儿为什么要说父皇你不够温柔体贴的缘故了!” 皇上也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洛晚昔立刻把那“三从四德”又给皇上说了一遍。皇上一边听,一边哈哈大笑:“桑姜,你这老家还真是奇特啊!竟然有为男子而设立的三从四德!” “所以嘛,我就觉得还是宋洋最好!” 皇上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面色微红,表情却很平静的李宋洋一眼:“桑姜,你可知道,你身为一国公主,若是嫁给一个店小二……” “店小二又怎么了?”洛晚昔嘟着嘴,“父皇你这是职业歧视!” “职业歧视?”对于洛晚昔口里爆出来的新鲜词语,皇上又来了兴趣。 “本来就是嘛!又不是只有当官的才是人!”洛晚昔蹂躏着面前装着干果的小竹篮,“前几天我不也说了嘛!没有这些百姓的辛苦操劳,我们又怎么能这么舒心的坐在这里纳凉呢?啊!伟大的劳动人民!” 李宋洋冷不丁的开口:“大小姐收这些百姓红包的时候,怎么没见到大小姐有这么高的觉悟?” 洛晚昔噎了噎,随即转过身就在李宋洋的腰上掐了一记:“不许说话啦!再说话,父皇就不让我嫁给你了!” 皇上哈哈大笑:“桑姜啊桑姜!你这丫头!不过李家小子说得也极是。你刚回开门迎客的时候,不也让那些食客门给你送压惊红包了吗?” “说到这件事情,父皇!”洛晚昔猛的跳了起来,一脚就踩在了刚刚还在她屁股下面的凳子上,义愤填膺的指着不知道怎么插进洛晚昔和皇上的谈话而一直沉默的喝着茶的闵芸欣,“父皇!为什么她和艾斯的婚事耶哦在乞巧节!” “什么婚事?”皇上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桑姜说的是启儿娶妃之事?原来是定在乞巧节的啊!” 他扭头看了看静娴皇贵妃,静娴皇贵妃立刻点了点头:“皇后娘娘说乞巧节吉祥,所以便定在那一天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