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63章小黑,我饿!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35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5


“如果我饿死了,记得把我的尸体送到开门迎客的门口啊!我家宋洋会给我厚葬的!”洛晚昔冷笑一声,随手捡起一本书就躺在了床上。 不就是不吃饭吗?我忍! 还没到晚上,洛晚昔的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起来了。 “饿!”洛晚昔在床上打滚。 那个黑衣人似乎是专门负责照顾洛晚昔,所以现在也悠闲的坐在石室外面:“洛小姐,想要吃点什么?” “我要绝食!”洛晚昔抠着床上的席子。 黑衣人的脸抽了抽,干脆撇过头不理她。 “好饿啊!”洛晚昔又开始了叫唤。 “我叫……” “我要绝食!”洛晚昔在床上滚了两圈,“好饿啊!” 黑衣人抽搐得更厉害了。 “小黑,你叫什么名字?”洛晚昔把脸贴在席子上,“你鼓励鼓励我,让我能坚强的绝食!” “……”黑衣人真想立刻就转身回去告诉他家大人给他调换岗位。 “其实我现在是在吃红烧肉!对,我现在是在吃红烧肉!”洛晚昔吸了吸口水,“肥而不腻的红烧肉……好好吃……还有香辣排骨……” 黑衣人撇头一看,就看到洛晚昔正趴在床上,两眼冒星星,口水滴答滴。 “可是还是好饿啊!”洛晚昔跟狠狠的把口水吸了回去。 黑衣人翻了个白眼。 “饿……” 绝食的第一天,就在洛晚昔不断的吵着饿中度过了。 “饿……”第二天一大早,洛晚昔就醒了,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站起来,“小黑,我饿!” 黑衣人有些郁卒的看着她:“洛小姐想要吃点什么?” “我在绝食……”洛晚昔吊在铁栏杆上,“小黑,你陪我一起绝食吧!” 黑衣人的脸抽了抽:“洛小姐,你是何苦呢?” “我在玩自虐啊!”洛晚昔的脸紧紧的贴着冰凉的铁栏杆,“小黑,我好饿啊……” 黑衣人万分郁闷,干脆扭过头去不理她。 “饿!” 整整一天,洛晚昔的嘴里都在念叨着这个字,她本人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就是单纯的饿而已……可是黑衣人都要被她念得神经衰弱了,连带着石室外面的那些守卫们一听到“饿”字就觉得牙酸。 第三天的时候,洛晚昔连脸颊都凹下去了。 “饿……”洛晚昔呈大字趴在床上。 她已经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黑衣人微微躬身,看着站在洛晚昔视线不及的地方的孟昭阳,压低了声音:“大人,怎么办?” “公主殿下是诚心想要威胁我啊!”孟昭阳有些无奈,“你去搬一扇屏风进来,我便与她好好谈谈吧!” 黑衣人领命而去,孟昭阳看着石室里面还在含糊不清的吵饿的洛晚昔,微微叹了口气。 开门迎客这些天一直在派人到处寻找洛晚昔,但是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现在整个京城都在传说桑姜公主被贼人所掠,开门迎客在悬赏找人。 皇宫里面也派出了不少人在寻找,孟昭阳此番作为本来就是背着皇宫里面做的,皇上尚不知情——准备的说,孟昭阳从一开始怀疑洛晚昔,就没让宫里的别的人知道。 太子殿下与公主殿下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个孟昭阳是知道的,皇上也颇为喜欢公主殿下。但是着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打消孟昭阳对开门迎客、对洛晚昔的怀疑。 洛晚昔说给皇上的那套说辞孟昭阳也有所耳闻,但是关于什么从大海的那一边过来的事情,孟昭阳是完全不相信的。他曾经派人去调查去调查过沿海各郡,却没有得到什么有大船从海那边过来的消息——洛晚昔若是真的穿越了大海到了天朝,只靠小船是不行的。 而孟昭阳所能查到的,洛晚昔第一次出现的地方,却是天朝腹地里面的一个小镇,她从那个镇上直接坐马车到了京城,然后迅速的接手了当时的如归客栈,大刀阔斧的开始了装修和改革。等到三月再开门的开门迎客,已经完全没有一点如归客栈的样子了。 在孟昭阳的心里,以前的如归客栈是很平凡很普通的,一个靠着为数不多的客人惨淡的经营着,维持着日常的开销,可是自从洛晚昔莫名其妙的出现在那个小镇,又到了京城之后,一切都变了。 东门大街多了一个开门迎客,京城多了一个大小姐,到现在,天朝甚至是多了一位公主。 去年与洛晚昔的接触让孟昭阳就知道,洛晚昔这个人绝对不简单。那个时候她可不是什么公主,可是许屏儿不听他的话,执意去刺杀洛晚昔,到最后却生死不知——虽然孟昭阳知道她还活着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洛晚昔身上有秘密,而且当时她肯定可看出了孟昭阳对她的怀疑,所以她毫不留情的杀了许屏儿。 她是杀鸡儆猴,她在警告他:我知道你在怀疑我,可是我不怕你!你敢向我伸出爪子,我就敢给你砍掉! 对于洛晚昔的大胆,孟昭阳是很疑惑的,当时他就怀疑过洛晚昔会不会同样也是皇宫的隐秘力量的人。可是不是。虽然孟昭阳不知道那隐秘力量所有的人员组成,但是洛晚昔绝对不是——皇上不会封一个隐秘力量的人做公主! 孟昭阳就更为怀疑了。 洛晚昔的聪慧,甚至说是狡猾,那对一切都仿佛是毫不在意的轻视,还有那像是洞

悉一切的神情,都让孟昭阳深深的忌惮着。 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孟昭阳也知道,他也知道十年前天言圣撤离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京城现在如此的戒备,怕的就是十年前的事情重演。 而两年前出现的洛晚昔,会不会跟天言圣有什么关系呢? 孟昭阳曾经私下里问过皇上,但是皇上的回答却让他很是意外。 “桑姜此人,虽然聪慧异常,但是却孩童心智……” 洛晚昔的孩童心智,孟昭阳也有所耳闻,但是去年洛晚昔即将要离开万来城城主府是说的那些话,让孟昭阳知道,洛晚昔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她都明目张胆的承认了自己是摧花公子了,便也间接的承认了她杀了许屏儿。 一个昨夜刚杀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的女人,第二天还巧笑嫣然的隐晦的承认——这样的女人,绝对不简单! 更何况在闵芸欣倒了万来城之后,孟昭阳跟她也聊到了很多关于洛晚昔的事情,从闵芸欣的口中,孟昭阳更是对洛晚昔的身份感到惊骇。 摧枯拉朽的打破了闵家在祁连郡的首富身份,硬生生的把闵家打击得缩回了锦都城,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元气。更是抬手挥手间,偌大一个祁云派便烟消云散——虽然动手的主力是展家,但是孟昭阳坚信背后的黑手必然是洛晚昔。 如果可以,孟昭阳并不想跟洛晚昔直接对上,他还是颇为欣赏这位女子。只可惜,洛晚昔身上发生的种种,都让孟昭阳心生警惕,也渐渐产生了疑惑。 洛晚昔,究竟是不是天言圣的女儿? 屏风被搬进了石室里,洛晚昔有气无力偏头看了看:“你们又发什么神经?” “我家主人回来了,说要见见你。” “见我?”洛晚昔冷笑了一声,“就是见我,不让我见他?随便吧!来了也好!正好有事情要跟他说说……给我上肉!” “啊?” “上肉啊!”洛晚昔抬了抬胳膊,“我快饿死了你看不出来吗?” 黑衣人噎了噎,侧头跟屏风后面的人说了什么,然后又扭头吩咐了下去。 不一会,就有人送来了各种菜肴。 洛晚昔盘腿坐在床上,让人把桌子搬到了床边。 吃完了一个肥腻腻的肘子,洛晚昔才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精神:“好了,现在开始谈吧……装什么神秘!” 洛晚昔撇着嘴,对这个所谓的主人的装腔作势很是不顺眼。 “说吧!你来见我是想要干什么?”洛晚昔一边吃着菜一边含糊不清的问。 孟昭阳有些无奈:“洛小姐,不是你以绝食抗议的吗?” 他事先服了变声药,声音倒不再是他自己本来的声音。 “我没有!”洛晚昔断然否定,“我绝食是为了见你,既然我见不到你,那你来干什么?” 孟昭阳嘴角抽了抽:“这不是见到了啊?” “是你见到你了,可是我又没有见到你!”洛晚昔嗤了一声。 “在下相貌粗陋,怕污了洛小姐的眼。” “那好,我问你,你把我抓来,又好吃好喝的供着,是想要干什么?”洛晚昔又端起一盘排骨,直接用手抓着往嘴里塞。 黑衣人抽了抽。 “在下……想要做什么,难道洛小姐还没有猜到吗?”孟昭阳喟然叹气,“以洛小姐的,怎么会猜不到呢?”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洛晚昔还在吃东西,这会说起来自己也有些犯恶心,赶紧呸呸了两声,才又吃了起来。 “洛小姐,你应该知道,在下对你是没有恶意的!” “所以老娘才纳闷啊!”洛晚昔重重的哼了一声,正要再拿起一块排骨,却突然脸色大变,“你……” 她手里的盘子砸在了地上,里面的排骨散了一地。 “你,你在菜里……下毒!”洛晚昔腹痛难忍,双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肚子,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 “怎么回事!”孟昭阳猛地站了起来。 “大人!小心有诈!”黑衣人制止了孟昭阳的动作,慢慢的走到了洛晚昔身边。 洛晚昔喘着粗气,一脸苍白,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她的脸颊流到了下巴上。 黑衣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一把捞过洛晚昔的手腕,略一搭脉,便失声而出:“中毒了!” 孟昭阳一惊。 洛晚昔双手死死的抓着黑衣人的衣服,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大人!”黑衣人还没来的把话说完,孟昭阳就推倒了屏风走了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孟昭阳厉声喝道。 洛晚昔的眼睛猛地张开,一见到孟昭阳,她立刻虚弱的一笑:“果然是你……” 只是马上,她又晕了过去。 孟昭阳的脸色很难看:“把做饭的和送饭的通通给我抓起来!带公主殿下上去!马上给她解毒!” 等洛晚昔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她轻轻的扭动脖子,扫视了一下自己呆着的地方。 漂亮的雕花木床,床边还有一个高教木托凳,上面放着一个漂亮的花瓶。 只略略一瞥,洛晚昔就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石室。她慢慢的坐起来,重重的吐了口气,才又下了床。 鞋子似乎是新的。但是洛晚昔才不管这些。捂着隐隐作痛的肚子,洛晚昔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往门口走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