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48章皇嫂所说的小伙计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70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27日 10:05


“可是赵三公子应该也不会喜欢花心的男人吧!”洛晚昔贼贼的看着天言笑,“我可是直到的,安息皇叔你不管到了什么地方,第一时间就是去逛当地的红楼……京城墨轩是你好像是每天都去吧!那宁墨公子是皇叔你的老相好吧!” 天言笑有些语塞:“这,这……那些地方都只是本王闲极无聊的时候才会去逛的……本王对雪漾的一片真心,天地可鉴!” “拉倒吧!男人说的话就跟放屁一样……”话还没说完,洛晚昔就被陈富贵狠狠的抽了一下。 洛晚昔扁着嘴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不说就是了……反正我就告诉你,你若是不好好的对赵三公子,他可就被我拐跑了!” 李宋洋走到了天言笑面前:“安西郡王,请问你要点点什么?” 天言笑倒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李宋洋一下:“这便是皇嫂所说的小伙计吗?果然是一表人才!” “安西郡王,你要吃点什么?”李宋洋仍旧是面无表情的问。 天言笑嘴角一翘:“随便来点什么吧!昨日桑姜可是跟我说了,这御厨做的未必都有这开门迎客的大厨做得好吃!” “不过说起来,安息皇叔,赵三公子人呢?”洛晚昔托着半边脸,看着李宋洋的侧脸。 “尚在剿匪当中。”天言笑合上手里的扇子,“桑姜既然喜欢赵三公子,怎么连赵三公子在哪都不知道呢?” “好女人的本分就是在家里等待丈夫归来,所以别的事情我才不要管呢!”洛晚昔嘻嘻一笑,“怎么,安息皇叔也在家里等着赵雪漾归来?” 天言笑的脸又黑了:“本王,本王,本王才是大欢!” “你确定?”洛晚昔挂着一脸深感怀疑的表情打量着天言笑,那视线让天言笑浑身都不舒服,“你确定你是攻?” “攻?” “就是大欢啦!”洛晚昔奸猾的一笑,“就你这小身板,能压得住赵三公子的将军气魄?” “本王可是王爷!”天言笑差点没跳起来。 “王爷有什么用?”洛晚昔一脸的鄙视,“打不过赵三公子你还不是只能被压!” “本王都是压人的!”这下天言笑真的跳起来了。 陈富贵又是一下抽在洛晚昔的后脑上:“大小姐!这么多人面前,你能不说这种东西吗?你还没出嫁呢!” “这跟出不出嫁有什么关系?”洛晚昔一摊手,“我只是在跟安息皇叔探讨皇叔和赵三公子的名分问题!” 陈富贵无语了。 “反正我是不相信赵三公子是小欢的!” 天言笑万分郁闷的坐下:“方才桑姜不是也说了么?本王时常去往红楼……这点必然也说明了本王是大欢……” “谁说的!”洛晚昔一脸惊奇的看着他,“安息皇叔,难道你不知道,红楼里也有大欢的吗?” 李宋洋咳了一声,把一盆八宝鸭房子啊了天言笑的桌子上:“安西郡王,请用。” “桑姜,我看你这店里的小伙计们相貌也颇为俊朗,你又为何会喜欢上雪漾呢?”见说不过洛晚昔,天言笑只得无奈的转移了话题。 “他们是很帅没错,可是赵三公子是美,惊心动魄的美啊!”洛晚昔捏着下巴,一脸的回味,“像赵三公子那般的美人,至今我也只见过两个。” “两个?”天言笑扇子一摇,“另一个可否是陈耀学将军的随行侍卫拓跋月拓跋公子?” 洛晚昔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安息皇叔你猜到了倒也不奇怪,跟万阳国打仗的时候你也正在边境捣乱呢!” 天言笑的脸第三次黑了:“本王何曾捣乱过?” “你因为拓跋公子的美貌而逗留在边境,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天言笑伤脑筋的用扇柄敲了敲自己的头:“桑姜,你与赵雪歌是至交好友,难道竟未曾听她说过,她其实是喜欢月美人的?” 洛晚昔愣了一下,随即又苦笑起来:“果然如此,我还在想赵雪歌这样的人,究竟喜欢的会是什么人呢!既然赵雪歌现在仍然是孤身一人,说明这拓跋月也并未与雪歌在一起……” “月美人被赵雪歌派去万阳国潜伏了!”天言笑叹了口气,“想来是也只是两人有缘无分!” “雪歌的性子,本来也就是这样!”洛晚昔看向了熙熙攘攘的东门大街,“她心里再如何的伤心难过,面上却未得表露半分一点!” 洛晚昔回过神,看了看仔细品味着八宝鸭的天言笑,在心里也叹了口气。 赵雪歌,现在人又在哪? 张承跟幽灵一样的飘到了柜台里:“大小姐,你想要吃点啥?” 洛晚昔这才想到自己的“早饭”还没有吃。 “随便弄点什么就可以了!”洛晚昔扭头打量了张承一下,“你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很憔悴啊!” 张承郁卒的看了洛晚昔一眼。 自从李宋洋和洛晚昔吵架了,他每天就没有过好脸色,总是阴着脸,看谁都不爽。张承和卢彦见到他都得小心翼翼的,就怕一个不小心让他爆发出来了会被揍得很惨。 最主要的是,李宋洋心情不好,就每天晚上在院子里练武,噼里啪啦的让张承他们根本就睡不着。 “大小姐如果和宋洋和好了,我就不会这个样子了!”张承更郁卒了。 “那好啊,你去跟李宋洋说让他向我道歉。” 张承嘴角抽了抽:“我怎么让他道歉

啊!” “那我管不着!因为这次本来就是宋洋错了!”洛晚昔撇了撇嘴。 张承更郁闷了。以李宋洋的性子来看,他会道歉才是有鬼了! “大小姐,你不能这样!”张承都快哭了。 “我都给了宋洋无数个台阶下了,可是他就是不下,我有什么办法?”洛晚昔耸耸肩,“难道还要我开口道歉不成?” “你们各退一步不行么?”张承眼泪汪汪。 “我退得还不够多吗?” 张承看了一眼端正的站在门口的李宋洋,不由得叹了口气。 卢彦有些郁卒,昨晚他就找李宋洋谈过了,可是比起洛晚昔这种态度,李宋洋更绝——他干脆就不说话! “可是大小姐,你不觉得这样不好吗?”卢彦也凑了过来。 “有什么不好的?”洛晚昔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 “大小姐你一直这样跟宋洋僵持着?”卢彦伸手擦了擦柜台面,“大小姐,何必呢!” “这话你别跟我说,去跟宋洋说去。”洛晚昔一扁嘴,“况且我们这僵持着也没什么不好啊!又不影响开门迎客里的生意!” 卢彦深深的看了洛晚昔一眼,也不由得叹气。 天言笑吃完饭比恩也回宫了。以他的身份,是不能在京城里随便乱逛的,所以就算他出了宫,也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返回宫里。 天言笑一走,陈富贵就凑到洛晚昔耳边:“大小姐,那些监视看门一开的人,已经确定是宫里的人的。” “宫里?”洛晚昔若有所思,“谁的?” “谁的?”陈富贵一诧。 “是啊,到底是皇上那派的,还是太后皇后那派的,还是静娴皇贵妃那派的?” “静娴皇贵妃?”陈富贵大惊,“为什么大小姐会这么觉得?” 洛晚昔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静娴皇贵妃对李宋洋太关注了,主要原因是李宋洋跟静娴皇贵妃太像了!换成是洛晚昔,她也会心生怀疑。 “贵叔。”洛晚昔犹豫了一下,“你让人去李大婶那里看看,是不是有人监视。” “大小姐,你到底在怀疑什么?”陈富贵迷惑了。 “我怀疑。”洛晚昔看了靠在大厨房门边的李宋洋一眼,压低了声音,“我怀疑,来监视开门迎客的人,可能是冲着宋洋来的。” “为什么?”陈富贵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如果是静娴皇贵妃的人的话,那就不无可能!”洛晚昔摸了摸下巴,“如果是太后的人的话,肯定就是想要抓开门迎客小辫子的!如果是皇上的人,那就说明皇上已经对开门迎客有所怀疑了。” “那么大小姐希望他们是哪一方实力的人?” “当然是太后皇后派系的人最好!”洛晚昔紧锁眉头,“他们最好对付。” 陈富贵深深的看着洛晚昔:“大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洛晚昔咳了一声,把头偏到一边:“没什么。” “大小姐,你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承担,说出来大家共同分担不是也挺好吗?”陈富贵伸手摸了摸洛晚昔的头,“大小姐就是什么事情都藏着掖着,怕大家担心。” “倒也不是。”洛晚昔苦笑了一声,“有些事情,我没有办法开口。这种事情,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烦恼。” “大小姐,你这又是何必!”陈富贵叹了口气。 洛晚昔托着自己的下巴:“其实也没什么啦!贵叔你不用担心啦!” “随你把,大小姐!” 洛晚昔又斜眼看了一眼李宋洋,在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来监视开门迎客的人真的是静娴皇贵妃的人,那说明静娴皇贵妃就真的开始怀疑李宋洋的身份了。 毕竟,李宋洋的相貌,跟静娴皇贵妃有五分相似,女人的第六感本来就比较敏锐,所以因为心生怀疑而做出这样的事情倒也不无可能。 洛晚昔有些忧心的往门外看了一下。 那些人,究竟是哪一派系的? 让洛晚昔诧异的是,到了晚上,骆家竟然来人了。 来的人是骆高,趾高气扬的说着要到带小少爷回去。 “我说这位大侠,你家大少爷的话是不是当放屁啊!这才没有到一年吧!”洛晚昔看着一副心高气傲的坐在大厅中央的骆高,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不就之后便是家主大人的寿辰,小少爷自然是要回去的!”骆高高傲的看着洛晚昔,“莫非你要让小少爷背上不孝的名声?” “这么说,你是想要你大少爷背上无信的名声?”洛晚昔又是一声冷笑,“你家大少爷不来跟我说清楚,你别想我开口放人!” “你这女人!凭什么不放人?我家大少爷可与你签过什么契约?”骆高冷冷的看着洛晚昔,“这小少爷要回家,岂是你说不放就不放的?” “我就不放,你又如何?”洛晚昔双手抱胸,抬着下巴看着骆高。 躲在大厨房里的白璃暗暗的踹了骆东业一脚:“你家里人有毛病吗?明明知道这骆高跟洛姐姐不对付,居然还派这个骆高来!” 骆东业委屈的摸了摸被白璃踹的地方:“我怎么知道!他肯定是我娘派来的。” “我就搞不懂了,这骆高在你家里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吗?”白璃斜眼看了骆东业一眼,“说话口气这么嚣张?”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