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20章开客栈里的“老一套”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16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9日 10:06


现在开春了店里越发的忙了,洛晚昔已经习惯了每天用冷水洗脸人,然后再下楼坐在柜台里,看谁又空就揪来给她梳头。 “若是洛小姐不介意的话,就让在下来为你梳头。如何?” 洛晚昔还没有开口,骆东业就跳了起来:“我介意!” 洛晚昔的嘴角抽了抽:“好了好了!你去叫宋洋或者路飞过来就是了!” 骆东业冲着沈守鹤就是一呲牙,然后才昂着头去了厨房。 沈守鹤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声:“骆小少爷对我还真是看不顺眼!” 洛晚昔扑哧一笑:“鸣人是小孩子,沈老板可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啦!” “骆小少爷是因为什么看我不顺眼我都知道。”沈守鹤温润一笑,“不过前些日子,赵雪漾撤军的时候,曾经给寨子里送过一封信函。” 洛晚昔正在解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听到这句话倒是愣了一下:“信函?赵三公子说了什么?”她的语气里又带上了几分试探,“提到了……我?” “是的,赵雪漾说,是洛小姐与赵雪霖说过一些话,让他们既兄弟看清了一些事,所以才决定撤军的。”沈守鹤说到这里,不免有些动情,“晚昔,你可是为了……” “大小姐,你别乱扯了,我来给你梳。”李宋洋适时的初见,打断了沈守鹤的话。 “是啊,我是为了赵雪歌才这么说的,毕竟我很欣赏赵雪歌嘛!”洛晚昔看到李宋洋过来,立刻心虚的撇过头。 这沈守鹤也真的是,怎么突然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问这种话。 见李宋洋过来了,沈守鹤的脸上也不免尴尬了起来,当下轻咳了一声:“李小哥就为洛小姐梳头吧,在下还是先去点点什么东西果腹吧!” 洛晚昔点点头,冲着跟在李宋洋身后的骆东业一招手:“鸣人,你去给沈老板点菜。” “我?”骆东业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悻悻的跟在了沈守鹤身后。 沈守鹤寻了个空位一坐下,骆东业立刻就抽出桌子下的菜单,啪的摔在了沈守鹤面前:“说吧,你要吃什么?” 沈守鹤翻了个白眼:“我自然还是老一套。” “谁知道你的老一套是什么!”骆东业立刻也回了他一个白眼。 “你的确是不知道。”沈守鹤也不生气,反而浅浅的笑了,“我到开门迎客来吃‘老一套’的时候,你和你哥还没从家里动身呢!” 骆东业气的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干瞪眼。 小三子幽灵一样的飘过来:“是啊,骆大少爷为了洛姐姐杀上祁云山的时候,某人还不知道在天明郡的哪个角落里睡大觉呢!” 小三子最爱听李宋洋讲他们一行人在锦都城的事情,所以听到这句话立刻就站了出来。 他虽然跟骆东业的关系一直没见好,但是在他看来,骆东业怎么也算是“自己人”,而沈守鹤只是一个“外人”。 沈守鹤的嘴角抽搐。 骆东业倒是诧异的看了小三子一眼,然后撇了撇嘴。 白璃走过来,一手推开了一个,才又笑吟吟的看着沈守鹤:“沈老板还是‘老一套’?那我这就叫胖叔他们去做去。”他狠狠的瞪了小三子和骆东业一眼,“还不快去做事!” 李宋洋倒是认真细致的梳着洛晚昔的头发:“大小姐,你又让沈老板误会了吧!” “我说了是为了赵雪歌啦!”洛晚昔撇撇嘴,“虽然算是顺手帮了沈守鹤一把。” “可是沈守鹤不见得会这么认为!” 头发总算是被梳好了,李宋洋刚走进厨房去为洛晚昔那吃的,突然就听到了外面的喧哗声。 “怎么了?”洛晚昔不解的站起来。 外面喧哗声更重,张承一溜烟的就窜了出去,不一会,就一脸兴奋的回来了:“大小姐,听说是赵雪歌接到圣谕,马上就要动身回京了!” 洛晚昔一听,不免也有些兴奋起来。 总算是能知道赵雪歌究竟是不是老乡了。 李宋洋端了小笼包出来:“大小姐,你先吃点东西。这赵雪歌不是才刚动身吗?还有半个多月的行程呢!她坐的马车又不会像大小姐的马车这般平稳!她又受了重伤,哪能那么快就到啊!” “可是我就是好期待!”洛晚昔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先吃早饭吧……宋洋,我要腌菜啦!” 洛晚昔一笼小笼包还没吃几个,门口就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 “总算是赶上午膳了!小业,还不来为大哥点菜!” 洛晚昔一怔,她探头一看,就见骆东扬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 “见鬼了!怎么沈一尾一来,这骆东扬也来了?他们俩未免也太心有灵犀了!” “这骆大少爷说了三四个月来看鸣人一次,他来京城很正常。”李宋洋把洛晚昔又按了下去,“你还是先吃饱再说吧!” 骆东业早就扑到骆东扬的怀里去撒娇去了,一边撒娇一边还不断的对着沈守鹤做鬼脸。 沈守鹤与洛晚昔想得一样,为什么他一来这骆东扬也来了。莫非他俩是上辈子的冤家? 借由骆东业的目光,骆东扬发现了一脸不爽的沈守鹤的存在,立刻就是一拱手:“沈老板竟然也在这里,好久不见,真是幸会啊!” 沈守鹤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沈某倒是没觉得有多荣幸。

” 骆东扬眉毛一挑:“是吗?原来沈老板的想法和我一样啊!” 从骆东扬进来就安静的大厅这个时候发出了几丝微不可闻的窃笑声。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柜台。 李宋洋正站在柜台里,按着洛晚昔的头不许她抬头——除非把那几个小笼包全吃光。 洛晚昔在李宋洋的手下挣扎了好久,总算把最后一个小笼包塞进自己嘴里。她叼着包子就跳了起来:“想要噎死我啊!” 只可惜嘴里有包子,她说得含含糊糊的,谁都没听清她到底说了什么。 看到洛晚昔,骆东扬的眼睛一亮:“洛老板,好久不见了。” “哥,我每天都有再洛姐姐面前说你好话的。”骆东业抬起脸,殷切的等待骆东扬的赞赏。 洛晚昔费力的把包子吞下,这才擦了擦嘴:“骆大少爷,麻烦你过来一下。” 骆东业立刻喜滋滋的推了自家大哥一把。 骆东扬回头嗔怪了看了他一眼,才又扭过头走到了柜台前:“洛老板有何事?” “你和江河是脑子有病吧!”洛晚昔首先就是一个大白眼。 骆东扬一愣。 “你们跑到祁云派去灭人家门干什么?害的那个老掌门前段时间还跑来找我的麻烦?” 骆东扬一惊:“那洛老板可有伤着?” “当然有!”洛晚昔又白了他一眼,“说吧,你个江河跑到人家家里去干嘛的?你骆家不是说了不插手么?而且你不都跟骆云他们回去了吗?” 骆东扬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当时骆某已经离开锦都城了,却又被展大公子追上了。他开诚布公的与骆某谈了,说希望骆某以洛老板的朋友‘骆东扬’帮他一把,而不是骆家的大少爷‘骆东扬’帮他。” “然后你们就去祁云山把人家一个门派的弟子杀了个干净?”洛晚昔的嘴角抽了抽。 “是祁云派欺人太甚。屡次派人前来暗杀不说,甚至卑劣到往饮水和米粮里下毒!”骆东扬的脸上也有些愤慨,“最重要的是,他们竟然连孩童妇孺都能下的去手。骆某实在是忍无可忍,这才邀展大公子杀上祁云山的!” “我去!竟然是你提出来的!”洛晚昔恨不得用手里的筷子戳瞎骆东扬的眼睛。 她虽然的确是想要整垮祁云派,但是只要把祁云派的经济来源什么的一断绝,再在江湖上传一些中伤祁云派的流言,再把祁云派搅合到无聊的门派之争和朝廷乱斗里,祁云派自然就会慢慢的衰败下去。洛晚昔是想要用这样的软刀子的,谁知道骆东扬和展江河那么直接,两个人就把人家一个门派灭了。 想到这里,洛晚昔又有些好奇了:“骆大少爷,难不成真的是你和江河两个人杀上去的?” 骆东扬有些小小的尴尬了一下:“不过是江湖上的人以讹传讹的罢了!我是和展大公子联手,算是一个前锋吧!身后还跟着展家近百口人呢!” 他这次做出了这么大的事,回到家里也受了责备,但是既然做了,家里人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反而是骆云和骆高被狠狠的责罚了一顿。 不过骆东扬也算是又骨气,回家之后便在江湖上宣布,他这次做的事情与骆家无关,要报仇的尽管冲着他来。 只是对此洛晚昔很是不屑一顾。 那些想报仇的人,敢吗?且不说骆东扬本来身手就不错,若是骆东扬一个疏忽受了伤,这骆家还不得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找了那个人大卸八块以解恨? “好了好了,我问完了,你不是没有吃午饭吗?赶紧吃去!鸣人!给你哥点菜去!” 骆东扬无奈的看着洛晚昔跟赶苍蝇一样的动作,只得摸摸鼻子无奈的去找了个地方坐下。 赵雪歌还在路上,赵四公子却先回来了。 他在珈蓝国太子和昭和郡主大婚之后,立刻就赶回了京城。 赵雪歌那里有赵三公子陪着,所以他也不甚担心,反而是京城里面皇上的态度还没有明确,所以他得赶着回来,看看皇上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好做下一手的准备。 洛晚昔依旧是每天睡到中午时分才起来,然后随便寻个位置跟人搭桌。沈守鹤跟骆东扬已经就跟较上劲了一样,每天中午雷打不动的各占一张桌子,就叫上两个菜,空出一大块的地方等着洛晚昔来找自己搭桌。 洛晚昔每每下楼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都想走过去说一句“老娘已经心有所属你们别白费心思了”,但是洛晚昔本身就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所以她也乐得看沈守鹤跟骆东扬对立,甚至偶尔还会出言挑拨,今天在身上这桌,明天去骆东扬那桌,惹得陈富贵私底下骂过她好多次。 “大小姐,今天又去那一桌吃饭啊?”看到洛晚昔打着呵欠从楼上下来,店里的客人立刻嬉笑着闹开了。 “就坐你这桌啦!”洛晚昔翻了个白眼。 “我这桌可坐不下了啊!” 店里又是一阵笑。 陈富贵拎着她的衣领就把她揪到了柜台里:“大小姐,你消停点成不?” “我又怎么不消停了?”洛晚昔撇撇嘴,“好了,贵叔,你给我梳头吧!” 陈富贵叹了口气:“对了,大小姐,前几天裘月老给我带来了消息,她说京城外有两个姑娘不错,我让人去调查了一下,发现都是老实本分的农家姑娘,长得也不赖,所以准备说给小周和小刘。”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