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03章宫里派出来的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24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27日 10:04


洛晚昔倒是琢磨了一下:“贵叔,你说这小三子,会不会是宫里出来的?” 陈富贵一诧:“大小姐,你的意思是……” “太子今年多少岁?不是十三吗?”洛晚昔摸着下巴,“太子排行老几?不是第三吗?” 陈富贵又翻了个白眼:“大小姐,你可真敢想啊!太子有那么容易就离宫吗?而且如果真的是太子离宫,皇宫里还不得闹翻天啊!” 洛晚昔摸了摸下巴:“隐而不发这种事情也是有的。如果真的是太子出走,为了太子的安全考虑,还是不要太声张的好。毕竟皇上还有一个弟弟守在安西郡呢!” “安西郡王天言笑?皇上才不担心他!”陈富贵把手里的毛笔搁在了笔架上,“天言笑不过是一个有断袖之癖的安乐王爷,就算皇上把位置让给他他都不见得会愿意做的。皇上真正害怕的,是……咳咳。” “是大叔嘛!”洛晚昔翻了个白眼。 陈富贵惊的差点跳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洛晚昔耸耸肩:“猜的。” 陈富贵的嘴角抽了抽:“大小姐你怎么猜到的?” “很难猜吗?”洛晚昔耸耸肩,“大叔如果身份不尊崇的话,整个天朝会分散那么多的势力?” 陈富贵犹豫了一下:“大小姐,你既然知道了……” “别!”洛晚昔一口打断了陈富贵的话,“报仇什么的可别找我,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下辈子。” “谁要你去给大人报仇了?”陈富贵翻了个白眼,“只是觉得大小姐你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没有,完全没有!” 陈富贵叹了口气:“这样最好。不过我担心的是,这小三子会不会是宫里派出来的?” 洛晚昔一怔。 这“从宫里出来”和“宫里派出来的”可是两个概念,如果真的是宫里派出来的,那么这小三子必定是宫里那隐秘力量的人。 “不会吧!”洛晚昔皱了皱眉,“难道皇上开始怀疑开门迎客了?明明我们都没有做什么。” 陈富贵也有些无奈了:“大小姐,你把开门迎客都做的这么红火了,还叫什么都没做?” 洛晚昔撇撇嘴:“我这叫促进天朝经济发展,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想了想,她又开口了,“宋洋一路上应该跟你发出书信,那个孟昭阳你查过没有?” “怎么,终于想起这件事了?”陈富贵狠狠的敲了她的头一下,“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怎么会忘记!”洛晚昔撅着嘴摸了摸自己被敲的地方,“那孟昭阳明显就是那隐秘力量的人,我心里记挂着呢!” “我还以为你在锦都城闹下那么大的事之后就把这个忘了呢!”陈富贵郁卒的看了她一眼,“孟昭阳的身份是老宰相的孙子,本来我们就不方便查,不过的确隐隐的得到了孟昭阳在京城的住所经常有神秘人进出的消息。而且他就任万来城城主后,万来城帝王朝廷的折子突然多了一倍有余,所以不得不让人怀疑。” 洛晚昔嗤了一声:“他明显就是在暗查开门迎客!那许屏儿都来刺杀我了!对了,闵昊天这个人,也注意一下。” “闵昊天?祁连郡闵家的大少爷?” 洛晚昔点点头:“闵芸欣在万来城下车了,我怀疑闵昊天是不是跟孟昭阳勾搭上了。他们又都是这届科举的一甲出身,要勾搭也很容易。而且这次闵家在我手里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们总归是想要找回场子,所以必然要借助别的力量的。这孟昭阳本来就跟我成了敌对关系,两人郎情妾意、恋奸情热的,说不定就真的勾搭上了。” 陈富贵的嘴角又抽了抽:“大小姐,注意用词。” “知道了知道了!” 张承那边又叫了起来:“大小姐,二十八号桌结账!” 洛晚昔和陈富贵立刻闭口,忙着结账的去结账,闲的无聊的接着打瞌睡。 沈守鹤下午的时候来了店里一趟,专程来向洛晚昔告别。 “在下这就要回沈家寨了。”沈守鹤身后跟着两个彪形大汉,一看就不是什么易于之辈,想来是他也不用再在洛晚昔面前装正经商人,所以把自己身边人都带上了,“其实在下是听说了洛小姐回京城的消息,才赶到京城,想要在年前见上洛小姐一面的。” “难道年后沈老板就不会再到京城来了么?”洛晚昔耸耸肩,“我的开门迎客又不会关门,更不会搬家,你随时来都可以,只要身上带钱。” 沈守鹤怔怔的看着洛晚昔,半晌才又微笑起来:“是啊,等过了年,我再来就好了。” 见沈守鹤转身,洛晚昔却又开口了:“沈老板,明天是张承的生日,你不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张承在一边抽搐:亏你还记得明天是我生日,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还有,你把沈守鹤留着,不就是为了收一份红包吗? 沈守鹤微微一笑,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红包:“在下在等着洛小姐说呢!洛小姐还没回来的时候,在下偶然听张小哥嘀咕过‘不知道大小姐还记不记得我的生日’这样的话。当时在下就留意了,不过不便询问张小哥的生日具体是哪一天,所以干脆就准备好红包等洛小姐自己开口。” 洛晚昔小囧了一下,然后接过了沈守鹤手里的红包,顺手就塞进了张承的手里。 “在下就不吃这顿饭了,洛小姐,在

下告辞了。” 看着沈守鹤带了些决绝的神情离开,洛晚昔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这沈守鹤该不会是被他爹逼着回去相亲吧!” 张承捻了捻手里的红包的厚度:“大小姐,这红包可不少啊,这沈守鹤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你们不知道?”洛晚昔奇怪的看着他,“我还以为你们什么都知道。” 张承翻了个白眼:“我们又不是包打听,跟客栈跟大人无关的事,我们知道那么多干什么?” 陈富贵却从后院走了进来,环顾了一下坐的满满的大厅,凑到了洛晚昔耳边:“大小姐,赵雪漾对沈家寨宣战了。” “你说什么?”洛晚昔大吃一惊。 “估计是因为赵雪歌的事情。”陈富贵的声音压得更低了,“赵雪漾想要把天明郡的这一颗毒瘤给拔出,算是变相的给赵雪歌将功赎罪。” “宫里怎么说?” “现在还没消息传出来,今天上朝,听说满朝文武吵了个天翻地覆,句句不离宋谋栖,偏偏又都是隐隐的都在维护她,所以皇上听得烦闷异常,最后更是气得拂袖而去。” 洛晚昔眉头紧锁:“贵叔,这说不定真的跟小三子的身份有关。他该不会真的是太子吧!太子出宫了,皇上心里烦躁担忧,又被文武百官这么一闹,不生气才怪!” 陈富贵看了一眼在骆东业的怒视中跟白璃说说笑笑的小三子一眼,也叹了口气:“明天就知道了。” 第二天又是一大早,洛晚昔就醒了。 张承的生日礼物其实她在回京的路上就准备好了,照样是荷包,就是用的给陈富贵他们做枕头余下的布料做的。 不过因为做过几次了,所以这次功力见长,至少字没有那么歪歪扭扭的跟蚯蚓一样了。 张承自己表示不需要过分的庆祝,只是早上让张叔给他下了一晚长寿面,又收了大家送的小物件,就算是过生日了。 洛晚昔把荷包递给他的时候,他乐了半天,立刻就回房间去找了些碎银子搁在里面,美滋滋的挂在腰带上。 “张承,你别挂在外面好不好。”洛晚昔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这个比上次做的要好,可是跟别人做的那些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粗糙了,“这么难看,你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 张承满不在乎的摸了摸荷包:“这有什么丢人的!这是大小姐亲手给我做的,我当然要挂出来。” 卢彦撇撇嘴,一溜烟回了自己房间,等再出来的时候,腰上也多了个荷包。 洛晚昔的嘴角抽了抽:“喂,喂,卢彦,那么丑的荷包就别挂了!” “我觉得不丑就行!” “我记得谁嫌弃过这荷包丑的?”洛晚昔翻了个白眼,“况且你们俩都是跑堂的,挂着个荷包像什么样子?” “当然是为了装客人的打赏啊!”卢彦耸耸肩,又窜进了厨房。 不一会,小周四个人就都跑回了自己房间。 “喂!你们!你们在厨房里又挂着荷包干什么?”洛晚昔真的无语了。 小杨笑嘻嘻的挂着荷包跑回来:“显摆!”洛晚昔抽搐了。 李宋洋忍不住笑了:“大小姐就随他们去吧。” 洛晚昔无力的看着他:“所以,你该不会把兔子也挂出来吧?” 李宋洋咳了一声:“那个是留给我儿子的,我挂出来干什么。” “这还差不多。” 开门迎客的两位小二不伦不类的挂着的荷包立刻引起了店里客人的注意,而小杨他们更是无聊的抢着端菜出来,就是为了显摆一下腰上的荷包。 “张小哥,你没事挂着一个荷包干什么?”翠红楼的秦老板第一个问了出来。 张承笑眯眯的:“这马上就过年的,当然是为了装客官们的打赏啊!” 秦老板想了一下比较适合的形容词:“这荷包……呃,倒是别致得很……” “没关系,你说实话就好,我知道这荷包丑。”张承依旧是笑眯眯的。 “既然知道,还挂着干什么?待会我多赏你点银子,你再去买一个精致点儿的!” 张承掂了掂荷包:“就算是给我一百两银子,我也不会买新荷包的!” “难道是心上人做的?”秦老板坏笑了两声,“难道是你的心上人给店里的人每人做了一个?” 张承又嘿嘿一笑:“这倒不是的。我以后的老婆如果女红这么差的话,我才不要呢!” “那你还……”秦老板猛地住口,诧异的开口,“难道这是大小姐做的?” “是啊,是我做的,手艺不好污了你们的眼睛真是不好意思啊!”洛晚昔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店里的人一起抽搐。 秦老板干笑了两声:“还好还好,不丑不丑,挺别致的,挺别致的……” 见洛晚昔还在翻着白眼,秦老板挠挠头,赶紧转换话题:“怎么没见李小哥挂着啊?难道大小姐没给李小哥做?” 洛晚昔的脸更阴郁了:“宋洋未来的老婆为他做了,我就不献丑了!他要挂也会挂玲儿姑娘做的那个啦!” 李宋洋淡淡的瞥了秦老板一眼:“我不喜欢挂荷包。” 秦老板打了个寒战,闭嘴,埋头吃饭。 洛晚昔郁闷的在柜台面上蹭了几下,才趴在柜台上,侧着脸问陈富贵:“贵叔,过年的时候要关店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