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102章宋洋哥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201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27日 10:04


“又没有关系!”洛晚昔撇嘴,“都说了是番邦话,又没人听得懂。” “既然没人听得懂还教给他们干什么?”李宋洋坐到了洛晚昔的右手侧,“我记得你说过——最悲惨的事是骂了一个人那人还听不懂——这样的话的。” “是这样没错,可是我又没教他们骂人的话!”洛晚昔耸肩,“只是一些经常说的话,反正他们过了没几天就又会忘记。” 见李宋洋还要开口念叨,洛晚昔赶紧截住话头:“我回不了家了难道让我多说几句能勾起我家乡回忆的话都不行啊?” 李宋洋无奈,给她夹了两筷子菜:“你若是想要回去,我陪你回去就是了。” 洛晚昔怔怔的看着他,半天才苦笑一声:“都说了,我回不了了!” 洛晚昔在李宋洋诧异的目光下吃完饭,才又打着呵欠上楼去了。 把残汤剩羹杯碟碗筷收进厨房,白璃落在了李宋洋的身后。 “宋洋哥,刚刚为什么不问问洛姐姐为什么她说回不去了?” 李宋洋抬头看了一眼楼梯:“她不愿意说,就算我问了,她还是不会说,你洛姐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 白璃耸耸肩,刚要转身离开,李宋洋却又叫住了他。 “怎么感觉大家都有些奇怪?” “怎么奇怪了?”白璃不解。 “以前大家一起吃饭,贵叔和卢彦、张承总是会跟大小姐挤在一桌的,今天怎么又另外坐了一桌?” 白璃的眼珠转了转:“因为路飞来了,所以这边只能坐下宋洋哥你了。” 李宋洋白了他一眼:“你当我是白痴呢!” 白璃嘿嘿一笑:“其实大家都在创造让你跟洛姐姐独处的机会的!本来我和鸣人也不太好意思坐在那一桌的,不过怕你和洛姐姐不好意思……” 李宋洋的嘴一抽,拖着白璃就往后院走。 “哎哟,宋洋哥,慢点!”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把白璃拖到了鸡圈边,李宋洋压低了声音问到。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白璃偏着头。 “你们……”李宋洋咬咬牙,“你们都知道了什么?” 白璃耸耸肩:“什么都知道了啊,比如说,你喜欢洛……” 李宋洋猛地捂住了她的嘴。 白璃手舞足蹈了一阵,总算是博得了李宋洋的同情心,松开手让他呼吸新鲜空气了。 “憋死我了!”白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宋洋哥,你至于么?这么激动……” 李宋洋咳了一声:“以后别当着大小姐的面说嫁人什么的话了。” 白璃歪了歪头:“宋洋哥,你是因为玲儿姑娘吗?因为你跟玲儿姑娘的婚约吗?” 李宋洋愣了:“你说什么?” “因为你跟玲儿姑娘的婚约,所以才不能跟洛姐姐成亲吗?” 李宋洋一怔,随即又苦笑:“我与玲儿……算了,不提也罢。大小姐她……我配不上她。” 白璃也是一怔:“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是因为明华老秃驴说的皇妃之命的事?” 李宋洋伸手敲了他一下:“小孩子管那么宽!还有不要跟你洛姐姐学坏了,什么明华老秃驴……好了不早了,快去休息吧!” 白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李宋洋的背影,摇着头回了自己房间。 门一堆开,就看到骆东业和小三子跟斗鸡一样互相瞪视着。 骆东业穿着中衣站在炕上,一脸的凶狠。 小三子站在地上,双手叉腰,不甘示弱的回瞪他。 “又怎么了?”白璃有些无语。 “一护,这家伙太讨厌了!明明床上就两床被子,他还非得一个人盖一床!”骆东业气呼呼的说着。 “我从来没跟别人盖过一床被子!” 白璃揉了揉额头:“好了好了,路飞,这杯子不是很厚,现在天气又冷,所以晚上我们都是两床被子叠在一起盖的。” 小三子极不情愿的看了骆东业一眼:“那可不可以不要他水中间。” “我还不想挨着你睡呢!”骆东业又跳起来了。 白璃叹了口气:“好了好了,我睡中间……” “不行!”骆东业断然拒绝,“就你那睡相,我们如果不是晚上我死死抱着你睡觉,你一晚上都能踢掉七八次被子!” 白璃翻了个白眼;“我虽然睡相不好,但也不至于这样子,至多就是喜欢把脚伸到被子外面而已……” “好了好了!”骆东业嘟着嘴,拉开被子躺下了,“一会你睡里面,防止晚上掉下去,路飞你睡外面,你觉得挨着我不爽的话就往外面凑就是了。” 白璃倒是诧异的看了骆东业一眼:“这会看着倒是挺像个小大人的。” 骆东业也翻了个白眼,面朝里躺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洛晚昔就醒了,拉开窗户叫了一声,李宋洋就拎着热水上来了。 “大小姐怎么起的这么早。” “太冷了,睡不着。”洛晚昔伸了个懒腰,漱口洗脸后坐在了镜子前,“三个小的没有闹吧?” 李宋洋细细的用手指给她梳理着头发:“鸣人一早醒了就在练拳,一护在厨房帮着做事,路飞在小厨房里看小周他们做糕点。” 洛晚昔打了个呵欠:“待会叫人来给路飞做店员服。顺便再给三个小家伙做两身新衣服吧!过年了要穿新衣服的!” “嗯。”李宋洋淡淡的回答。

微凉的风从窗户里吹进来,带起了洛晚昔鬓角的发丝。 李宋洋伸出手,轻轻的把那缕头发绾了上去。指尖擦过洛晚昔的脸颊,让李宋洋心里一颤。 陶瓷簪子被簪上,洛晚昔站了起来:“我饿了,宋洋,我们下去吃早饭吧!” 李宋洋轻轻的嗯了一声,跟着洛晚昔的脚步下去了。 早饭是洛晚昔最喜欢的大肉包子,洛晚昔满足的吃了两个,又喝了一碗稀饭,才拍着肚皮停下来。 “贵叔,待会把刘裁缝请来,带上一些布料的样品,我要个三个小家伙做新衣服。” 骆东业立刻欢呼起来:“有新衣服穿咯!” “这么开心啊!”洛晚昔伸手揉了揉骆东业的头,“你们骆家每年给你做多少新衣服啊!我这才第一次给你做呢!还是因为新年所以做的新衣。” “只要是洛姐姐做的,我都很喜欢啊,因为喜欢,所以开心!”骆东业又开始冒星星眼。 洛晚昔失笑。 没多久小吴就把刘裁缝请来了。 刘裁缝给三人量了身量,又摆出了一堆样品布条。 “喜欢什么料子,什么淹死自己挑。”洛晚昔也在布条里挑挑选选,“刘裁缝,我店里的小二服就是你做的,小孩子长的快,贵叔他们就不用再量了吧!” 刘裁缝抱着木尺呵呵直笑:“京城里的人老说大小姐贪财抠门,可是我知道,大小姐其实对店里的人最大方了,连小二服都是用的最好的料子,这包的银边都是上等的湘云锦……” “瞧你说的。”洛晚昔伸手摸了摸白璃的头,“反正你就照着贵叔他们的身量和喜好做,到时候一起结账,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刘裁缝眉开眼笑。 三个小家伙也很快的选出了自己喜欢的料子。 白璃选的的是白色的蜀锦,骆东业选的是靛蓝的缎子,而小三子,却选的是黄褐色的布料。 骆东业一看小三子选的,立刻就撇嘴:“真是没眼光!选了跟牛粪一样的颜色!” 小三子怒了:“你那才是牛粪!” “我这哪里是牛粪了?你没长眼睛啊?”骆东业得意的把手里的布条一挥。 “我是牛粪,那你就是狗屎!”小三子重重的哼了一声,“牛粪比狗屎总要好!” “哪里好了?牛粪才没狗屎好!” “牛粪比狗屎大!也比狗屎圆!” “喂喂!我说你们俩够了啊!”洛晚昔哭笑不得。 “牛粪和狗屎有什么好比的吗?”白璃翻着白眼,“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骆东业才发现自己貌似已经默认了“狗屎”这一名号,立刻咳了一声:“那你还是去穿你的牛粪颜色衣服吧!哼!” 陈富贵抄着手走进后院:“怎么了,在前面都听到你们在吵,两个小家伙又闹上了?” “没呢!”洛晚昔一手搂了一个,“我在跟刘裁缝商量给大家做新衣的事呢!” 陈富贵怔了一下:“大小姐,不是就给三个小家伙做吗?” “过新年,自然每个人都要做啊!”洛晚昔摸着下巴,“每个人做一套,然后我们在大年初一那天一起穿上,不是挺好吗?” “我只是觉得浪费。”陈富贵皱了皱眉,“去年过年的时候大小姐不是就给我们做了吗?后来一直穿着店里统一的服装,都没什么机会穿。” “穿不穿是一回事,可是做不做就是另一回事了!”洛晚昔随手抽了一根布条在陈富贵身上比划,“既然是新年做的新衣,当然是在新年的时候穿就可以了。” “好了好了!”陈富贵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比起这个,大小姐还是考虑一下小周他们的婚事吧。” 洛晚昔噎了噎:“怎么?小周他们又来催了?” “老张比较急,在等着抱孙子呢!” 洛晚昔哀怨的看着陈富贵:“我才来京城一年,对京城的人都不是很熟,所以还是贵叔你来办吧!” “大小姐你又想要偷懒!”陈富贵翻了个白眼,“我看你一开始张罗的时候很起劲,现在怎么没精神了?不是整天闲着无聊吗?那就给张承他们张罗好了。” 洛晚昔干笑:“麻烦,太麻烦了。” 陈富贵又翻了个白眼:“大小姐就是这样,做事没恒心,容易半途而废。” 洛晚昔咳了两声,眼珠转了几圈,然后就开始往大堂方向蹭:“哎呀,我好像还有点事,先出去了……” “大小姐你能有什么事。”陈富贵没好气的看着她,“想要出去就去吧!还找什么借口!” 三个小家伙皆都背过身去偷笑了。 到了中午,人又多了,洛晚昔趴在柜台上打了几个呵欠,又开始看小三子和骆东业的笑话。 店里人多,两人来来回回的总有擦肩而过的时候,只要两人一遇上,立刻就互瞪一眼,然后撇头跑开。 陈富贵埋头算着帐,听着洛晚昔时不时的闷笑两声,不由得翻白眼:“大小姐,这小三子来历不明的,你就让他这么呆在店里?没关系吗?” “贵叔你没去查?”洛晚昔诧异的扭头,看了陈富贵一眼。 “昨晚就叫人去查了。”陈富贵皱了皱眉,“可是这些天也没有听说京城里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孩离家出走了。” “可能是京城周边城市的呢?” “京城最近也没见进来些什么人。”陈富贵叹了口气,“等下面的人的消息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