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九劫天修

第18章:赔罪,神鼎炼血铸体术

书名:九劫天修 作者:演绎秋殇 本章字数:3565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22日 14:39


  几乎将原诀阁的第三层中的原诀也都是看了一遍,苏醒彻底的失望了,几十部原诀中居然没有一部能够入苏醒的法眼。  ????就当他满怀失望想要离开原诀阁时,目光突然是扫到了一座木架,目光最终是定格在了座木架的最下方一层。  那里不规则的摆放着一枚玉牌,像是被人随手遗弃在那里的一样,玉牌通体呈现出血红之色,上面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很显然已经有一定的时间无人问津了。  不知是否修炼了血神诀的缘故,现在的苏醒对于血色非常的敏感,出于好奇之下,便是走到那座木架前,将那枚血色的玉牌拿了起来,拭去玉牌表面的灰尘,露出了玉牌其本来面貌。  玉牌表面没有任何的花纹图案,一片光秃秃的,不知是年代的久远亦或是玉牌原本就是如此。  苏醒向玉牌内输入一缕原力,便将玉牌贴在额头之上,可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阅读到玉牌中的内容,这玉牌像是被上了某一种枷锁一般,无法打开。  不甘心的他又再次试了几遍,可结果一样,原力入泥牛入海般,没有丝毫的动静。  “看来,又是白高兴一场。”  苏醒刚要将那枚被自己认定为是一枚废掉的玉牌而放回去时,脑海中突然出现血老的声音。  “将你手中的玉牌带回去,这枚玉佩中暗藏玄机。”  虽然苏醒不知道这枚玉牌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听到血老开口了,便是决定带回去,毕竟能被血老看重的绝对不是什么没用的东西。  苏醒收起那枚血色玉牌,便是顺着楼梯,向着原诀阁第一层走去。  “谷老,这是我所挑选的原诀,请您登记一下。”  苏醒来到第一层的书案前,将之前那枚血色的玉牌,递给苏谷。  “咦,醒小子你确定要挑选这它?”  苏谷看到苏醒递过来的玉牌后,眉头一皱说道。  “怎么了?谷老有什么问题吗?”  苏醒问道,通过苏谷的话语中,显然苏谷对这玉牌有所了解。  “这是之前的苏家家主费了好大的劲,才得到的,至于过程就不得而知了,可是这枚玉牌自从放入苏家的原诀阁后,在整个苏家却是无人可以打开玉牌,观摩其中的奥秘,其中包括你的父亲苏战,所以之后便随手将其扔在了这原诀阁的第四层,就是希望我们苏家可以出现一位有缘人,可以破解这玉牌中的秘密。”  苏谷叹了口气,将关于玉牌的一切,给苏醒叙说了一遍。  “哦,原来如此。”  苏醒点了点头,对这枚玉牌的由来,心中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  “那么,我就选它了。”  ?苏醒咧口一笑道。  “好吧。”  苏谷深深的看了苏醒一眼,随后便是从袖袍中取出一枚拳头大小的水晶球,然后掐指对着水晶球一点。  水晶球在苏谷的手中微微一颤,一道白光便是从那水晶球中闪出,在苏醒的身上扫了一遍,便是恢复到了之前普通水晶球的模样,被苏谷收回了袖中。  “好了,我已经给记录下来了。”  苏谷呵呵一笑说道。  “有劳谷老了,苏醒告退。”  苏醒收起玉牌便是离开了原诀阁。  ……………………  而此时,苏家主家的客厅之中却是多了两个人。  “家主,晨儿年轻气盛惹怒了醒儿,今天特地带着晨儿,来向醒儿赔罪的。”  坐在苏战左边第一个位置的老者看了一样,在大厅中站着的一个包裹着绷带的少年讪讪一笑说道。  正是苏家的三长老苏石与苏晨。  “呵呵,三长老,你这是何必,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必这样的,正好醒儿去原诀阁了,待会回来说一下就没事了。”  苏战呵呵一笑,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呵呵,家主说的是。”  苏石面孔微微一抽,只能是在一旁陪笑,心底别提多郁闷了。  “瞧,这不回来了吗!”  说话间,在客厅外的走廊口出现了一个少年,正是从原诀阁回来的苏醒。  从远处看到客厅中坐着的三长老与站在客厅中的苏晨,心中也是微微一讶然,随后便是不动声色的来到客厅中。  “父亲,三长老”  苏醒来到客厅中后,对着苏战与苏石微微行了一礼,至于苏晨那直接选择无视。  “嗯,醒儿,三长老今天领着苏晨来向你赔罪的。”  苏战微微一点头,笑着说道。  “是啊,醒儿都怪晨儿年少气盛,希望你能原谅他这次。”  苏石也是呵呵一笑,连忙说道,同时忙对着苏晨使眼色。  “苏醒表弟,对不起,我不应该出言挑衅。”  苏晨看到苏石对其传达而来的眼色后,对着苏醒极不情愿的说道。  “其实呢,这件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三长老与苏晨表哥你们不用这样。”  苏醒

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呢,他对三长老苏石与苏晨并没有多大的恶感,他们所作的一切只是因为自己不能修炼,毕竟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中,不能修炼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如果换作是自己,恐怕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真的不恨我?”  苏晨惊讶的问道,他原本以为苏醒一定会很记恨他,会想出各种花样来刁难他。  “我们都是苏家的子弟,以后我们要共同联手,让苏家成为这狂蟒域第一家族。”  苏醒充满豪情的说道。  “嗯,我会的,我们一起努力让这苏家成为狂蟒域第一家族。”  苏晨好似也是被苏醒的豪情所感染,大声说道。  嘭!  一声轻微闷响,两人的拳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旋即四目交错,哈哈一笑,这代表着两人化解以前的恩仇。  “既然这样,那家主我们也该告辞了。”  看到化解恩仇的两人,苏石心中也是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旋即对着苏战行了一礼,便是带着苏晨离开了主家。  “醒儿,做的不错,看来你真的长大了。”  苏战待到苏石与苏晨离开后才笑着开口说道,原本苏战以为苏醒会出言刁难,可是事实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也让苏战在心里暗叹。  “那是现在我可是都在为着苏家着想。”  苏醒嘿嘿一笑,又没了正形。  “你小子,快去忙你的吧,别再我眼前跳达,小心我打烂你的屁股。”  苏战笑骂一声。  “嗯,那我出去啦。”  苏醒对于苏战的笑骂,只是微微一吐舌头,扮了个鬼脸便是跑了出去。  又是一个深夜,众人在此时都已是进入了梦乡,只有那阵阵的犬吠之声不时的从那街巷中传出,在街道中回荡着。  在苏家主家的一处小屋中仍有摇曳不定的灯光透出,证明着小屋的主人还没有睡。  苏醒从打坐中醒过来,掏出今天从原诀阁中所拿来的神秘血色玉牌,血老此时也从苏醒体内中一闪而出。  “血老,你会不会看错啊,我怎么看这都像是一枚报废的玉牌啊。”  苏醒一边摆弄着手中的玉牌一边看着血老问道。  “这枚玉牌只是被人下了一种封印,所以使那些修为比其低下的修者根本就无法发现其中的秘密,只能看作是一枚报废的玉牌。”  血老缓缓的给苏醒讲解道。  “哦”  苏醒点了点头,“那这枚玉牌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打开它不就知道了。”  血老将玉牌拿在手中,凝聚出一缕如发丝般细小的血色能量细丝,使其没入玉牌之中,自己则闭上双眼仔细的感应着。  过了几息后,血老缓缓睁开眼睛,用一股原力将玉牌悬空托付在自己面前。  血老的双手快速并不断的变换着手中印诀,最后,一道血色鬼头造型的原力光印,便是在其手中浮现。  “去。”  血老右手食指对着悬浮着的玉牌轻轻一点,血色的鬼头光印飞速的没入了玉牌之中,并且逐渐的将整枚玉牌覆盖在其中。  嗡嗡!  在血色原力的催动下,玉牌发出颤微之声,仿佛是在抵抗血色原力的侵蚀。  “哼。”  血老见此冷哼一声,再次向着玉牌轻轻一点,一道血色的原力再次从血老的右手中飞出,快速的没入玉牌中。  嘭!  在血色原力的加持下,玉牌终于是在几十息后,发出一声极其细微的闷响。  苏醒闻声身体一震,他知道玉牌的封印被打破了。  原本表面光秃秃的玉牌,此时正在缓缓的蠕动,仿佛是有着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一般,一条条古怪的纹路便是出现在了玉牌的表面。  当玉牌表面的血色原力尽数消散后,一枚新的玉牌则出现在了苏醒的眼前。  玉牌还是与之前一般大小,只是原本光秃秃的表面则是布满了复杂的纹路,如果将这些纹路拼接在一起后,就会发现,这竟然是一个造型古怪的鼎炉。  “唉,现在真的不行了,这枚玉牌是一位真正的神所创造出的,这位神的实力虽然不算是很强,但以现在我的能力,破开它,还真是费不少力气呢。”  血老将破开封印后玉牌交给苏醒后,虚弱的说道。  “血老,你真的没事吗?”  苏醒内心略微忐忑的问道,对于血老,苏醒只有感激,如果不是血老那自己绝对不会再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如果现在血老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在他的心中便是会出现一道永远过不去的坎。  “呵呵,放心吧,我没事的,不回到神界将我们血神族的血仇给解决掉后我是不会死的,等等在血神空间中多修养一段时间便可以了,你快点看看。”  血老呵呵一笑,安慰道。  “嗯。”  苏醒一点头,便是将一道血色的原力输入玉牌之中,然后将其贴在额头之上。  “神鼎炼血铸体术”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