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九劫天修

第1章:被诅咒的少年

书名:九劫天修 作者:演绎秋殇 本章字数:3175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22日 14:39


  天应洲,狂蟒域,天星城  正值傍晚,残阳如血,天际一片血红就连云彩也化为了赤红,仿佛刚经历过血战一般,给人一种颇为凄凉的感觉。  天星城的中央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由一块块四方的青石板整齐的铺成,广场中央一座高达十几丈的雕像。  雕像为大理石雕刻而成,是一个身形偏瘦的中年男子,面白无须头束平天冠,身着神龙纹长袍,散发着一种威武霸气。  而在那雕像下那不足半人高的底座上此时正坐着一个少年。  少年约有十五六岁,白皙的皮肤,再加上那带着未褪去稚气的英俊面孔,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未来的美男子,但唯有一丝不同的就是他的头发竟不是普通人那样的乌黑如墨,相反而是一头胜雪的白发。  此时,少年扭头看看身后雕像,那亮丽乌黑的眸子里透出了一股与其年龄毫不相符的沧桑与仇恨,只见他低声喃喃,声音低沉带着一种吸引人的磁性。  “天尊,当初你趁我刚经历五行天雷劫耗尽了所有功力而与人联合出手偷袭我,恐怕你也没想到我还会活着吧。”  这个少年名叫苏醒,是天星城里三大家族之一苏家家的嫡系一脉的大公子。  同时他也是天星城的“名人”,在他出生的那天,她的母亲也就是苏家家主苏战的夫人难产,这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鸣之声大作,突然一道耀眼的红光随机降临到了产房里,就这样苏醒诞生了。  家族中除去自己的父亲苏战以外其他的比较德高望重的族老都说他是神明诅咒的不祥之人,为大凶之兆,再加之体内静脉堵塞不能修炼的原因,于是便很成功的成为了苏家最不受欢迎的人,这十几年来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家主苏战的关系,恐怕早就被苏家给驱逐了。  尽管这样苏醒在家族中也生活的很不好,自从记事起他所得到的便只有冷眼与嘲讽,整个苏家就只有苏战这个父亲与母亲林玉娘丝毫不因他是什么所谓的神明诅咒的不祥之人而冷落他,而是尽可能的去关心爱护幼小的苏醒。  这一切让苏醒很是温暖,但是所有人却不知道真正的苏醒其实早已死在了娘胎里,而现在的这个苏醒只不过是顶着苏醒的名字与躯壳活着的冒牌货。  然而,整件事情的始俑作者却是因为这雕像所刻之人,天尊。  现在与其叫他苏醒,不如叫他以前的名字赵信更好一些,对,当初赵信自爆后灵魂便体内便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所包裹起来,这才得以逃脱,再在后来逃亡过程中,神秘的力量渐渐的耗尽,所以坠落而下,没想到正遇到苏家的家主夫人难产,胎儿因母亲的难产体内氧气供给不足,造成胎儿窒息而死,这也让赵信有了机会,在这等机缘巧合下,赵信的灵魂便降落到那个死胎的体内,与胎儿一切都融合在了一起,再次成为活着的“苏醒”。  当他第一次被带到广场来看到这座雕像起他就认出了这雕像所刻之人便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那个让自己变成如今这幅模样的人,在这天星城生活了十几年,苏醒也明白了自己所身处的地域。  神州世界浩荡无边,共划分了九大神洲,分别是龙腾神洲,天应神洲,天云神洲,清河神洲,圣魂神洲,璇海神洲,妖莲神洲,蛮荒神洲,光明神洲每个神州都有很多的势力组成如学院大宗但最多的则是域,域严格来说算是一个国家,它占地几万里容纳了大大小小的百座城市,它们还可以给学院与宗派送上无数新鲜血液,也是每个神州中必不可少的势力,当然每个势力也有统治者,像学院有院长,小型宗派有宗主,大型宗派有掌教一样,域也有统治者那就是域主,而且每个的域主绝对是这个域里的至强者,每个域所属的城市都要树立一座神洲掌控者的雕像,以示尊敬。  因为天尊是天应神洲的掌控者而狂蟒域由隶属天应三十六域之一,而天星城又隶属狂蟒域,所以也就树立天尊的雕塑了。  现在的苏醒由于经脉堵塞的原因导致其无法修炼所以苏醒现在要做的就是打通经脉,还好他已经有办法了。  天色已经逐渐的暗淡了下来,空气变的有些微寒,苏醒这才是从雕像的底座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向苏家的所在地域缓缓走去。  苏家位于天星城城东,其建筑特点是以苏战的家

主府邸为中心呈放射状散布开来。  走在通往回家的碎石小道上,微飞划过缓缓吹带起了他的那如雪般的长发,不知怎么的,苏醒竟是微微的有些失神。  “哎吆”  这时,一声轻哼将他待会了现实,回过神来的苏醒忙定神一看,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三个少年,站在中间的那个少年此刻正用手揉着胸口,显然苏醒在刚才失神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这个少年的身上。  苏醒的眉头不禁的轻轻一皱,这个少年苏醒认识,他叫做苏晨是苏家二长老苏山的孙子,按照备份他还要叫苏晨一声表哥,但是这个表哥在平时可没少弄他,而苏晨的身后的那两位少年则是苏晨最贴身的跟屁虫,是一对兄弟哥哥叫做苏河弟弟叫做苏流,这两兄弟仗着苏晨给他们撑腰平时也没少戏弄苏醒,所以,苏醒对他们兄弟俩并不感冒。  “对不起”  苏醒淡淡的道了一个歉,便绕过苏晨以及苏河与苏流这两兄弟,但苏河与苏流却一下子闪出来挡住了苏醒的去路。  “你们什么意思?”  见到苏河与苏流挡住自己的去路,心里很清楚自己今天是很难从这里轻松的离开了,但嘴上仍是淡淡的问道“干什么?嘿嘿,苏醒表弟刚才你把表哥我给撞痛了,反而要问我什么意思,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苏晨话语虽然显得很是微屈,可是他眼中看向苏醒时透出的那浓浓的戏虐,破坏了一切。  苏河与苏流这两个跟屁虫为了讨好苏晨也跟着添油加醋的说道,“是啊!是啊!把我们大哥撞痛了就想这样离开?最少你也要拿出点诚意来嘛。”  “唔,那我要怎样做才算是有诚意呢?”苏醒不怒反而微微一笑道,他看出来了,今天苏晨就是想让自己发怒然后再找个借口好好修理他一番。  可苏晨会得逞吗?答案是,当然不会。  苏醒虽然年龄小,可他的灵魂却是一个曾经为这个位面的至强者,活了千年之久的老妖怪,什么样的勾心斗角他没见过!他会被这样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激将法给激怒吗?答案,当然是也不会。  苏晨见到苏醒非但没有发怒反而冲自己笑了笑,顿时让苏晨有种自己像是小丑在表演,而苏醒则是一个看客,而苏醒的笑像是在为自己的表演打分,给予一个肯定一般。  一股屈辱之意顿时在心中升腾了起来,脸色通红,目光狰狞的望向苏醒那张俊逸的面孔,咬牙切齿道,“好好好,小杂碎,一个废人,一个被诅咒的人,不是因为你爹,你现在还会顶着一个少爷的头衔生活在这里吗?今天本想让你过去,但你却这么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面对着面色狰狞的苏晨,苏醒那乌黑的眸子也是一点点的冷冽了下来,这个苏晨尽管再讨厌但实力却达到了凝海境二层,体内已经凝聚出两丈原力之海,这是毋庸置疑的,而自己至今却仍旧不能感应原力修炼灵力,被扁的命运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了。  但是,苏晨刚才说的话已经深深的刺激到了他,苏醒知道自己现在之所以还能生活在这里全是因为苏战,在这之前苏战与三位族中长老,签下了一份协定。  大体内容则是,如果,苏醒能在他十六岁的成人仪式的族比上获得一个名次,那么苏醒将会被承认是为苏家的嫡系未来苏家的继承人相反如果,不行苏醒则立马被驱逐出苏家自觉离开天星城,苏战也要自动让出家主的位置。  这样,一份苛刻的协定苏战本来可以是不签的,可是他如若不签,那么当时还是婴儿的苏醒就要被抱离苏家,那就相当于死路一条,不要说是自己亲生骨肉,就算是随便一个孩子苏战也绝对不允许这样做,于是牙一咬便签下了这份协定,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苏醒竟因经脉堵塞而不能修炼,这令苏战很是苦恼,以至于每天都为着苏醒的事去奔波。  好不容易将这件事压在了心头,可今天却被苏晨给抖了出来,这苏醒引出了他的怒火了,即使我要被扁也要反抗一下。  苏晨对上苏醒那冷冽的目光,顿时有一种跌入了冰窖,又有一种被蛰伏的猛兽盯上一般,让他心里萌生了一丝退意,但回过头一想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怕的,自己可是已经踏入凝海境二层,体内有着两丈原力之海,为什么要怕眼前这个即将要被自己痛扁一顿的废物苏醒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