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二小姐的超强保镖

第12章:奇怪的约会!

书名:二小姐的超强保镖 作者:鱼吃猫 本章字数:2130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22日 15:33


  “走。”宋意龄还在脑补刚才的情形,赵钦就站了起来,拉着她要走。  眼看跟自己出来约会的女人就这样被小小的保镖带走了,顾城锦猛地站起来想拦,谁知刚开口,就觉得喉头一紧,竟是说不出话了!  发现异常的宋意龄,心中有点恐慌,怎么顾城锦刚才还剑拔弩张,现在就只能张张嘴,然后便捂着喉咙发不出声音了。  她紧张地看着赵钦,想要从他脸上寻出点儿蛛丝马迹来。  “我从不跟人做口舌之争,”赵钦一边帮宋意龄把包和外套取过来,一边伸手护住她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因为我能让他闭嘴!”  点人哑穴,虽说手段有点不光彩,可教训下顾城锦这样敢在他面前放肆的阔少爷,是再合适不过了,两个小时的沉默时间,顾城锦有的受。  “肇事者”很快离开了现场,匆忙赶来的服务员慌张地收拾着餐具,而已经冷静下来的顾城锦脸上则笼罩了一层阴云。  这个保镖绝对不简单,恐怕来历非常,顾城锦双眼微眯,危险的冷光从中悠悠渗出。  都已经走到咖啡厅门口的赵钦突然感到一丝奇怪的冷意,也没在乎,只是加快了脚步,带着宋意龄赶紧离开了。  赵钦开着豪车在高速路上疾驰,除了保镖之外,无形中其实他还多多少少扮演着司机的身份。  刚才的小小摩擦,在赵钦看来根本不是事儿,但宋意龄心中却各种情绪交织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她的小手纠缠在一起,烦闷地扭着。  双眼注视着路况,心中觉得有些好笑,“你猜猜我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玩什么猜谜游戏,宋意龄莫名其妙的,但还是不忍心不理赵钦,就随口回了句:“不知道。”  赵钦嘴角一挑,漂亮的绕了个弧线,把车开下了高速,“我在想你那几根细手指头什么时候就能扭断了。”  还以为是什么,竟然是在拿自己开玩笑,宋意龄生气地剜了赵钦一眼,可转念又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已经冲到喉咙里的骂人话就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都是为了我的事,才把你搅进来的,那个顾城锦太嚣张,你别在意。”她一路上都在想的原来是这件事,真是个善良的姑娘,赵钦教训了人,心里爽快还来不及,她竟担心赵钦听了顾城锦的话会觉得委屈。  “我只是看不惯这种商业婚姻罢了,就算旁边坐的是凤姐,今天顾城锦肯定也得受挫。”现在赵钦生活里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气宋意龄了,时时刻刻都忍不住挖苦她两句,这千金大小姐噘嘴的样子,看得人心里乐开了花。  “讨厌你!”接二连三被嘲笑,宋意龄一片好心算是喂给狗了,当下也不管赵钦还在开车了,照着他的肩膀就是狠狠一推,还好赵钦有两下子,不然豪车“吱拗”一声就险些撞上了旁边疾驰而过的马自达。  首次出任务就这样在二人的打打闹闹中结束了,赵钦

回到自己房间,刚才的闹剧让他头大,正准备躺在床上眯一会呢,无意中转头就看见床头柜上多了一盘子东西。  那是一个精致的陶瓷鎏金托盘,中式材质和工艺,西式款式,托盘上一只茶壶和两只倒扣的茶杯,显然是整套的,半浮雕的流云纹若隐若现,即便是不识货的人看上一眼,也知道这套茶具价值不菲。  出去的时候明明关好门了,赵钦狐疑地朝门锁看了看,完好无损,他又迅速朝窗子看去,也关得紧紧的,而且窗框上毫无灰尘或者踩过的痕迹。  也许是佣人送来的茶,自己身无长物,也不会被人盯上,看来是自己太紧张,想太多了。  他摇了摇头,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下,在边境待了那么多年,走到哪儿都觉得可能有图谋不轨的人,这种职业习惯倒有点儿像被害妄想症了,呵呵。  走上前去,手触之处那茶壶外壁还有些微微发烫,应该是刚送来不久,但就在他坐到床边准备倒口水喝的时候,出现在被拿起茶壶底下的一张小小的纸条映入眼帘,赵钦身上所有的毛孔都为之警觉了起来。  第一反应就是一个翻身,从床这边来到窗户口,像条壁虎一样,贴在墙上,而后小心翼翼朝窗外看去:高尔夫球场、游泳池、房屋、偶尔经过的几个行色匆匆的佣人。  毫无任何可疑的痕迹。  赵钦眉头皱了皱,回到床头柜前,将纸条拿起,定睛看去:“明晚九点,根据地酒吧,有胆就来。你的同类!”  加上那个所指模糊不清的落款,整个纸条上也只有简简单单十七个字,为了十七个字就冒险来给自己送次纸条,看来所谓“根据地酒吧”这个约会,定然不简单,可能是鸿门宴也说不定。  谨慎地把纸条重新叠好,握在手里,再次快步走到窗前,观察了下窗外的情况,觉得没有奇怪之处后,赵钦将厚厚的天鹅绒窗帘拉了起来,仔仔细细严严密密,随着窗帘的合拢,整个屋子陷入黑暗之中。  他收起了呼吸,如鹰隼一般锐利的双眼在黑暗之中扫来扫去,他是在测试屋内有没有被安装针孔摄像头,良久,这种出于本能的探测才结束。  房间里是安全的。  这就怪了,看来送纸条这个人并不想收集他的行踪,但既然说是“同类”,那定然对赵钦是什么样的人很是了解。  能在宋家庄园进出自如的人,若不是身手了得,那定然就是出了内鬼。  余管家那张表面和蔼内藏玄机的脸出现在赵钦脑海里。  可为什么他一定要将自己约到另外的酒吧里呢,想要见他,随便找个深夜直接到屋里“探访”不就行了?  如此莫名的约会,让赵钦感到没来由的疑惑,人最怕的其实并不是强大或者长相几度丑陋的东西,而正是无法捉摸的未知,就因为不知道不了解,所以没法采取措施防御,只能束手就擒,任人摆布,赵钦讨厌这种感觉……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