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妃谋天下

第20章:刺杀机会又来了

书名:妃谋天下 作者:琴音绝潋 本章字数:2156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9日 11:21


  曲毕,舞步也随着停止,所有人包括安陵流郁都沉浸在幻想里,一舞倾城便是有这种魔力,幻想百生,如做梦一般看到了自己最想见的人。  她环顾四周,发现一舞倾城以起了效果,而自己,却在他的琴声中忘我的跳了下去,簪上的毒还没散发,这个时候。她开始运功,看到面前的他一双流泪的眼,她愣住了。  她的心不知为何颤抖了,不知为何忧郁了。是,她可以报仇了,杀了安陵旭沉,可是这些无辜的人。  直到半个时辰后,所有人如梦初醒,她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  没有一个人鼓掌,那是窒息的美丽,只意犹未尽的想她的舞给自己带来的幻像,菜已凉,人们纷纷告辞说自己已经很饱了,全然不知她一舞发生了什么事,却为自己看到的景象黯然伤神。  门外还有一个正呆住的人看完了一切过程,因为他最想见到的人便是她花紫萝啊!  虽有朦胧月色,这羊肠小道仍有光盲区,画屏提着灯为她们引路,一个情绪低落,垂头沮丧,一个目光呆滞,眼睛都不眨一下。刚刚侍奉在阁楼内,她也是陷入幻想的人,虽说自己内心苦涩,但她是一个婢子,无法释放情绪。  路过藕池,还隐约听得到青蛙的叫声,一些太监们正将它们全部清除,以免扰了清静,这个夏夜,太过安静,连一些小小的虫子都被清理得一干二净,这样的夜晚,称不上夏天,一阵风吹来,夹杂着茉莉花的香味,醉人心弦。  “看来是参加晚宴去了,这么早就回来了?”门口的他一身蓝色长袍,倚靠着门桩环胸而立,带着闲适的慵懒与痞痞的笑容。  “蓝公子!”紫萝最先反应过来,毕竟是照顾了自己三个月的恩人,怎会记不得?  他报以柔和一笑,“王妃,我们又见面了!”  回神的安陵流郁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会连夜赶来?”  “谁会吃饱了撑着赶夜路,本公子下午就到了,看了一个病人,见那小姑娘脸肿的厉害,她又央求我一定给她治愈,这才耽搁了时间。”他努嘴解释着,不过还是心满意足的见到了相见的人,还有给他的惊喜。  听他一说,这才知道周靖儿的脸是怎么回事。  “你们。住一起了?”见他们一起回来,蓝沧彦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他向来爱云游四海,此番过来看看也只是想了却念想。  紫萝尴尬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一看画屏在场,她该怎么说。等等,我们是夫妻,同房是天经地义的事,蓝公子为何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安陵流郁不自在的咳了一声,“沧彦,找个下人的地方睡去吧,我这没地方招待你,若你怕降低身段,躺在那棵树上也行!”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槐树,这个季节也该开花了。  蓝沧彦耷拉着脸满嘴怨言,“早知如此我还不来了!”说着便往树那走去,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画屏已经离开

去准备热水沐浴,正好三个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谈天说地。  “王妃可以告诉我,你跳的舞是什么舞吗?”  紫萝一惊,这人难道在那时看到了而且没有入定?她心虚道,“原是一些自编自创的舞,没什么名头,倒是王爷的琴让我大开眼界,自然而然的跟着他的节奏,连自己怎么舞的都不知道了。”确实是这样,她嘴上赞美着,心里却苦恼自己被他影响,如果再来一次她一定可以报仇的,他们的死与自己何干。  这么一提,他倒是想起自己起初是沉浸在自己的琴中,记起琴儿的事越来越心痛,谁知一抬头便看见她在桌上起舞,最后他在舞中看到了琴儿,又好像不是在舞里面,他看见琴儿在起舞,然后他更加用心的去弹奏,为她而弹。  “你一场舞,足足让所有人停滞了半个时辰,这是史无前例的!”他斩钉截铁道,显然对她的敷衍不满意,自己竟然也无法脱离那场舞蹈所带来的幻境,但是他蓝沧彦是神医,有不被药性侵蚀的办法,遂用银针止住了自己的穴道,使他能继续看下去。  同样也看到,在她看到流郁泪流满面之时,自己也心痛般抱着脑袋痛苦的蹲在地上,她以为,别人都不知。  紫萝理了理一群,拿着门口的灯说道:“妾身有些累,想去散散心!”  两个男人看着她走了,始终没问出原因。  “流郁,你是要违背我们之间的诺言吗?你爱上她了吧?”蓝沧彦不确定道。  安陵流郁一拍他的肩膀,“你确实误会了,原是因为没有多余的厢房才住一起的,她睡床,我睡椅,没有夫妻之实的!”  蓝沧彦还是有些不放心,“那我去看看!”  安陵流郁好笑的看着他,“去吧”。在他转身之际,收敛了笑容,仰天看着繁星点点的天空,轻身呢喃,“琴儿,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替代得了你,看你食言了吧!”遂又露出往常般宠溺的笑容。  她提着灯走在池岸边,杨柳下那一抹明黄让她大吃一惊,这不是安陵旭沉吗?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这次,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她提灯慢慢走近,刚一蹲身,“臣妇参见皇上。”灯笼的火心灭了,陷入一片漆黑,月光下的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的人,难道这是老头特意安排的吗?  安陵旭沉一步步走近,身上龙涎香的味道也被清风冲淡了几分,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到几分忧郁。“花紫萝,陪在朕身边如何?”  她怔住,随即朱唇轻启,“皇上再说什么,臣妇已经站在皇上身边了。”说罢,趁他掉以轻心时,假装理了理簪花拔下了两根簪子,她怕一根不足以致死。  “你离开安陵流郁,来我身边!”他动情的抓起她一只手,由于精力放在刺杀上,她没收回手。  “皇上说笑了,妾身已为人妇,怎。”  忽的他欺身将她抱住,正好紫萝找准了心脏的位置,待他松开之际从前面插进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