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悬疑灵异 > 黄泉灵探

正文 第3章:索命洋娃娃

书名:黄泉灵探 作者:秦羽 本章字数:3217

更新时间:2019年08月29日 17:34


我做走阴人没几年,通玄眼时灵时不灵,而这一次转身看向姜某,我明显感到眼珠子上有一股暖流一瞬即逝。 紧接着就看到了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姜某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人,那人轮廓模糊,脸上也被一层黑气遮着,只露出一对绿幽幽的眼睛。 那毛骨悚然的人影嘴角上扬,正对我露出渗人的笑容。 “鬼上身。” 我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姜某这是怎么了。 难怪她会突然失态脱光衣服,原来是被鬼上身了,而且好像还不是一般的鬼。 “还好阴气不重,我能对付。” 我嘴里嘟囔着,把姜某的身子看了个精光,身体反应更加强烈了。 “罪过罪过。” 我干咳两声,趁姜某抱住我的时候,张开手掌一把扣住她的后脖颈,撩开长发看了一眼。 “四道上身痕,这个女明星什么来路?居然被阴魂上身过四次。” 她被我按在沙发上,还不安稳,嘴里叫着“弟弟好粗鲁,姐姐好喜欢”之类的骚话。 我无视了她,急速思考着。 上身痕也叫入体痕或者附身线,不同的职业称谓也不同,指的是人脖颈后面的皮肤褶皱。 正常人的后颈纹,只是有褶皱而不会出现特别的颜色,被鬼上过身的人后颈纹会带着淡淡的灰黑色。 根据上身痕的线条长短和粗细判断,姜某一共被三个不同的阴魂上过身,其中一个上过她两次身的阴魂很厉害,不是我能对付的。 好消息是,那个厉害的阴魂不是现在姜某体内的阴魂。 “你喜欢从后面来吗?刺激。”姜某被体内的阴魂控制着,对我说风流话。 “阴阳有序,人鬼有别,幸好你遇到了我,要是遇到阴差,下场会很惨。” 我冷哼一声放开姜某,行云流水般从腰间抽出一个小册子,哗啦啦翻开,里面铺着的各种符纸像是活过来一样立起。 “你是道士!” 姜某脸色大变,声音不男不女。 “不,是篡命师。” 说话的当头,我飞速从册子里取出一张黄色空白的符纸,手指从眉间掠过,凭空在符纸上画了几笔。 “嗡。” 笔落,红光生,是个古字“镇”。 这是最常见的符咒,镇魂符,有驱鬼的功效,对付它足够了。 “吼!” 她面目狰狞,冲我怒吼,指甲眨眼间就变得漆黑锋利,唰地向我扫过来。 我沉着脸,一挥手将黄纸贴在她额头上。 明明符纸没有胶水,却能牢牢地固定在姜某额头。 她的手无力地垂下去,双眼失神,体内的阴魂被镇魂符镇住,既出不去也无法控制姜某的身体,只能无谓地挣扎。 “鬼有鬼道,人有人道,给我出来。” 我嘴里念念有词,右手手指快速在左手手心画了几笔,而后猛地拍在姜某额头的符纸上,强行将她体内的阴魂给震了出来。 “嗷!” 一道模糊如黑烟的人影不甘地冲我叫了一声,就透过窗户飘走了。 这时候,姜某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看,自己光着身子面对我,愣了一下就“啊”地尖叫起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她捂住关键部位,羞耻地冲我叫喊。 我苦笑着给她扔过去一条被单给她遮身体:“别误会,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我来的时候你正要脱衣服洗澡,所以才会这样。” 我撒谎了,怕跟她说被鬼上身会吓到她。 她上下瞄了我一眼:“你人长得还可以,就算真发生了什么也没什么。” 我一脸错愕,干咳两声,回到正题,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她一听我说到灵山老道,脸上就露出恐慌的神情。 “不是我干的,是他。” “他是谁?” 姜某不断摇头,不肯说,左右环顾,目光多次往客厅的柜台上看,不知道在看什么。 直觉告诉我,姜某有什么事瞒着我,于是我威胁她说灵山老道的死跟她脱不了干系,想洗脱谋杀嫌疑的话,就把那晚的事完完整整告

诉我。 被我这么一说,她也怕了,说她昨晚的确去找了灵山老道,但她去的时候,灵山老道不在家,是灵山老道的徒弟接待的她。 说到灵山老道的徒弟,姜某犹豫了会。 原来昨晚灵山老道的徒弟接待她时,见色起意,于是假扮师傅灵山老道,以帮她为要挟,跟姜某发生了关系。 后来灵山老道回来了,姜某才发现自己被耍了,不过她当时也没说什么,把自己的请求告诉灵山老道后,灵山老道就让她回去等信。 姜某又说,她走的时候,听到灵山老道和他徒弟在争吵什么,具体吵什么没听清。 后来的事,我也知道了。 “小林没有跟我说实话。”听完,我的脸沉了下去。 小林就是灵山老道的徒弟,他一定有问题。 我决定等会再折返回去找小林。 “对了,你之前说的那个诡异的洋娃娃呢?” 来都来了,姜某这事也一并看看吧。 才一晚上没见,姜某脸上的腐烂更加严重了,肉里面拱动的虫子又肥又白,很恶心。 姜某一提到洋娃娃就自然地产生恐惧感,哆嗦着指着大厅的柜子。 柜子的最左边放着一个女孩子经常买来玩的毛绒洋娃娃,造型可爱,但是眼珠子渗人,跟它对视的时候总觉得洋娃娃里藏着一个人在看着你。 我本以为能在洋娃娃上发现异常情况的,可是翻来看去,打开通玄眼都没看出什么特殊之处。 这明显是个很普通的洋娃娃啊,姜某梦鬼和脸溃烂可能是被鬼上身引起的,也许和洋娃娃无关。 “发现什么没有?” 姜某缩在床上,紧张地声音都颤抖了。 “这样吧,我亲自带走洋娃娃,把它销毁,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真的?”她大喜过望,又要说什么以身相许。 我吃不消她的热情,赶紧找个借口开溜。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来找姜某的经纪人,有个通告马上要开始了,经纪人是过来接姜某的。 和经纪人擦肩而过的刹那,我不由地停下脚步。 好浓的煞气。 他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头就进房间找姜某了。 “哎呀,蒋大川,你等会再进来,我在换衣服。” 身后的屋里传来姜某的嗔怒声。 “蒋大川,名字有点耳熟。” 我小声念叨着走了,把洋娃娃装进专门封印阴魂的锁魂袋,准备找完小林就把它给销毁了。 刚到楼下,我想起来了,蒋大川,昨晚那个女鬼委托我帮她寻找的意中人就叫蒋大川,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吗?
“有意思了。” 我嘴角上扬,如果女鬼想想找的人就是姜某的经纪人的话,那么这几件事就全都牵连到了一起,有趣。 我决定下次来找姜某的时候再见见那个蒋大川,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小林问清楚昨晚的真相。 当我赶回去后,从江雨那得到一个坏消息:小林死了。 他的尸体是在附近的一家造纸厂发现的,不,准确来说不是尸体被发现。 我到案发现场,在过滤池里看到了小林。 造纸的工序是先剁碎树木,经过研磨处理后放入过滤池浸泡,然后用纱网焯洗出一张张木纤维晾干成为纸张。 在一个鲜红鲜红的过滤池里,我看到了一张血淋淋的人皮,像是纸张一样在浆水里上下浮动。。。 人皮上有一个铜钱状的烫印,这是小林过门时,灵山老道赐下的烫印,寓意“不以方圆,不成规矩”,要小林做个规矩守道的正直人。 我心情沉重,被造纸厂里沉重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问身边的江雨说小林的脑袋呢,找到没有。 “没有。”江雨摇头。 “咦,你那锁魂袋里放了什么?怎么在滴血?”她突然指着我腰部的黑色袋子问我。 “滴血?”我一愣,“怎么可能,里面只是个洋娃娃。” 说着,我一摸锁魂袋。 鼓鼓囊囊,像是装了一个皮球。 打开一看,是一只双眼惊恐瞪着的血糊人头,那只洋娃娃不翼而飞。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类似 《黄泉灵探》 的 悬疑灵异 类小说: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