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如果可以,不停相爱

正文 第九章

书名:如果可以,不停相爱 作者:嗜睡的蝴蝶 本章字数:4272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9


  闹钟响起的时候,潘婕其实早已经醒了。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好容易到三、四点钟时囫囵地睡着了,却噩梦连连。四周全是烟雾,她跌跌撞撞地走着,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头顶不知是哪个地方传来了妈妈的轻声呼唤,“小婕、小婕!”她站在原地到处张望,却找不到妈妈的身影。心里一急,向前大大地跨出一步,结果如万丈高楼失脚、人飞快地下坠,心脏难受得无法忍受。这时,眼前突然清晰地看到对面的山崖,变形成了一只斑斓猛虎,对着她张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潘婕一个激灵,人惊得坐了起来。  两侧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潘婕觉得头很痛。坐在床上醒了醒神,才想起今天周六,不用上班。  重新躺下的潘婕,却再也无法睡着。昨天的林俊峰,让她不禁对他在自己心目中的一贯印象画上了一个问号。她印象中的林俊峰,是那么纯粹的花花公子,跟昨天判若两人。她永远都记得,大四那年他搂着当时的Z大校花从她眼前走过的情形。那时的林俊峰,看向自己的眼神满是挑衅,而那朵”花”更是盛气凌人、傲视一切的模样。面对着迎面而来的他们,潘婕抱紧怀里的书本,抬着头,就当他们是透明的一般,漠然地擦肩而过。  潘婕,不愿向任何人低头。  可昨天的情景,让潘婕回想起来,竟然有一丝感动。站在窗帘背后,看着林俊峰瘸着脚走上车,她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他给她的,是那个让她沉迷的温柔乡;而她还给他的,却是无情的连环脚。更奇怪的是,林俊峰竟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报复,她记忆中的他,不该是这个样子。  林俊峰变了?  闹钟响了,她轻轻地关掉。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起床。  林俊峰是被闹钟吵醒的,睁开眼迷糊了一下,一抬身就发现头很重。伸手摸了摸额头,好像有点发烧。昨晚在潘婕的楼下等了她一个多小时,在外面站久了可能被风吹得着了凉。  人一醒,感觉器官也就醒了过来,他很快就接收到了腿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撑起身子向腿上一看,原本青紫的地方已经肿了,伤处看起来比昨晚更加骇人。林俊峰不禁咧了咧嘴。  趔趄着下了床,晕晕乎乎地刷牙洗脸。他没忘记今天还约了罗晓波在公司谈地产方案,他得去公司。  西服套装是穿不得了,只怕裤子紧了会磨到伤处。翻了一套久已不穿的休闲装换上,反正周末公司没人,穿这个去也没多大关系。收拾停当就拐着下了楼。  周末早上,林俊峰的父亲照例约着几个老朋友去打球了,楼下静悄悄的。餐桌上放着煎好的鸡蛋和火腿,还有几片烤好的面包。林俊峰没有什么胃口,可还是坐下吃了点。吃完对着厨房叫了一声,“张妈我走了!”就出了家门。  公司也静悄悄的,一路上林俊峰一个人也没见到,心里不免庆幸,没人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来到七楼的时候,发现罗晓波已经等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口。  “早啊,罗晓波。”林俊峰虽然身上感觉没力气,可还是打起精神和门口的眼镜男打了个招呼。  罗晓波见林俊峰一身便装、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稍稍愣了一下,但并未多问。赶紧站起身,“林部早。”  打开办公室的门,两人走了进去。林俊峰把车钥匙往桌上一扔,坐下问道:“怎么样?有想法了?”  “嗯,大体有了。”  伸手指了指桌前的椅子,对着罗晓波招呼道:“坐,我们坐下谈。”  罗晓波闻言坐下,取出包里的一个文件夹,在林俊峰面前展开。是一个广告策划案的框架图。  “林部,我是这样想的。地产设计的框架,大体跑不出电视、平面、户外、网络这四块。如果想体现出创意,在每一块都可以有些改变。但我们过去做的这种广告,四个版块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往往是各说各的,不能形成立体的宣传效果。这次我想改变一下,让这四部分变成有机的整体,既各有特点和针对人群,又互相关联。这样才可以形成事半功倍的效果。”罗晓波本来看上去是个很内向的人,话也不多。可说起策划方案来,口齿异常清晰,逻辑也非常严密。  林俊峰听完,立刻对他的想法产生了兴趣。他回来几个月了,还没有一个项目经理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得如此让他认同。“来,详细说说你的想法。”  罗晓波推了推眼镜,从包里拿出一只笔来,指着框架图上的“电视”一块说道:“比如电视,我觉的我们可以尝试一种新的拍摄模式,借鉴电影电视剧的那种搞法,按照客户推崇的关注点,拍出情节来。不是为了给大家推介产品,而是要传递一种文化,讲一个故事。故事好听,文化接地气,观众自然就会接受你宣传的东西了。在这个基础上甚至可以拍出连续剧的效果,这样的话肯定效果更好。而其他三个板块,全部依托这个故事情节,分别利用自身的特点,放大情节的局部或者全部,让这个广告全面铺开,家喻户晓!”  “好!”罗晓波还没讲完,林俊峰已经拍案而起。他从罗晓波的话里,敏感地捕捉到了引领广告新方向的信息,如果这个构想实现,不仅在H市,甚至在全国都会成为广告界的先驱。他不禁认真端详起面前这个跟他年龄相差无几的年轻人,眼神中流露出爱才的神色。  “林部,关于这个创意,还有很多细节我还没想好,所以大概也就这么多了。”一说完方案构想,罗晓波又回到了过去自己的状态,语气不再那么充满自信,连神态都又变得“宅”了起来。  林俊峰绕过桌子,走到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这个是最主要的!细节的问题,可以周一再详细讨论。对了,周一你就离开四组,到

一组报到,设计一组今后你负责!”  罗晓波的眼睛亮了一下,“林部,你是说……升我的职?”  “是的,升你做设计一组的组长,你加油!”  “谢谢林部,我一定努力!”罗晓波难得地露出了笑容,自己终于抓住了这几乎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在绝尘站稳了脚跟。  林俊峰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困扰他几天的难题,今天终于迎刃而解,心中的舒爽不言而喻。“你先回去吧,今天辛苦你了。”  “那我先走了。”罗晓波站起身,收拾好桌上的文件准备放回包里。  “文件留下吧,我再看看。”  罗晓波依言照办,躬了躬身算是告辞,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林俊峰拿起文件夹,仔细地又看了几遍。不能不说,这个罗晓波确实是个人才,鲁平阳也算慧眼识人了,这次他们可真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此时,林俊峰并不知道,潘婕在绝尘时受到的最大一次打压,正是这两个人的“天作之合”。  心里的一个结打开,他这才感到头晕得厉害了,人也虚弱得开始冒冷汗。看来挺不过去了,非要去医院不可了。  潘婕一大早就去了商场,帮妈妈精心挑了两套素雅花样的睡衣。坐在开往医院的出租车上她还打了个盹,昨晚的睡眠质量实在是太差了。  车到医院,她还没醒。路边早已有人等着车了,司机看着这姑娘,伸手推了推她,“闺女,到了。”潘婕这才猛醒,赶紧连声道歉,掏出钱包付了车钱,就下了车。刚想向医院大门走过去,就听后面在喊,“东西,你的东西。”这事闹的,买的东西忘车上了。潘婕又赶紧转身往回跑,从司机手里接过手提袋,一个劲地道谢。看着司机边摇头,边把车开走了。  她这才定了定神,伸出手在脸颊上拍了一下,算是彻底清醒了  住院部在医院的后面,要穿过门诊大楼。今天周末,来看病的人很多,大厅里非常喧闹。潘婕一边在人群中躲闪,一边加快了脚步。前面一个高大的男人挡住了她,一瘸一拐地走得很慢。潘婕嫌他挡路,轻轻地搭住他的手臂,嘴里说道:“对不起,借过!”那男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潘婕看到他的脸,愣住了。“怎么是你?”  眼前的林俊峰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看见潘婕竟然还微微笑了笑,“我刚才还在想,会不会碰到你来看你妈妈,你还真不经念叨。”  “你……这是什么情况?”潘婕看到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她还从来没见过林俊峰如此狼狈呢。  “还能是什么情况?昨天被你这个大小姐把腿给踢瘸了,又被你家门口的冷风吹得着了凉,你又不肯对我负责任,我只好来找大夫咯。”病成这样一副模样还在耍嘴皮子,潘婕听得又好气又好笑。  神差鬼使一般,潘婕几乎本能地扶住林俊峰,“我扶你去!”说完,陪着他就上了三楼内科。  排了半天,终于进了诊断室。一测体温,大夫就嚷嚷起来,“都烧到快四十度了,怎么才来?身上还有哪不舒服?”  林俊峰泱泱地回答,“倒没别的,就是没劲、头晕、出虚汗,腿还有点疼。”  “腿上什么地方疼?来,给我看看。”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身子往他的腿上看。  林俊峰倒很配合,卷起休闲裤的裤腿,露出腿上的伤处。潘婕探身一看,一下被惊呆了。自己虽然昨天踢他的时候是使了不小的力气,可他昨天除了上车的时候有一点跛,站在那的时候并没什么反应啊。可那么一片触目惊心的青紫淤血摆在那,这个做不了假。想到这偷偷地向后退了一小步,生怕大夫知道她就是那个”施暴者”。  “啧啧啧,小伙子你这是怎么弄的?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啊?跟人打架了?”大夫看了一眼伤处,也禁不住皱了皱眉。“你这发着烧,还受了外伤,搞不好还会发炎的。你等会最好再去外科把这伤口处理一下,卧床休息几天。”  说完拿起处方单,鬼画符地写了一大堆谁也看不懂的奇幻文字,抬手递给潘婕,“这是你女朋友吧?来,拿着。去药房领药,然后再去输液室打两针。”  潘婕心里不免恨恨的,可又不敢反驳,乖乖地接过处方。看着林俊峰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真恨不能再扑上去给他两脚。  看着林俊峰站起来准备出门,大夫还特意多关照了一句,“千万记得去下外科啊,你这伤还真是不轻。”  回到一楼大厅,林俊峰就借口腿疼,怎么也不肯去排队拿药。可怜潘婕心里一边骂着他,一边乖乖地在大厅里穿梭。虽说这厮受了风寒跟自己没太大关系,纯属他自作自受,可腿上那伤自己却脱不了干系。算了,只当自己做回雷锋了。  林俊峰歪在大厅的长凳上,笑容满面地看着潘婕来回忙活。如果她肯每天这样,自己就算每天来趟医院也成啊。恍惚之间,感觉自己跟潘婕真的有恋人的状态了,想到这一层,看向潘婕的目光更加柔情,笑意也更深了。  潘婕拿完了药,回到林俊峰身边准备扶着他先去外科。可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立刻把担心的神色变作了愤懑。林俊峰一见她变了脸色,也换做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我这今天的待遇提升好快啊,能享受冰美学霸的照顾,三生有幸啊!”  “信不信我把你另一条腿也踢废了?”潘婕咬牙切齿地威胁,林俊峰明知她不可能那么做,仍然故意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  “女侠饶命,废了一条了,留下一条我好单腿蹦吧,不然只能坐轮椅了。”  要论耍嘴,潘婕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但好在现在他是半个残废人,手上还能欺负欺负他。潘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把把他从凳子上拉了起来,“走!去外科!”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