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67章 云飞天际血咒消(1)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818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46


  那个神秘的首领居然是潘颖!  沈云飞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  在去北京的高铁上,潘颖特地跟人换座位,想来就是为了接触他,甚至有可能在靠着他肩膀睡觉的时候,就在他身上做了手脚。  之所以这么做,估计是为了方便在沈云飞看青铜古镜的时候进行催眠,毕竟催眠不是请客吃饭,说来就来的。  在青铜古镜中所说的苗疆相关大部分是真的,其目的是要沈云飞对叛逆者一事深信不疑,如此一来,在沈云飞拿到和氏璧后,谭老头才好摘桃子。  但她没有想到,周天赐高傲等人居然会跟张教授合作,为了避免意外,进入苗疆后,潘颖便将周天赐等人引开并抓起来,方便沈云飞单独行动。  心念电转,沈云飞便将前因后果推测了出来,虽然还不知道真相到底如何,但估计也相差不远。  按说,他应该很沮丧才对,毕竟历经千辛万苦,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任何的沮丧,甚至嘴角还微微露出笑容,而原本怒发冲冠的齐四,也是嘴角露出了笑意。  “总算知道你们首领是谁了。”齐四笑道。  谭老头虽然觉得不对劲,但也不怎么在意,眼前这两人虚弱无比,自己随便都能将他们放倒,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谭老头,给你看一个东西。”沈云飞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东西?”谭老头随口问道,心中却是在想,这厮肯定是想分我心神,然后偷袭我。  沈云飞冲齐四扬了扬下巴,齐四笑着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小东西,托于掌心。  谭老头望去,只见其掌心中有一小块玉石,晶莹剔透,样子却好像是从某大块玉石上掰下来的一个边角。  赫然是和氏璧残角。  谭老头做梦都没有想到,和氏璧残角居然没有在盒子里面,而是又出现在齐四手中,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指着齐四,厉声问道,“刚才的盒子里面是什么?”  “一个空盒子啊。”  “那你刚才还说要我把东西还给你?”谭老头气得全身颤抖。  “靠,盒子是黄金的呢,怎么也能卖个十来万,老子能不急?”  谭老头更是话都说不出来了,身形一动,就要去抢夺和氏璧。  银光闪过,一柄飞刀毫无预兆的钉在了他的咽喉。  谭老头双手捂住脖子,指间鲜血汩汩冒出,目光怨毒的望向沈云飞,喉咙中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虽然没什么体力,但丢飞刀的力气还是有的,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你已被分心,要是弄不死你,那我师父会打死我,真的,他下手很重的。”沈云飞无辜的耸肩摊手。  在秦玉伯门口,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主要是花大姐跟姬长发等人死得太快,然后谭老头又及时的冒出来,这不得不让他怀疑,而且,进门看到桌上的桌布垂地,更是让他心生疑窦,只有玩魔术或者要遮挡什么东西才会弄这么长的桌布。  在谭老头说要给和氏璧消磁的时候,便假装去拍齐四的肩膀,实则在他背上快速的写了几个字,会意过来的齐四便配合着演了这么一出戏,不仅戳穿了谭老头的身份,更是知道了他们背后的首领是潘颖。  现在想起,头皮都还是发麻,潘颖还真是好算计啊。  眼下虽然干掉了谭老头,但一想到潘颖以及她手下花大姐姬长发等诸多高手,两人也不敢多做停留,出了木屋,快速往下而行。  很快就下到了第45层,这一层是巨树中间盆地的底部,而通往46层的树洞则是在盆地中心,小卖部的附近。  两人躲在旁边树丛中观察,发现整个45层都是毫无人影,对视一眼,眼中均是诧异。  在苗疆中,虽然通讯基本靠吼,但其传递消息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潘颖等人打开黄金盒子,发现里头没有和氏璧,肯定会去小木屋查看情况,只要发现了谭老头的尸体,肯定会马上通知各层的士兵进行搜捕。  可这一路走来,两人根本就没有见到苗疆的士兵,这情形非常的诡异。  “很显然,秦玉伯、卫逍遥、潘颖虽然都是苗疆中人,却是不同阵营,有可能正在某处火拼,根本顾不上我们。”沈云飞的分析很乐观。  “也有可能都埋伏在45层,一旦我们走到中间无处躲藏的时候,他们就会出来瓮中捉鳖。”齐四的分析就悲观了许多。  “你才是鳖!你全家都是鳖!”沈云飞骂道。  但趴在这也不是一个办法,此刻头顶阳光刺眼,距离天黑还早得很,再等上半天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  咬咬牙,两人硬着头皮朝小卖部飞奔而去。  沈云飞两人位置,跟小卖部以及树洞正好成一条直线,也就是说,如果不绕圈子的话,必须得经过小卖部。  就在两人途径小卖部门口平地的时候,小卖部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哟嚯,跑得这么急,那边有人发包子吃么?”  循声望去,只见小卖部门口俏生生的站着一名女子,穿着一件苗服,长发披肩,睫毛长长,大眼睛黑亮黑亮,皮肤白皙光洁,极为青春靓丽,正是潘颖。  沈齐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停下来,转身面对潘颖。  潘颖款款走到门前圆桌前坐下,笑眯眯的招呼沈云飞两人:“过来聊会吧?”  “有什么话直接说。”沈云飞掌心中已经扣好了飞刀。  “隔这么远,我说话很吃力呢。”潘颖目光飘过沈云飞的右手,笑道:“不要动不动就玩飞刀嘛,我们都不是小孩子,扔东西有意思么?又伤不到人……”  话没说完,沈云飞手掌一扬,飞刀闪电般的射向潘颖的咽喉。  叮的一声。  潘颖被飞刀击中后,只是身体晃了晃,娇嗔道:“我都说伤不到人了,你还要给我来一发,真是坏蛋。”她的语气虽然漫不经心,但其声音却是突然变得沙哑。  沈云飞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潘颖这是在脖子上围了一层铁皮,苗服衣领比较高,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来。虽然有铁皮,但飞刀的力道还是传到了她的脖子上,对其声带造成了一定的伤害,要不然也不会说话沙哑。  当即又摸出一把飞刀,笑道:“反正伤不到你,那就再来两刀好了,如果你还能顶得住,我沈云飞立马投降。”  潘颖嫣然一笑,她的脖子上确实包了铁皮,而且铁皮下面还有缓震的橡胶,就算这样,她中了一刀后说句话都是吃力非常,再来两刀的话,估计气管都会被震裂。当即笑道:“

玩飞刀多没意思,要不,我们玩蹦极好了。”  “蹦极?”沈云飞眉头一皱。潘颖说这话肯定意有所指。  “对啊,蹦极。”潘颖笑道,“我曾经玩过一次,真的很高呢,差不多有这么高。”说话间,她伸出手指向盆地边缘的峭壁。  顺着其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峭壁中间,不知何时伸出来一块板子,就好像是跳水的跳板,上面站了一名被绑住了手脚的女子,旁边有一名苗疆士兵用一根长枪状的棍子将其撑住,只需随便一顶,该女子就会从上面掉下来。  虽然相隔数百米远,看不清其面容,但沈云飞还是一下就猜到了,厉声问道:“上面是赵旭?”  “啊呀,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摔下来还得了?”潘颖手轻轻拍打着自己胸口,“咦,你的视力不错嘛,这么远都能认出来。”  “你想怎样?”沈云飞怒道。  “哎哟喂,看你这话问得,我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潘颖笑了笑,旋即声音变冷,“交出和氏璧,我就放你一马。”  沈云飞虽然心中焦急,却也知道只要交出和氏璧残角,潘颖会毫不犹豫的下令将他俩击杀。但要是不给的话,眼睁睁的看着赵旭被人推下悬崖,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一直没出声的齐四突然说道:“眼下她只有一个人,我们先把她抓起来,用她来交换人质。”  潘颖噗嗤一笑:“这位大哥,我要是不清楚沈云飞的性格,敢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他呀,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呢。”说到这,潘颖竟然伸手从领口抽出了一圈贴着橡胶的铁皮,将其丢在圆桌上,“来,沈云飞,你有种的再冲我来一飞刀,看看我死了赵旭会不会跟着死?不是我小看你们,如果不用飞刀的话,就凭你们俩现在的体力,能不能打得过我还不一定呢。”  齐四哼了一声,他知道潘颖说的一点都不差,在九龙池山腹,沈云飞怎么都不肯抛下赵旭,就能看出来他不是杀伐果断之人。  “是不是很为难?”潘颖笑道,“这样吧,都是几个熟人,我给多你们一个选择,你俩只需要做一件小事,我就把赵旭放下来。”  “我不答应。”齐四冷笑道。  “你会答应的,因为这件事非常的简单。”潘颖笑着从身上摸出一块玉佩,材质晶莹剔透,一看就是上乘货色,“用手指碰一下这块玉佩就行。”  沈云飞跟齐四均是愕然,这算什么?  望了望悬崖上方的身影,沈云飞不再迟疑,伸出手指触到了玉佩上,瞬间,感觉到体内那缕神秘的气流毫无征兆的钻了出来,在玉佩里头转了一圈后,又缩回去藏在了沈云飞体内,无影无踪。  就在气流经过玉佩的瞬间,玉佩表面有一道紫色的光环掠过,眨眼不见,见到紫光,潘颖眼中异彩涟涟,转而要齐四也摸一下,“一个小测试罢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放你走。”  齐四皱着眉头,右手拿着和氏璧残角,左手伸出指头触碰了一下玉佩,但这次玉佩却是毫无反应。就在沈云飞齐四两人一头雾水的时候,潘颖收好了玉佩,冲齐四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我可以走了?”齐四狐疑道:“那沈云飞呢?”  “他呀,他还要留下来救赵旭呢。”潘颖笑道。  “喂,你刚才说好的,只要摸一下你的玉佩,就放我们走人的。”齐四大怒。  “我说话不算话了,怎么着?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连你也不放过了。”潘颖嗤笑道。  沈云飞皱眉道:“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管我什么意思?答不答应?”潘颖抬头望向峭壁方向,故作惊讶:“哎呀,好像要掉下来了。”  沈云飞望去,只见远处赵旭的身影在跳板上微微的晃动,还真有站不稳的架势,说道:“好,我留下来就是。”  齐四在一旁大叫:“沈云飞,你疯了!”  沈云飞苦笑一声,“我也知道这么做很傻,但不这么做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齐四骂了一句,走到树洞前,看了看树洞,又看了看沈云飞这边,欲言又止,最终飞快的爬进了树洞。  潘颖笑着扬了扬手,峭壁上的人将赵旭拉了回去,沈云飞这才心中稍安,皱眉问道:“喂,你花费如此大的人力物力,不就是为了和氏璧么?怎么突然就不感兴趣了?”  “从一开始,我感兴趣的就是你,而不是和氏璧。”潘颖微笑着。  “说话别这么含糊行不?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沈云飞眼睛一翻。  潘颖噗嗤一笑,转而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对和氏璧感兴趣的是我手下,他们帮我做事,我总得给他们好处,是不是?至于你嘛,你应该听说过苗疆流传千年的偈语吧。”  “你是说,蚀骨难忍千年痛,云飞天际血咒消。”沈云飞皱眉道:“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苗疆的人都中了毒?这毒很厉害?”  潘颖眼中浮现出深邃的痛苦,缓缓说道:“你中过秦若兰的蛊毒,毒发的痛楚你应该尝过。”  沈云飞摇头:“毒发的痛楚没尝过,但秦若芷帮我解毒的时候确实非常痛。”  “差不多吧,我们苗疆人身上的血咒一旦发作,比你解毒所受的痛楚还要强烈数倍,恐怕也只有女子分娩的痛楚才能与其相当了。”潘颖叹息道:“而且,我们这痛楚每三个月就发作一次,从我们出生断奶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到死,这种痛楚从未间断。”  听血咒如此凶残,沈云飞楞了一下,旋即问道:“如果不断奶呢?”  潘颖翻了个白眼,“千余年来,我们祖辈试过无数种办法,你说的这种办法我们早就试过,没用。”  沈云飞默然不语,突然觉得苗疆的人好可怜。  “我的父亲天纵奇才,一身武功更是出神入化,为了解开血咒的秘密,他多年来穿梭于各大世家,去窃取一些古老的记载,最后一次却是不小心中了宋家的毒,当场身亡不说,宋家的人更是借机攻打苗疆,这件事牵涉太远,不说也罢。”潘颖叹息了一声,“我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的手稿,根据手稿中的相关资料隐约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轮廓,但始终有些事情不得其解,索性出去拜了考古专家张教授为师,从他那里我学到了许多课本上绝对没有的东西,再跟我父亲的手稿一比较,终于发现了苗疆血咒的原因。”  “什么原因?”沈云飞好奇问道。  “苗疆就是一座大监狱,而我们都是囚犯。”潘颖缓缓说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