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65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1)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503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46


  眼前一片漆黑,沈云飞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只知道自己在不停的旋转,一会儿头朝下,一会儿头朝上,时不时的撞在坚硬的东西上,一阵阵的剧痛,也不知道是青铜碎片还是其他东西。  很是吃力的将身体蜷成球形,头藏在膝盖之中,这样虽然不会让头部胸前等要害受到重创,却是旋转得更加厉害。终于,他哇的一声吐了,污秽的东西全吐在了裤子上,转而又糊在脸上,一阵恶心,又是狂吐。  又有东西撞在沈云飞身上,感觉肉呼呼的,外面又有布料相隔,应该是人类,不由大喝:“谁!”  飓风中,声音根本听不清楚,那人并没有回应。  一定是齐四!沈云飞突然就反应了过来,顿时怒意澎湃,也顾不上其他了,双手在空中捞了几把,第四把的时候左手抓住了一只胳膊,顿时抓紧,右手捏拳,奋力一拳过去。  这一拳直接打在了那人的肩膀上,那人隐约骂了一句,也是一拳击中沈云飞的胸口。  在这漆黑的空间,谁都看不见谁,而且风声凌厉,谁也听不见谁,两人你揍我一拳,我还你一拳,不管你怎么用力揍我,我只管使出吃奶的力气揍你。  终于,沈云飞一拳击中对方的面门,那人顿时晕了过去。正想再揍两下解恨,感觉一阵虚脱,连番损耗太多的体力,再也支持不住,也是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云飞悠悠醒转,只觉阳光刺眼,脑袋里面兀自一片迷糊,眯着眼睛摇晃脑袋,这才想起了先前所发生的事情。  微微一动,身体顿时上下起伏,发现自己悬空挂在树上,腰间皮带正好扣住了一根树枝。连忙伸手抓住另一根树枝稳住身形,找了个落脚点站起来,举目四望,绿色的树冠无穷无尽,隐约猜到自己是在苗疆巨树的树冠之上。  感觉手中树枝极其的坚韧,虽然比不上归来洞中的树枝,却也相差不远。眯眼看了看天上,心中寻思,自己是从天而降?还是从宫殿中喷射出来然后落在树冠上?  左侧传来一阵悉索声,循声望去,发现离他十来米的树丛中挂着齐四,鼻青脸肿的看起来非常狼狈,想到自己也比他好不了多少,心中气不打从一出来,便准备过去再揍他一顿。  齐四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看到沈云飞咬牙切齿的找路过来,不由苦笑:“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何不一起共唱爱的奉献?”  “爱你妹!先给我唱征服吧。”沈云飞从一根枝桠跳到另一根枝桠,恶狠狠的骂道。其实,他心中的怒火在旋风中跟齐四对殴已经发泄得差不多了,眼下这么做纯属无聊,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在距离齐四还有三米远的时候,沈云飞停了下来,并不是他改变了主意,而是树冠下方出现了两个人。  一人身材魁梧,一人带着眼镜,赫然是卫家兄弟。  这两人身手非常了得,但脑袋有些不清楚,得找个借口把要他们骗走才行,沈云飞暗中嘀咕,正准备跟两人打招呼,卫无忌却是冷哼一声:“少废话,快把和氏璧交出来。”镜片下的眼神清澈,神情冷峻,哪有半分痴呆的模样。  “你们一直在装傻?”沈云飞讶然道。  “啰嗦啥?非得削你一顿才肯交出东西是吧?”魁梧的卫破天脚尖一点,借助着树枝的弹性,落在了沈云飞前方不远处,鄙夷道:“和氏璧呢。”  一旁的齐四轻咳一声,从口袋中摸出盒子,打开,“在我这。”只见黄金盒子中铺有一层绸布,中间放有一块晶莹的白玉,其形状正是一个边角。  “给我。”卫破天大声道,膝盖微曲,就想跳过去。  “你要是过来,我就捏碎它,大家都别玩!”齐四厉声道。  卫家兄弟顿时愣住,虽然他们也知道这是宝物,但谁也不敢肯定这玩意会不会被捏碎,你说它无坚不摧?又怎么会被摔成一大一小的两半?  见此招有效,齐四笑道:“要我交出和氏璧也行,先让我离开这鬼地方再说。”  卫家兄弟交换了一个眼神,卫无忌说道:“行!希望你说话算话。”  卫破天却指着沈云飞,“他呢?”  齐四嘿嘿一笑,“他呀,我不怎么熟,但也不好意思让你们弄死他,这样吧,就让他在这自生自灭好了。”  卫无忌眼中凶光一闪,“既然这样,破天,你弄死他,省得再生变故。”  卫破天点头,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弧形弯刀,形状如月牙,刀面血槽镂空,刀背有锯齿,看起来极为霸道凶残。  沈云飞深吸了一口气,就算他体力充沛的时候,跟卫家兄弟任意一个干架都是胜负未知,更别说眼下身体极其虚弱。但也不能束手待毙,正准备拿出飞刀,远处却是传来一道银铃般的笑声,“哎哟喂,这不是卫家兄弟么?怎么一下就不傻了呢?”  循声望去,远处盈盈站着一女子,身形婀娜风情万种,正是秦若芷。  卫无忌冷哼一声:“秦若芷,看在秦玉伯的面子上,这件事你就别插手了,以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怎么个不客气法啊?”秦若芷娇笑着摸出一根短笛,拿在手中把玩着。  见到秦若芷的短笛,卫破天也不管沈云飞了,转向秦若芷,如临大敌,“这是要翻脸么?那就来吧。”  秦若芷媚笑道:“翻脸不翻脸,还不是你们男人说了算。”说完,将短笛横于嘴前,神情也是凝重了许多。  卫破天眼中杀机闪过,脚尖一点,借助树枝的弹性,整个人如同老鹰般朝秦若芷扑了过去,距离秦若芷还有三米远的时候,手中弯刀凌空劈下。  秦若芷檀口微张,短笛发出了一道短促却曲调起伏的声音。  瞬间,一团黑影从她身后激射而出,赫然是一条碗口粗的青色蟒蛇,其身上居然有树皮般的鳞甲,乌黑有光泽,看起来颇为坚硬。  蟒蛇似乎根本不在乎卫破天的弯刀,张开血盆大口直奔其面门而去。  卫破天也是凶悍之辈,弯刀微微调整了一下方向,转而劈向巨蟒的头。  当的一声。  弯刀劈中蟒蛇,却仿似砍在了铁块上面,蟒蛇毫发无损,只是被劈得往下跌落,尾巴一卷,绕在旁边树干上,转了两圈将力道化解,旋即身子一弓一弹,冲着卫破天面门激射而去。  沈云飞看得目瞪口呆,这条蛇居然卫破天斗了个旗鼓相当。  短笛声又响起,沈云飞连忙望向秦若芷,只见在她在肩膀上静静的趴着一条小白蛇,约莫半米来长,比大拇指稍微粗点,如果不是它头顶上有一个如同皇冠般的肉芽,倒是跟宠物蛇没啥区别。  “卫无忌,你们兄弟俩不是号称苗疆双煞么?我看也不怎么样嘛,连我爷爷养的宠物都打不过。”秦若芷手中的短笛微微离开嘴巴,

媚笑说道。  卫无忌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根一尺多长的峨眉刺,也不说话,朝着秦若芷扑了过去。  短笛声中,白蛇闪电般的冲向卫无忌,虽然个头小,但其速度却是极其迅速,卫无忌顿时闹了个手忙脚乱。  场中情形看起来,竟然是秦若芷的两条蛇占尽了上风。  三四分钟后,卫无忌发出一声惨叫,只见其手臂上有两个小小的牙齿孔,紫黑色的血正不断流出。  “无忌!”卫破天想要冲过去帮忙,却是被青色蟒蛇缠住,情急之下,反而被青蟒给偷袭,虽然青蟒没有毒,但却是咬得他大腿上血肉模糊,看起来比卫无忌好不了多少。  秦若芷脸上掠过一丝狠毒,短笛声变得尖锐,白蛇青蟒更是加快的攻击频率,大有弄死卫家兄弟的架势。  怒吼声中,一道人影从远处迅疾而来,赫然是卫逍遥。  眨眼间,卫逍遥冲进了战圈,一把就抓住了白蛇,以白蛇的速度居然都没能避开。只见卫逍遥一手抓住白蛇的头,一手抓住白蛇的尾巴,奋力一扯,似乎想要将白蛇扯成两截,但白蛇的韧性极强,居然没有被扯断。  卫逍遥的反应也是很快,双手如电,直接将白蛇打了一个死结,随手一扔,白蛇顿时飞出了七八米远,挂在了一根树枝上面,上下晃动。  就这么两下,就可看出卫逍遥的速度、反应、力道与准头均是非常的厉害。  没有停留,卫逍遥转而替下卫破天,一拳就打在青蟒的头上。  这一拳的力道极大,青蟒顿时被击飞出去,卫逍遥身形如电,追上去一把抓住青蟒的尾巴,扯回来又是一拳击中其头部,将其击飞后又扯回来,如此十来拳下去,青蟒软软的躺在地上,再无声息。  “姓卫的,你居然敢杀我爷爷的宠物?”秦若芷脸色苍白,厉声道。  卫逍遥看着卫无忌隐然变黑的脸,从身上摸出了一颗丹药,塞进卫无忌口中,但药丸似乎效果不大,卫无忌的脸还是逐渐的变黑,只是速度变慢了少许。卫逍遥站起来看着秦若芷,脸色极其阴沉,“杀两条畜生有什么奇怪的?赶紧拿出解药来,要不然,我连你都杀!”  “我没解药!”秦若芷有些慌乱。  卫破天顾不上自己腿上的伤口,抱着卫无忌,看其脸色越来越难看,嘶声道:“爹,无忌快撑不住了。”  卫逍遥森然道:“我数三下,再不拿解药我灭你秦家满门!”  咳咳咳。  远处传来咳嗽声,循声望去,只见秦玉拍撑着龙头拐杖缓缓走出,看似老态龙钟,眼中却是精光闪烁:“卫逍遥,你连我也不放过了吗?”  卫逍遥看了看卫无忌,面目变得狰狞:“老东西,我忍你很久了,不跟你废话,给不给解药?”  “咳咳咳,年纪大了,听得不是很清楚,你在说什么?”秦玉伯一脸茫然。  卫逍遥眼中杀机闪过,手一扬,一道白光朝秦玉伯面门激射而去。  秦玉伯突然咳嗽两声,整个人因为咳嗽而弯腰,恰好躲过了这道白光。  不过,等他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卫逍遥已经站在了秦若芷旁边,手指更是掐住其咽喉,手臂青筋凸绽,扼得秦若芷直翻白眼。  “真是翻脸了呢。”秦玉伯叹息着,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瓷瓶,丢给了卫破天,“红色内服,白色的嚼碎敷在伤口上。”  看着卫破天将伤药给卫无忌服下,卫逍遥狞笑一声,抓住秦若芷的脑袋用力一拧,只听得咔嚓一声,秦若芷的脑袋转了三百六十度,软趴趴的垂在一旁,哼都没有哼一声,就此死去。  “既然已经翻脸,那就先下手为强吧。”卫逍遥冷笑着将秦若芷的尸体推开。  秦玉伯只是轻咳着,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愤怒与悲恸,好一会,才喘息着说道:“逍遥,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活不长久,一旦我死,苗疆之主除了你还会有谁?你就这么心急?”  卫逍遥嗤笑:“这句话你十年前就说了,我足足等了十年,也没见你咽气,这十年,你的武功倒是在逐渐的恢复,恐怕我再等上十年你也不会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么?你是想等沈云飞拿到和氏璧以后,你再出手夺取,然后让自己返老回童。哼,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居然违背了自己守护的重任。”  “你难道不也是这么想的?”秦玉伯茫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卫逍遥顿时警惕起来,眼前这老东西,其隐忍狡猾远非自己能比,此刻如此神情,莫非有诈?  秦玉伯嘴角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刚才你也说了,既然都已经撕破脸,那就下下手为强好了,嗯,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右手手掌有些发热?”  卫逍遥全副心神都放在秦玉伯身上,听闻此言,这才察觉到右掌掌心还真有些发热,顿时吃了一惊,提起手掌一看,赫然发现掌心中全是红色蓝色的斑点,妖异而恐怖,大怒道:“老东西,你居然玩阴的!”  “你都要杀我满门了,我又打不过你,为什么不玩阴的?”秦玉伯嘿嘿一笑,笑声极为阴森。  “你……”卫逍遥想要冲过去,身形却是摇晃了数下,而他的手掌,却是突然之间变得漆黑,转而上面的肉一块块的掉落,眨眼间,他的手掌就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更恐怖的是,黑色朝着他手臂快速的蔓延而去,宛如有腐蚀性一般,衣袖肉块簌簌掉落,短短三四秒钟,他的手臂也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骼。  除了秦玉伯,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包括卫逍遥本人。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卫破天,将卫无忌一扔,整个人凌空跃起,手中弯刀直接将卫逍遥的手臂连根砍断。  然而,他的出手还是晚了一步,卫逍遥的肩膀也已开始大块大块的掉肉,短短两秒就已经蔓延到脖子以及胸口,露出了锁骨肋骨。  卫逍遥看着秦玉伯,喉咙中咯咯作响,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咽喉的肉包括气管食管等均是瞬间掉落,再也发不出声,眼睛瞬间变得灰白,整个人轰然倒下。  前后不过十来秒的时间,苗疆绝顶高手卫逍遥,竟然化作一副白骨。  卫破天厉吼一声,转身朝秦玉伯扑了过去,似要跟其同归于尽。  不料,却有一道人影从旁边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卫破天。  居然是中毒倒地的卫无忌,此刻他双目通红,面目狰狞,整个人已然疯狂。  “无忌,你做什么?快放手!”卫破天怒道。  然而,换来的却是卫无忌一口咬住了他的咽喉,吃痛之下,他手中弯刀往下劈落,砍在卫无忌的头颅上,顿时脑浆飞溅,尽管如此,卫无忌也是没有松口。  不多时,两人均是蹬腿死去,身形滚落下跌了数米后,被一根树枝挂住,卫无忌至死都没有松开卫破天,两人在树枝上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