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63章 机关重重(5)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80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4


  如果连齐四都不知道这个通道是什么机关,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该通道并没有机关,第二种可能,这里头的机关过于高明,连齐四都看不出来。  两人都是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毕竟,机关设计者弄这么一个通道出来,不可能只是图个好看。  保险起见,沈云飞先将金枪缓慢伸进通道,在中间上下左右的移动,转而用金枪在通道壁上捅捅戳戳,通道并无反应。  齐四则拿出工具小心翼翼的在通道外敲打倾听,片刻后皱眉摇头,显然,他也是毫无发现。  两人将目光转向头顶的那个青铜球,心中均是在想,这个圆球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其中定有古怪。  沈云飞打算用金枪去触碰,但那青铜球位于通道中间的上方,金枪的长度不够,想了想,索性摸出飞刀,说道:“要不,来一飞刀吧。”  齐四隐约觉得不对劲,却又不知道哪儿不对劲,沉吟一会后缓慢点头,说道:“小心点。”  银光一闪,叮的一声,飞刀击中了青铜球。  不出两人所料,这圆球果然有古怪。被飞刀击中后,轧轧的声响从通道四壁传出,旋即,有八面巨大的青铜圆轮从洞壁中升起,或上下或左右或斜角,两两啮合,如同四扇门将通道给堵死。  再仔细看去,赫然发现这些圆盘根本就是直径达四米厚达十厘米的巨大圆锯,只是锯齿跟青铜圆轮一个颜色,乍一眼看去并不明显。  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圆锯再怎么厉害,但圆锯跟圆锯之间是有空隙的,不是说两个圆锯之间相隔多远,而是指两圆锯啮合点周围的空隙,就好像面前左右啮合的两面圆锯,沈云飞只需微微弯腰低头,就能从其下方的口子走过去。  就在沈云飞讶然这机关毫无用处的时候,嗡嗡嗡声音响起。  这些圆锯突然开始转动,其速度越来越快,幻出冷森森的光影。圆锯是如此的巨大,就算将变形金刚丢在里面,恐怕也会被绞成碎片,更别说沈云飞两人。  这还不算什么,更可怕的是,圆锯还在移动,两两一组,或左右平移或上下垂直或斜角45度移动,其移动的速度忽快忽慢,且位移的距离也是毫无规律,左两米右一米左半米右三米……如此一来,圆锯之间的空隙就不再是空隙,没有人敢从如此疯狂的圆锯中穿过去。  就在两人目瞪口呆的时候,有一块巴掌大的青铜牌从头顶掉落,悬在了两人眼前,突如其来的铜牌吓了两人一跳,定睛一看,上面仍然是一段话,语气跟之前一样的嘲讽,意思如下:原本这里没什么机关,你好好的走过去,屁事都没有,偏生要疑神疑鬼的东搞搞西搞搞,既然你们这么喜欢机关,那就送你们一个好了。  “这个机关设计者肯定是神经病。”沈云飞骂道。  闻言,齐四有些尴尬,毕竟他在进来之前,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机关方面的权威,没想到却是被这个设计者玩弄于鼓掌之间,虽然没被玩死,但也死去活来了好几趟。为了挽回颜面,他装出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别的不说,这些机关还是很容易破解的。”  “怎么破?这些圆锯跟疯了似的。”  “圆锯转得再快,其侧面也是安全的。”齐四指着圆锯的轴承位置,“这个位置尤其重要,只要将这里破坏,这些圆锯就转不起来了,转不动的圆锯,对我们自然毫无威胁。”  沈云飞先是一喜,但望向轴承后却眉头大皱,因为轴承部位有一个脸盆大的铜罩,看起来坚固无比,“你以为人家就想不到,这里早就被封死了。”  “这只是心理战小伎俩,他封死这个只是让你不往这方面想,人为添加的东西跟一个整体完全是两回事。”  说完,齐四转身穿过阴风阵阵,从金甲武士身上卸下来一条手臂,走回来,抡起该手臂就砸向圆锯轴承处。  咣咣咣。  数下猛砸,铜罩终于脱落,齐四放下金甲武士的手臂,从沈云飞手中拿过长枪,猛力插向轴承。  呛的一声巨响。  长枪的枪头顿时被扭成了麻花,但也成功的将圆锯给截停。  齐四揉着自己发麻的手臂,骂骂咧咧,说是下一个要沈云飞去捅。  哈哈一笑,沈云飞先是用金甲武士的手臂砸开了另一个圆锯的轴承罩子,转而费力将长枪拔了出来,枪头已扭曲得不成样,无法再用,只得将长枪调头,枪尾对着圆锯轴承猛插了进去。  呛!  长枪传来巨大的力道,沈云飞被狠狠的震了一下,手臂手腕酸麻不已,而手掌手指部分,更是被震得没有了知觉。  不由笑骂:“草,换人!”  长枪两端都已经拧成了麻花,已然不能用,齐四再次穿过阴风阵阵,在水银池岸边从金甲武士手中扯出了四根长枪,抱回来后活动了一下,继续破坏。  哐当!  罩子被砸落。  呛!  圆锯被截停。  ……  两人轮番破坏,终于将该通道的圆锯全部截停,尽管圆锯已停,但钻的时候,仍然提心吊胆,如果圆锯突然又转动的话,两人难免被开膛破肚。  终于钻出通道,面前是那扇玉门,沈云飞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行了,我得休息休息,万一这门后面是什么万箭齐射,我也好有力气闪躲。”  “草,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吗?”齐四骂道:“没有人会喜欢乌鸦嘴呢。”说话间也是坐了下来。  吃了点东西后,两人决定轮流睡上个把小时,先是齐四休息,然后是沈云飞。  当沈云飞被齐四叫醒后,发现其中一扇玉门已被推开少许。  狐疑望向齐四,问是怎么回事。  齐四脸上似笑非笑:“你猜门后是什么?”  沈云飞懒得理会,径直起身走到门前,从门缝中走了进去。  眼前是一间大厅,跟电视里头古代大殿布置差不多,大殿长五十米左右,窗外透进来明亮的光线,中间铺着红色的地毯,地毯两侧分列着椅子茶几,以及高达十米的朱红色廊柱。  地毯的尽头处是一张巨大的太师椅,不说其他,光椅背就有三米宽六米高,就算沈云飞位于大殿这头,都能感受到太师椅带给自己的压迫感。  除了正中间的太师椅非常高大以外,还有一处地方有些古怪,那就是宽约四米的地毯两侧每隔上数米就有一个小圆墩,看起来有些像公园里的小石凳,但要矮很多,跟砖头差不多厚。  圆墩左右交互排列,如果用绳子将它们两两相连

,就会发现其呈锯齿形。  齐四走了进来,笑道,“这就是云中殿了。”  “和氏璧残角在哪?”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间大殿就是我们此行的终点,而和氏璧残角最有可能存放的位置,就是对面那张太师椅。”  “那你怎么不去拿?”沈云飞狐疑的望着齐四,“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还不是想跟你一起见证奇迹么?”齐四打了个哈哈,见沈云飞脸上写满不信,这才老实交代:“好吧,从我们这里到太师椅这段路,必须得两个人全力配合才能抵达。”  “这就是你说的,要两个人一起才能破解的路段?”  “没错。”齐四点了点头,“要不这样吧,找到和氏璧以后,我们出了云中殿再决定怎么处置,这里头机关太多,随时都会生变。”  沈云飞自然求之不得,当即答应,“接下来怎么做?”  齐四从背包中拿出纸笔,在纸上画了一个长方形,算是大殿,接下来又在大殿中加入了地毯椅子廊柱等物品,最后在纸张最上方写了几个字,三十三重天。  “啥意思?”沈云飞不解。  “这个大殿里的机关叫做三十三重天,据孔家典籍记载,它汇集了最厉害的三十三道机关,随便一步踏错,都是必死无疑。”齐四微笑解释。  “看你神情,似乎不怎么在乎啊?”  “我都说了,据孔家典籍记载,既然孔家有记载,我自然已经看过。”齐四略微得意的说道。  “这三十三道机关你都熟悉?”  “不熟悉。”  “那你得意个屁啊。”  “我需要熟悉他做什么?我们孔家早已经研究出来破解的方法,我只要知道怎么过去就行。”  “怎么过?”  齐四在地毯两侧画了两根箭头,“从这里过。”  转而在纸上详细解释该如何走。  任何机关,都会有一个中枢系统,三十三重天也不例外,孔家的祖辈悉心研究,终于发现该阵法的破绽就在地毯两侧,并针对这个破绽制定出了破解的方法。  破解的方法说难不难,但也不容易,需要两名身手很好的人彼此配合,沿着地毯两侧交错前行即可。  告诉了沈云飞如何走以后,两人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活动着身体,接下来的行程,不仅需要大量体力,还需要良好的配合,任何一个人出现失误,都会让两人尸骨无存。  齐四从背包中拿出一截绳索,这截绳索之前都没见齐四拿出来过。长约五米,大拇指粗细,通体半透明,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根银白色的芯。  “高科技。”齐四将绳子一抖,五米的绳子居然如同棍子般笔直竖了起来,将其递给沈云飞,入手轻盈,如若无物。  仔细观察,绳索的两端均有一个手柄,手柄上两个按钮,用来控制绳索。  听齐四解说了该绳索的使用方法后,沈云飞手腕一抖,绳索便又软软的垂了下来,再一抖又竖起来,按下其中一个按钮,另一头前端张开了四抓的铁钩,再一按,铁钩便缩回了手柄中。  这玩意还真是高科技,齐四猜到这里头的终极机关是三十三重天,专门带了破解的工具过来。  “准备好没?”齐四沉声问道。  沈云飞做了个OK的手势。  两人走到地毯前,齐四先是走到了地毯左角的小圆墩站定,吐气开声,膝盖微曲,双手交叉搭于腹前,冲沈云飞点了点头。  沈云飞走到齐四身边,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踩在了齐四双手上面,另一只脚在地上,就好像准备上马。  “起!”齐四双手奋力一掀。  与此同时,沈云飞的脚下也是用力一蹬,两股力道汇合之下,沈云飞朝着地毯斜对面的小圆墩飞了过去。  飞到最高顶点,沈云飞反手将绳索甩向齐四,当齐四抓住以后,沈云飞手腕一抖,绳索顿时化作绳棍。  旋即全身放松,任凭身体自由下落,齐四在那边用绳棍控制着沈云飞的落脚点,他们的目的是落于地毯两侧的小圆墩上面,一旦有偏差,就会引发各种机关,必死无疑。  沈云飞站稳之后,齐四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妥当。  “起!”沈云飞大喊一声,手中用力,竟然用绳棍硬生生的将齐四给挑了起来,当绳棍竖起如旗杆的时候,沈云飞奋力稳住,而齐四则如猴子般沿着绳棍溜了下来,踩在沈云飞的大腿上。  接下来换做沈云飞将齐四抛出去,落在对面另一个圆墩上。  两人如此交替,前行了六个圆墩后停了下来。  此时,地毯已经走了小半截,距离那高大的太师椅还有三十来米的距离。齐四在这个时候停下,一来是两人需要休息,二来前方那个圆墩下面另有机关,必须得将其化解才能踏足上去。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前面六个圆墩没有异常,在这里就会疏忽大意,一旦不小心踩在圆墩上,立马触发陷阱……这机关设计者也是深谙人性。  休息片刻后,齐四先是让沈云飞用绳棍将他竖在了半空,这一次,他并没有顺着绳棍滑下来,而是要沈云转了个方向后将绳棍缓缓的放下,横在了另一个圆墩的上方。  远远望去,沈云飞就好像是垂钓者,但钓竿前端却是挂了一个人。  这种姿势,沈云飞所耗费的力气远远大过于将齐四给举起来的力气。这才不到五秒钟,沈云飞就已经胀的面皮通红,手臂上的青筋更是如同蚯蚓一般的绽出。  齐四也知道沈云飞这边坚持不了多久,出手如电,在圆墩上探测着机关所在。  十秒钟过去了,二十秒种过去了,在第二十五秒的时候,沈云飞闷哼了一声,直接将绳棍竖了起来,扶住绳棍大口的喘息着。  “草,才坚持这么一会,你还是不是男人啊?”齐四抱着绳棍,笑道。  “妈的,你来试试?”沈云飞喘息着骂道。  休息了四五分钟,沈云飞恢复了体力,重新将绳棍倾斜,将齐四放了下去。  这一次,齐四的速度更快,双手甚至拉出了一道道的残影,就在沈云飞坚持不住,想要往上竖的时候,他从棍子上跳了下来,站在了圆墩上。  该机关已被破解。  休息片刻,两人继续往前走,或两三个圆墩或四五个圆墩后,就有一处机关,走走停停,差不多两个小时后,两人终于到了地毯对面。  筋疲力尽,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巨大的太师椅,心中百感交集。  总算是过来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