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57章 隐藏的机关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966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4


  秦玉伯等人闻讯而来,见到房中情形,在最初的惊愕后,秦玉伯神情便恢复了自然,笑道:“这个沈云飞还挺调皮的嘛。”吩咐下去,要众人一有沈云飞消息便汇报,但不要再刻意去监视。  转而看到脸色不太自然的酒店老板,微一沉吟,挥手要其他人先出去。  众人均知道酒店老板是在心痛那只老鼠,驱使老鼠容易,但要老鼠有灵性少说也要一年半载,不用说,秦玉伯这是要补偿他了,这家伙搞不好因祸得福,秦老爷子随便赔偿个宠物给他,都是赚翻了呢。  待得众人出门,秦玉伯说的却是另一句话:“没失手吧?”  酒店老板恭敬的回答:“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千里香故意被他发现,而如影相随才是真正的跟踪手段。我想,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就在他坐下吃饭的时候,鞋底就已经沾上了如影相随粉,不管他在哪,老爷子您的白蛇都是能找出他来。”  “我这就要小芷将白蛇给你,跟踪沈云飞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秦玉伯得意的说道,“沈云飞啊沈云飞,难道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说完,哈哈大笑,转身离开,酒店老板连忙随后而行。  房间里一片寂静,一分多钟后,沈云飞从床底下钻了出来,骂骂咧咧的将鞋子脱下,这才从地板上的洞钻进架空层。  距离会所三十米是一间鞋店,鞋店老板正坐在店里算账,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啪哒一声,仿佛有东西砸在门头招牌上,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数秒后,柜台下方的树枝被人轻轻折断,一只手伸出来将柜门缓缓推开,拎走一双男鞋后,又缓缓的关上柜门,悄然的将树枝放回原处。  鞋店老板回来并没有发现异常,直到十来分钟后,酒店老板跟随一条半米长的白色小蛇走进店内,这才知道鞋子已被偷。  ……  “老东西,居然还想监视我。”沈云飞笑嘻嘻的寻找着往下的树洞。倒也不怕秦玉伯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双方关系微妙,彼此心照不宣,不会因此而翻脸。也不怕对方派人把所有树洞守住,毕竟他们还要倚仗自己找到云中宫殿入口。  到了十九层,沈云飞顿时猛挠头皮。  按照齐四所说,这两层应该竖立着猪马牛各种动物雕塑或者有明显的标记,自己只需要按照‘马右狗左牛低头’这种规律走就是,可眼下映入眼帘的只有纵横交错的树道,根本就没看到什么牛啊马啊之类的标记,更别说雕塑了。  转而想到,就算有标记,也会非常隐秘,要不然,苗疆的人又不是傻的,看到这一层突然多出来这么多牛啊猪的,肯定会感到奇怪从而加以研究,说不定就会找到云中宫殿的入口。  如此一想,沈云飞便心平气和了,走到离他最近的树干前仔细研究,看看能否找到相关线索。  但这条树干上没有任何的异常。  走到另一树干,依旧没有发现,再换一根树干……一连观察了十来根树干,均是没有找到所谓的标记。  沈云飞决定放弃,这种事情,还是交给齐四好了,人家是专业的。  根据林中光线,沈云飞估计距离天黑还有一会,便躺下来休息,十来秒后,他翻身而起四下寻找,终于给他找了一处所在,不仅深深凹进树干,更有大量的枝叶遮挡,当即藏了进去,确定自己不会被人发现,这才闭着眼睛假寐。  脑中疑团重重,又岂能轻易睡着。  这个云中宫殿到底是怎么回事?  它的入口到底在哪?  和氏璧残角真的在云中宫殿里面吗?  为什么秦玉伯非要让自己将和氏璧拿出来并带走?他只是在骗我利用我还是真这么想?  花大姐又属于哪一方势力?为什么要在半路上问自己三个问题后又放自己走?她有什么目的?  叛逆者为什么要帮助外人?  归来洞玄奥非常,会不会就是云中宫殿入口?  石板上鱼鳞的文字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无数的问题在沈云飞脑中纠缠,正头大如斗之际,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透过树叶,只见有两人正快速从他前方十米处经过,这两人,赫然是姬长发跟花大姐。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因为距离不是很近,且走动的速度比较快,沈云飞只听到了其中两句。  姬长发:“沈云飞肯定是有所发现,才会这么鬼鬼祟祟。”  花大姐:“首领真是厉害,他从典籍中猜到了云中宫殿的部分机关,并要我将机关事先透露给沈云飞,如果沈云飞真的进入宫殿拿到了东西,哼,他怎么都不会想到……”  这句话只听了一半,剩下的怎么都听不清了,尽管如此,沈云飞依旧听得目瞪口呆。  姬长发跟花大姐居然是一伙的?  花大姐说她已经将部分机关透露给了自己,可她分明什么都没说啊,就只问了三个问题而已。难道,她问的三个问题就是机关?  5升水6升水倒来倒去最后得到3升,镜子什么时候会上下相反,问两名看守生门在哪,这三个问题也能跟机关挂上钩?  还有,这个首领又是谁?其本事不小,居然能让姬长发如此人物都为他所用。  凝神苦思许久,眼神逐渐发亮,似乎有所发现。  夜幕降临,周围变得一片漆黑,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后,前方传来齐四的声音:“沈云飞?”  沈云飞一点都不惊讶齐四能找到自己,因为他们早有准备,沈云飞身上放有一个芯片,在三百米范围内齐四便能感应到,沈云飞再在所经之处做上只有他们俩才看得懂的记号,找到他并不难。  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沈云飞低声说道,“喂,你是不是猜错了?这一层我可没发现什么猪牛羊等标记。”  “哪有那么容易被你发现。”齐四轻笑,“待会看我的。”  “待会?你还要等什么?”  “现在乌漆嘛黑的,肯定是等月光啊。”  “你就没戴什么夜视仪之类的?”  “拜托,你也是见过世面的,夜视只有在微光的情况下,才能将模糊的东西看得清楚点,在没有光源的情况下,屁用都没有。”  “有一种军方用的就能做到,虽然贵点,但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我知道,但那玩意有头盔那么大,你觉得我会背这么个累赘在身上?”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很快,林中就有了些许的月光,勉强能看清楚脚下的树道。齐四从背包里面摸出一个罗盘,左右微微摆动,似乎在确定方位。  就着月光,沈云飞看到齐四的罗盘,顿时一阵好笑。  他以前所见过的罗盘,上面写满了天干地支八卦等方位,中间是一个指南针,而齐四这

个罗盘,简直侮辱了罗盘这个词。  什么玩意嘛,就好像是在垃圾堆里捡了一块脏兮兮的铁皮,外面蒙了一块脏兮兮的玻璃,隐约可看到里面有指南针,整个罗盘粗制滥造,就算是一个小学生,用硬纸板剪出来的都要比这个好看。  忍不住啧啧出声,“你这个罗盘真他吗的丑。”  “你知道个屁!”齐四怒道:“这镜面是整块的天然红宝石打磨而成,光是这个镜面,就价值八百万了。”  沈云飞顿时愣住,如果齐四说的是真的,这镜面怎么都有拳头大,拳头大的天然红宝石,价值八百万还真不是乱说。不由讪讪说道:“不就是个指南针么?有必要费这么多钱?”  “外行人永远都不会明白,我可以告诉你,它可以测出大部分机关所在。”齐四傲然道。  “切,在九龙池怎么不见你拿出来用?”  “当时没拿到,这是我找我姑妈借的!”  “拿归来洞怎么不见你用?”  “我都说了,它能测出大部分的机关,不是全部!”齐四恼羞成怒:“我告诉你,就这玩意,你拿给高傲看,然后说一千万,他就算卖房卖血卖精都会凑钱来买。”转而手掌一竖,似乎不想跟沈云飞谈论这种没有营养的话题,“跟我来。”  左转右转,两人到达了架空层的边缘所在,拨开旁边的枝叶,可以看到下方的盆地以及上方云层中的宫殿。  “还记得我在10层是怎么找到你的吧?”齐四压低声音说道。  沈云飞顿时会意,往外张望着:“你是说,这外面也是障眼法?”  “没错。”齐四将罗盘收好,分开树枝钻到了外面,从沈云飞的角度望过去,齐四伸脚在虚空中试探着,感觉极为怪异。  很快,齐四就好像踩到了实地,身形一晃,整个人竟然站在了虚空中,再然后,他居然在空中凭空消失。  还没等沈云飞发出‘我擦’等语气助词,齐四又在空中冒出了一个头,月光下,他的头悬浮在空中,看起来异常的诡异。  笑着冲沈云飞招手:“快来。”旋即,他的头再次消失。  沈云飞咬咬牙,爬到外面,学着齐四一般伸脚试探,不一会脚尖便触碰到了东西,似乎是一根树干,踩了踩,感觉很是结实,当即脚下一用力,同时双手用力一推,整个人便站在了空中。  站稳身形,便看到了身侧的情形,自己所站的位置竟然又是一个枝繁叶茂纵横交错的迷宫边缘,感觉自己正站在两个树道迷宫的分界线上,有一面看起来透明却又不透明的玻璃横在了中间。往左移动一分便看不到右边的迷宫,往右移动一分便看不到左边的迷宫,这种情形玄之又玄。  齐四站在旁边,抬头望天,就好像头顶的树叶跟他是失散多年的兄弟,脸上却是写满了‘你来问我啊,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来问我啊’。沈云飞原本想着偏生不问急死这家伙,但很快就发现,急死的自己,终于忍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讪讪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齐四装模作样的反问。  “为什么在那边看不到这边?”  “这个啊。”齐四咳嗽了一声:“原理说起来很简单,但真要做到却是非常的有难度。这面墙是由无数水晶石拼凑打磨而成的镜子,而且,这种镜子有很多面,它们彼此反射,将对面的情形映射在镜面上,再加上有云层漂浮遮掩,便形成了透明的错觉,巨树高达数百米展开数千米且枝繁叶茂的,里面的光线却并不差,也是因为有镜子在反射的缘故。”  沈云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转而四下张望,突然,他看到了一匹鬃毛飞舞的骏马。  马并不是真马,而是雕刻在树干上的一个马头。寥寥几笔,栩栩如生,显然出自高人之手。  马右狗左牛低头!  沈云飞跟齐四对视了一眼,走到该树干前,然后右转而行。  一路上,见到树干上的马便转右,见到狗就向左,如此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一个牛头。  牛低头的意思自然就是往下走,分开枝叶,钻进第20层。四下一张望,便在右侧树干发现了一只公鸡。  兔左鸡右猪吼吼。  两人当即往左,一路前行,又走了半个小时,在一根巨大的树干前停了下来。  这根树干的直径少说也有三十米,在层高只有两米的架空层中,它如同一面城墙,在沈云飞两人的正面,一个猪头刻于上方,憨态可掬,咧嘴憨笑。  “好了,你学猪叫吧。”沈云飞笑道:“猪吼吼不就是这个意思?”  “笨蛋。”齐四眼睛一翻:“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其中秘密呢,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说实话,跟你在一起,我好怕你的弱智会传染给我。”  “你才弱智!那你说,猪吼吼是什么意思?”沈云飞笑骂。  “吼字拆开是什么?口孔对不对?”齐四走上前,指着咧嘴憨笑的猪头:“秘密就在猪嘴中。”  说完,齐四凑在猪头前,左右观察了一番,摸出一把匕首直接插进了猪嘴中,用力一转,猪嘴的树皮顿时掉落,现出了一个海碗大小的树洞,里头有一个巴掌大的青铜圆盘密码锁。  “开锁这事我在行!”齐四笑着收好匕首,从背包中拿出了听诊器挂在耳朵上,转而打开了那口小箱子,嗖嗖的拼出了一把很奇怪的橡胶锤子,看起来有些像大号的球形棒棒糖。  将听诊器放在密码锁上,用锤子轻轻的敲击着周围树干,闭眼聆听着。  沈云飞也不敢分他的心,站在一旁东张西望。  每敲击数下,齐四便旋转一下圆盘密码锁,如此七八分钟后,齐四冷笑一声,运指如飞,将圆盘密码锁飞快的左旋右旋,突然停下,只听得这巨大的树干里面隐约传出了咔咔声,仿佛有机关被启动。  等了半响,不见有任何的门户出现,沈云飞正要问怎么回事,却看到那青铜圆盘密码锁突然翻转,露出了其背面,上头隐约刻有直径,走近一看,有五个字。  云飞入天际。  齐四一拍大腿:“我知道了,入口仍然在归来洞,这里是一个遥控装置,只有启动了这个机关,归来洞那边才会出现入口。”  听齐四这么一说,沈云飞也是大喜,当即招呼齐四往回走。  来回一折腾,差不多快天亮的时候,两人重新回到归来洞。  大厅还是那个大厅,石板还是那个石板,但是,在石板的中间空白地带却是出现了一个直径半米的圆形凹槽,凹槽的中间有一个拳头大的圆球。  齐四说的没错,只有开启了20层的密码锁,归来洞大厅中才会出现这个圆形凹槽。  但,这凹槽中的圆球又是什么意思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