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56章 全面监视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382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4


  听齐四这么一说,沈云飞对其的敬佩顿时如滔滔江水。  自己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都是没有结果,而且,就算是再来几个晚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突破,可人家只是蹲着拉泡屎的功夫就有了答案。  差距,这就是差距。  连忙问他是怎么回事。  齐四指着那个水潭:“你是不是觉得这里不对劲?”  “是的。”沈云飞坦然承认,“但不知道哪儿不对劲。”  “因为这里太死了。”齐四站起身来,走了两步,指着石板上其他部位的雕刻线条:“从这些地方来看,此雕刻出自高人之手,其笔画之辗转腾挪,极尽自然灵动。”转而指着水潭部位,“但这水潭波纹的笔画却是相差了好几个档次,给人以三流画家刻意去模仿一流画家的感觉。”  沈云飞讶然:“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然后呢?”  齐四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小箱子,箱子只有杂志大小,厚度也不到五厘米,看起来非常的精致。将其打开,里面是各种合金的零部件,有管有弯头,有钳有弹簧。  正不知道这箱子里头到底是什么东西,齐四活动了一下手指,旋即运指如飞,将箱中的某些零部件进行快速的组装,很快他手中就有了一把小锤子跟一把小凿子。  照着水潭部位,齐四叮叮当当的敲了起来,沈云飞刚准备说齐四太鲁莽,但看到被敲掉的石块下面又露出了新的画面后,顿时将话吞进肚中。  十来分钟后,齐四将水潭上方的石块尽数敲去,下方画面仍然是一个水潭,不过,这个水潭比起刚才那个水潭,笔画线条果然要灵动许多,沈云飞之前的那种别扭感顿时不翼而飞。  凑近看去,只见水潭中多出了数条小鱼,跟之前简单轻快的画风不同,这几条鱼画得非常的细致,甚至一片片的鱼鳞都能看清。  “多了几条鱼?什么意思?”沈云飞皱眉道。  齐四仔细看了片刻,一拍巴掌,笑道,“你再仔细看看这几条鱼。”  凝神定睛好一会,沈云飞摇头苦笑:“我看不出什么来。”  “鱼鳞的笔画像不像大篆?”  “大篆?”沈云飞大为诧异,贴近仔细一看,还真是,鱼鳞或一片或二片,或三或四五片,彼此拼凑成一个个的变形的大篆,甚至他都能轻易认出其中几个数字:一、二、九、十。  按照鱼的顺序,两人用笔将鱼身上的大篆逐一抄在纸上,最后拼成了一句话。  一九马右狗左牛低头,二十兔左鸡右猪吼吼。  沈云飞齐四面面相觑,这狗屁不通的打油诗算是什么意思?  齐四思索片刻,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个迷宫的口诀,迷宫的岔路口放有各种动物的雕像,见到马就右转,见到狗就左转,见到牛就往下,见到兔子就往左……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那猪吼吼呢?”沈云飞不以为然:“见到了猪,你就学猪叫?”  “你才学猪叫。”齐四哈哈大笑,说道:“不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就算你说的没错,那一九,二十又是什么意思?”  “有可能是方位。”齐四笑容顿敛,“也有可能是顺序,譬如,第十九棵树,第二十个树洞……”  沈云飞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啥意思?”  “肯定是在第十九层跟第二十层,因为那是两个相连的架空层。”  “还有这回事?我上来是走的捷径,从29层直接到16层,还真没注意19、20层。”齐四讶然道。  沈云飞更是讶然:“捷径不是有人看守么?你怎么上来的?”当即说了花大姐把守,自己闯关的事情。  “没有啊,我直接就上来了,根本就没有人看守。”齐四皱眉想了好一会,“莫非……”  两人对视,眼中均是疑窦重重,口中却是异口同声:“她是故意的。”  “如果她是故意的,问的三个问题却不是很难,那她的目的何在?”沈云飞大为不解。  齐四挠挠头皮,“不管这个,我们先来捋一捋入口的事情。叛逆者所说的‘山穷水尽处,云飞入天际’有两重意思,第一,上方10层的山穷水尽处是归来洞,第二,这个大厅地板上的山穷水尽处藏着两句打油诗。我认为,云顶天宫的入口开关就算不在19、20层,也肯定跟那两层有关,你得下去才行。”  “我下去?”沈云飞愕然道:“那你呢?”  “废话,现在是白天呢,我出去岂不是要被他们活活打死?”齐四翻了个白眼:“我们分开走,只要你出去,他们的注意力自然都在你身上,我就安全了。”  “他们要是问起这个归来洞里的情形,我怎么说?”  “撒谎都不会么?”齐四鄙夷道:“你就说,当时你眼前一黑,不省人事,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归来洞外面了。”  ……  商议一番,两人分头行事,齐四将沈云飞送到了归来洞的外层,自己却是躲回洞中,说是晚上再出来。  沈云飞沿着通道往外走,非常顺利的爬上了10层,远处有人咦了一声,旋即一名黑衣苗疆战士钻了出来

,要沈云飞站住,并撮唇发出忽长忽短的哨声。  知道他这是在传递消息,沈云飞索性坐了下来,做出一副疲惫的模样。  十来分钟后,秦玉伯等人快速赶来,见到沈云飞,均是又惊又喜,秦若芷更是大声问道:“喂,你去哪儿了?”  沈云飞便以自己晕倒的理由搪塞了过去,秦玉伯并没有说什么,笑着没事就好,并要沈云飞自由活动。  “我又渴又饿。”沈云飞毫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这个问题倒是忘记了,我这就吩咐下去,苗疆中任何人都会给你提供食物。”秦玉伯大笑。  沈云飞嘻嘻一笑,挥手告别。  看着沈云飞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卫逍遥冷然道:“秦老爷子,你相信他说的?”  “一点都不信!”秦玉伯笑了笑,就好像是一只刚偷到小母鸡的老狐狸,“但又能怎么样,把他吊起来抽皮鞭?还是坐老虎凳点天灯?”  “那你是打算养他一辈子?”卫逍遥不悦道。  “这个我自有安排,只要他在苗疆中,还能躲得过我的监视?再说了,苗疆中也不多他一个闲人。”秦玉伯轻咳了两声:“我不也是一个闲人么?”  卫逍遥眼睛一翻,转身就走。  ……  沈云飞并没有去12层找谭老头,去的次数多了,秦玉伯等人难免起疑。直接下到16层,找了家挂有酒店招牌的木屋,吆喝着点了几个菜。  说是酒店,其实也就是一间木屋,酒店的老板、厨师、保安、收银、服务员全是一个人。  苗疆中通讯虽然原始,却是极其有效,酒店老板已经收到了秦玉伯的命令,见到沈云飞,神色之中没有任何的异常,快速给沈云飞上菜,一个爆炒肥肠,一个麻辣牛肉,一个清炒莴笋,一个三鲜汤,均是色香味俱全,并笑嘻嘻的送上来两瓶啤酒一瓶白酒一瓶葡萄酒,说是沈云飞想喝啥就喝啥。  也不客气,咣咣地吃了三大碗饭,将菜肴一扫而光,摸着肚子大喊好吃。酒店老板顿时喜笑颜开,连声说沈云飞识货,拎了一瓶二锅头端了一碟花生米坐了过来,非要跟沈云飞一醉方休。  酒到酣处,酒店老板更是跟沈云飞勾肩搭背,暗地里却是伸出拇指食指在在沈云飞衣领后搓了搓,衣领上便留下了浅浅的灰色,痕迹非常的淡,就算沈云飞将衣服脱下来,乍一看也很难看出异常。  酒足饭饱,沈云飞笑嘻嘻的告辞,漫无目的的到处闲逛,这里拿一个水果,那里喝一杯茶,东游西荡,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在下方架空层,有一只灰褐色的老鼠,正不即不离的跟随着沈云飞,不时的抬起头来闻下空气中的味道,以来确认。  沈云飞似乎毫不知情,不急不慢的走着,抬头看到了一间会所,笑嘻嘻的走了进去,大喊老板来个妹子做大保健。  会所也是一间木屋,里面总共就两个人,老板负责收银,做服务的是他老婆。  听沈云飞大呼小叫的要做大保健,老板早已气炸了肚皮,忍着怒火说道,“我们这是正规场所,没有大保健。”  “那就洗个脚吧。”沈云飞意兴索然,“真是,大保健都没有,还开个毛的会所啊。”  会所老板看着自己老婆跟着沈云飞进了房间,听着里面传来这厮猥琐的笑声,心头大怒却又无可奈何,阴沉着脸走到大门口守着房间的隔音并不怎么好,可以听到沈云飞正在里面说着各种低级趣味的黄段子,而他老婆则只能低声哼哼应承,心头大恨,要不是苗疆之主秦玉伯有交代,沈云飞进了谁家的门,谁就负责其安全,并随时上报其行踪,他早就上去跟这畜生拼命了。  老婆,你可千万不能被这小白脸所迷惑啊。  正忐忑,房间里面突然传出一道女子的笑声,房间里面只有两人,这笑声无疑是自己老婆所发出的。  她居然笑了!  老板咬牙切齿的想着,老婆,你怎么这么意志不坚定?  沈云飞的黄段子越发的露骨,而女子的笑声也是不时响起,老板越发坐立不安。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有次跟朋友喝酒,朋友曾说过他老婆嘴唇厚,这种人情感丰富性欲强,很容易出轨,当时他还不以为然,现在想起来,突然口唇发干。  好在沈云飞不再说话,他老婆也不再笑出声,房间里面安静了下来,老板正松了口气,突然听到咔嚓一声,像是木板断裂。  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上来,这是床板断了吗?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居然把床板都搞断了?  想到这,顿时冲到了房间门口,大声喊着老婆的名字。  房间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刚才只是他听错,这更让老板急躁不安,越发大声的喊着:“小薇,小薇,你说话啊。”一边说,一边将耳朵贴在门上倾听。  里面隐约传来唔唔唔的声音,似乎有人被堵住了嘴巴,老板再也顾不上其他,退后一步,奋力一脚将房门踢开,在看到房间里面情形时,顿时愣住。  他老婆被人绑住手脚丢在床上,口中被塞了一根枕巾,而床边则露出了一个大洞,架空层中,有一只老鼠被飞刀钉在地上。  沈云飞却不见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