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54章 山穷水尽处(2)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263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4


  此时此刻,沈云飞非常的想念齐四,虽然这家伙只是半个孔家的人,但其机关造诣却是非常的高超,有他在,一定能破解这个鬼机关。沈云飞所认识的人里面,估计也只有高傲的机关之术跟他有得一拼。  想到高傲,沈云飞突然拍了下额头,对啊,秦玉伯不是希望我拿走和氏璧么?找他借一个人质来破解机关,应该问题不大吧。  先出去再说。  当即站起身走进了1号通道,走了两步,也不知道怎么就脑袋一抽,往前做了个冲刺的假动作,然后整个人如同弹簧一般的后退,速度非常的快,甚至拉出了一道残影,前一秒还在1号通道的他,转眼间就冲进了2号通道。  这鬼地方估计有什么机关被自己无意中触发,只要自己跑动的速度比机关反应速度快,那就没问题了。  发足疾奔,就好像身后是洪水烈火,又仿佛有毒蛇饿虎在追赶,沈云飞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奔跑。  原本走路要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沈云飞只用五分多钟,就跑到了通道尽头。  他突然脑抽的疾跑确实有了新的发现,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发现居然是通道不通了。出口处树干枝桠纵横交错,树叶茂密,被封了个死死的。  停下来,双手扶住膝盖,大口的喘息了一分多钟,沈云飞走到先前做记号的位置,找了好一会都找不到自己所刻的名字。顿时心中喜忧掺半,喜的是,终于不再回到起点了,忧的是,这他吗的居然没有出口。  倒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困,毕竟透过树干间的空隙就能看到头顶的蓝天如洗,白云悠悠,实在不行折断树枝爬上去就是。  心中隐约猜到,自己能走到这,恐怕是跟方才突然的疾跑有关,用小刀在树皮上写了‘死胡同’三个字,转身往回走。行至圆盘处,深吸了一口气以后,跟先前一般,先是往2号洞口跑了两步,转而快速退了回来,往4号通道猛冲。  气喘吁吁跑到终点,发现仍然是刚才那个通道,树皮上刻的‘死胡同’三个字赫然在目。  骂了一句,再次回到圆盘处,休息了几分钟后,也不做假动作了,冲进3号通道,发足疾奔。  这次的速度极快,不到五分钟就到了通道尽头,但速度快也没有用,前方依旧没有出口,‘死胡同’三个字就好像针一样,刺得他眼睛疼。  仿佛瞬间失去了力气,沈云飞直接躺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连番三次全速奔跑,每一次都是两千余米的距离,就算是铁人也吃不消。  休息了十来分钟,沈云飞爬了起来,活动了下手脚,一个助跑冲刺,凌空飞起一脚踹向通道尽头的树干。  懒得兜圈子了,暴力破解才是王道。  按照他的估计,这种粗细的树干,最多承受两百斤的力道,而他这一脚,少说也有三百斤的瞬间爆发力道。  蓬!  沈云飞的脚踢中了树干。  但是,并没有树干折断的咔嚓声音传出,而是好像铁棍大力敲打在一块牛肉上面,声音异常沉闷。  脚底传来巨大的反弹力道,将他震得倒飞了两米远,落地后又跄踉着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扭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踝,凑前一看,发现那树干毫无损伤。  这也太奇怪了,没理由树干会这么坚韧啊。  不过,你再坚韧,难道刀都砍不断你?  沈云飞摸出小刀,如同切牛排一般去切削树干,然而,让他骇然的事情发生了,小刀只能将树皮切开,根本无法切动里面的树干,鼓捣了半天,树干上只有一道浅浅的白色印子。  仔细看去,剥皮后的树干呈浅棕色,里面隐约有交缠如网状的黑色纹理,看起来,这些纹理这就是树干异常坚硬的原因所在。  走到旁边找另外一根树枝,剥开树皮用力划了两刀,也是刀切不进。骂了一句,转身往回走,走上十来米便找个树枝切两刀,发现所有的树干都是同一材质。一直走到圆盘处,沈云飞终于颓然放弃,想要暴力冲出去,绝无可能。  从背包里面摸出点东西吃了,沈云飞坐在地上休息了片刻,突然抓住顶部的树干,一个引体向上将头凑到空隙处,冲着外头大喊,“喂!秦老头!你再不来救我,就没人帮你去找和氏璧啦。”  喊了几句,外头并没有任何的回应,仿佛根本没人听到他的喊叫,又或者是听到了装作没听见。  冷静,一定要冷静,沈云飞坐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如此提醒自己。  目光缓缓扫过圆盘周围的四个通道口,寻思着,之前不管怎么走,都是从起点又转回到起点,而现在是不管怎么走,都是走到那个死胡同,而之所以会进入死胡同,都是因为自己突然的疾跑,但为什么再疾跑就没用了呢。  此处既然有四个洞口,就肯定有四条通道,现在能肯定的,一条通道是通向他进来的起点,一条通道是死胡同,那另外两条通道又是分别通向什么地方呢?  沈云飞摸出两把飞刀,一横一竖叠成一个十字放于地面,伸出一根手指去拨动,两把飞刀便缓缓转动起来。  洞口要改变位置,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圆盘在转动,他最开始从1号通道走到圆盘,然后圆盘就转动了一百八十度,将1号洞口变成了3号洞口,如此才有可能。可他刚才分明仔细观察了,中间的圆盘并没有转动,其边缘也没有缝隙……好吧,就算他是瞎子,难道圆盘转动一百八十度他也察觉不到?  除非,转动的速度非常缓慢,缓慢到他感觉不出来。  沈云飞手指拨动着飞刀,转圈的速度忽快忽慢,突然,他将飞刀一把按住,眼光闪烁不已。  会不会是整个‘卍’形通道都在转动呢?  之前都是在假设这个圆盘在转动,也就

是说,整个通道分为两个部分,外围通道区域是一个部分,中间的圆盘是一个部分,当圆盘转动,洞口就发生了改变。  但有没有可能,这个转动的区域远远不止圆盘部分呢?换句话说,还是有一个转动的圆盘,但是圆盘的面积有整个通道的一半那么大甚至更多,大到它在转圈的时候沈云飞都感觉不到。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地球公转自转,人类能感觉得到吗?  想明白这一点,沈云飞决定去求证,随便找了个通道走了进去,如果他猜测正确的话,通道壁上肯定有内外两层分界的缝隙。  手中拿着飞刀,边走边在树皮上划直线,他要做的很简单,走到尽头处再往回走,如果整个‘卍’形通道转动了,那直线就会断开,直线断开之处就是分界线所在。  一路划线走到死胡同终点,转身往回走,走了约莫一半路程的位置,直线突然断开,仔细一寻找,果然找到了一圈非常隐秘的缝隙。  他猜的没错,整个通道确实有两个区域,其分界线就在这个位置。  为了方便,沈云飞将分界线附近树枝的树皮全部剥掉,如此一来,就算隔得再远都是一目了然。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怎么利用这分界线,转去另外两条没有去过的通道。  首先,沈云飞能肯定,通道并不是时时都在转动的,而是等他走到某个位置触发机关才开始转。  其次,这触发的机关应该就在分界线不远的地方,甚至不止一个。因为,他往里走通道会转,他往外走通道也会转,应该跟自动门的感应器原理差不多。  好死不死的,此时天色开始变黑,视野也是变得模糊起来,在这种情形下找到隐藏的机关难度很大,看来只能是等明天了。  沈云飞靠墙坐下,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闭目假寐。这一天体力消耗很大,此时也是非常疲倦。  就在即将睡着的时候,他身体往旁边一倾,顿时惊醒,咕哝了一句,索性躺了下来,用背包做枕头,打算好好的睡上一觉。  扭动了几下,想要让自己睡得舒服些,觉得腰部硌了一个突出的东西,伸手摸了摸,却是一个半圆的球体。  机关?  猛地一激灵,沈云飞顿时睡意全消,坐起来望去,但此刻夜幕已降临,外头又没有月光,根本看不清这是个什么东西。  打火机等物品都放在背包中,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遗失,手机也是被卫家兄弟给捏碎,身上没有任何可以照明的物品。  用手触摸,感觉这个半圆的球体非常的光滑,摸起来跟跟玻璃球似的。左右拧了拧,又往上提了提往下按了按,均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折腾了半天,沈云飞终于放弃,自我安慰,这玩意应该是一个树结,不是什么触发机关的开关。这么一想,睡意再次上头,直接躺下就睡。  睡之前,他的手却潜意识的抓住了那半个圆球。  夜色渐深。  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升起了一轮圆月,非常的皎洁,甚至都看不到一丝暇斑,通体如同白玉。  月色下,10层上方火把重重人影穿梭,卫逍遥带领数百名苗疆战士正进行地毯式的搜寻,不时有战士钻进了11层的架空层,然后又失望的爬出来。  更有战士扯开喉咙大喊着沈云飞的名字,数人合起来的声音可以说得上震天动地,但奇怪的是,只是相隔一层树枝的沈云飞却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依然酣睡。  一脸阴沉的卫逍遥走到秦玉伯面前,森然道:“除了归来洞,其他地方都已经找遍。”  火把映射下,秦玉伯的脸色阴晴不定,“你的意思,他进归来洞了?”  “应该如此。”卫逍遥冷哼了一声:“我一开始就说直接弄死他算了,你偏生说他能解除血咒,现在好了,居然让一个外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鬼知道他会对我们苗疆做出什么事来。”  一旁的秦若芷虽然还是笑容可掬,但声音却是变得冰冷:“卫大哥,现在我爷爷还是苗疆之主,你这么说话有些不对吧?”  卫逍遥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玉伯沉吟了片刻,缓缓道:“五百年前,苗疆第一百六十三代疆主荣自在前辈说是发现了归来洞的奥秘,还说跟云中宫殿的入口有关,但一进去以后再也没有出来过,谁也不知道这奥秘到底是什么,千余年来,归来洞也就只有荣前辈进去过,眼下沈云飞一来就在该洞消失,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他跟常人不同?”  望了望卫逍遥阴沉的脸,秦玉伯叹息道:“逍遥,血咒发作的时候,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是痛得满地打滚,难道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想过要摆脱它?”  “想又有什么用?”卫逍遥冷冷道。  “给沈云飞一个机会,其实也是给我们一个机会,一个让我们摆脱血咒痛楚的机会。”秦玉伯摇头道:“说太多你也不会听,就这样吧,大家先回去……希望沈云飞能带给我们惊喜。”  “别是惊吓就行。”卫逍遥转身,撮唇发出哨声,那些苗疆战士纷纷退下,片刻后,喧闹灯火通明的10层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下银白色的月光铺了一地。  ……  16层的某处木屋,花大姐坐于桌后,姬长发站于窗前。  “沈云飞已经进入了归来洞,方才卫逍遥也派人去找了,洞中并没有发现沈云飞,那说明,他已经发现了归来洞的奥秘。”姬长发背负双手,“领袖看人就是准,这个沈云飞还真是不简单,我们苗疆数百年来都是找不到其中玄机,他一来就找到了。”  花大姐冷笑:“再怎么不简单,还不是被首领玩得团团转?”  ……  与此同时,在12层,谭老头立于花园,抬头望着上方,脸上表情古怪,似笑非笑似怒非怒。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