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48章 苗疆之主秦玉伯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39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4


  宋天绝也是反应了过来,这个果冻球看起来极为牢固,没有任何破裂的迹象,唯一的出口就是在他们进来的那个口子。  眼下这般动静,肯定会惊动苗疆中人,得在他们赶到之前离开这个鬼地方,要不然的话,对方只需守在洞口瓮中捉鳖就是。  不过,两人想要爬去洞口非常的有难度。原本果冻就非常的软,再加上果冻球在不停的滚动,两人有如吹球机里的两个小球,容器转动,他俩也是在其中滚来滚去。  好在滚动两圈后,果冻球卡在了枝桠中,而此时洞口正好位于下方,距离被转得五荤六素的两人不到一米远,回过神来,两人奋力朝洞口爬去。  沿着枝桠爬出去一看,下方是只有两米高的架空层,两人对视了一眼,顺着枝桠拔腿就跑。  跑了一会,宋天绝便停了下来,说道:“我们分头跑。”  沈云飞嗯了一声,此人跟他原本就没有什么纠葛,分头跑就分头跑好了。  当即两人分头而行,跑了几步,沈云飞突然停了下来,寻思着,我为什么要跑?进入苗疆以后,虽然遭遇各种危险,不也是一步步慢慢走来么?对方正要群起而攻之,早就出手了,跑得再快也没用。  想通此处,转而回头望向宋天绝。  只见他正在往上攀爬,似乎想要爬去上一层,突然,他的身体一阵抽搐,转而一头栽了下来,挂在一根枝桠上,胸口赫然插着三四支长长的利箭,沈云飞分明看到,其中一支箭矢已将宋天绝洞穿。  连忙跑了回去,抱起宋天绝,心知他必死无疑,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上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转而,十来名穿着苗族服装的黑衣汉子出现上方,见到沈云飞抱着宋天绝,并不上前,只是举着手中弩弓瞄准沈云飞,箭矢冷光闪烁。  宋天绝喘息两口,突然大声说道:“用毒秘法我藏在了……”说到这,他的声音突然变弱,嘴唇翻动却是毫无声音发出。  转而,他的眼中露出了狡黠与狠毒,低声说道,“这下,他们可不会放过你了。”说完,他抓住胸口的箭矢,奋力一拔,随着鲜血飞溅,他全身猛的抽搐了一下,就此死去。  沈云飞大怒,将其尸体一扔,这厮临死前,假装将用毒秘法说给了他听,如此一来,苗疆中人自然不会放过他。  想不到,此人心思如此歹毒,临死前都要摆他一道。  但很快,他心中就有一个疑问升起。  如果宋天绝对于苗疆很重要,怎么问都不问一声就被弄死了,难道这十来个黑衣汉子只是最底层的士兵,不知道上层的意图,见到陌生人就格杀勿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此刻自己早已被射成刺猬,而不是被他们手持弩弓威胁。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古怪。  正寻思,其中一名马脸大汉冷冷说道:“你,上来。”  沈云飞爬了上去,十来名大汉顿时将其围于中间,弩弓分别指着沈云飞的各处要害。  “他是谁?”马脸大汉喝问道。  “你不知道他是谁?”沈云飞更是疑云大起,这是怎么回事?  心念电转,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苗疆中的势力分为黑苗白苗,关押宋天绝的可能是其中一方势力,而另一方势力并不知晓,见到有人在乱窜,当即乱箭射杀。之所以没有射杀自己,估计是这方知道有自己这么一个人,甚至,他们有可能是姬老头的人。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宋天绝根本就不是宋家的人,苗疆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么回事。  马脸汉子撮唇发出刺耳的哨声,旋即,远处有哨声呼应,彼此用哨声交谈了几句,马脸汉子冷然道:“站着别动。”  十来分钟后,有三人从远处走了过来,最左边的女子赫然是秦若芷。  她搀扶着一名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男子,就算光线不是很好,依旧能看到他脸上大块大块的老年斑,双目微眯,昏昏沉沉,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老头的右边是一名面容阴鸷的中年男子,双目深陷鼻如鹰钩,双手背负于身后,渊渟岳峙,一副宗师派头,目光却是极其阴冷的打量着沈云飞。  三人均是穿着传统的苗族服装,老头手中还拄着一根龙头拐杖,龙首部位油光铮亮,想来已经使用多年。  “拜见疆主!”大汉们整齐的叫喊着。  从这三人站立的位置来看,这个老头应该就是所谓的苗疆之主了。  秦若芷的目光在沈云飞身上转了一圈,竟然抛了个媚眼,这才转头柔声说道:“爷爷,他就是沈云飞呢。”  老头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微眯的眼睛稍微睁开了少许。  沈云飞心中顿时明白,这老头就是秦若芷的爷爷,苗疆的第一高手,秦玉伯。  “沈云飞,看在你跟若兰有过往来,我给了你一定的权限,让你可以在苗疆中自由行走,但是,这不是你为所欲为的本钱。”老头秦玉伯缓缓的说着,老虽老,吐词却是非常的清晰,“这个人是谁?”  沈云飞耸肩摊手,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就连所谓的用毒秘法,也是一字不漏。倒不是他要讨好秦玉伯,而是,他觉得这事有蹊跷,最好弄清楚。  闻言,那名阴鸷男子顿时大喝:“谎话连篇,宋家的人被关押,我们怎么不知道?”  秦玉伯竖起了手掌:“逍遥,这事我们不知道,不代表没人做。”顿了顿,抬头望了望,喃喃道:“难道,苗疆真要变天了?”  逍遥?这男子莫非就是苗疆第二高手,卫逍遥?沈云飞有些纳闷。  阴鸷男子哼了一声:“反正,外头的人说话都不可信。”  秦若芷轻笑一声,“卫大哥,外头虽然坏人很多,但也有好人的呢。”  卫逍遥冷冷道,“我不觉得他是好人。”说完,双手环抱胸前,充满敌意的盯着沈云飞。  秦玉伯沉吟了一会,挥了挥手:“都散了吧。” 

 黑衣汉子们顿时抬起宋天绝的尸体快速撤退,数秒后便消失在树丛之中。  “不管沈云飞说的是真是假,逍遥你都去调查下此事。”秦玉伯轻咳着,秦若芷连忙去捶背,咳嗽两声后,秦玉伯叹息道:“我这位置,看来是待不了几天了,逍遥,我也指使不你几天啦。”  “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我这就去调查好了。”卫逍遥连忙说道,转而狠狠瞪了沈云飞一眼,转身离去。  待得卫逍遥走远,秦玉伯朝沈云飞招了招手:“你过来下。”  沈云飞迈步走近,心中嘀咕不已,这老头不是已经身受重伤形同废人么?他就不怕自己出手将其控制?  一想到这点,沈云飞顿时蠢蠢欲动,对啊,只要将这个老头控制,要和氏璧也好,要他们释放赵旭也好,不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表面上虽然不露声色,全身却是蓄势待发,只要再靠近秦玉伯两步,就是最佳的攻击距离。  两步,一步。  就是现在,动手!  沈云飞脚尖一点,整个人如同炮弹般朝着秦玉伯冲了过去,同时,左手五指岔开苍鹰抓兔状,右手却是飞刀在手,冷光闪烁。  此番出手,沈云飞极有信心,就算秦玉伯这个苗疆第一高手没有受伤,面对自己如此雷霆万钧的攻势,也会手忙脚乱。  眼睛余光也在留意秦若芷,一旦她出手相助,就毫不客气的丢飞刀出去,对于控制住秦玉伯,沈云飞志在必得。  然而,在秦若芷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能看到浓浓的嘲弄。  心中忍不住一个咯噔,莫非有古怪?  蓬!  沈云飞被踢飞在三米开外,挂在枝桠上如同破麻布袋,而秦玉伯却是轻描淡写的拍了拍自己的布鞋鞋面,仿佛刚才踢在沈云飞身上弄脏了他的鞋。  沈云飞咬牙爬了起来,深吸了几口气,这才说道:“你不是身受重伤么?”  “对啊。”秦玉伯微笑道。  “身受重伤还这么能打?”沈云飞愤怒极了:“你这不是骗人么?”  “身受重伤跟能不能打有必然联系吗?”秦玉伯的笑容,就好像是一只抓住了母鸡的老狐狸。  “沈云飞,你最好还是老实点。”秦若芷娇笑道,“我爷爷可是身受重伤的人,万一控制不好力道,把你打成残废就不太好了。”  沈云飞郁闷极了,双手一摊:“你们到底想怎样,抓住了我的朋友不说,又将我带进陷阱,差点就老死在陷阱里面了。”  秦玉伯顿时皱眉:“是谁将你引进陷阱我全然不知情,但抓你朋友的确实是黑苗势力,这个我倒是可以去打个招呼。”  “打个招呼?你不是苗疆之主吗?”  “苗疆中黑苗白苗恩怨纠缠千年,就算我是疆主,也只是能让冲突不明面化,而且,我这次受伤以后,谁都知道我命不长久,双方势力蠢蠢欲动,实非我能控制。”  “你是白苗还是黑苗。”  “黑苗。”  沈云飞冷笑不语,你是黑苗人,抓我朋友的也是黑苗人,你们难道不是一伙?  “我是黑苗人,但不属于黑苗势力,这个三言两语也说不清,先不说这个。”秦玉伯挥了挥手,示意终止这种无用的讨论,“我可以保证你朋友的安全,但是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去云中宫殿将和氏璧残角拿走,带出苗疆。”秦玉伯眼神闪烁,缓缓说道:“我相信,这也是你此行目的。”  “既然你知道这是我此行目的,为什么还要派手下抓我朋友?”沈云飞认定赵旭等人是秦玉伯派人抓走的。  “他们出手伤我族人,尤其是那个高傲,更是重伤了十多名族人,难道我们不该抓人?”秦玉伯微笑道。  沈云飞顿时哑口无言,好一会才说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要派你的手下来偷袭我?”  “你的朋友打伤了我的族人,我的族人也是有亲戚朋友的,他们来找你报仇,天经地义……唉,有些事情,我现在是无法制止了。”秦玉伯叹息了一声,似乎在为自己的威信不再而感慨,转而说道:“云中宫殿就在上方,苗疆自有规矩,我不能带你上去,你自己慢慢找吧。”说完,秦玉伯咳嗽数下,身体佝偻得如同虾米,任凭谁都不会相信,刚才他竟然能一脚将沈云飞给踢飞。  沈云飞皱眉道:“你们自己去云中宫殿拿和氏璧不方便么,为什么要我这个外人去找?”其实,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你们不是负责守护和氏璧么?为什么要让我将和氏璧带走?  “这个秘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就这样吧。”秦玉伯轻咳着挥手。  秦若芷娇嗔道:“喂,你还不走,是要我留你吃饭吗?”  沈云飞也不啰嗦,转身就走。  待得沈云飞的身影消失在树丛中,秦玉伯轻叹一声,“蚀骨难忍千年痛,云飞天际血咒消,他的名字跟预言不谋而合,希望他就是那个能化解我们苗疆千年血咒的人。”  “爷爷,你能确定这预言说的就是他?名字叫云飞的人,中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呢。”秦若芷脸上的娇媚突然不翼而飞,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管怎么样,姐姐的死都跟他脱不了关系,唯有将他碎尸万段,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跟千年血咒比起来,个人恩怨又算得了什么?”秦玉伯脸一板,声色俱厉,“我警告你,在他进入云中宫殿之前,不准你碰他,还有,如果他找到了14层,你得说话算话,帮他解除体内的蛊毒。”  秦若芷见爷爷生气,顿时嗫嚅道:“要是他进不去云中宫殿呢?”  “他要是进不去云中宫殿,就说明他跟预言无关,到时候要杀要剐,随便你了。”秦玉伯咳嗽数声,叹息道:“若兰不仅仅是你的姐姐,也是我的孙女,难道我就不心痛?走吧,我们先回去。”  “爷爷……”秦若兰泫然欲泣,扶着秦玉伯,两人蹒跚着消失在树丛中。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