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46章 被囚禁的人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3766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46


  沈云飞第一时间并不是惊慌,也不是愤怒或者恐惧,而是觉得有些好笑。  这两天他遭遇了各种匪夷所思的危险,其中有三次就是悬在空中的时候绳索突然断开。  第一次是从溶洞中出来,被多目黑蚕王咬断了绳索,差点摔死在水潭巨石上,亏得高傲反应快,抓起绳索将他拽飞得以保住性命。  第二次是从悬崖往下,仍然是被多目黑蚕王咬断绳索,好在有姬老头出手相救,这才没有被摔成肉饼。  第三次是在46层,往上攀爬的时候,秦若芷拿把剪刀来威胁,最后因为藤蔓有了缺口承受不住沈云飞的重量而断裂,还好沈云飞反应快,凭着自己的身手逃脱一劫。  这是第四次了,老天爷,你非要摔死老子才甘心么?沈云飞腹中大骂。  骂归骂,自救还是要的。沈云飞将自己的身体打横,手足往洞壁撑去。这树洞的直径将近两米,光是张开手臂可无法撑住,只能是手脚各顶一端。  刚稳住身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洞壁突然渗出了油状液体,手掌脚底均是一滑,不管沈云飞如何用力都撑不住,大叫一声,身体再次下坠。  妈的,掉就掉吧,沈云飞心念电转,刚才他也就爬了六七米,下坠中途缓冲了一次,距离底部最多三四米,这种高度可摔不坏他。  调整身形,脚尖膝盖微微弯曲,只待踏足实地就屈膝来缓冲力道。然而,他的脚刚接触到东西,下方却是一空,就好像踩中的只是一块陷阱翻板,沈云飞的身体得不到任何的缓冲,笔直往下。  正想此番老命不保,脚下却又踩到了实地,但踏足部位是倾斜的,感觉落入了一个斜斜的树洞,洞壁也全是油状液体,沈云飞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在水上乐园玩那种长长的滑梯,飞速的下滑。  随着惯性的增加,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每每速度达到一定的程度,沈云飞便被甩飞,撞中头顶的洞壁又被弹了回来,速度便减缓了许多……如此撞了七八次以后,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腾空而起,如同炮弹般弹射了出去。  噗!  沈云飞凌空飞行了数米,便撞在了一处软绵绵的地方,如同果冻一般,柔软且极具弹性,想要伸手抓住,却滑不留手的毫无着力点。大叫声中,沈云飞的身体转而下落,下坠了十米的样子,又是噗的一声,脚下也是如同果冻般的柔软有弹性,弹了数下便将下坠的力道全部消除。  费劲的爬起来坐在地上,并不是因为受了伤,而是其身下软绵绵的地面很难借力,爬坐起来都费了好大力气,想要站起来更加困难。  定了定神,这才反应过来,先前那个黑袍人是故意引他跑进陷阱,亏他还以为那是熟人出手相助。  黑漆漆的,也不知道这四周到底是什么情形,从自己刚撞到的情形来看,这里应该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沈云飞身上连个打火机都没有,正寻思要不要用小刀交击迸溅出来的火花引燃衣物,突然有一道粗暴的声音响起:“孙子,又来跟你宋爷爷演戏啊?”  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人,沈云飞被吓了一跳,拔出飞刀,大声道:“你是谁?”  “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那声音冷笑,“我数三声,你再不老实承认,休怪我宋某下毒手。”  沈云飞被人骗到此处,正一肚子火,闻言更是大怒:“来啊,互相伤害啊。”  那人哼了一声,突然没了声音,沈云飞手持飞刀,竖起耳朵转动脑袋,却听不到任何的声响。转而,身下如同果冻般的地面微微波浪起伏,这说明一件事,那人正在接近他。  在这种地方打架根本用不上劲,如果这人冲上来乱咬乱撕倒也麻烦,沈云飞挥舞着手中的飞刀,凌空划了几下,威胁道:“老子有刀,你过来就捅死你。”  旋即,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刚察觉到不对劲,手脚突然一软,全身仿佛失去了力气,仰天就倒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果冻般的地面颤悠悠的晃动着。  “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用迷药玩阴的。”沈云飞破口大骂,声音含糊不清。  “草!老子能有你们苗疆的人卑鄙?”那人比沈云飞更怒,嗓门也比沈云飞更大,“龟儿子卑鄙无耻,猪嬲滴奸诈下流,叼你老母……”其骂声滔滔不绝,而且似乎通晓全国各地骂人的方言,要不是被骂的是自己,沈云飞都忍不住要给他点32个赞。  足足骂了五分钟,那人才住口,咕咚咕咚的似乎喝了两口水,狠狠说道:“苗疆孙子,看你宋爷爷怎么弄死你。”  感受着身下地面的起伏程度,沈云飞察觉到那人越来越接近,终于,有一只手摸到了他的大腿,转而,那人的手顺势往上,一手掐住沈云飞的脖子,另一手抓住沈云飞的脑袋,似乎想要将沈云飞的头给拗断,其口中狞笑着,“受死吧!”  咔嚓一声,传来一道关节错位的声音,旋即有人发出一声掺呼。  如果沈云飞的脖子被拧断了,怎么可能发出惨叫?  只听得那人嘶声道:“孙子,你居然阴我!”  

“是孙子你先阴我的。”沈云飞用衣角捂住嘴,另一只手摸到了那人的脑袋,用飞刀抵住了那人的咽喉,闷声道:“快把这迷药撤除,要不然我捅死你。”  “这迷药的使用时间只有一分钟,现在早没了。”那人连忙说道。  沈云飞揭开衣角,稍微闻了闻,空气中那淡淡的香味果然已经消失,不由暗叫好险。方才闻到香味的瞬间,他立马憋住呼吸,假装倒地,并用口水弄湿了衣角捂住了口鼻,静观其变。  他这也是在赌,赌这香味并不是毒药,而且时间不会持续太长。如果迷雾持续时间太长,在这封闭的空间内,施毒者自己也不可能憋气这么久。  “大哥,有话好说,就凭你这反应能力,你肯定是苗疆中最厉害的吧,你是这里新一代的领袖么?”那人被刀抵着咽喉,声音却是变得极其谄媚,仿佛先前那名暴怒的人根本不是他。  “老子不是苗疆中人!”沈云飞对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有些反感,语气也不是很客气。  “我就说嘛,苗疆中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厉害的人。”那人顿时笑道:“你是来和氏璧的?”  微微一愣,正要问他怎么知道和氏璧这回事,那人却是趁着他微微一楞的瞬间,突然头往后仰,同时,一掌骤然的拍向沈云飞持刀的手腕。  沈云飞的反应也不慢,手腕一沉卸掉这掌力道,左拳一个摆拳横扫了过去。  砰砰砰啪啪啪。  两人在黑暗中交手了数下,最终,沈云飞在被挨了一拳的情况下,再次将飞刀抵住了那人的咽喉。  “来呀,有种就捅死我啊,你这个苗疆的杂碎,捅死我了,你也就别想从宋爷爷这拿到用毒秘法了。”那人破口大骂。  沈云飞怒气上涌,照着那人的脸就是一拳,吼道:“都说了,老子不是苗疆的人,你什么用毒秘法,老子才不稀罕,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捅死你……”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沈云飞停顿了数秒,狐疑的说道,“嗯,施毒绝技,你刚才说你姓宋,你是宋家的人?”  “没错,爷爷我就是宋家的宋天绝。”那人声音充满骄傲。  “南孔北萧东宋西高的宋家?”  “没错。”  精通机关术的孔家,精通暗杀的萧家,精通用毒宋家,拳脚厉害的高家,再加上善于打听消息的胡家,这是中原传承下来的五大世家,想不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宋家的人。  转而想到朱老板一番话,十年前宋家倾巢来犯,跟苗疆的人一番血拼后,铩羽而归,而苗疆也是因此折损了不少好手,莫非,这个宋天绝就是那个时候被抓住囚禁在这?  想到这,沈云飞忍不住问道:“你是被关在这?”  “草!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宋天绝骂了一句,旋即狐疑的问:“你真不是苗疆的人?”  沈云飞收回了飞刀,坦然说出此行目的,宋天绝也是说了他的事。  十年前,宋家家主宋老爷子突然患了怪病,离死不远,宋家的人到处寻医问药,最后也不知道从哪得知了消息,苗疆中藏有起死回生的药,便大举前来抢夺,不料,一番恶斗之下,宋家的人大败而归,而宋天绝更是被人抓起来偷偷的囚禁在这。  而囚禁他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逼问出他的用毒秘法,然后跟苗疆的蛊术相结合,从而制造出天下无敌的蛊毒术。  宋天绝也是老奸巨猾之辈,知道用毒秘法跟他的性命息息相关,一旦说出用毒术,他的死期也就到了,所以,不管苗疆方面怎么威逼利诱,他始终不肯吐露半个字,最后,苗疆那边也是没有办法,将其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密室中。  这一关就是十年,期间苗疆方面使出了各种计谋,美人计反间计苦肉计统统来了一遍,适才沈云飞下来,宋天绝就以为他是苗疆那边派出来的卧底。  “你的吃喝拉撒怎么解决?”沈云飞摸索着将宋天绝错位的关节接好,问道。  这个问题很关键。既然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密室,且宋天绝被关了十年之久,按说这里应该是屎尿臭味熏天了,然而,这里却是毫无异味,这不合理。  “每隔一天,上面就会用绳子掉下来一个饭盒,我吃完饭后,就在饭盒中拉屎拉尿,他们再将饭盒提上去。”宋天绝骂骂咧咧:“也不知道他们这饭盒有没有消过毒。”  沈云飞有些恶心,连忙岔开话题:“有没有试过顺着绳索爬上去?”  宋天绝呸了一声:“你以为苗疆的人是傻瓜啊,那绳子细得很,最多承受七八斤重的东西。”  言外意思很明显,一个成年男子,少说也有一百多斤,绳子绝对无法承受。  “我猜苗疆的人把我弄进来,其目的就是想要你我同病相怜,一旦哪天你将用毒秘法告诉我,他们就会再将我弄出去逼问,对付你这个软硬不吃的老油条或许没办法,但对付我这个毛头小伙子肯定十拿九稳。”沈云飞分析道,突然拍了下额头:“搞不好,他们抓住赵旭,就是增加威胁我的筹码。”  宋天绝骂了几句卑鄙无耻,突然说道:“我这就将用毒秘法告诉你。”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