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34章 重返安化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499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4


  深夜。  霓虹闪烁。  深圳市内各种会所KTV酒吧人头涌涌,纸醉金迷。  位于滨河路的蓝天会所是个老牌会所,集桑拿KTV棋牌于一体,暗中也提供某些特殊服务。会所二楼是棋牌室,过道两边的包厢门头分别写有‘八万’,‘红中’,‘发财’等名字,一名穿着红衬衣黑马甲的女服务员托着果盘,沿着过道走到‘九筒’包厢前,轻敲房门后推门而入,将果盘放于茶几上,笑着说了句慢用,后退而出。  包厢正中间是麻将台,坐有四人,正漫不经心的打着麻将,分别是沈云飞、周天赐、高傲与潘颖。  四人聚集在这,无非就是想找到苗疆的位置。  广义上的苗疆,是指中国西南部,包括云南四川贵州湖南广西重庆等省市部分,泛指苗人居住的区域,也有特指湖南湘西的,但沈云飞要找的苗疆,却是和氏璧残角守护者所居住的地方,有可能只是一座山头,也有可能只是一处山谷,而根据青铜镜中老头的提示,该苗疆应该位于雪峰山脉之中。  但雪峰山脉连绵数百里,在这其中寻找位于某处山谷的苗疆,跟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好在沈云飞还有点线索,在深圳,有个罗姓男房东曾被秦若兰下过蛊,原因就是该男子玩弄过秦若兰的族人。既然秦若兰来自苗疆,那该女子就算不是苗疆中人,也跟苗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眼下他们在这等的人就是罗房东,希望能通过他找到该女子。  至于潘颖,却是自告奋勇要跟着沈云飞来见世面。沈云飞肯定不同意,开什么玩笑,此番前去肯定艰难险阻,可没有多余的精力招呼你。然而,潘颖当着沈云飞的面,单手将饮水机上满满一桶水平举了十来秒,然后往空中一丢,一拳将其击飞了数米。  此女竟然有一身好功夫。  这还不算,潘颖又找到了张教授,一番纠缠之下,张教授便跟沈云飞说了,你带小颖一起去吧,这是任务的一部分。  沈云飞郁闷极了,你个老狐狸,还真把鸡毛当令箭了,要不是看你年纪一大把,又口口声声说这是为国家做贡献……算了,带就带吧。  到了深圳,找王警官要到罗房东的电话,那边便约了这么个地方见面。  过了约定时间十来分钟,罗房东才推门而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七八名大汉,均穿着黑色的T恤,一个个呲牙咧嘴的做凶恶状,裸露手臂上有各种纹身,看起来跟混社会的没两样。  “有点事,来晚了。”罗房东大大咧咧的在休息区沙发坐下,大汉们纷纷站在其身后。  沈云飞暗自好笑,上次在会展中心将罗房东狠狠的修理了一番,这次他便找了这么人来充场面壮胆,虽然这些人呲牙咧嘴的,但很明显不是真混混,不说别的,其中有名黑衣男子手臂上的纹身竟然还有塑料膜,这分明是纹身贴嘛。  忍住笑,沈云飞说明了来意,听说是打听那女子,罗房东松了口气,旋即眉头一皱,“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还记得?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沈云飞微微一笑:“你就不想解除身上的蛊毒?”  闻言,罗房东全身一震,不可思议的望着沈云飞:“你有办法?”  “实话跟你说吧,我也中了蛊毒,虽然下毒的秦若兰已经死了,但蛊毒还在我体内。”沈云飞笑道:“但我不会束手待毙,此番前去湖南,就是想要找到秦若兰的族人解毒。”  罗房东脸上表情复杂,好一会才摸出手机,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女子租房的时候有用身份证登记,我这就找下。”  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便收到了一个信息,看了看,将信息转发给了沈云飞。  看到信息,沈云飞目瞪口呆。  身份证上的地址竟然是湖南省安化县将军乡菜花村。  这个地址,不就是九龙池山脚么?  难道所谓的苗疆,就是在九龙池附近?青铜镜中的老头说苗疆在雪峰山脉中,九龙池不也是属于雪峰山脉么?和氏璧藏于九龙池,难道残角也藏于附近,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  带着一头雾水,四人赶至安化县。  并没有马上租车前往将军乡,而是先在县城找了家酒店入住,沈云飞得去医院看望赵旭。在医院大门口才想起,一路匆忙,竟然没有给赵旭带什么礼物,便在门口买了点苹果香蕉,拎了就上楼。  行至病房,在探视窗一看,赵旭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旁边坐有一名看起来还算英俊的男警察,正在说着什么,赵旭的神情隐约有些不耐烦。  敲了敲门,推门而入,见到是沈云飞,赵旭先是一楞,顿时放下手机,坐起来欢呼道:“云飞,你终于回来了。”  这让沈云飞有些讶然,他跟赵旭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两人在一起接触时间非常短,因为在九龙池地底生死与共,关系才得以突飞猛进,但出了暗道以后,虽然心里都知道彼此能生死相托,但真要以情侣身份相处,却是有些不习惯。  而眼下赵旭的神情,却跟小别胜新婚似的,怎么能不让他讶然。  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赵旭冲他猛眨眼,而旁边那名男警察却是脸色极其难看,当即将水果放下,走到赵旭床边,问道:“好些没?”  “好多了,就是太想你。”赵旭一把抱住了沈云飞,同时在他耳边低声道:“帮帮忙,好让这家伙死心。”  沈云飞便明白了过来,这应该是赵旭的追求者,这是用自己做挡箭牌呢。当然,按照两人的关系,也算不上挡箭牌。拍了拍赵旭的后背,示意已经了解,转而抱着赵旭躺下,笑着跟男警察伸出手:“你好,我是赵旭的男朋友,沈云飞。”  男警察脸上阴晴不定,四五秒后,竟然哼了一声,转身出门而去。  “没素质!”赵旭嘻嘻的笑,这才说出该男子是县政法委书记的侄子,叫廖凯,追求她不是一天两天了,前段时间去了上海学习,所以在赵旭住院期间,沈云飞并没有见过此人。  “你要小心,这个人心胸极其狭隘,肯定会找人对付你。

虽然你很厉害,但也架不住暗箭难防。”赵旭如此警告沈云飞,转而话锋一转,“你的事情忙完了?我打电话给我叔叔,找个时间吃饭。”  沈云飞当即说道:“吃饭先不急,来安化是真有事。”顿了顿,笑着说道:“当然,最主要还是来看你。”  “沈云飞,在我的印象中,你可不是一个油嘴滑舌的人,这种口花花的话,不说也罢。”赵旭哼了一声,转而问沈云飞回安化有什么事。  将事情跟赵旭一说,赵旭顿时勃然大怒:“你居然跟周天赐合作?他在哪?我这就去抓他。”边说边坐起,似乎忘记自己还在住院,打算现在就去抓人。  沈云飞一把将其按住:“冷静点,这种人渣,我肯定不会放过他,但不是现在。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张小凤,问出苗疆到底在哪。”  张小凤,就是被周房东玩弄的那个女人,秦若兰的族人。  赵旭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是想利用他找到和氏璧残角,对不对?沈云飞,你这叫与虎谋皮。”  沈云飞只能苦笑,张教授再三郑重交代,他有什么法子?  从病房中出来,沈云飞便去车行租车,选了一辆越野车,刚签完合同,租车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该员工接了电话以后,拿过合同看了看,突然就将合同撕了,说这辆车已经租给别人了,刚才是疏忽。  沈云飞自然不相信这个理由,该员工撕毁合同肯定是跟刚才那个电话有关,转而脑中掠过一幅画面,在赵旭病房中,脸色难看的廖凯拂袖而去,便问道:“刚给你打电话的是廖凯?”  员工脸色苍白,前几天沈云飞跟齐四在车行门口跟混混们大打出手,他当时是有看到的,就算这样,他依然要这么做。因为,得罪了沈云飞最多一顿皮肉之苦,但要得罪了电话里头那人,他以后就别在镇上混了。  听沈云飞这么问,他苦笑道:“兄弟,打电话的是东平镇的老大,我知道你是有本事,可以不怕他,但我怕啊,我全家都靠我来养活呢,没办法,抱歉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好了。”  见该员工眼角皱纹一堆,沈云飞叹息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出店外,四下一张望,便在街对面看见了一名骑着摩托车的青年,二十来岁,身形瘦削,染着金黄的头发,口中叼着烟,见沈云飞望着自己,竟然肆无忌惮的对视。  微一沉吟,也不去理会,走到旁边的小卖部买烟。果不其然,刚走进小卖部,外面那黄毛青年就马上拿起手机拨号,不一会,小卖部老板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接了电话后,老板脸色有些不自然,将柜台上的烟又收了回去,讪讪说道:“对不起啊,家里出了点事,今天收摊不做生意了。”  沈云飞笑了笑,转身出了小卖部,径直横过马路,走到黄毛青年面前,“小子,给你的老大打个电话。”  黄毛青年恍如未闻,却是叼着烟头对着沈云飞一吹,烟灰顿时朝着沈云飞的脸部飞散。  沈云飞自然不会中招,身形微退,避开了烟灰,旋即脚闪电般的踢出,力道恰到好处,直接将烟头踢进了黄毛青年的口中,却没有在其脸上留下任何的鞋印。  你想让我吃烟灰,我就让你吃烟灰。  黄毛青年鬼叫一声,呸呸的将烟头吐出,又接连吐了好几口口水,勃然大怒,扭头从车尾箱中拿出一把扳手,照着沈云飞的脑袋便砸了下来。  沈云飞冷笑着,一把抓住其手腕,抢过扳手,照着其肩膀就是一下。  你想砸我,我就砸你!  黄毛青年再次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连同摩托车一起滚落在地。  沈云飞走了过去,蹲下,扳手在手掌中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冷冷的说道:“给你的老大打电话。”  黄毛青年魂飞魄散,忍住痛,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接通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嚎叫着:“兵哥,快来救我……”  沈云飞一把抢过手机,说道:“是不是廖凯要你这么做的?”  不料,电话那边却是传来暴怒的声音,“嬲死你一屋人,你是要搞不?有种的,等哈到月形山,单挑。”  虽然对方全是方言,但沈云飞还是听懂了,这要他去一个月形山的地方决斗,当即嗤笑道:“挑你妹!老子警告你,再派人跟踪我,来一个老子就打残一个!”  说完,将手机扔在黄毛青年的身上,站起来,似乎不小心踩到了黄毛青年的手掌,黄毛青年又是发出凄厉的叫喊声,隐约听到电话中传来怒骂声。  租车看来是不可能了,当即给赵旭打了一个电话,不想她担心,谎称租车行的越野车都被租走,赵旭不疑有他,哦了一声挂了电话,几分钟后回了个电话过来,说是一个小时后叫人把车送到酒店。  回到酒店,跟周天赐等人打了招呼,一行人收拾东西去酒店大堂等车。  半个小时后,一辆越野车疾驰而来,在酒店门口戛然停下,透过酒店的落地玻璃,只见驾驶位坐有一名年轻男子,车后座还坐有一人,隐约能分辨出也是名男子,五官就看不清了。  正寻思赵旭叫的车来得这么快,外头又有七八辆车疾驰而至,有出租车有中巴车,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呼啦啦下来四五十人,人人都是手持钢管木棍,将酒店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是混社会的。  越野车门开,年轻男子下车,走到另一侧打开后门,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魁梧男子走了下来,板寸头,脖子上挂着小指头粗的金项链,穿着一件黑色的弹力背心,左右手各拎一把西瓜刀,肩膀手臂处全是刀痕,乍一眼看去,豪气冲天。  “兵哥!”混混们举起了手中的木棍,大声呼喝,声音震天。  大堂内有服务员快跑到络腮胡子旁边,低声说了两句,转而指着沈云飞等人。  络腮胡子兵哥点了点头,率领手下众人,大步走进酒店大堂,往沈云飞面前一站,将左手的西瓜刀扔到沈云飞脚下,大声道:“妈了个逼,你不是很叼吗?来来来,捡起刀,我们两个人对砍,砍死为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