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28章 水底兽首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40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46


  沈云飞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鱼。  它的身体只有半米长,但是它张大的嘴巴却是能塞下一个篮球,而且牙齿又长又利,不管被它咬在什么部位,不死也残。  从它张开大口冲过来的架势,分明是将沈云飞当做了食物,而沈云飞正好处于脚抽筋的关键时候,想要抵挡就必须腾出手,腾出手就不能缓解抽筋。  好一个沈云飞,猛然拧腰,整个人在水中旋转了九十度,将脚对准了鱼的头部,松开手,奋力一蹬,左脚脚尖踹中鱼头,如此一来,不仅将怪鱼给蹬开,同时也将左腿肚扭曲的肌肉给瞬间拉直。  怪鱼只是在水中翻滚了一圈,尾巴一甩,便又生龙活虎的朝着沈云飞冲了过来,嘴巴比方才张得更开,似乎要一口将沈云飞的脑袋咬掉才善罢甘休。  感觉抽筋的情形已经缓解,沈云飞从手臂上拔出锯齿匕首,朝怪鱼迎了上去。  在水中,比速度比腾挪是肯定比不过怪鱼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贴上去,真刀真枪的干。  就在怪鱼锋利的牙齿距离沈云飞的脑袋还有一尺的时候,沈云飞手中的匕首已经插进了它的腹部,使劲一拉,便将怪鱼开膛破肚,鲜血如烟雾扩散蔓延。  暗骂了一句,沈云飞奋力往上游,同时用手电筒四下扫,这怪鱼总不可能孤零零的生活在水底,搞不好还有第二只第三只……  果不其然,下方有水流压力异常,似乎有东西往上而来,而且,从压力的大小来判断,这玩意远比方才的怪鱼要大。  手电筒照去,只见下方有一团黑影正缓缓上升,隐约能分辨出该黑影狭长,约莫五六米,有头有尾有四肢,身躯在水中缓缓扭动着,还真有些像传说中的龙。  沈云飞从来不信世界上有龙这种生物,就算有,也不可能是下面这只,最起码,龙不可能只有这么点长,下方的黑影倒是跟鳄鱼有些像,但鳄鱼身体没有这么柔软。  脑中胡思乱想,双手双脚却是拼命的划动,很快就钻出了水面,三下两下爬到了水池边,抓住绳子猛扯三下。  这是约定好的信号,连扯两下,表示往上拉,连扯三下,表示情况紧急,得尽全力的往上拉,不要顾及磕磕碰碰。  然而,上头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上方的人没注意到绳索被扯动。  当即又猛扯了三下,同时大声呼叫,就算上面没人注意到绳子的动静,这喊叫总该听到了吧。  然而,上面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赵旭齐四等人全都不在。  难道上面发生了什么变故?  来不及多想,身后隐约有水泡咕嘟声,转头望去,那团黑影距离水面不到一米,沈云飞甚至能看到黑影头部有长达半米的嘴巴。与此同时,水面上的白汽突然变浓,且凝聚成团,飞快的上升。  当即将匕首咬在口中,往上一跃,抓住绳索就往上爬,虽然攀援这百来米的高度会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但好过跟身后这五六米长的怪兽去搏斗。  刚往上爬了两米,感觉手中一松,绳索竟然断了。  噗通一声,沈云飞掉进水池。骤然的落水使得他喝了两口水,奋力冒出水面,脑袋却是又被接踵掉落的绳索砸了好几下,手忙脚乱的拨开绳索,手电筒往前一照,只见前方两米处,一只他从没见过的怪兽正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  扁头,长嘴,身上全是鳞片,如果不是头顶有两根十多厘米长的角,倒是跟鳄鱼没什么区别。但沈云飞能肯定这绝不是鳄鱼,因为,没有哪条鳄鱼会长角出来,也没有哪条鳄鱼能直立在水面上,而水底下的身躯却是如同蛇一般扭动。  难道这就是蛟?蛟龙岀渊,生机一线,说的就是它?  啪的一声,绳索的末端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蛟的头上,它似乎楞了一下,头一偏,将绳索甩于一旁,缓缓的朝沈云飞靠近。  方才咬在口中的匕首在落水后不见,剩下的武器就是手臂上的五把飞刀,沈云飞拔了一把飞刀在手,心底却是没有半分把握,用十厘米长的小刀对付这全身都是鳞甲的蛟,有用吗?  猛然间,蛟张大了嘴巴,朝着沈云飞的脑袋就咬了过来。  沈云飞头皮一麻,手中的飞刀当作匕首,朝着蛟的眼睛就戳了过去。  蛟的脑袋闪电般的后撤,似乎刚才这一咬只是虚招,与此同时,沈云飞只觉得腿部一紧,这是蛟的尾巴缠住了他,巨大的力道顿时将沈云飞的腿骨勒得咯咯作响。  蛟再次缓缓的将头靠近,沈云飞深吸了一口气,小刀朝其眼睛猛刺,但都是被蛟给闪避开。刺了几次以后,蛟的头部便不再凑过来,距离沈云飞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冷冷的看着他,一人一蛟似乎陷入僵持。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水花翻滚,一只怪鱼破开水面,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沈云疾冲而来。  被蛟缠绕着,沈云飞根本无法闪避,无奈之下,手中飞刀激射而出。  噗!  飞刀直接穿透了怪鱼的头部,将其击飞,落于水中。  蛟并没有趁机偷袭,只是冷冷的看着。  旋即,水花声中,又是一只怪鱼破水而出。  无奈之下,沈云飞又用飞刀将其击落。  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怪鱼接连而至,沈云飞扔出了最后一把飞刀后,心中暗道,草,看来今天要交代在这了。  然而,并没有第六条怪鱼出现。  就在沈云飞愕然的时候,蛟的头部再次缓缓靠近。  沈云飞心中浮出一个念头,这些怪鱼该不会是蛟的手下,是它指使这些怪鱼发动自杀式的攻击,其目的就是来消耗他的飞刀,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只蛟也太狡猾了。  不过,另一个念头瞬间冒了出来,这只蛟的反应速度非常快,真要发狠咬死自己,恐怕也不用太费劲的,而且,它的尾巴缠住自己的腿以后,并没有继续用力,甚至还稍微松了松,似乎它的目的只是控制住自己。  难道,它并不想弄死

自己?  蛟的头部越来越近,沈云飞一咬牙,心道不如赌一把,看它到底想要做什么。当即摊开双手,示意自己不会攻击。  五十厘米。  四十厘米。  ……  十厘米。  蛟的长嘴终于触到了沈云飞的脸,嘴巴上方的鼻子喷出温热潮湿的气流,这让沈云飞颇不习惯,微微侧头让开,但蛟却将头部跟着往前凑,似乎在嗅着什么。  沈云飞知道自己赌中,这只蛟并没有恶意,索性脑袋也不动了,看它究竟想怎么样。  蛟龙的鼻子东嗅西嗅,一路嗅到沈云飞的鼻子前,似乎感觉到了沈云飞的呼吸,停顿了一下,突然用它的鼻翼张开,将沈云飞的鼻子包住,同时尾巴一松一紧,转而缠住了沈云飞的腰部,一个翻身拖着沈云飞就往水中潜去。  大惊之下,沈云飞奋力一拳击中了蛟的脖子。  水将拳头的力道卸掉了一大半,再加上蛟脖子上全是坚硬的鳞甲,沈云飞这一拳并没有对蛟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蛟受了这一拳后,将尾巴一收紧,沈云飞全身的骨头再次咔咔作响,旋即它又放松,似乎在警戒沈云飞,不要再攻击它。  就在沈云飞惊惶之际,感觉到鼻子中传来一道气流,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过来,这头蛟是怕他闷死,这才鼻子对鼻子的给他度气。  难道,这只蛟的目的是要带自己去水底瞧瞧?  一想到这点,沈云飞便冷静了下来,任凭蛟拖着自己下潜,手电筒四下照射。  四周有数条大大小小的怪鱼在旁边游弋,但都是不敢接近蛟的身边,这不算奇怪,奇怪的是,这只蛟的腰部居然绑着一条细细的链子,只有筷子那么粗,手电筒光的照射下,隐然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它是被人囚禁在这?  这么细的链子,能困得住它?  疑惑中,一人一蛟不断的下潜,很快就到了水池底部,虽然水深二十米,但这压力还是能承受。只是,跟蛟面对面的度气,跟接吻似的,这让沈云飞极为郁闷。  郁闷很快就被惊愕所代替。  水底的中间居然有一个直径三米的巨大兽首。  沈云飞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兽首跟外头青铜门上的兽首完全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兽首并不是用青铜做的,而是用某种岩石雕刻而成,面目狰狞利齿交错。  而绑住蛟身上的那根链子,就是从这兽首的口中伸出。  蛟的尾巴松开了沈云飞,并伸出爪子在他背部推了推,似乎在要沈云飞去兽首旁边。  这个时候,沈云飞已经能肯定,这只蛟是在跟自己求救。  憋了一口气,沈云飞拍了拍蛟的脖子,推开蛟的脑袋,走上前,拉住链子扯了扯,发现根本扯不动,里头似乎已经拴死。  想了想,沈云飞拿着手电筒四下照射,很快就发现了先前掉落的匕首,捡起来,抓住链子就锯,但不管他怎么用力,链子都是毫发无损。  这让沈云飞非常的惊讶,这匕首可是特制的,其背面的锯齿,就算是钢管都能锯断,却锯不断眼前这细细的而链子。  凑到蛟龙鼻子上,换了一口气,沈云飞走到兽首前一边观察一边寻思,这兽首跟青铜门上的兽首一模一样,难道也是要转动才能开启机关?  将刀囊松开少许,手电筒插入其中,沈云飞腾出手来,试图去转动兽首,不过,该兽首实在是过于巨大,就算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兽首也只是微微转动少许。  既然能转动,其中定有机关,只是弄不开而已,沈云飞转身冲着蛟龙比划,想要它也来帮忙。  蛟龙虽然极具灵性,却也好半天才明白沈云飞的意思,但它无法像沈云飞那般抓住兽首来推动,只能用头顶住兽首摆动尾巴,如此收效甚微。  见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沈云飞又换了口气,手电筒往旁边乱照,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工具,转而发现了那根登山绳,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将绳子绑在了兽首边缘,然后将绳子放长,站在远处沿着固定点的切角方向使劲一拉,兽首便转动了四五度。  沈云飞脑中突然蹦出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眼下自己不就是运用了物理学中的什么力矩力臂知识么。  借助绳子,一点点的拖动,终于,将兽首转动了三个圈以后,地底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隆声,整个水池也在轻微的颤抖。  见状,蛟龙的眼中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闪闪发亮,似乎它已看到了脱困的希望。  轰隆声只响了十来秒便停止,但是颤抖却是持续了差不多半分钟才停歇。沈云飞左顾右盼,水还是水,兽首还是兽首,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蛟闪亮的眼神逐渐变得暗淡,希望也逐渐转变为绝望,旋即,望向沈云飞,双眼急遽的变红,充满了狂暴与凶残。  暗叫不好,沈云飞脚一蹬,身体便往上方蹿去,这才上升了不到两米,双腿一紧,蛟的尾巴已经缠住了他。  骇然之下,扬起匕首就朝蛟的小腹捅去,蛟却是伸出爪子随意一抓,顿时将匕首抓住。沈云飞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袭来,匕首顿时脱手,同时,他的双腿咔咔咔作响,剧痛不已。  这一次,蛟是打算将他直接缠死在水中。  惊怒之下,沈云飞用拳头奋力击打蛟的身体,但因为在水中,水化解了大部分的力道,再加上蛟身上鳞甲坚厚,沈云飞的拳头毫无作用。  双腿已经被勒得逐渐失去了知觉,胸口也是憋闷得快要爆炸。  沈云飞双手胡乱挥舞,突然之间抓到了一根链子,细细的,筷子般粗细,正是困住蛟的那根链子,便奋力扯着链子,将其往蛟龙身上绕。这时,沈云飞的神智已经有些模糊,心中只是想着,你要缠死老子,老子也缠死你!  正缠着,突然水底传来咔哒一声轻响,一人一蛟都是一愣,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链子的一头竟然已从兽首的口中拽了出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