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19章 死循环(1)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75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46


  众人快步走到石壁前,四支手电筒齐刷刷的照着该凹槽。  凹槽只有乒乓球大小,形状也不是很规则,跟石壁上其他的坑洼相比,似乎并无异常。  沈云飞伸出手指将凹槽里面的泥土挖了出来,再用水冲洗,定睛看去,仍然不见有何异样,沉吟片刻,举起手电筒,脑袋凑到凹槽前仔细查看,这一看就看出名堂来了。  圆形凹槽周围跟石壁上其他地方的颜色隐然有些不一样,当即用手指抠了抠,竟然抠下来少许岩石,心中一动,运劲于指,簌簌声中,乒乓球大小的圆形凹槽顿时被挖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方形凹槽,让人惊讶的是,底部似乎刻有花纹。  连忙用水冲洗,发现这个凹槽的四周非常的光滑,跟玻璃似的,而凹槽底部的花纹竟然是文字,仔细辨认,赫然是‘九龙拜月帝玺再现’八个字的阳文。  阳文,是雕刻术语,如果印章将文字部分镂空,印出来的文字就是空心的,这是阴文,反之,如果印出来的文字是实心的,则是阳文。  齐四深吸了一口气,拿出玉玺放在凹槽前,玉玺竟然跟凹槽一般大小,并且,玉玺的印章是阴文,而凹槽里面的是阳文,两者文字一正一反,换句话说,如果将玉玺放进凹槽,两者就能完美的契合。  秦若兰跟赵旭对视了一眼,脸上均是激动不已,此时此刻,就算是傻瓜都明白,这个方形凹槽就是开启宝藏的机关了。  一向沉稳的齐四,脸上也是露出激动之色,用水仔细冲洗凹槽,确定里面没有任何的泥沙,这才将玉玺的印章面对着凹槽,缓缓放了进去,旋即松手退后一步,跟众人一起屏息等待。  五秒过去了。  十秒过去了。  二十秒过去了。  玉玺没有任何动静。  凹槽没有任何动静。  整个九龙池都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众人面面相觑,如果这凹槽都不是入口开关的话,那也太没天理了,究竟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呢?  突然,沈云飞想起了一件事情,将玉玺取了出来,凑于眼前似乎在寻找什么,其他人讶然问其原因,沈云飞说道:“齐老板在这上面装了个跟踪定位器,虽然肉眼难见,但不排除就是这里出了问题。”  闻言,秦若兰先是一愣,旋即似笑非笑的望着齐四,“齐老板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呢。”  齐四只是盯着沈云飞手中的玉玺,根本懒得理会秦若兰。  沈云飞用小刀将那颗跟踪器取了下来,再将玉玺缓缓放入。  其他人再次屏息而立,心头都是惴惴,不知道这次会有什么样的情形出现。  就在玉玺还差一点点到底的时候,沈云飞突然觉得一股莫名的吸力从前方传来,瞬间就将玉玺给吸了过去。出于本能,沈云飞抓住玉玺往后一扯,但玉玺却好像是焊在了凹槽里面,纹丝不动。旋即,他看到玉玺里头竟然隐约在发红光,将晶莹剔透的玉玺衬托得妖异无比。  讶然之下,松开手,退后一步,凝神注视。  红光一闪一闪明暗交替,如此差不多持续了五秒钟的样子,突然之间红光大作,众人均是本能的闭眼,旋即睁开一看,凹槽中只剩下一堆白色的粉末,刹那间,这玉玺竟然化作灰烬。  还没来得及诧异,脚底下传来轰隆之声,然后,他们左侧的整面石壁居然犹如箱盖一般朝水潭方向打开,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谁都无法想到,这入口居然藏在石壁之后,谁也无法想到,这入口的开启方式居然是将一百多平米的巨大石壁如同箱子盖板一般揭开。  哗啦啦,一只大鸟被惊醒,从旁边大树上飞走。  就在众人目光下意识的望向那只大鸟时,沈云飞却隐约看到洞口有黑影晃动,转瞬不见,甚至都无法确定那是人影还是树影,旋即,洞口又是黑影一晃,这次沈云飞看清了,是山风吹过树影晃动。  就在这个时候,那面石壁竟然缓缓往上,竟似要关闭。  沈云飞骂了一句,飞快跑回火堆,胡乱抓起地上的几个背包,朝着洞口跑去,其他三人也是反应过来,飞奔向洞口。  四人跑到洞口的时候,石壁已经合拢了三分之一,好在身手都还不错,在石壁合拢之前,先后跳了进去。  咔的一声轻响,石壁骤然合拢,月光顿时被隔绝在外,不过,四个手电筒的光都很强,将洞中情形照得清清楚楚。  所处之地空间很小,四人站着稍微动下手脚就能碰到其他人,前方通道斜斜往下,用手电筒往下照,却发现通道呈圆弧形,只能看到远处的石壁,而无法看到尽头,空气也还算清新,想来里面另有透气孔。  商议了两句,一行人沿着青石板铺就的阶梯鱼贯往下,为了节约用电,只留了两支手电筒用于照明,开路的沈云飞跟殿后的齐四各拿一支,通道脚下是青石板铺成的阶梯,左右两侧是大块的泥砖,里头不知道是加了米浆还是其他东西,泥砖呈灰白色,沈云飞随手敲了敲,感觉很坚硬,头顶也是泥砖,垒成圆拱形,不仅坚固且大气,顿时心生感叹,古人的智慧还真是牛。  走了十来分钟后,众人便发现这条通道是螺旋往下的,如果将山腹比作一个巨大的螺丝,那这个通道就是螺丝的螺纹。  起初的百多米,阶梯非常陡峭,差不多有四十五度,但到了后面,坡度却是越来越缓,到了后面,就算走上十来级阶梯,估计都下沉不到十厘米。  众人越走越是心惊,因为这通道竟似无穷无尽,走了一个多小时了,众人还是看不到通道的尽头。  沈云飞停了下来,皱眉说道:“情形有些不对,我们可能中招了。”  身后三人也是早生疑窦,当即围拢过来,各自发表看法。  “我们有没有可能进入了一个封闭的圆环形通道?”赵旭张开双臂比划了一个圆圈,“就跟汽车轮胎一样,我们在里面不停的转圈,这是一个死循环。”  沈云飞摇头:“这个应该不可能,第一,我们正不停的往下走,如果是圆环,首尾就不可能衔接得上,第二,圆环是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的,那我们进来的入口又算什么?我们途中可没有经过任何岔道。”  一阵沉默后,齐四皱眉着:“你们听说过莫比乌斯带么?”  秦若兰掩嘴娇笑,“齐老板,你说的这么高深,我可是听不懂呢。”  “正常情况下,将一张纸条圈成圆环首尾相

连,会有两个面,内侧跟外侧井水不犯河水,但如果将纸条如同拧毛巾一般扭动180度以后再首尾相连,再用笔在其中一面涂颜色,将会发现,颜色竟然涂满了纸带的正反面……嗯,其实这个纸带已经没有正反面了,它只有一个面,这就是莫比乌斯带,当然,它也是一个死循环。”齐四解释道。  沈云飞沉吟片刻,摇头道:“莫比乌斯带是扭曲的,这样的话,其中有一段路我们必定会倒立在天花板上行走,除非这里的磁场等同于另外一个地球,你说这怎么可能?好吧,就算这里的磁场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莫比乌斯带同样也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我们进来的入口又怎么解释?”  不管是圆环还是莫比乌斯带,均是封闭的死循环,不可能存在入口。  “或者是我们想多了,说不定这通道马上就要到尽头了呢。”赵旭随手敲了敲通道两侧的泥砖,发出空空的声音,顿时咦了一声,“这通道两侧是空心的?”  闻言,沈云飞等人都是一楞,旋即各自敲击墙壁,均发出空空的声音,听起来还真像是空心的。  将手电筒递给赵旭,沈云飞摸出匕首插进泥砖之间的缝隙,来回几下便将一块泥砖挖了出来。赵旭第一时间将手电筒凑了过去,往里一照,里头却是一大坨绿色啫喱状物体。  乍看之下,那玩意像是一块果冻,因为泥砖被扯开而失去倚靠,‘果冻’颤巍巍的往外凸出少许,但并没有掉下来,其内部隐约有一块黑色的东西,拳头大小,看不出来是什么。  沈云飞正打算用匕首将其戳破,齐四却是厉声喝道:“不可。”  认识齐四以来,沈云飞还是第一次听到齐四如此声色俱厉,不由纳闷望着他。  虽然看不清齐四的样子,但他的声音却是充满了恐惧:“这玩意千万不可弄破,否则你我有性命之忧。”  “怎么说?”沈云飞将匕首收了回来。  齐四从地上搬起泥砖,摸出匕首将泥砖削薄少许,试图将那块‘果冻’重新封住,试了几次怎么都不敢凑上去,似乎生怕将那‘果冻’给弄破,最终放弃,将泥砖放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玩意叫虫冢,被封在里面的那个东西应该是吞天蟞。”  “吞天鳖?你说它是乌龟?”赵旭听成了鳖,用手电筒对着晃来晃去。  “尸蟞听说过没?”齐四沉声道。  “那玩意不是小说里头虚构出来的么?”沈云飞讶然。  “尸蟞这个名字确实是虚构出来的,但不表示这种东西不存在,我们姑且还是叫它尸蟞好了,在古代,尸蟞并不是寄生在尸体中,而是被养在尸体中。”齐四缓缓说道。  “这有什么区别吗?”赵旭讶然。  “寄生是自然现象,养的话则是人为。”齐四叹息了一声,“古代术士,为了增加自己的实力,想出了各种诡异的手段,尸蟞就是其中之一。具体做法是把活人装进一口铁箱,将其小腹剖开放入尸蟞,缝起来后再将铁箱封死,尸蟞靠吞噬活人的内脏为生,而术士则使用种种方法保住该人性命,这个人称之为虫罐,如果中途虫罐死亡,该尸蟞也会暴毙。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而吸足了营养的尸蟞便会如蚕一般吐丝,将自己包起来再破茧而出,此时的尸蟞,不仅身体变大,头顶上也会长出一根触须,叫做一转蟞。”  闻言,赵旭脸上露出了恶心的神情,秦若兰却是若无其事,笑道:“齐老板真是博闻强记。”  沈云飞皱眉道:“既然有一转,想来还有二转三转。”  齐四点头:“没错,再重新弄个活人做虫罐,继续饲养,脱茧而出就是二转蟞,以此类推,三转四转一直到九转,此时该尸蟞个头已经有拳头大小,头顶触须也有九根,不仅行动迅速,更是牙齿极其尖利,就算是金银铜铁都是能咬穿,故名吞天蟞。”  赵旭指着‘果冻’里头的黑点,“就算它是吞天蟞,也死了几千年了吧。”  “这种绿色的东西是用活人血肉熬制而成,花生米大的一坨就能够供冬眠中的吞天蟞活上一百年之久,你自己算它能在里面维持多久?”齐四苦笑。  “就算它真的能吞天,也只是一只虫子而已,难不成我们还怕了它不成。”赵旭哼了一声,旋即望向那坨绿色的‘果冻’,想到这是用活人血肉做成,忍不住恶心的皱眉。  齐四没有回答,只是走到旁边,敲了敲另一块泥砖,发出空空的声音,然后望向赵旭,其意思很明显,这墙壁里头说不定全是吞天蟞。  沈云飞当即建议继续往下走,一来是躲避这只吞天蟞,另一来,刚才赵旭也说了,万一这通道就快到终点了呢。  四人继续沿着阶梯下行,走了二十来分钟后,沈云飞发现前方地面有一个黑影,用手电筒找去,却是一块泥砖,暗叫不好,转而往墙壁上一照,果然,那坨犹如果冻的虫冢正颤巍巍的悬在墙上,比之先前似乎要凸出来许多,感觉随时都会掉落。  走了这么久,竟然又回到了原地。  “这怎么可能!”沈云飞大声道:“我们一直都在往下走,怎么又走回来?”  赵旭等人也都是愕然,这墙上的虫冢,这地上的泥砖,分明就是刚才他们停留的地方。  齐四走上前,查看了一下泥砖,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这块砖确实是刚才那块,我将其削薄过。”  闻言,赵旭跟秦若兰更是脸色非常的不自然。  沈云飞大声道,“喂,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都不要慌张……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设计者,要如何才能营造出这种看似死循环的通道出来你?”  众人一阵沉默,片刻后,赵旭第一个开口:“我觉得吧,这个通道另有暗道,有人捡起了后面的砖头,然后通过暗道跑到前面来,营造出我们在转圈的假象。”  秦若兰忍不住插话:“这通道里面除了你我四人,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  两女对视一眼,均自觉的住口不言,再往下说,就会扯到鬼魂上去了。  沈云飞嗯了一声,“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  赵旭摇摇头。  过了一会,齐四轻咳一声,“我觉得赵旭说的没错。”  “你也认为是有人捡起石头放到前面来?”赵旭狐疑的问。  “呃,不是这个。”齐四楞了一下:“是你先前说的,我们目前位于一个圆环形的通道内。”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