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13章 警花赵旭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498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3


  东平镇虽然只是一个城镇,但繁华程度并不比二三线城市差,尤其是消费方面更是直追一线城市。不说别的,就说抽烟,稍微有钱点的抽的是和天下或钻石芙蓉王,普通点的蓝软芙蓉王,没钱的也要抽普通芙蓉王,而十块一包的白沙烟,只能偷偷找个没人的地方抽,生怕被人看见没面子。  抽烟方面都这么讲究,娱乐业更加不用说,各种酒店KTV会所,一个比一个奢华,就算里头消费非常贵,但众多顾客为了面子,均是眉头不皱的一掷千金。在东平,娱乐业就是摇钱树。  有利益自然有冲突,各方势力为了争夺地盘,暗地里不知道谈判过多少次,急眼了在公开场合大打出手的场面也时不时发生。  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沈云飞三人刚到罗马酒店大堂,就遇到了一起火拼。  当时他们正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大堂休息区坐着六七名汉子,分坐左右,左边为首的是一名光头男子,右边为首的脸上有一块巴掌大的黑色胎记。双方似乎在争论着什么,随着争论声音越来越大,光头男子抓起烟灰缸就砸向黑疤大汉,双方顿时大打出手,紧接着外头冲进来二十来人,拎着铁棍木棒,估计是分属不同阵营,在门口就打了起来。  前台小妹并没有报警的意思,只是提醒沈云飞站远点,其神情似习以为常。  打着打着,开始有跑有追,慌不择路之下,有人朝沈云飞这边跑了过来,身后追击的大汉扬起手中的铁棍就砸,然而,铁棍没有砸到前面那人,却是朝着沈云飞的脑袋呼啸而来。  眼看着铁棍即将落在沈云飞头上,沈云飞微微侧身闪过了铁棍,同时手搭在其持棍的胳膊上顺势一扯,脚下也是一绊,该大汉顿时朝前飞出,啪的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见状,大汉这边便腾出人手杀了过来,沈云飞也懒得解释,来一个揍一个,三拳两脚又放倒了四人。  如此一来,原本处于劣势的另一方顿时精神大振,手中的棍棒挥舞得虎虎生风,将对方打得狼狈不堪,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冲进来一名女子。  该女子面容美艳身材火爆,长得有些像明星林心如,但林心如的身材没有她这么好,而且,林心如也不会有她这种煞气,她一冲进来,就怒喝:“全都住手!”  见到该女子,打斗的双方就好像老鼠看到了猫,也不打架了,纷纷夺门而逃,那女子更是大怒,挺身上前,拳打脚踢的放倒了两名汉子,但终究拦不住其他人,十来名汉子先后逃走,瞬间,大堂中就只剩下躺在地上的七八名大汉。  女子看了看沈云飞脚下的几名大汉,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沈云飞,走上前,冷冷问道:“你是谁?东平镇的小混混可没你这号人物。”  “他是来住店的。”前台小妹连忙说道。  “没问你!多什么嘴?”女子狠狠的瞪了前台一眼:“你刚才为什么不报警?”  “警官,他们刚打,我还没来得及报警呢。”前台小妹解释着。  警官?沈云飞颇为意外,这女子居然是警察。  “你是怕他们报复吧?”女子哼了一声,转而冲沈云飞喝道:“你,跟我去警局做个笔录。”  “我真是住店的,不是你们本地混混。”沈云飞笑道。  “我在外面看到你参与斗殴了。”女子不耐烦摸出警官证,“我叫赵旭,这是我的证件,再问你一句,去还是不去?”  “去,去。”沈云飞苦笑着,跟齐四打了个招呼,跟着赵旭回到警局。  值班警员见赵旭带了这么多人回来,均是笑着打招呼,但沈云飞却看到有几名警员的笑容很古怪,似乎对赵旭此举很不以为然。  将众人分开审问,负责审问沈云飞的是一名中年警官,简单的问话以后,中年警官要沈云飞签过字,便要其走人。  “这就可以走了?”沈云飞有些不信。  “怎么,是不是要关你两天才满足?还是要我们的警花给你签个名才肯走?”中年警官笑道。  赵旭是警花?长得确实很好看,但是性格却不敢恭维,沈云飞这么想着。  出门的时候又遇到了赵旭,她狠狠的瞪了沈云飞一眼,警告道:“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来东平玩就给我放老实点,再抓住你就没这么简单了。”  沈云飞笑着点头答应,拱手告辞。  回到酒店洗了个澡,正打算睡觉,门铃叮咚响。  凑在猫眼前一看,是名光头男子,牛仔裤黑T恤,脖子上挂着粗重的金链子,看起来似乎有些面熟,努力一想便想起来了,先前在楼下大堂,最开始用烟灰缸砸人的就是他。  眉头一皱,打开门问何事。  “进去说,进去说。”光头男子呵呵笑着。  沈云飞不知其葫芦里卖什么药,略一沉吟,让其进了房间。  光头男子坐下后,摸出烟递给沈云飞,被拒后也不尴尬,笑着说道:“冒昧前来,有两个事,第一,感谢你在楼下相助,这是点小心意。”说话间,摸出了一个红包放于桌上,鼓囊囊的,怎么也有个五六千的样子。  沈云飞并没有理会这个红包,直视光头男子的眼睛:“还有一件事是什么?”  “兄弟的身手非常好,能不能帮我忙?只要抢下了沿河街的地盘,我再给你十万块。”光头男子很是干脆。  “不好意思啊,我不差钱!就这样吧,我还要睡觉呢。”沈云飞笑了笑,起身送客:“这个红包也拿走,我当时只是自卫,真没打算帮你的忙。”  就算被拒绝,光头男子也不怎么恼怒,笑道:“哥们,就算你不帮我,也不能帮黑疤子啊,要不然,到时可别怪我邓老五翻脸不认人。”  “行行,我知道了,我明天还要早起去九龙池呢。”沈云飞再次催促。  光头男子邓老五正拿起桌上的红包准备走人,闻言一脸古怪,“你要去九龙池?该不会是去寻宝吧?”  沈云飞心中一动,“为何这么说?”  “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九龙池中有宝藏,可是谁也不知道宝藏在哪,倒是外地来寻宝的人一拨又一拨,但最后都是空手而回。”邓老五哈哈大笑,似乎认为九龙池的宝藏就是一个笑话。转而说道:“怎么说你也帮过我,我就给你提供点线索吧。”  沈云飞皱眉道:“什么线索?”  邓老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要一个叫木头的人马上来罗马酒店。  等了十来分钟,一个面容憨厚的年轻男子来到房间,跟邓老五打过招呼以后,直接脱去了上衣。就在沈云飞一头雾水之际,年轻男子转过身,其背后居然纹着一副地图。  地图非常的古怪,看起来有些像山峰,又有些像地底迷宫,在最下方标注有一个圆点,估

计是该地图的起点。  让沈云飞郁闷的是,这地图一没有标注方位,二没有写明具体地点,除了制作地图的人,谁也不知道该起点在什么位置。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龙池地图,只要找到了入口然后照着这幅地图走,就能找到传说中的宝藏。”邓老五嘻嘻笑着:“可惜啊,这么多年,入口谁也找不到。”  沈云飞上前仔细打量,这纹身看来痕迹很新,就像是刚纹没多久,怫然道:“这是刚纹上的吧?你他吗的在跟我开玩笑?”  “真没开玩笑。”邓老五收起嬉笑,“木头祖上有交代,但凡后代满20岁就必须在背后纹上这幅地图,他爷爷有,他爸爸有,木头前几天才满的20岁,昨天才纹的身呢。”  顿了顿,圆脸汉子笑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地图就在这,你用手机拍个照,也不损失什么啊。”  沈云飞一想也是,拍完照片后送走两人,躺在床上双手枕头,寻思了片刻,睡意上头,翻身而眠。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沈云飞拿出手机跟齐四说了此事,齐四又是讶然又是好笑,看过照片后,说道:“如果这地图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搞不好还真是那么回事。”  “有什么用?”沈云飞唏哩呼噜的吃着面条,口中含糊说道:“找不到入口,什么都是屁话。”  “喂,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杨雪皱眉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粗鲁啊。”  沈云飞理都没理,自顾自的吃面条,这比骂杨雪一顿还要让她难受,杨雪顿时无法下台,眉头一竖就要发火,齐四竖起手掌止住了她,说道:“我比较欣赏云飞的率性,什么文明啊素质之类的话,你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闻言,杨雪脸上阴晴不定,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那个邓老五说的没错,是真是假都先存着,万一就是真的呢,反正也没损失什么。”齐四用纸巾擦了擦嘴,“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车行,今天早上问了服务员,说是去九龙池有段路不怎么好走,我的车底盘太低,怕是够呛。”  就在杨雪用手机搜索车行的时候,一阵香风袭来,他们的座位旁边多了一名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竟然是深圳会展中心豪掷八万块竞拍的秦若兰。  “齐老板,跟你坐一起吃早餐不介意吧?”秦若兰的声音还是那么的甜美。  杨雪瞬间变成了美少女战士,冷冷道,“喂,这里不欢迎你!”  “小妹妹,方才你还说别人没素质,难道你不知道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插嘴么?”秦若兰莞尔一笑,风情万种。  “你说谁是小孩子?”杨雪大怒。  “你说呢?”秦若兰挺了挺胸部,娇笑着,目光更是在杨雪胸前扫视,“小妹妹,多吃点木瓜,可以促进发育哦。”  “你!”杨雪气得脸色苍白,她的身材确实不错,但跟秦若兰那如同熟透蜜桃的身材相比,还是有所不及。  齐四轻咳一声,说道:“秦小姐,想来你也是胡冲的客户,要不然也不会追到这来,别兜圈子了,直接说什么事吧。”  秦若兰娇媚的望着齐四,眼波流转,娇艳不可方物,“我来自苗疆,没见过什么世面,想跟着你们去九龙池宝藏见识见识。”  齐四似笑非笑,“就这?”  “如果你们再给点坛坛罐罐给我,我肯定感激不尽啦。”秦若兰将身子微微前倾,突然压低声音:“你我联手,干掉周天赐!”  “合作没问题,不过,我们这边有云飞这种高手,你拿什么来跟我们合作?就因为你漂亮性感?”齐四淡淡说道。  “方才说了,我来自苗疆。”秦若兰脸上浮现出傲然,似乎苗疆这个词有足够她骄傲的资本。  苗疆?沈云飞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忍不住插话:“那个在会展中心放蛇的罗老板是不是中了你的蛊毒?”  “没错。”秦若兰笑眯眯的点头:“另外,水库中的那名女子也是我的人”  沈云飞顿时大怒:“原来要害我的人是你。”  秦若兰掩嘴娇笑,腻声道:“帅哥,对事不对人,眼下既然已知道玉玺的秘密,我就没有必要再冲你下手了,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好不好?要不,我陪你一晚将功赎罪?”  见状,沈云飞倒是不好发火了,郁闷的看向齐四。  齐四哈哈一笑,欣然答应:“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先去租车,待会再联系你。”  秦若兰朝齐四飞了个媚眼:“还是老板识大体,我先去准备下,待会见。”说完,双方交换了手机号码,翩然而去。  直到秦若兰的背影消失,齐四才淡淡的说道:“云飞,这种合作你别理会,只要发现她玩花样,往死里弄就是。”顿了顿,转而朝杨雪说道:“此番前去太危险,这两天你就呆在酒店里面等我们。”  杨雪连忙说道:“老板,我不怕危险呢。”  齐四哭笑不得,“拜托,非要我说得那么直么?我是怕你拖后腿。”  ……  在沿江大道找了家车行,挑了台状况还算不错的越野车,谈妥价格交了押金,便给秦若兰打电话,那边说十分钟后赶到。  两人靠在车头百无聊赖的抽烟,突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循声望去,却是一群手持砍刀棍棒的大汉,为首几人看起来有些面熟,竟然是昨晚在酒店大堂打架的黑疤子那群人。  “这东平镇的治安可真够乱。”齐四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为首的黑疤汉子大喊了一声揍死他们!然后,一群人挥舞着棍棒冲了过来,其目标竟然是沈云飞两人。  沈齐两人慌忙将烟头一扔,仓促迎战,心中更是大骂不已。  草,这都是什么情况。  乒乒乓乓声中,双方大打出手,沈云飞百忙中看了一眼齐四,魏小虎果然说的没错,齐四还真是格斗高手,三拳两脚就放倒了好几个人。  尽管这样,在这种以少对多的混战当中,武功再高也是没用,更多的时候是在考虑,是胳膊挨一铁棍划算,还是大腿被砍一刀划算。  那边虽然被放倒了十来人,但沈云飞齐四也是全身伤痕累累。更让人感到心寒的是,对方一个个都是面目狰狞凶悍无比,就好像沈齐两人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就算是一只手被打得骨折,依旧用另一只手挥舞着砍刀,悍不畏死的上前。  两人均是想到了在深圳那些被巫术控制的保安以及飞车劫匪,不用说,这群人也是被控制,而控制他们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周天赐。  就在此时,一辆红色的小车疾冲而至,旋即响起刺耳的刹车声,一名女子快速的下车,秀眉倒竖,抽出手枪指着在场众人,喝道:“全都住手!”  赫然是警花赵旭。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