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帝玺谜藏

正文 第3章 失踪的胡冲

书名:帝玺谜藏 作者:曹大麻子 本章字数:323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43


  虽然有些郁闷,但魏小虎两人都是光明磊落的汉子,愿赌服输,表示这个团队由沈云飞说了算。沈云飞将先前的计划稍作修改,并增加了几种突发状况,譬如不法分子会利用吊钢丝或者直接使用飞行器等方式从空中抢夺玉玺等情形,对此,魏小虎两人还算服气,再加上先前沈云飞虽然没有正面交手,但其反应与速度摆在那,尤其是抓住高进脚踝那一下甚是厉害。真要动起手来,谁输谁赢还不得而知。  7月8日晚10点,两辆车出现在会展中心门外,前头是齐四的奔驰,后头居然是一运钞车,车门打开后,两名荷枪实弹的押送人员下来警戒,然后是美女助理杨雪上前,提了个四四方方的密码箱出来。  一行人簇拥着走进了展厅,中途并无任何意外,齐四用钥匙打开了展柜的开关,上面的玻璃犹如盛开的花瓣,徐徐四下分开。  齐四打开密码箱捧出玉玺,将其放在展柜中,再次扭动钥匙,玻璃缓缓合拢,在灯光照射下,玉玺温润圆滑,莹然纯净。  沈云飞打量着玉玺,心头颇为不解,这方玉玺虽然做工精美且玉质极好,但毕竟不是和氏璧,能值个几百万算不错了,而全国巡展加上其他的费用,远远不止这个数,啧啧,有钱人的世界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张教授说这玉玺中藏有和氏璧的线索,这线索肯定非常的隐秘,如果只是随随便便在灯光下一照,或者在水里一泡就能发现线索的话,那齐家早就根据其线索找到真正的和氏璧了。  至于玉玺底部的那几个字‘九龙拜月,帝玺再现’,很有可能是一种奇特的现象,只要找到了这种现象,就能找到和氏璧的下落,不过,九龙拜月这种情形怎么可能出现?龙根本不存在嘛。  嗯,看来得找机会好好研究研究。  胡思乱想中,齐四等人先后离开,偌大的8号馆就只剩下沈云飞四人,排了下轮班时间,魏小虎跟高进两人先行休息,下半夜再来值班。  所谓的休息,其实就是在8号馆的角落和衣而眠,虽然现在是夏天,且晚上会展中心没有开空调,但龙腾公司自己弄了两台大功率风扇进来,呼呼的吹着,倒也不热,就是有些闷。  展柜钥匙只有一把,在齐四手中,故无法将玉玺拿出来细看,沈云飞便将场馆内的灯都打开,美其名曰不给坏人有机可乘,其实是方便自己凑在玻璃柜前观察。  玉玺静静的躺在红色的绸布当中,因为材质略微透明,整个玉玺隐然透着一抹血色,除此以外,并无其他异常。  沈云飞左看右看,均是看不出有什么古怪,转而走到一旁打开3D展示,观看玉玺的其他角度,但仍然没有发现。  胡冲倒是尽忠职守,或站或走,均没有离开展柜周围。但人总有尿急的时候,快到一点钟的时候,胡冲便说要去厕所小便。  会展中心的厕所不少,但8号厅是没有的,要上厕所得出门右转,走上几十米才行。  原本以为胡冲小个便顶多三五分钟,但却是去了十分钟都没有回来,还以为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小号变成大号,沈云飞皱着眉头又等了几分钟,突然觉得不对劲,给胡冲打了个电话,通了后一直没人接听,反倒是外头隐约传来手机铃声。  暗叫不妙,沈云飞叫醒了魏小虎高进,要他们在里头看守,自己则奔向门外。  再次拨通胡冲的手机,铃声从厕所方向传来。冲进厕所,进门是洗手区,镜子前有四个不锈钢的自动感应水龙头,配上洁白的陶瓷水池,异常干净。而镜子墙同时也是一面隔断,从旁边的门转进去,里头左边是小便池,右边是蹲坑隔间。  隔间有六个,前面五扇门或敞开或虚掩,唯独最后一扇门紧闭,而手机的铃声就是从最后隔间中传出。  “胡冲!”沈云飞大叫了一句。  手机铃声依旧在响,但胡冲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收好手机,走到第六个隔间门前推了推,发现已被锁上,略一思索,伸脚勾住门的下沿,右拳闪电般击中木门。  开门的方法有很多种,沈云飞选择了最快速最直接的一种。  砰的一声,门被震开,由于沈云飞的脚勾住了下方,门并没有往后暴弹,这样也是为了防止伤到胡冲。是的,以胡冲的身手不可能被门给撞伤,但他连电话都不接,肯定是出了状况,搞不好被人绑

在里头都有可能。  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胡冲的手机就放在水箱上方,屏幕兀自亮着,显示着未接来电。  换做其他人,或许会奇怪门从里面锁上,为什么人却不翼而飞。但沈云飞却是一点都不纠结,快速后退到第一个隔间旁边。  但凡公共厕所,基本都是一个格局,隔间只是用木板隔开,上不封顶下不封底,尤其是上方的空间足够大,稍微身手灵活点都可以攀援而过,胡冲很有可能从上面爬去前面隔间或者被人从上面拖过去。至于为什么不走门而是要爬隔断,这些都暂且不做考虑,先找到人再说。  第一个隔间的门是敞开的,胡冲并不在里面。  第二隔间的门虚掩着,一脚踹开,里头仍是空无一人。  第三隔间的门也是虚掩着,沈云飞正要踢门,外面突然传来哗哗的水声。  水龙头是自动感应的,除非是有东西挡住感应区,否则不会出水,而感应区又是被藏在龙头下方,就算有什么老鼠从旁边钻过,也是很难让其感应到。  在听到水声的瞬间,沈云飞再次快速后退,转过墙壁,只见洗手池最外侧的水龙头哗哗的流着水,但外头并没有人,就连老鼠都不见一只。  目光快速游走,洗手区连个工具柜都没有,根本不可能藏住人,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或者其他的动物将水龙头感应出水后,马上跑出去。就在此时,外头突然传来急遽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人快速的离开。  沈云飞冲出门外,只见十来米处有一道人影,正往会展中心另一头狂奔。从背影看对方是一名男子,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穿着保安制服,跑步的姿势有些古怪,似乎左脚有些不方便。  从其速度来看,要追上他并不难,沈云飞发足追了四五米,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前方男子的速度隐约加快了少许,原本不方便的左脚似乎也灵便了许多,顿时反应过来,这人是故意引他走开。  如果对方是故意调虎离山的话,那就说明厕所里头肯定有什么东西怕被他发现。当即转身回到厕所,刚到洗手区,就听得里头传来噗通一声响,似乎有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  冲进去一看,第六个隔间上方的天花板露出了一个大窟窿,上面垂着一条绳索,而隔间的门前倒着一个人,远远望去,正是胡冲。  同时听到上方管道悉悉索索的声音快速远去,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有人绑住了胡冲,想通过冷气管将其神不知鬼不觉的拖走,沈云飞赶到的时候,他们正将胡冲拉上去,欲图调虎离山,不料沈云飞却不上当,心慌之下,反而将胡冲给掉了下来。  会展中心的冷气管极大,身手敏捷的人在其中爬行起来毫不费力,听声音那人已经爬去甚远,再加上胡冲生死不知,沈云飞便没有去追,蹲下来探了探胡冲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便将其拖到洗手区,捧了几捧水泼在他脸上,不一会,胡冲悠悠醒转。  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环境,坐了起来,摇晃了下脑袋,问道:“怎么回事?”  “我还要问你是怎么回事呢。”沈云飞有些哭笑不得。  胡冲挠挠头皮,“我上厕所的时候,玩着手机,然后就睡着了。”  沈云飞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胡冲顿时目瞪口呆。  回到8号馆,跟魏小虎两人一说,他们也是极为吃惊,众人一番分析,觉得最大的可能是有人在厕所中给胡冲喷了药,并想将他从冷气管道中带走。  “对方的目标如果是玉玺的话,他们要做的无非是将我们逐个击破,既然已将胡冲迷倒,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其捆绑起来或者断其手脚让他失去战斗力,根本没有必要费神费力的将其运走。”魏小虎分析起事情来没有任何忌讳,似乎只有弄断胡冲的手脚才是正确的选项。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高进更是直来直去,皱眉问道:“还是你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胡冲顿时大声喊冤,说自己只是普普通通的乡镇青年,二十岁以前甚至都没出过县,怎么可能得罪人?更是将衣服裤子的兜全部翻转,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相信,因为此人处世圆滑,要说得罪人还真是不太可能,看了看时间,沈云飞要胡冲先去休息,魏小虎两人继续值班,自己却是前往会展中心监控室查看监控视频。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