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姻缘天成,一见情深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觉悟

书名:姻缘天成,一见情深 作者:我要生二胎 本章字数:3496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58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清逸你看错了,刚才你抱我的时候,我也觉得很紧张啊,毕竟跟清逸你认识这么久,别说是你主动跟我亲密接触的次数了,就算是我主动跟你亲密接触的次数都少的可怜,那时候我认为这样做的话,才是对你最大的尊重,所以很单纯的使用除了绅士风度的伎俩,不过对于你刚才说顾菲柔碰触我,我就紧张的事情吗?这怎么可能?我跟顾菲柔都在一起生活两年多的时间了,虽然关系一直都很尴尬,很紧张,可是我们也算是熟悉了,我哪里会紧张呢?大概是清逸你看错了,或者是将我对她的愧疚感情,错误的当成了脸红吧?”王子谦甚至就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当他慌里慌张的跟叶清逸解释这些的时候,甚至就连言辞都变得有些结结巴巴,不止叶清逸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样慌张的王子谦,甚至就连王子谦自己都产生了怀疑,不得不承认的一件事情就是,刚才顾菲柔上前挽住他胳膊,似乎在熟悉不过的那种动作时,王子谦的确是觉得心脏好像有些颤抖,虽然明明就知道现在顾菲柔已经答应了他的离婚要求,他现在已经算是可以获得解脱了,但是这种解脱应该拥有的轻松感觉,王子谦却并没有体会到,相反,竟然还有些恋恋不舍,王子谦认为自己一定是陷入到疯狂的状态了,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对顾菲柔产生这种感觉呢? 不知道是看出来王子谦的尴尬呢?还是说作为局外人,已经将王子谦跟顾菲柔之间的感情,体会的清清楚楚呢?叶清逸的嘴角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她若有所思的说:“无论你的想法究竟是什么?我认为你应该总是没有办法就连你自己都欺骗的吧?其实,人生当中不仅仅只有权利跟地位,需要别人的争夺,有些时候,看起来好像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人,或者是感情,要是不懂得好好珍惜的话,那么转眼间就有可能跟自己擦肩而过,王子谦,请你不要怀疑,因为现在的我就是在体验那种感觉啊,第一次池水墨在我面前告白的时候,我并不相信,甚至还将这种告白当做是他想要保护顾菲柔小姐的说辞,可是后来我信了,池水墨却昏倒了,当我发现我真的可以一直等待昏迷不醒的池水墨,一辈子时间的时候,却发现一切好像都已经来不及了,他失忆了,不记得我了,好像完全没有属于过我的那样,我很伤心,可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这并不会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王子谦你不要尝试,更加不要跟我一样傻乎乎的选择不信任,因为我现在在想,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想我一定会无条件选择信任的,自己心爱的人说出来的话,哪里能不信呢?” 看着叶清逸转身离开房间,王子谦感觉自己的心里面乱糟糟的,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不过自从顾菲柔被池水墨带走之后,这种感觉好像就越来越强烈了,他紧皱眉头,想起之前顾菲柔对他的好,还有曾经因为他,而受到的那些委屈,王子谦知道,要是他现在不做出一点什么的话,就根本不足以弥补顾菲柔受到的伤害,刚才叶清逸说,要是有些时候不知道好好把握机会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永远失去机会吗?老实说,王子谦并没有很严肃认真的考虑过这个问题,一直以来都认为顾菲柔是绊脚石,因为顾菲柔的原因,他被逼无奈的接受了一段根本就不愿意接受的婚姻,身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后悔都来不及了,不过换一种想法,单纯的王氏家族当家人的生活,应该是很严肃很无聊的吧?有了顾菲柔的出现,好像才会给他的生活增添了一些乐趣,纵然他在这种生活里面一直都在扮演着恶魔的角色,无情的对待着一直都在一心一意对待他的顾菲柔,可是却不得不说,这好像已经成为了王子谦生活当中的一种习惯。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所以王子谦一直都对叶清逸充满了好感,殊不知,经过时间的变迁之后,对于叶清逸曾经那种懵懂的爱情,早就已经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变成了纯洁的友情,彼此相互照顾,相互关心,这种友情根本就跟所谓的爱情没有什么关系,相反,认为跟顾菲柔在一起的那种习惯,应该就是所谓的夫妻之间的习惯吧?尽管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接受顾菲柔成为他的妻子,不过在一起相处两年多的时间之后,这种不情愿也在变成一种习惯,王子谦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可以归纳为爱情?但是一直到现在即将要分开的时候才会发现,他竟然也会对顾菲柔觉得舍不得吗?一想到这儿,王子谦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越来越不受控制,不受控制的开始无止境的思念着那个女人,思念着那个他曾经口口声声说厌恶,说恶心,可是实际上却

无法丢弃的顾菲柔。 “备车!”王子谦终于下定决心,对门外的保镖吩咐说。 保镖鞠躬,神态恭敬的询问说:“少爷,现在是要启程准备赶回王氏家族吗?家族的长辈们已经在一次打电话来催了,他们都希望少妇你跟少夫人能够尽快的赶回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等着处理。” 处理吗?恐怕等待处理的并不是一件事情,而是一个人吧?而这个人就是顾菲柔,当上当家人的这两年时间里面,其实王子谦有资格自己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少的可怜,一些家族的长辈们,动不动就会拿出自己的老人身份,倚老卖老的欺压王子谦,虽然王子谦也觉得很是生气,不过王子谦的父母却总是劝说王子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只有很小意义的讨好这些所谓的家族长辈们,才能够让他在王氏家族当家人的这个位置上,停留更长一些的时间,换句话说,王氏家族当家人的身份,不过是一种象征性的职位罢了,根本就不是真的可以对整个王氏家族当家做主的人,他没有这个权利,长辈们更加不会给与他这个权利,总说他太年轻,缺乏经营王氏家族的经验,不过王子谦早就看透了,他缺少的根本就不是经验,而是勇气,是开口对那些长辈们说不的勇气才对吧? “还记得池水墨带着少夫人走了哪条路吗?现在派司机追上他们,记住了,要是没有办法追上池水墨跟少夫人的话,那么你们就等着全部被开除掉好了!”王子谦不愿意再继续做一个软弱的当家人,他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不再被那些长辈们控制,不过关于这一点,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能力会做到?但是如果不尝试一番的话,又怎么知道会成功?还是失败呢? 保镖们听到王子谦的话之后,不敢怠慢,赶紧派出来最有经验的司机,帮王子谦开车,希望能够尽快的追上池水墨的车子。 而另一处,池水墨之前态度强硬的将顾菲柔拉进车子里,并发动引擎的时候,顾菲柔就曾经好几次的想要离开这辆车子,或许是因为知道叶清逸对池水墨的用心良苦,要是她现在真的跟池水墨离开的话,那么叶清逸一定会觉得很伤心的吧?毕竟刚才叶清逸都曾经尽心尽力的帮助过她了,要是现在她恩将仇报的话,那么顾菲柔感觉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于是她在逃走失败之后,苦口婆心的一边护着肚子,一边继续跟池水墨说道:“水墨,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变得这样疯狂了?但是我求求你不要再继续吓唬我了好不好?我是个孕妇,肚子里面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小生命,你这样胡乱开车,究竟是要带我们母子两个人去那里啊?这些路我们之前根本从来都没有走过,不是吗?” “菲柔,难道你真的已经不信任我了吗?我知道现在我失忆了,但是我至少还记得你啊。”池水墨一边开车,一边尽可能的应付着顾菲柔,只不过,在刚刚苏醒的时候,他还记得跟顾菲柔一起相处的时候,那种甜蜜的感觉,可是在一次看见顾菲柔之后,这种感觉的感觉好像已经完全变成了回忆,而没有办法在现实生活当中体现出来,可即便是如此,他还是在尽可能的踩着油门加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只不过是很想要从这个看起来很慌乱的社会中逃走,毕竟他现在有些迷茫,总感觉自己好像遗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究竟是什么事情呢?池水墨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想起来,或许是看出来顾菲柔脸色的慌乱,池水墨继续安慰说: “不过菲柔你真的不需要对我感觉到害怕的,我只是觉得王子谦那个男人对你实在是太无礼了,而且那个叫叶清逸的女人,我觉得她真的很希望拆散我们两个人,所以才会一怒之下将你带走的,我真的不希望任何人将我们两个人分开,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才重新在一起不是吗?还有啊,菲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我们曾经说过的,要是有一天我们的情况变得好转,我父母不再反对我们的事情,那么我们就会找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我们两个人的地方,过几个月逍遥自在的生活,不受到社会的约束,不将任何人的感受坐在考虑的范围之内,我一直都记得当初我们的这种承诺,所以现在我们就去寻找那个地方好不好?我真的觉得我睡了一觉苏醒过来之后,好像整个世界都改变了似得,有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说是我的未婚妻,并且说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我啊?但是我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真的很害怕继续待在这个社会上,菲柔,不如我们逃走,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不会在乎你肚子里面的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子的,我发誓,你相信我好不好?”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