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姻缘天成,一见情深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揣测

书名:姻缘天成,一见情深 作者:我要生二胎 本章字数:3289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2:18


这番话,让叶清逸忍不住皱眉,或许是没有想到顾菲柔竟然已经弄清楚了,她跟池水墨之间的婚姻只不过会维持半年的时间而已吗?仔细想想,她昨晚的确是在王子谦的面前提起过,不过按照王子谦跟顾菲柔现在尴尬的关系,想要一起共享这条资源似乎是不太可能的,她扬起嘴唇,笑道:“就算顾菲柔小姐你不说,我好像也已经知道你到底是从谁的嘴里面得到证实了呢,没想到秘书那个男人在我面前的时候一副冠冕堂皇,似乎严肃有加的样子,可是在顾菲柔小姐面前的时候,好像就换了一种性格了呢,这也真是有趣,如果有机会的话,那么顾菲柔小姐你可不可以告诉秘书,就说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任何人,不知道他的小秘密呢?” “你,你说什么?”听到叶清逸的话,顾菲柔不禁显得有些慌乱起来,甚至就连眼神当中都是满满的紧张,她下意识的紧紧握拳,担心是自己跟秘书之间暧昧不清的秘密,被叶清逸发现了,于是她格外的紧张兮兮起来,额头也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 不过,叶清逸却是狡黠的一笑,就好像是老狐狸一样,继续说:“刚才我的话只不过是在试探顾菲柔小姐的反应,可是没想到顾菲柔小姐你竟然真的表现出来慌乱的一面了呢,那么现在我应该就可以证实刚才心里面的想法了,原来秘书真的选择站在顾菲柔小姐那边了呢?只不过我还是不得不提醒顾菲柔小姐一句,无论如何秘书都是池水墨身边的得力助手,当初帮助池水墨调查我个人资料的,就是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现在却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然还拉拢了顾菲柔小姐,不得不说秘书这个男人好像真的很可怕呢,所以顾菲柔小姐你还是提防一些比较好,这样对自己来说总归也是有好处的,不是吗?” “你说,当初将你推到水墨身边的人,就是秘书吗?”顾菲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秘书在她面前表现的演技几乎是完美的,让她相信,秘书是被她的魅力所迷惑,所以才会下定决心要帮助他回到池水墨身边去的,然而,今天听到叶清逸的话之后,顾菲柔却忽然有一种从头到脚心惊胆战的感觉,毕竟亲手将叶清逸推到池水墨身边的秘书,现在竟然口口声声说要帮助顾菲柔,这前后矛盾的做法不得不让她怀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断在心中升腾着。 可顾菲柔拼尽全力装作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看着叶清逸充满怜悯的眼神,其实她的内心是拒绝的,因为她倔强的不想要得到任何人的同情,毕竟这也只会让她觉得自己的命运更加可悲罢了,唇角重新勾起一丝冷艳的笑,“现在你说的话是在故意转移我的注意力不是吗?叶清逸,没想到你这个人也只是看起来无公害,实际上却是个很可怕的角色呢,不过也没有关系了,不管是不是有秘书的帮助?我要回到水墨的身边去,已经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水墨对待你的感情有几分,你心里面自己也有一个衡量的尺度不是吗?可我作为女人还是要好心的提醒你,不要继续觊觎属于我的男人,去找那个追求了你这么多年还是不肯死心的王子谦吧,没觉得你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相配的吗?” “我究竟要留在谁的身边?这一点就不劳烦顾菲柔小姐你操心了,还有,我今天来,其实也是想要送给顾菲柔小姐你一样东西的。”说着,叶清逸从皮包里面掏出来两张喜帖,摆在了顾菲柔的面前,喜帖上面那枚大大的喜字,让人看见之后就觉得有些刺眼,或许是因为顾菲柔的婚礼上面也曾经印过这样的喜帖,不过当时身为准新郎的王子谦,却根本就不愿意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来,别说是准备婚礼了,就算是在婚礼的现场看到这个男人的出现,似乎也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因为那段时间,王子谦为了逃避现实,几乎天天都是酒精陪伴着入眠,就算偶尔想要跟王子谦商量一下婚礼方面的事情,一推开他的房间大门,就会有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扑面而来,没有做好充足准备的顾菲柔甚至忍不住想要呕吐,可王子谦就是在那种情况下生活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在顾菲柔宣布根本就没有怀孕,其实所有的一切从始至终也只不过是一场谎言后,因为恨着顾菲柔,所以王子谦才开始发奋图强,也是他现在能够土元一场得到王氏家族当家人身份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现在看到这张属于

池水墨跟叶清逸的喜帖,站在爱慕着王子谦的立场上,其实顾菲柔的心里面应该是觉得高兴的,毕竟这张喜帖的出现就也能够完全的说明,叶清逸即将跟池水墨结为夫妻的这个事实,不过,一想到王子谦亲口说出的那番话,他说只要是得到了叶清逸的话就会觉得很幸福,为了能够让王子谦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顾菲柔可以说是已经拼尽了全力,所以原本对于这张喜帖的高兴,渐渐转变成了厌恶,她看着嘴角还带着淡淡微笑的叶清逸,目光冷峻而又充满了讽刺,“叶清逸你现在到底算是什么意思?给我两张喜帖,难道是想要让我跟王子谦明天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吗?你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很可恶呢,明明就知道我跟池水墨的关系,还有,王子谦这么多年的时间一直都在爱慕你的这件事情,可是你还是故意将喜帖交给了我,难道这不算是你对于王子谦一种肆无忌惮的伤害吗?王子谦曾经亲口在我面前说过,你是个善良的好女人,可现在在我看来其实也不过如此,跟别的男人要结婚了,可是却要宴请我们这些身份尴尬的人,你这不是残忍是什么?” “要是我给你两张喜帖,都能够算作是残忍的话,那么我是不是跟顾菲柔小姐你还差得很远呢?”面对顾菲柔的质问,还有为了王子谦而字字句句讽刺着叶清逸的话语,其实叶清逸心里是觉得对于王子谦而言很是惭愧的,但是就算是惭愧又能够怎么样?她跟池水墨结婚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一点就算王子谦对她在如何的深情?都没有办法在改变了,最好的方式,就是要让王子谦亲眼看见她跟池水墨举行婚礼,这样的话,王子谦是不是也就能够认清楚现实了呢?就算这样做,可能会被别人当成是坏女人也没有关系,只要王子谦从今往后不要继续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叶清逸感觉无论怎样做都是值得的。 所以看着顾菲柔的眼睛里面,她故意装作不屑一顾,继续说道:“跟顾菲柔小姐你相比较的话,我觉得我现在做的一切好像都是小巫见大巫呢,顾菲柔小姐你甚至都能够跑到我的婆家,跟我的未婚夫堂而皇之的抱在一起,似乎是故意想要宣布自己才是池家别墅女主人的身份,让那些没有自主思考能力的女佣们,偷偷私底下讨论,就算我表面上会装作不在意,可是我难道真的会不在意吗?我又不是真的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傻子,其实我也很钦佩顾菲柔小姐的,到底是什么给你的这么大的勇气,竟然让你堂而皇之,根本就不会觉得胆怯呢?仔细想想看,当时你的丈夫王子谦也近在眼前不是吗?说到这里的时候,你是不是又想要提起来,昨晚王子谦也抱过我的这件事情了呢?其实当时你们也只是恰巧看到这幅场景而已,我因为看到你跟池水墨抱在一起的情景,觉得有些很难接受现实,所以王子谦才会出现,抱住我,故意不让我的眼睛看向你们,说起来,我真的应该要感谢王子谦呢,并不是因为他再让我觉得最尴尬的时候帮助了我,而是因为他用这样的办法,让你跟池水墨也尝试到了什么是羞辱的感觉,所以顾菲柔小姐你并没有恨我的资格,不过我也不想恨你,因为觉得根本就没必要,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相信池水墨要是看到顾菲柔小姐你的出现,应该会觉得很惊讶才对。” 叶清逸从来都不是一个残忍的人,就算是开始变得有些残忍,这也只不过是被生活逼迫出来的罢了,还记得池水墨曾经在他面前提起顾菲柔的时候,每一次几乎都是充满着怜惜跟疼爱的, 就是因为这种怜惜跟疼爱,才会让顾菲柔更加肆无忌惮的挑衅着叶清逸的底线,并且似乎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包括这次也是一样,当看到喜帖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顾菲柔的心里面虽然觉得很生气,可还是想方设法给自己台阶下,笑着说道:“叶清逸你该不会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因为水墨跟王子谦之间的恩怨纠葛很难解开,所以池水墨单方面宣布从今往后停止跟王氏家族的任何一方面合作吧?呵呵,现在池水墨跟王子谦是仇人还差不多,因为王子谦现在正在跟律师团队商量,跟池家集团提出巨大的索赔,一旦池家集团败诉的话,那么对于池家集团近段时间的资金周转问题,就会成为让池水墨头痛不已的事情,所以你认为在这种紧要的关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时候,我们真的有可能会参加你们的什么婚礼不成?”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