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姻缘天成,一见情深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改变2

书名:姻缘天成,一见情深 作者:我要生二胎 本章字数:372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58


小孩子被推开后,一个没有站稳竟然就直接倒在了地上,顿时嚎啕大哭起来,顾菲柔拼命的控制住自己的双手,不让自己去心生怜悯,可小孩子却趁机越哭越凶,似乎如果是在没有人哄哄他的话,短时间之内不可能会停止,见状,叶清逸赶紧跑上前来,将还坐在地上的小孩子搀扶起来,拍拍他小衣服上面的泥土,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面拿出一枚糖果,递给小孩子,语气温柔的哄到:“小朋友你不要再哭了,幼稚园的老师没有说过,哭泣的话就不是小孩子了吗?现在阿姨手里面有一枚很美味的糖果,要是小朋友你答应阿姨不在哭泣之后,阿姨就把糖果给你好不好?” “阿姨真的要给我糖果吗?”小孩子最纯真的,在这个年纪根本就没有心机这个词汇的存在,相反,他能够最敏锐的感觉到谁才是对他最好的那一个人?现在看到叶清逸脸上露出来的笑容之后,小孩子的心情好像瞬间就被感染了似得,小手将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然后双手摊开在了叶清逸的面前,迫不及待的询问说:“阿姨,现在我答应你不哭了,阿姨你能够把美味的糖果给我了吗?” 如同之前约定好的那样,叶清逸将糖果递在了孩子的手心里,看着孩子欢呼雀跃的样子,她忍不住笑出声来,甚至就连顾菲柔的眼神都一直盯在了小孩子的身上,想要抱一抱小孩子的冲动,却最终没允许自己实现,再后来,看着小孩子被自己工作繁忙的妈咪接走,叶清逸这才做到了顾菲柔的旁边,看着她这一身干净的打扮,她显得有些惊讶的问道:“知道你今天表现的根本就不像你自己吗?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呢,不过还好,在你推开小朋友的一刹那,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认错,可是,你的脾气能不能不要牵连无辜的人?尤其对方还是小孩子,你不觉得你刚才的作法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很有可能会造成很剧烈的打击吗?” “你不是都说过了吗?那只是一个小孩子,给颗糖果就会开怀大笑,相反,被人抢走了糖果就会傻乎乎的大哭不止,这种孩子根本就不会有存在内心深处的记忆,你的同情心是不是太泛滥了一些?竟然会连跟自己完全没有关心的人,都帮?”其实看着小孩子哭泣,顾菲柔又怎么会不心疼?可就是因为心疼,才不能太多的表现出来,她不愿意被叶清逸发现自己的秘密,所以只能够故意装出一副冰冷冷的样子,就好像真的是一个天生冷血的动物一样。 叶清逸微皱眉,为什么现在在她面前的顾菲柔,跟刚才她不在的时候,好像根本就是不同的人呢?她是绝对不会看错的,刚才顾菲柔看着小孩子时,眼神当中喜爱跟不舍,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表情,而是发自内心的,可是为什么她刚一出现,这种表情似乎就随风消逝的无影无踪了呢?这一点叶清逸也没有办法解释。 就在这时,明明都已经跟着妈咪离开花园的小孩子,忽然跑了回来,他很有礼貌的在叶清逸的面前鞠躬,手掌心里面还捧着不舍得吃的糖果,稚嫩的声音说道:“妈咪刚才在回家的路上告诉我说,得到了别人给的礼物就一定要道谢的,我想起来还没有跟阿姨说一声谢谢,所以就请妈咪在前面等我,妈咪说我应该做一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叶清逸轻轻的一笑,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忽然觉得其实身边有个孩子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小孩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天使,不过,跟叶清逸道谢之后,小孩子却并没有准备立即离开的意思,而是转身来到了顾菲柔的身边,可爱的脸上还残留着没干的泪痕,他笑眯眯的继续说:“虽然不知道阿姨刚才说的小弟弟,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是阿姨的孩子,一定也会跟阿姨一样漂亮的吧?不管是什么时候,要是阿姨找到了小弟弟的话,就要让小弟弟来找我玩哦,我很喜欢漂亮的小弟弟呢。” 一席话,虽然只是从小孩子的嘴巴里面说出来的,可叶清逸还是满脸抑制不住的惊讶,当看到顾菲柔眼神当中的柔弱之后,她更是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似乎读懂了叶清逸此时此刻惊讶的原因,顾菲柔尴尬的笑笑,解释说:“你不会真的好像小孩子一样幼稚的吧?现在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不就是很喜欢幻想的吗?整天幻想着小弟弟小妹妹的,所以才会胡说八道的,你不要当真,更加不要露出那样惊讶的表情,就好像是我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样,看了就让我觉得心理面很不舒服。” “是吗?你确定只不过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都觉得很好奇,也想要找个机会好好问问你的。”叶清逸觉得顾菲柔有些不同寻常,但究竟是不是因为小孩子的那番话呢?她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在当初王子谦讲述给他听,他跟顾菲柔两个人认识的过程时,有件很奇怪的事情就一直都困扰在了叶清逸的心中,那就是:“我记得王子谦说过,结婚之前你曾经信誓旦旦的拿过一张怀孕

化验单,给王子谦看过,当时病患名单上面确实写的你的名字,可是后来结婚之后,你就忽然宣布说根本就没有怀孕,孩子的事情只不过是你编造出来的罢了,但是在我看来,你却并不像是那种编造谎言不严谨的人,是你的话,一定会编造出来根本就不会被任何人挑剔出毛病的谎言,而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所以我想问你,当初怀孕,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一个谎言而已嘛?” 如果只是一个谎言的话,那么顾菲柔无疑就是不可饶恕的,因为竟然会拿着一个孩子的生命来开玩笑,这种女人就算是饶恕第一次的话,那么就绝对会有第二次的发生,相反,如果是顾菲柔被迫说的一些话,那么就是可以被原谅的吧?她从小到大最了解的一种感觉,那就是将所有的秘密都藏在心里,因为被迫自己必须要这样做,否则的话就会另外有人来帮助自己承担,而自己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这样的自私自利,换做是顾菲柔也是一样的,怕只怕,王子谦从一开始就误会了顾菲柔这个人,所以才会将所有的仇恨都肆无忌惮的添加在了一个可怜的女人身上,而这个女人的性格跟她一样的倔强,那就是不愿意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宁愿被误会,被冤枉也无所谓。 果然,在听到她这个问题之后,顾菲柔的脸色稍微变得阴沉了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曾经不好的记忆似得,但是很快,这种阴沉的感觉就被阴险所取代了,虽然这两种表情相差不多,可是叶清逸却依旧能够很清楚的分辨出来,再后来,顾菲柔就忽然冷笑着说:“叶清逸,我该说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幼稚的可爱呢?还是真的很愚蠢呢?难不成你仅仅只是因为我自己一个人在公园太无聊了,所以就逗一个小孩玩,你就能够胡思乱想这么多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吧?我真的是很佩服你呢,像我这种唯利是图的女人,要是真的曾经有过孩子的话,你觉得还会找不到威胁王子谦绝对不要离婚的借口,而是现在这样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甚至就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吗?你还真的是很可笑呢,竟然会这样的浮想联翩,不过你别希望我会上当,谁知道你现在玩的什么阴谋诡计?” “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在骗我?你跟王子谦真的没有过孩子?这些都只是你自己为了有机会嫁给王子谦,而胡编乱造出来的借口吗?”原本叶清逸对顾菲柔还是抱着最后一份希望的,认为顾菲柔说不定是有着自己不能够说出来的苦衷呢?可是,看着顾菲柔此时此刻脸上不羁的表情,叶清逸却觉得有些迷茫了,到底是应该相信自己大脑的判断呢?还是相信顾菲柔说的这番话呢? 见叶清逸始终都没有在说话,顾菲柔担心自己的破绽会越来越明显,于是赶紧转移话题,冷笑地看着面前的叶清逸,说道:“其实我这次找你来,是想要跟你证实一件事情的,明天你跟水墨就要结婚了不是吗?作为水墨最心爱的女人,我相信我有权利知道你跟水墨之间的这场婚姻,究竟是真实的呢?还是仅仅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找出来的借口呢?” “我不懂你的意思。”叶清逸脸色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顾菲柔这么快的就直奔了话题,不太像是她一贯的风格,毕竟顾菲柔之前都比较喜欢用暗喻,并不太喜欢说的这样张扬,不过这一次,她的习惯似乎发生了改变,叶清逸皱眉,继续说:“还有,我知道池水墨心里面装着的女人是顾菲柔小姐你,这已经不是秘密了,而是昨晚在池家别墅里面一举成名的事情,整个池家别墅都已经知道了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所以不需要刻意的强调,但是明天我就要成为池水墨的新娘了,要是顾菲柔小姐你这次找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取消明天的婚礼,那么我觉得顾菲柔小姐你真的找错人了,我想我并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更加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叶清逸显得有些生气,顾菲柔堂而皇之的在他面前提起池水墨,甚至还直接说自己才是池水墨最心爱的女人,这一点都已经让叶清逸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了,如果说她再提什么更加过分的要求,那么叶清逸不保证现在不会直接离开公园,不理会顾菲柔的咄咄逼人,不过,接下来顾菲柔的一番话,却让叶清逸有些诧异了,因为顾菲柔似乎并没有让她取消婚礼的想法,反而是说到:“就算我再如何的想要得到水墨都好,我也知道明天的婚礼是关系到两个家族的命运,并不会因为我闹脾气,或者撒娇,就会改变的事情,不过我也知道,你跟水墨之间的婚姻,并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既然如此,那么我希望能够提醒叶清逸你一句,如果说一个男人注定都要离开你身边的话,那么还是不要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继续浪费感情比较好,毕竟这是谁都没有能力改变的事实,如果叶清逸你耗费多余的感情,那么多这个男人来说也只能成为负担,或者是恼羞成怒的依据,你也希望你这半年的时间里,在池家别墅里面生活的安安稳稳,而不是跌宕起伏的,不是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