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九十八章:定亲事宜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48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距离东来犯境已经一个月了,可依旧毫无进展,皇上再宣离衡轩和夜沉远觐见,皇上不悦地看着夜沉远,“沉远,你不是说北源有八成胜算吗?为何如今一个月已经过去,北源竟还未班师回朝?” 夜沉远早就料到结果,只是仍然装作困惑的样子说道:“按理说,不出半月,三皇子便可打退东来,这种结果微臣也实在是费解。。。。。。”夜沉远故意拖长了尾音,没有再说下去。 皇上焦急地在殿上来回走着,莫北源到边关这么久还没有一点动静,难道是出事了? 离衡轩安慰道:“皇上,边境离皇城亦需半月路程,微臣认为皇上大可不必担心,也许捷报已在路上。” “将军所言有理。”皇上点头,看来是他过于担心了,区区东来小国,何来惧怕之理。 “皇上,”离衡轩顿了顿,作揖道:“微臣有一个喜讯想告诉皇上,或可为近日低迷的朝堂冲冲喜气。” “爱卿快讲。”由于受到边关战事的影响,一些大臣都害怕战事会祸及皇城,人人自危,即使他再三告诫只是小国来犯,但是一直没有捷报,皇上自己心里也没有了底,如今确实需要其他的事情来转移大家的视线。 离衡轩看了眼夜沉远,看两人间的眉眼交流,皇上大概猜出来是什么事情,哈哈一笑:“离将军,听闻爱女离羽夕和沉远两情相悦,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让皇上见笑了,臣想禀报的,正是此事。”趁着莫北源远离皇城,将夕儿嫁进王爷府,到时候莫北源回来,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看他还能妄想什么。 皇上表面欢喜,心里却是有些低落,离羽夕是个有能力的人,若能嫁给北源,和皇家结为亲家,和离大将军的关系又可更进一步。只是莫北源不争气,连一个东来小国都对付不了,他有什么说辞来为他说媒! 只好应承道:“好啊,好啊,两人郎才女貌,再合适不过。不知是何时成婚?朕一定亲自带上贺礼!” “日子还待选个黄道吉日,定好日子后一定亲自通知皇上。” ······ 离开皇宫后,离衡轩跟上走在前面的夜沉远,“王爷,不知王爷可否赏脸到我府上共订婚宴事宜?” 夜沉远正有此意,说道:“离将军言重了,沉远也正有此意。” 回到府上,离羽宸正在花园散步,看到离衡轩正想上前打招呼,离衡轩却叫上管家陪同他一道进了房间,看起来挺匆忙的,离羽宸心下好奇,也走了过去。离衡轩却“砰”地一下关上了房门。 “管家,你看看近日里的日子可还吉利?”离衡轩坐在位子上,边上坐着夜沉远。夜沉远并不在意什么黄道吉日,但是离衡轩说要慎重,他也便任着他安排。 难得老爷这么高兴,管家心下猜测,可能是王爷和大小姐的事情有眉目了,大胆地说:“老爷,过两日,是为‘宜嫁娶’。” 离衡轩哈哈一笑,“管家,你果然甚得我心啊!沉远,你看,就过两天,怎么样?晚些若莫北源回来了,我只怕他会在婚宴上闹事,虽然不足为惧,但是,我女儿的婚事,我不想有一丝的差错。” 夜沉他巴不得马上就娶离羽夕进门,当然是越快越好。两天,布置婚宴绰绰有余。夜沉远点头,“一切听离将军安排。” 离衡轩摸着脸上的胡子,不悦地说:“还叫离将军,王爷,你得改口了。” “是,岳父大人。”夜沉远亦有些激动,他想现在就去将这个消息告诉羽夕,想知道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开心? “嗯。”离衡轩点头,这个女婿他还是很满意的,能力不输当朝的任何一人,年轻有为,而且,他对自己女儿的关心他这个做爹爹的还是看的出来的,尤其是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之后,他对夕儿除了维护,更多的是怜惜,完全没有对夕儿有任何的嫌隙。 夜沉远的处理方式也让离衡轩很满意,不但没有暴露出夕儿差点被玷污的事情,反而将莫北源置于流言的顶峰,先发制人,让莫北源毫无反驳之力,甚至连出战发对的机会都没有这一招甚是高明啊,将夕儿交给夜沉远,他是一百个放心。 “那还望岳父大人帮我转告夕儿,我明日便派人将聘礼送至府上。”夜沉远起身欲走,离衡轩有些意外,“夕儿在房间里,你不去看她吗?” “不了,未迎娶夕儿之前,我还是遵照习俗罢,免得那些三姑六婆说夕儿的闲

话。” 夜沉远忍住思念的心,他也很想见离羽夕,但是,古来有训,未出阁的女子不可和男子会面,虽然他们之前已经见过无数次面了,甚至。。。。。。但是,他还是要不得不遵守一些俗规的,他不会做一些对离羽夕不利的事情,甚至是一句闲言碎语,他都不想。 “好。”离衡轩更加地赞许这个女婿,做事体贴入微,之前还担心嫁到王爷府夕儿可能会被府上的人欺负,现在看来,夜沉远一定能很好地处理好那些关系的。 拜别之后,夜沉远起身离开,伏在门上偷听的离羽宸连忙闪身躲在拐角处,等夜沉远走远了才现身往离羽夕的房间跑去,几次激动得差点绊倒,是。。。。。。是在商量姐姐的婚事?来得也太突然了吧,爹爹之前怎么都没有和他提起过。姐姐的终身大事,好歹也和他商量一下吧? 想想又有些挫败,好像也没有和他商量的必要,他的意见并不能左右什么。 离羽宸一路小跑地跑到离羽夕的房间,房里却空无一人,离羽宸着急得都要跳脚了,这是房里的丫鬟走了过来,好奇地问:“离少爷,你怎么来了?” 离羽宸也不回答她,只问离羽夕去哪了,丫鬟指着前面的小花园说:“小姐刚刚说要去赏花,自己去了前面的小花园。” 离羽宸连忙往小花园跑去,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赏花啊!等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不知道姐姐会惊讶成什么样。 远远地果然看到离羽夕坐在花园的藤椅上,离羽宸大叫:“姐,姐!”一路招着手跑了过去,喘着粗气说:“姐,你怎么有心情赏花啊?” 离羽夕起身帮离羽宸顺气,“怎么了,跑这么急,那个画师又欺负你了?”想起他和南悦槿的相处,离羽夕又不自禁地笑了两声,她竟然觉得两人这样子挺有爱的,挺。。。。。。额,挺般配的。 “啊?”离羽宸恼怒地瞪了离羽夕一眼,“不是南悦槿,我要说的是你的事,”离羽宸坐在藤椅上,缓和过来一口气接着说:“我刚刚看到夜王爷了!” 离羽夕无所谓地耸耸肩,“见到就见到,你这么激动干嘛?”心下却有些欢喜,他是过来找自己的么? 离羽宸着急道:“姐,这可是大事,我看到他和管家一道进了爹的房间,我心下好奇就在门外偷听了一会,你知道我听到什么了吗?” 离羽夕被离羽宸的神秘感染,也有些紧张了起来,“你听到了什么?沉远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他出事,是你出事了,姐!” 离羽夕嗤笑,“我这不好好的,能出什么事。” 离羽宸附在离羽夕耳旁小声说着他刚刚听到的话,还连带指手画脚的,激动不已。离羽夕听得脸颊微红,却装作不在意地说:“哦,是吗?爹真的是这样说的?” 离羽宸激动地说:“这还有假,我都听到他改口管爹叫岳父大人了!姐,你说,你同不同意这么早嫁过去,要是你不想这么早结婚,我就去帮你和爹说说。” 离羽夕摇头,“这,这没什么同意不同意的,一切听父亲的安排。” “姐,你怎么能这么平静啊,婚期就定在两天之后!” 相比离羽夕的平静,离羽宸都要急死了,有人要来和他抢姐姐了,离羽宸也不确定夜沉远能不能让姐姐幸福,他该怎么办好?原本觉得这个姐夫挺好的,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有种被人抢了姐姐的感觉。 看着急得团团转的离羽宸,离羽夕好笑地拉着他,“是姐姐嫁人,又不是你,你这么焦急干嘛?” “我。。。。。。”离羽宸一时语塞,“我。。。。。。我还不舍得姐姐。” 离羽夕看着离羽宸,心下感动,“没事,姐姐只是嫁人而已,又不是见不到了。”离羽夕亦有些惆怅起来,但是依旧是开心占据了主要优势,想到和夜沉远结婚的场景,离羽夕的脸颊越来越红,心里更是止不住的欢乐。是他向爹爹求亲的吗? “那。。。。。。”离羽夕本来想问,那夜沉远怎么不过来找她?想想还是没有问出口,这样子显得她也太心急、太不矜持了,她要沉住气,于是,改口说道:“嗯,那没什么事我先回房间了。” “啊?”离羽宸惊讶地怔愣在原地,就这个反应?“姐。。。。。。”可是离羽夕并不搭理他,渐渐地越走越远,离羽宸只好放弃挣扎,姐姐心里一定是很开心的,那他也没什么好反对的,不是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