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九十六章:我会守护她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72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禀报将军,经调查,我们怀疑是和三皇子有关,但是此消息已经被封锁了,没有人敢提这件事,直说是三皇子染风寒在家养病,已经是许久没有出过家门了。所以,具体的事情我们也无法得知。”护卫单膝跪地,将自己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离衡轩。 离衡轩脸色沉重地看着前方,略一沉吟,问道:“夜王爷还在吗?” “禀告将军,夜王爷和小姐在后花园。。。。。。赏月。”想了一下,护卫终于想到一个得体的词语了,虽然他看到的是王爷和小姐在花园。。。。。。额。。。。。。。嗯,亲嘴,但是,作为下人,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乱说比较好,王爷和小姐,他哪一个都得罪不起。 “嗯,叫王爷来一趟我房间。”离衡轩挥挥手,护卫退下了,离衡轩知道,是夜沉远抱着羽夕从皇子府出来的,要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要直接问夜沉远比较清楚。 而花园里,夜沉远正贪婪地吮/吸着离羽夕的方泽,她遭遇了那样的事,他是痛心的,但是,为了不让羽夕留下阴影,他必须更爱她,让她完完全全只要记住他的味道就可以了。 离羽夕的呼吸变得粗重,有些喘不过气来,夜沉远才肯放开她,直勾勾地看着她,“羽夕,我夜沉远必昭告天下,你是我夜沉远的女人,我要八抬大轿娶你进门。” 离羽夕感动地点头,她虽然从来不相信什么以后,但是,她突然也有一种很坚定的信念,她和夜沉远,一定会有未来的,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她很感谢上天,让她遇见的是夜沉远,至少,不必再像在上一世里那般颠沛。 离羽夕依偎在夜沉远怀里,闭上眼睛,感受着他让人安心的味道,感叹道:“遇上你真好,还好是你。” 夜沉远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闭上眼睛不敢去触碰她柔软的身体,压抑地说:“你别乱动,要不然,我不保证把你再扛回王府去,吃了你。” “啊?”离羽夕正说着动情,没想到夜沉远竟然会这样回应她,一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待到反应过来,整个小脸都变得通红,手捶打他的胸膛,“你在瞎说什么呢,我。。。。。。。我要回房间去了。” 夜沉远抓住她的小手,不舍得怀抱里的温暖就这样离去,又把她固定在自己胸前,“我还没走,你就想走了?” 离羽夕嘟囔着:“你。。。。。。。你这不正经的家伙,我。。。。。。。”但是,她却又发现,自己并非是不情愿的,只是,经历过莫北源之后,她心里对那种事已经有了本能的抗拒了,她还是希望夜沉远能给自己一点时间。夜沉远心里也是明白的,所以,他从不逼迫她,他也会守护她,只有等到她真正地成为了他的新娘,他才会去碰她。 而那个可恶的莫北源,竟然想染指他的羽夕,差点毁了她的清白!想到莫北源,夜沉远的脸色变得沉郁起来,他不会放过莫北源的,上次是急着带离羽夕离开,所以只是把他打成了重伤,终有一天,他夜沉远要亲手解决他。敢动他的女人,下场只有一种。 看到夜沉远突然变了脸色,离羽夕以为他是为自己刚刚的抗拒生气,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沉远,我,不是那样的,不是说我不愿意,只不过。。。。。。” 后半句被吞了下去,离羽夕瞪大眼睛看着将唇覆在自己唇上的夜沉远,夜沉远用手轻轻盖住她的眼睛,离羽夕才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夜沉远温柔的吻,他是心疼么?离羽夕心上流过一阵暖流。只要他理解,就好。 夜沉远放开离羽夕,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不用解释,我理解的,我只是在想,总有一天,我要亲手解决了莫北源。” 离羽夕的眼睛瞪得比刚刚更大了,“你别冲动!沉远,我已经没事了,这件事情我们从长计议,万万不可冲动。莫北源要除,也不是现在。你一直冷静,千万不要为了我而冲动。” “不用担心。”夜沉远决定了的事情岂会轻易放弃,而且,就他的能力,对付一个区区的三皇子,即使是明着对付,他夜沉远也不认为有什么难度,更何况,他多的是非常规手段。 而在花园门口,一个影子久久地僵立在那里,在犹豫着要不要打断两人的缠绵时光,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只能干站着,出了一身的冷汗,还是叫

吧,叫吧,免得离衡轩大将军会责罚自己失职。 护卫硬着头皮,大声喊道:“王爷,大将军有请。” 听到声音,离羽夕连忙离开夜沉远的怀抱,尴尬地低着头,小声说,“父亲找你,那我先回去了。”说完,小跑着离开了花园,不给夜沉远挽留的机会。 怀里的温暖一空,夜沉远失落地走到门口,看了一眼护卫,一言不发地走向离衡轩的房间。 护卫已经是冷汗淋漓了,为什么他刚刚好像在王爷的眼神里看到了“你小子给我记着”的意味?可是,他没有在他们亲亲的时候打扰王爷的兴致,难懂,不是已经很厚道了吗? 来到离衡轩房间,离衡轩显然已经等了很久了,脸色颇有倦色地看着门口,见到夜沉远,有些不悦地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缩在门后的护卫。这也太慢了,他坐着都差点睡着了。 夜沉远简单作了个揖,“将军。” 不爽归不爽,离衡轩还是起身也作了个揖,“王爷。”夜沉远把他扶起,“将军请坐。让将军久等了。” 你也知道让我久等了。离衡轩在心里默想道,嘴上却客套地说:“没事,老夫刚刚也是趁着府里安静小憩了一下。”顿了顿,离衡轩继续说,“王爷,您应该猜到我叫您来的目的。” 夜沉远点头,“嗯,将军是想知道羽夕发生了什么事?” 离衡轩静静看着夜沉远,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夜沉远不会惧怕莫北源,所以,他一定不会有所隐瞒。 夜沉远盯着前方,想起几天前的事,心中的怒火仍旧是抑制不住,“莫北源企图玷污羽夕让羽夕从了他,还好我及时赶到,否则。。。。。。。”夜沉远握紧拳头的手因为用力而有些发抖,想起见到羽夕的那一幕,他不忍地闭上眼睛。 “可恶!”离衡轩听到这,已是满腔愤怒,“砰”的一声砸在了茶几上,而茶几更是应声倒下,已是一堆无用的木头。可见砸的人怒火是有多重。 “我不会放过他的。”离衡轩沉声说道。 夜沉远却摇头,“我会守护她。”夜沉远实在是不放心让离羽夕呆在将军府了,但是离羽夕一定不愿意一直呆在他的王府,她呆在那也确实还是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只好让她先回来。但是,他已经从他的王府里加派了人手在将军府附近巡逻,一定保障离羽夕的安全。 离衡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确实是因为他将军府保护不周,所以才会害得羽夕被掠,他心里也责怪过自己,但是,他的女儿,他还是希望能亲手为她报仇。 “将军,您的身份,对付一个皇子,太明显了,估计会招来祸害,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就好,请将军放心。”为了不让离衡轩心里太膈应,夜沉远补充道。 离衡轩略一沉吟,夜沉远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为了羽夕,他又岂是会惧怕这些?夜沉远强势,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么可以输,离衡轩也强硬地说道:“那请允许我助王爷一臂之力,王爷有需要尽管吩咐。” 离衡轩单膝跪地,给夜沉远行了个大礼,夜沉远受惊,忙把他扶起来,“离将军,快请起,沉远哪里受得起。” 离衡轩愿意帮忙当然最好,朝堂上有些事情他不便发言的,离衡轩帮忙进谏,皇上向来器重离衡轩,到时事情进展自然会顺利很多。 离羽夕经过正厅,发现离羽宸还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正一脸别扭地坐在一旁,而南悦槿则坐在他旁边,表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离羽夕好奇地看着两人,走到离羽宸的面前,“怎么啦?怎么一脸地不开心?白天不是还玩得好好的?” 离羽宸瞪了南悦槿一眼,有扭开头,气恼地说:“姐,我说我要在这等你,和你聊聊天,可是他偏偏要我回房间,昨天他就强制要我回房间了,刚刚还想用昨天的办法把我扛回去,简直是太过分了。他凭什么不让我见你。” 看了一眼南悦槿,离羽夕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好笑地坐在离羽宸的另一边,说:“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他今天肯让你过来一起弄糕点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就知足吧。更何况,姐好好的,有什么好看的,以后机会多的事,乖乖回去休息。” 离羽宸不依,他只是有些不爽,为什么南对自己这么霸道,而最让他不爽的,是对于他的霸道,他居然没有想着反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