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九十四章:酒楼喝酒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199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夜沉远看见离羽夕的情绪似乎是比刚才稳定了一些,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是落了地,想来这样的事情一定是对离羽夕的打击很大很大,所以离羽夕才这么长时间都缓不过来神吧?,也是为难了这个丫头,不知道她以后该如何面对世人。 不过好在夜沉远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这也是夜沉远为人谨慎的一点体现,夜沉远的心思是真的很缜密呀。 其实这种时候,离羽夕还是会很尴尬吧?会不会不愿意见到自己呢?会不会愿意好好地静一静呢? 夜沉远想到这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想的似乎是有一点道理,于是夜沉远从床上弹起来,转身将离羽夕再一次的揽入怀中,轻轻的说道:“你的心情很乱,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解决呀,我们这些人任凭怎么努力,不还是走不进你的内心,这种心结还是要你自己慢慢的解开的好,所以不要多想,好好地睡一觉,或者,怎么样都可以。”夜沉远一字一顿的说完这些话,就是想让离羽夕放松下来,不要将思想那么紧绷。 “我会好好的正视这件事的。”离羽夕在夜沉远的怀里使劲的点点头,眼睛不知不觉的又湿润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对你好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夜沉远给离羽夕打了最后一支强心剂,然后就温柔的对离羽夕说:“我先出去了,你这一来,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就先走了,好好呆着。”夜沉远将离羽夕认真的放下,然后帮离羽夕理了理被角,转身走了出去。   夜沉远没有看见,自己转身的那一刻,离羽夕的眼睛闪了闪。   夜沉远关门的声音很小,似乎是害怕触动离羽夕的哪根神经一样。而离羽夕,从头至尾的看着夜沉远渐行渐远,想要说什么却无法说出口,感动的话离羽夕不知道在心里说了多少,可是口头上,离羽夕还是什么也不说,因为夜沉远觉得这些感谢的话是没有必要的,如果自己却在那里纠结这些,会看起来很小心眼,明明人家不在乎的事,你却要在乎什么劲?   夜沉远将门关上的那一刻,突然倚在门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来,他的面前还是离羽夕那弱小的样子,那样的楚楚可怜,那样的生无可恋,夜沉远不能咽下这口气,一丝也不能。夜沉远从来不是怕事的主,所以,这不能就这么简单就放过莫北源,自己想杀了那个家伙,一刻都不能等了!   夜沉远突如其来的气焰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但是夜沉远深知自己并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可是这次,不用自己跌理智做主,夜沉远只想替离羽夕报仇!   夜沉远起身上马,飞奔到事发的别院,别院虚掩着,大门关的很随意,夜沉远从马上下来,立即飞到墙边,翻身过墙,院子里,莫北源正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冷不防看见夜沉远从墙上翻下来,整个人都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脸防备加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夜沉远。   “你。。。你怎么进来的?”莫北源将手里的酒杯扔到地上,然后装作淡定的看着夜沉远。   “放屁!”夜沉远不想和这样的大脑有问题的人一起说话,怎么进来的?你没看见我翻墙进来的?再说我倒是想走正门啊,你倒是把门口的那群打手给遣走啊?费什么话?   “我门口有重兵把守,你是怎么进来的?”莫北源有点不相信,难道夜沉远已经有这样的能力了?一个人与打手相战竟然没有受伤,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他莫北源也不是一个善茬,而且正是关键时刻,自己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呀!   “少废话,受死吧!今天我就要你的首级!”夜沉远话不多说,直接将自己的武器给祭出来,管他什么的,反正今天就是要莫北源死,反正他已经是要死的人了,难道还需要和一个死人说他是怎么死的?难道还要和他讲解一下自己会怎么杀死他?真是闲的!   “你。。。”莫北源一下子不知所错,如果夜沉远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不知不觉的进入自己的别院的话,那么自己今天的这场战斗说不定真的就力不从心了。   夜沉远甚至都没有给莫北源说话的机会,直接拿剑刺向莫北源,而莫北源用自己的潜意识给躲过了,接着第二剑就刺过来了,莫北源突然明白,夜沉远这次是玩真的了,他是真的

想要自己的命啊!   想到这的莫北源也突然明白,这时候不是说话的时机,还是保命要紧,不管对方是谁,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莫北源果然也不是一个善茬,翻身过来就抽出了一旁的剑,挡下夜沉远的致命一招之后立刻反攻,结果没想到夜沉远的第二剑竟然刺得更快莫北源还没有反应过来,第二剑就刺在莫北源的肩膀上,莫北源吃痛,龇牙咧嘴的看着夜沉远,而后者,除了满眼的滔天怒火之外,没有任何的情绪,甚至在看见莫北源的肩膀上缓缓流出来的鲜血的时候嘴角还微微一笑,然后在莫北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往里怼了怼。   莫北源当然不可能这样就善罢甘休,他用手直接将剑的头给拽出来,瞬间莫北源的手就渗出来鲜血,可是莫北源眼睛一眨都没眨,看着夜沉远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的表情,莫北源中心中竟然有一丝丝的爽意。   “就凭你还想杀了我?我告诉你,你不但杀不了我,而且我一定会把离羽夕抢回来的,她早晚是我的女人。”莫北源大笑起来,一时间得意洋洋。   夜沉远冷哼一声,然后将剑一把收回来,然后一脚踹在莫北源的肚子上,一只手将莫北源的剑打掉到地上,莫北源没反应过来就一下子被夜沉远一脚踹到地上,一个仰八叉。   还没等莫北源爬起来,夜沉远就跳到莫北源的身上对着莫北源拳打脚踢。   莫北源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勉强顶住,可是后来,莫北源就完全招架不住了。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就是这么个理儿。莫北源什么拳什么掌的到那时候真的都想不起来了,只抱着头一阵的哀嚎。夜沉远拳打脚踢,直踢到莫北源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才放松下来,躺到一旁的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虽然说这次打的是很爽,但是真的很累啊。   夜沉远本来是想要杀了莫北源的,可是自己真的把莫北源已经打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夜沉远突然改变了主意,因为夜沉远突然发现,原来莫北源不死才是更好的选择,这样夜沉远就能一直用莫北源出气了!   想来也是,莫北源犯了这么大的一个错误,自己把他打死就爽了?那是不可能的,夜沉远想要好好地折磨一下莫北源,让他生不如死才是最爽的。   夜沉远躺在地上休息一会儿之后,就起身开开心心的离开了,甚至上马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意,莫北源,你选的路我帮你一起走啊,而且在路上我还要打你!我让你睡觉的时候最好都睁着眼睛,不然看不见是我杀了你!   而莫北源是在很久之后才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家奴发现自己竟然被打了,而且那群人都是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表示根本不知道夜沉远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   “你们这群废物!我要你们干什么?你们除了吃就是睡,除了一天到晚的想女人就是一天到晚的玩女人,我都要叫人打死了,你们他娘的还在外面调情!”莫北源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迟迟赶来的家奴们一顿臭骂。家奴们都低着头不敢看莫北源,可是这群家奴们也不是傻子,主子被打的满脸乌青,甚至连手骨都变形了,心中都了然,自己的主子是被谁打的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毕竟自己家的主子做了什么事这群下人还能不知道么?   “滚滚滚!都给老子滚,最好都走,省的我还要养你们一群废物!连一个门都看不住!现在我被打成这样,出去怎么说?撞门上了?谁会信啊?”莫北源站在别院的中间失声的怒吼,家丁们还是一句话都不敢说,连头也不敢抬。莫北源骂累了,坐到椅子上,他心里的恨,那种打不过别人的屈辱,那种没有得到离羽夕的不平,还有这么长时间受到的势力的打击,这样的种种就像是一条嗜血的虫子,在莫北源的心头来来回回的爬,啃咬着莫北源的心,莫北源的心就好像是有一团火烧着,直烧的莫北源想要好好发泄,可是怎么发泄呢?于是家奴们都纷纷在想,这次如果能够躲过去的话,一定就辞职不干了。   莫北源坐在椅子上好久,最后平静下来,抬头对这群已经吓得全身冰凉的家奴说道:“都给我记住了,出去别说这是谁打的,就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得,都听见没有?” 家奴一听,逃过一劫,都欢天喜地的答应下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