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九十二章:获救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403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对于离羽夕这般,莫北源也不生气,反而让他感觉到了捉猫猫的兴趣,好比平常夫妻的小打小闹一般。 “羽夕,我是爱你的啊!爱你的啊!”莫北源眼中的欲望已经冲昏了头脑,身上的衣服也只剩下裤裆没有脱掉了。 离羽夕惊恐的东躲西藏,她万万想不到居然有人敢绑架她,而且,而且还想侮辱她。 女子的清白何其重要,如果她就这样被他给玷污了,那在夜沉远那里,怎么交代?他会不会嫌弃自己?会不会不要自己了? 后面的事情离羽夕都不敢想象,因为她一想到就觉得惊恐万状。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离羽夕有些祈求的语气向他说话,可是好像并没有用,反而让莫北源更加放肆。 “羽夕,羽夕……”他口中不停的念叨着她,她全身发得瑟,莫北源毕竟是男人。她离羽夕怎么可能跑得赢他?再说了,这个房间也不大,想捉住一个弱小的女子很简单。 莫北源一手拉住离羽夕,紧紧的抱住她,好像生怕她再次逃跑一样。对于离羽夕的挣扎,抓,咬毫无在意。 在力气上面离羽夕就输给了莫北源,莫北源把离羽夕一手摔到床上,离羽夕连忙坐起来,看着莫北源正要解他的裤裆,她就不敢往下想了。 裸着的身体的莫北源向离羽夕扑去,整个身体压在离羽夕的身上,双手紧紧按住离羽夕柔嫩玉指上,厚厚的嘴唇准备像离羽夕如樱桃的小嘴上贴近。 看离羽夕那般反抗,莫北源着急的把离羽夕全身的衣服撕了和粉碎,只是留下裹衣,离羽夕看着自己的衣服都被撕扯的差不多了。从脖子,如果裹胸裹裆也……她真的就不活了。 莫北源粗壮的身体在离羽夕身上紧紧压住,让离羽夕毫无还手之力,她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掉,这让莫北源看着更有一些楚楚动人的感觉,身体的某一处瞬间僵硬起来。 “羽夕,马上,马上你就会是我的人,我的人了……”莫北源在离羽夕的脖子上咬啃着,从脖子往下,那双粗壮的手游走在离羽夕的腹部和大腿上。 “求你了,不要……不要……”离羽夕的叫声,让莫北源的情、、、、欲更加的疯狂,更加的想要得到她。 莫北源看着自己身下倾城容颜,她是自己想了多久的女人,如今,终于是他的了。 夜沉远带着暗卫把整个别院都包围住了,夜沉远一个人直身前进,听见从房间里面传来那熟悉的哭泣声音,还有那莫北源恶心的语句。 夜沉远“啪”的一脚踹开房门,看见房间里有花瓶直接拿起就往莫北源的头上砸去,麻痹的!他的女人也敢动,不想活了是吧! 就算还没有娶她,可她名义上还是他夜沉远的未婚妻,他这样不顾他的脸面,那么那就是说明了和他对着干的节奏。 莫北源被砸了头,头晕几秒钟,离羽夕连滚带爬的来到床下,跑向夜沉远的地方,夜沉远看着几乎裸着的身体的离羽夕皱了皱眉,不悦的神情里带着犀利的眼神。 莫北源,你死定了! 夜沉远脱下外套给离羽夕穿着,离羽夕躲在夜沉远身后瑟瑟发抖,如雪般的面容此刻竟有一丝红润,端容也有些凌乱不堪。 夜沉远一脚踢过去,现在的夜沉远黑着脸,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只管一个劲的抽莫北源,然而莫北源看见是夜沉远,最开始有些惊讶,他怎么在这里,不过后来想想,他能够用最快的方法找到也情有可原。 莫北源也迅速的加入了战斗,强壮而有力的一拳直接向夜沉远挥过去,然而夜沉远也不是吃素的人,接住他的拳头,反手一拉一折,莫北源的手臂就这样折了一只。 莫北源“啊!!!”的一声,响彻了整个别院,他疼痛的看着夜沉远,“我要杀了你!!!”莫北源仇恨的看着夜沉远。 “呵!就凭你?不自量力!”夜沉远冷哼一声,要他死的人很多,不多他一个,然而知道那些人的后果吗? 死! 对于夜沉远来说,莫北源这样的人最多只能和他过三招就是地下亡魂的人,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他耗在这里,夜沉远三下五除二就把莫北源打的鼻青脸肿,莫北源的血液随着他的身体不停的流淌着,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慢慢加紧的几道,狠厉的说道:“我的女人你也敢动?不知死活的东西!” 夜沉远在他快要断气的那一刻松了收,直接把他扔的老远,因为他想到现在还不能杀了他,因为有些戏还需要他的配合。

连根拔除! 夜沉远转身看着蹲在一边的离羽夕,紧紧的拉住自己的外套,生怕又会不见了一样。 他走过去抱起离羽夕,轻声的安慰道:“好了!没事了!”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可对于离羽夕来说,这一句话它温暖了离羽夕的整个身体。 刚刚的事情离羽夕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夜沉远把离羽夕凌乱的头发整理在耳后,更加抱紧了她,快不的向外走。 一出门槛,暗卫就走过来问道:“主子……” 夜沉远停下脚步,看着暗卫冷冷的说道:“此事不准声张,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们知道怎么做。” “是!!!”暗卫异口同声的说着。 夜沉远把离羽夕抱进马车,马夫快步的向府邸行驶而去。 然而离羽夕在夜沉远温柔的怀里,感受着属于他的温暖,他的心跳声。 夜沉远没有说话,离羽夕也没有说话。 夜沉远凝重的神情,和那深邃的眼眸里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事情,离羽夕害怕的缩了缩身子,离羽夕胡乱猜测的想夜沉远是不是不要她了。 就算最后她没有被人玷污,可是莫北源毕竟是看了她的身子,而且她脖子上还有被他……想着离羽夕又伤心的流下了眼泪。 可是一想到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离羽宸告诉他的吗?在他怀里的离羽夕睁开眼睛看着夜沉远的脸庞,这么近的距离,这么温暖的时刻。 夜沉远的来到,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心还是不开心。 如果他没有来,她就打算自杀来表示自己的忠贞,可是他来了,而且还看见了莫北源压在自己身上,咬啃着自己的肌肤。 那个男人看见自己的女人和别人做那事,心里没有芥蒂?就算是她离羽夕是被迫无奈的,可是事情就摆在眼前,她不得不多想。 “没事了,马上就到家了。”夜沉远埋下头看着离羽夕在看自己,夜沉远从她的眼神里能够看出,她心里的难受还有一些想法。 夜沉远也不知道这一刻他在想什么,如果离羽夕问这样问他的话,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可是他却可以肯定的说,他是爱她的。 他们来到府邸,夜沉远抱着离羽夕进入房间,把她放下,转身预备要走,离羽夕一手拉住夜沉远的衣角。 “我只是出去让她们进来给你换衣服。”夜沉远坐在离羽夕的身边,替她盖好被子,右手抚过她的脸颊,把散乱的青丝从脸上移开。 “好!”离羽夕轻呤着回复道。 夜沉远看见她松开了自己的衣角才放心的离开,一出房门,马上变了一种神情。 他夜沉远不把莫北源他们连根拔除,他就不姓夜! 夜沉远出来没有多久就有丫鬟进去,送去了换洗的衣服,进去的丫鬟们正要给她换的时候,离羽夕说:“我想沐浴。” 丫鬟们把离羽夕引到浴池,离羽夕看着热气腾腾的浴池,里面的花瓣盖满了整个浴池。 离羽夕遣散了丫鬟们,她一个人直接这样跳了下去,享受着这热水对自己身体的滋润。 离羽夕探出头来,手用力的把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清理一遍,可是不管怎么清理,她都觉得自己身上还有那恶心的污痕。 为什么弄不掉?为什么? 这要叫她怎么出去叫人,说着又对自己的肌肤狠狠的揉拧,希望可以把身上的污痕能够清理掉。 可是不管怎么弄,都洗不掉,离羽夕哭泣的趴在浴池的地上,这要怎么办? 这要怎么办? 离羽夕在浴池了差不多待了半个小时,才起来擦干身上的水滴,穿上刚刚丫鬟们备用的衣服,脖子上面的青痕,脖子上还有青痕。 离羽夕出来的时候,丫鬟们看着离羽夕,有一个胆子大的丫鬟对离羽夕说道:“小姐,要回房吗?” 离羽夕点了点头,因为她好像除了回房间也不知道去那里了,她不可能出去吧!万一被人看见,这可就是……后果不可想象。 夜沉远现在也不知道去了那里,离羽夕想着他可能忙。 离羽夕一步一步的走向房间,她从来没有觉得步伐如此沉重,丫鬟们看着离羽夕摇曳的身体,生怕她一不小心就倒下了。 来到房间,离羽夕让丫鬟们退下了,她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她眼角的泪水不知为何就是不停的流淌着。 不想哭的,只是眼泪在流而已。她庆幸自己被夜沉远救了,也很难过这幅模样被夜沉远看到。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