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九十一章:虎口营救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133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夜沉远正在自己的院子里喝茶,夏日的阳光简直是太好了,夜沉远沉浸在这样美好的世界里丝毫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   天气太好,好得出奇,好到让夜沉远感觉周遭的一切都不真实起来。夜沉远向来喜欢白色,因为白色看起来十分的纯净,可是夜沉远偏偏喜欢穿黑色,因为黑色让人感觉十分沉稳,十分的稳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至少对于夜沉远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可能是美好的事情总是无法延续太久,就在夜沉远觉得有点无聊的时候,只见一个黑点由远及近的跑过来,后面还带着一阵风一样的。急匆匆的,侍卫拦都拦不住,夜沉远微微的眯上眼睛,仔细的看着那个由远及近的黑点,可是等到夜沉远看清楚的时候,不由得自己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看来是有大事情发生了。   离羽宸跑过来,甚至都带着哭腔说道:“我姐姐被莫北源抓走了,有危险!你去看看吧!”   夜沉远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没拿稳,茶杯里上好的茶洒了夜沉远一身,这个时候,黑色的衣服的好处就显示出来了,茶水倒在衣服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夜沉远猛的起身,双眼猩红,只是说了一句话:“带我去!”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莫北源把姐姐带到什么地方了!”离羽宸虽然是一个男子汉,可是此时担心姐姐的安危,已经忍不住要哭出来了,他无助的看着夜沉远,他觉得,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才能救出自己的姐姐,让自己的姐姐不受一点伤害。可能是离羽宸自己都觉得,离羽夕要是落在莫北源那个畜生的手里一定不会有好的事情发生的。   虽然离羽宸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一个孩子,但是离羽宸并不是一个傻子,莫北源那种人能干出什么事情离羽宸不是心中没数。平日里自己总是在心中默默的嘲笑莫北源,那样一个浪子,没有一点的可取之处,那个杂碎简直就是自己的反面教材,可是就算自己再怎么讨厌莫北源,自己和他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现在他居然将自己的姐姐给绑架了,这个畜生,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让他付出代价。   夜沉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马上冲旁边的人大声喊道:“备马!”然后自己就冲出去了,离羽宸紧随其后,大声的喊道:“去哪?!”   “去查!去查!”夜沉远一连连喊两声,然后翻身上马,接着比划一下让离羽宸上另一辆马,两个人衣带翻飞,一前一后的就冲出去了。   一路上,夜沉远简直要被自己的想象力给折磨疯了,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可是还是忍不住的想,就好像是自己所想的事情是发生在自己的眼前一样。不要那样,千万不要,如果真的是发生了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的话,自己会不会嫌弃离羽夕?   夜沉远想到这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他犹豫了,可是自己在犹豫什么呢?离羽宸的马从后面追上来夜沉远,看着夜沉远的脸,离羽宸突然感觉大事不妙,为什么自己对夜沉远的信任好像在那一瞬间出现了一点问题,好像自己太过依赖夜沉远了,可是自己并不知道夜沉远愿不愿意被这样依赖。   而现在,离羽宸看着夜沉远纠结的表情,突然就更加的害怕起来。   “你在担心什么?”离羽宸纵使千般万般的焦急,也知道自己没有一点的办法,只能依靠夜沉远,而如果夜沉远不想帮自己呢?离羽宸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现在这个问题发生了,离羽宸要怎么办?   夜沉远突然的冷静让自己吓了一跳,接着夜沉远就已经知道自己这样贸然的停下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那就是现在离羽宸一脸绝望的看着自己。   “你不会是不想救我姐吧?我姐可是你的未婚妻啊!”离羽宸此时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叫无助,可是谁让自己那么笨呢?这个时候连自己的姐姐都保护不了。   “你瞎想什么呢?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一会儿看他们查的怎么样我才能知道羽夕在什么地方,才能营救啊!”夜沉远看着由远及近的亲信,然后眯了眯眼睛。是自己太过冲动了,也是自己太过于拘泥于小节了,如果离羽夕是自己喜欢的女人,那么自己就不应该在乎她的身体,自己就应该喜欢她的全部,但是这

并不代表自己就应该放过莫北源那个畜生,如果自己找到了离羽夕和莫北源,首先就要把莫北源打死才算完事!   亲信用最快的速度过来,在夜沉远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夜沉远一点头,就招呼离羽宸跟上。   果然不出所料,莫北源是不会在自己的家做这种龌龊的事的,知道了地址的夜沉远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然后停下马和离羽宸说道:“羽宸,你不要去!”   夜沉远突然停下来让离羽宸很不解,于是就张口问道:“为什么?”可是问完之后离羽宸好像突然明白过来,然后冲夜沉远点点头,说道:“我会好好的做接应的工作的,希望你能够顺利的救出我姐姐。”   夜沉远点点头,接着就孤身一人去莫北源的一处别院里。离羽宸转身回到自己的府上,要说离羽宸为什么会突然开窍,或许是夜沉远害怕离羽宸看见那最不能看见的结局吧。毕竟自己是一个滴滴滴,看见总是不合适的,而且,夜沉远这么说,就说明自己有能力也有信心可以将姐姐给救回来,那么离羽宸就不跟着去添乱了,而且,姐姐要是由她的未婚夫救回来的话,离羽宸觉得这样也比较合理。   夜沉远用尽最快的速度往莫北源的别院赶去。   莫北源将离羽夕放到那张宽阔的大床上的时候,心中好像是有一块大石头突然落了地。他仔细的端详着正在昏迷的离羽夕,好像是在端详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可是当然像莫北源这样的粗人根本就不懂得欣赏,他的眼睛里只是离羽夕那如花一般的脸庞,如雪一样洁白的皮肤,如墨一样的长发,如蝴蝶一样的眼睫毛静静的盖着平日里如同星星一样明亮的眼睛。   莫北源的眼睛里装满了欲望,这样的一个女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是自己曾经多么希望发生的事情啊,而现在就已经发生了,自己那么长时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莫北源突然有点小激动,看着离羽夕的样子,莫北源整个人都变得神魂颠倒,不知所措了。   马上,马上你离羽夕就要成为我的人了。莫北源甚至想到离羽夕醒来的时候看见是自己压在她的身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莫北源想到这的时候简直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了,他的眼睛再一次扫过静静躺在床的离羽夕,下一秒,这个宁死不从的女人就要变成自己的女人了,看她以后还怎么再面对夜沉远,看看夜沉远会不会要一个自己已经玩过了的女人,要是夜沉远真的有那么大的度量愿意接纳自己用过的女人,那么莫北源想自己把离羽夕还给夜沉远也不是不可能,反正自己已经用过了。   莫北源想到这的时候,自己体内的浴火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焚烧自己,让莫北源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离羽夕的头很疼,可是自己却一点安全感也没有,虽然是昏迷着的,可是自己的一直告诉自己,必须要马上的醒来,离羽夕的脑子在剧烈的疼痛过后,终于意志打败了自己的身体,成功的醒了过来,在醒来的一瞬间,离羽夕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莫北源正背对着自己脱衣服。   离羽夕大喊一声:“莫北源你在干什么?!”然后离羽夕就赶紧掀开被子往门外跑。   莫北源的衣服正脱到一半,没想到离羽夕醒了过来,眼看着离羽夕就要跑了,于是莫北源一只手抓着裤子,一只手过来拉着离羽夕不让离羽夕往外跑。   离羽夕虽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但是好歹有处变不惊的能力,于是在莫北源用手抓住自己胳膊的一瞬间猛的上口咬了莫北源一口,可是本来料想的莫北源会松手,结果并没有,莫北源竟然忍着疼痛加大力道,将离羽宸狠狠的甩到地上,离羽夕本来就混混沌沌的,此时被这么大力的一甩,头更加的迷糊,可是眼看莫北源的裤子就要退下来了,而且还直挺挺的往离羽夕的方向扑,离羽夕随手抓起一件瓷器就冲莫北源砸过去,没想到莫北源竟然轻而义举的就躲过去了,离羽夕也趁着这个空当爬起来,然后伸手去抓茶具和茶杯往莫北源的身上咂,莫北源不但不恼,反而更加的兴奋,眼睛里全是龌龊的光芒,看的离羽夕都要吐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逃走,就算杀了莫北源也要走!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