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九十章:嫡女遇险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6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炎炎夏日,一身穿浅绿轻纱罗裙,衣摆层层流云翻飞,像摇翅欲飞的蝶。长长的发髻以着一把琉璃簪子简单挽起半束,其余的如同瀑布般的随意披散着。精致的面容上,一双特为明亮的眼眸正直视着前方,润泽的薄唇正在轻声和着旁边的男子说着什么。 旁边的男子,与女子一副相似般的面容,紫色的发箍把黑发给窟起,孩子气般的面容上,此时带着一抹认真,正听着女子的话语。所听到了什么有用的地方,男子还会和她一起谈论着什么。 这一对俊男靓女的出现,惹得多少人的注目。而他们不是谁,正是离羽夕和离羽宸两姐弟。为了让离羽宸能够更好的处理好事物,离羽夕就打算带他出来亲自看看这处理的事情。而今日,正好有时间,便带他一起过来。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来来去去的百姓,有的呦呵着,有的买卖着,有的看望着……而走在其中的离羽夕和离羽宸,更为显眼。 “这里人太多了,我们走小路吧。”离羽夕看着人来人往的 生怕自己赶不及去酒楼那边,便和离羽宸建议说着。 两个人达成意见一致之后,便朝着小巷子走去了。 相比较于外面街道上的吵闹,小巷子倒是显得更加静谧了。只有简单的几个人而已,然而,走着走着,倒是发现人越发的少了。 静谧的小巷子突然响着一些有序的脚步声,而且路上的人都已经消失了不少。一股风拂过,吹散着树叶发出了“沙沙沙”的响声。 离羽夕的脚步一顿,虽然她不懂得武功,但是对于身边出现过的太多的暗杀什么的,她还是有些警惕的。离羽夕拦住了离羽宸前进的步伐,警惕般的看着四周,心也跟着提起来。 “姐姐,你怎么了?”对于离羽夕那诧异的举动,离羽宸也顿住脚步了,他疑惑的问着。 “有没有发现有些奇怪?”离羽夕警惕的看着四周,压低着声音说着,“我们快点走吧!” 离羽夕快步的走在前头,脚步不由自主的快步前进着。这地方静谧得诡异,而且那偶尔有过的脚步声听起来有规则,倒是像是训练有素的人。于此同时,离羽夕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这种诡异的感觉,让她着实不敢去想象什么来。生怕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还是必需要快点离开才是。 离羽宸虽然对于离羽夕那种奇怪的行为感觉到诧异,却还是遵从着。对于自己的姐姐,他还是信任她的。他跟着离羽夕的脚步,赶忙跟在身后。 静谧的街道,响着的只是离羽夕和离羽宸那快步的脚步声,还有那寒风凛冽拂过的声响。 离羽宸感觉到了危险的氛围。熟悉武艺的他,自然感觉到那在暗处有人在隐忍躲藏着。原本以为可能是夜沉远的暗卫,如今看来,是他想错了。那些在暗处的人,绝对是不简单的。想着,离羽宸便急忙的在身后保护着离羽夕的安全。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是比得上离羽夕的。 而在离羽夕和离羽宸两个人没有走出多久,身后袭来了一阵凛冽的强风。那风拂过带来的犀利的杀气,让离羽宸瞬间反应过来,他顺手把离羽夕往后一推,自己便赤手一挡,抵挡住了前来的杀手的袭击。 前来的杀手的利刃和力气都比离羽宸的好得多,让他被击退了好几步,右手的肩膀处被狠狠的一击。剑刺入了骨头之处,渗出的鲜血直流着。离羽宸奋力的挥开手臂,把剑给拔出来了,鲜血喷洒出来,形成了一抹激流,看着很是血腥恐怖。 “姐姐,快跑!”离羽宸不顾及自己的伤势,急忙朝着身后的离羽夕喊着。他的姐姐不会武功,无论那些人是冲着他来的,还是他姐姐来的,都是不成的。而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心爱的姐姐受伤的。 “羽宸!”离羽夕被离羽宸一推倒是脱离了那种被刺杀的危险,她眼见着离羽宸那被剑刺中了肩膀,很是担忧的喊着。她想要上前去一步,而周围那隐藏在暗处的人都已经出来了。 一身黑色的衣裳,全身包裹着,看不清他们的面容。而他们浑身都带着一抹凛冽般的杀气,那是一种常年淫浸在杀手生涯而有的杀意。 五个人把离羽宸和离羽夕给包围在里头,其中那个刺中离羽宸的人,犀利般的眸海中带着一抹杀意,直勾勾的看着离羽宸。 离羽宸直接把离羽夕挡在自

己的身后,警惕般的看着四周围的杀手。他的面容上虽然冷静而沉着,可是那心却已经揪起来了。他是练武的,自然感觉得到眼前这些人和他武功的差距。他是打不过眼前的人,更何况还是有五个武功一样高强的杀手。 “姐姐,待会我会从那边杀过去,你从那缝隙的空当里跑出去,知道吗?”离羽宸压低着声音说着。他极力遮掩着自己内心的恐慌,想让离羽夕不要去担心他。 离羽夕紧张的拽着离羽宸的衣角,她担忧的问着:“那你怎么办?要走我们一起走!” “我还是可以抵挡一会的,你在的话只会拖后腿。”离羽宸分析着,“你趁机出去,找帮手来,那样子我们才都能过逃出去的!” 对上离羽宸那坚定的眼神,离羽夕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她的弟弟,果然已经长大了,都已经懂得如何去保护她这个姐姐了,她很是欣慰,却也更加的担忧着。 得到了离羽夕的许可,离羽宸便可以更加专心的对付这些杀手了。他警惕般的看着眼前的人,犀利般的眼眸里写满了坚定,他轻声喝着:“就是现在!” 随着离羽宸的话语一落,他便朝着前方跑去,赤手空拳的他,朝着刚刚刺中他的杀手打过。两人对打的空隙里,离羽夕急忙从中跑了出去。 原以为离羽夕可以成功逃脱的,谁知道那其中的两人直接无视离羽宸的攻击,朝着离羽夕过去,两个人一人捉住离羽夕的双手,一人手拿白布捂着离羽夕的鼻口。挣扎之际,离羽夕便被那白布上的迷药给迷昏倒过去了。 离羽宸还在和那个杀手纠缠着,却眼见着离羽夕被迷昏了,甚至被其中两个杀手带走了,他心急如焚,喊着:“姐姐!姐姐!” 然而,事实上的,只是离羽夕已经被杀手带走了,离羽宸急忙避开其他杀手的攻击,朝着离羽夕的方向跑去。 身后传来那利刃的声响,离羽宸不管不顾的,只想追到离羽夕。而那一瞬间,他只感觉到了后背被一个利刃给狠狠的刺中,蚀骨般的疼痛,直接在他的肩膀处麻痹着。鲜血直直流淌着,腰部被杀手一脚狠狠地踢过,麻痹着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不由自主的单膝跪下。 那种被屈辱般的感觉,加上眼见着离羽夕被带走都悲痛,让离羽宸感觉到极为的愤怒。然而,他想要反抗身上那伤却无能为力。 杀手冷眼看着离羽宸那狠列的眼神,一剑举起就要落下的时候,身后袭来的寒风让他急忙躲过。只见一席白衣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冷眼看着杀手。 南悦槿在触眼看到了离羽宸那悲戚的双眼时候,还有他那狼狈的身影上,鲜血正在汩汩流淌着,他那原本淡然的眼神变为犀利,狠列的话语轻吐而出:“敢动我的人?找死!” 而就在杀手诧异之下,南悦槿手中的扇子化为了刀刃,袭向了杀手。 三个黑衣人与一席白衣的南悦槿对打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南悦槿此时心中怒火中烧,他手下的动作着实狠列,一下子,三个黑衣人都已经被他给打到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闪身离去了。 而南悦槿虽然恼怒自己没有杀了他们,却还是因为担忧离羽宸而没能追上去,他急忙上前扶起离羽宸,看着他那身上的伤口,恼怒却紧张得很。 “该死的,那些人真是该死!”南悦槿狠狠的说着,那平时温润的眼神里带着一抹狠列的怒火。 “姐姐,救,救我姐姐!”离羽宸捉住南悦槿的衣角,有气无力般的说着,“我,我要去,要去救我姐姐!” “你这样子还要去救你姐姐?你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怎么去救人?”南悦槿恼怒的说着。他都伤得这么重,不去治疗会死的,“而且你现在打得过他们吗?你只有一个人诶!” “我不管!我姐姐被他们捉走了!”离羽宸孩子气般的脸上带着一抹激动和寒意,“对了,我可以找夜沉远去!他一定可以救得了姐姐的!” “你不要自己的命了吗?”对于离羽宸的执迷不悟,南悦槿恼怒的喊着。 “姐姐就是我的命!没有她,我什么都不是!”离羽宸坚定的说着,他那眸海中带着的坚定让人无法反驳。 南悦槿一怔,心口被击得无法言语。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离羽宸已经跑着去找夜沉远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