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八十八章:恶毒主意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0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京城最豪华的酒楼里,莫北源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酒,两眼通红,身边的随从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话,不多时,一个衣着得体的管家走进来,莫北源身边的随从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围过去,使劲的冲管家努嘴。 “刘管家,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主子好喝死了!”一个家奴模样的人赶紧说道,脸都拧成了苦瓜的形状。 “是呀刘管家,你赶紧劝劝主子吧,我们真的都不敢搭话呀。”另一个家奴也跟着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主子会突然喝这么多的酒?”刘管家面上一下子装作阴冷的样子,刘管家和莫北源比只是一个下人,但是就怕人比人,在那群每天活的像狗一样的家奴里面,刘管家那也算是一呼百应了,而且颇具地位。这人一有了地位,自己立刻就觉得不一样了,特别是现在,刘管家被这群乱了阵脚的家奴簇拥着,到真有点唯自己马首是瞻的样子呢! “还不是那个水性杨花的家伙搞的鬼!”一个家奴愤愤地说,当然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个家奴说的是谁。刘管家更是人精中的人精,怎么会不知道主子最近因为什么风月之事心烦意乱。 还不就是将军家的那个千金?那个姑娘也不知道有什么魅力能把自己家主子迷的神魂颠倒,想来自己的主子虽然说不如皇上那般钱多权重,但是也是一个大户人家,配她个将军府的千金也算是门当户对,怎么那个叫离羽夕吃的死死的。那个离羽夕不是就长的美一点嘛,他刘管家就不相信整个天下就没有美貌能比过离羽夕的么? 刘管家站在原地想了想,然后自己在心里措了一下词,就心惊胆战的走进包间里,然后挥手让家奴们往外走,不要在包间里碍眼。其实刘管家心中的想法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万一自己搞不定主子,那也不至于被其他家奴耻笑,所以在场的人越少越好,否则自己会很下不来台的,以后也不能在家奴面前树立威信。 刘管家进到包间里,就被包间里的酒味熏得无法呼吸,而包间的正中间,莫北源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了。刘管家赶紧走过去抢下莫北源的酒,对莫北源说道:“主子你这是怎么了呀,怎么喝这么多酒呢?你喝成这个样子,让我可怎么和老爷夫人交代呀!” 莫北源抬头看到是刘管家来了,赶紧挥手让刘管家也坐到这里一起喝酒:“刘叔,你来了,坐坐坐,陪我喝几杯怎么样?” 刘管家一脸黑线,只能说:“主子你别喝了,有什么不高兴的事你和我说,咱们给他解决了,不就好了吗?咱们家什么事摆不平呢?你何苦拿自己的身子骨出气呢?” “我出气?我出什么气?我是谁呀?我是莫北源啊,这天下就没有我做不成的事!他夜沉远算什么呢?不就是仗着他老爹的能力吗?她离羽夕算什么?不就是有一张脸吗?要是我会投胎,一定当天皇老子的儿子,看谁能惹我!”莫北源大着舌头,连说话都十分不清楚,但是说到夜沉远和离羽夕的时候,明显变得脾气暴躁起来。 “主子您这是哪的话?您看您比的都是什么人哪!他们哪能和您比呀!”刘管家像一个哈巴狗一样的趴上来赶紧安慰莫北源。 “你也知道他们不能和我比吧?那你说离羽夕怎么就不和我在一起呢?”莫北源似乎是十分受用刘管家的话,刘管家不愧是看着莫北源从小长大的,总能说一些莫北源喜欢听的话,所以总能在别人都不敢说莫北源的时候全身而退。 “那还不是离羽夕那个女的看中了夜沉远的身世?主子那个女人不过是目光短浅的女人而已,你想哪主子,她离羽夕就算嫁给了夜沉远也不过是一个妃子而已,可是要是嫁给你,那就是为万千宠爱于一身啊。”刘管家净挑莫北源爱听的说,听的莫北源心花怒放,莫北源果然停下喝酒的动作,一脸期待,的看着刘管家。 “刘叔,依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做?”莫北源十分期待刘管家给自己一个好点子,毕竟刘管家人家活的年龄那么大,总会有一些好办法。 “主子,要我说,您就来点狠的,咱们直接给离羽夕那个女人给…”刘管家说到这的时候,眼露凶光,然后做了一个手掌的手势。目光灼灼的看着莫北源,满心期望莫北源能够赞同自己

。 莫北源似乎是没有听懂刘管家的意思,又似乎是不相信刘管家说的话,只是楞楞地看着刘管家的脸,刘管家以为莫北源身生气了,一时间有点尴尬,毕竟自己给莫北源出的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万一莫北源爱离羽夕爱的深沉,爱的强烈,并且绝对不允许离羽夕受到伤害,甚至别人在心里玷污一下离羽夕都不行,那自己岂不是撞到枪口上了?自己在莫北源的心里岂不是千古罪人了? 不过刘管家毕竟是一个老人家,所谓人家吃过的盐比年轻人吃过的饭还多就在这,再说莫北源从小被刘管家看到大,刘管家明白莫北源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人娇生惯养,没有经历过什么苦难,所以就接受不了自己不被别人认可,从某种意义上说,莫北源那么迫切想要得到离羽夕这个人不过就是想要证明自己比夜沉远强而已。 “刘叔,你是说用强的?可是…可是…”莫北源显然听到这个办法的时候,酒就已经醒了,但是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主子,您怕什么呀?而且这是什么时代你怎么会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呀?女人就是衣服,衣服就是啥?衣服就是想脱就脱,想穿就穿,喜欢就多穿,不喜欢就扔。咱们先到手了就是咱的!”刘管家已经吃定莫北源会听自己的话,所以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截了当并且十分有信心的说到,甚至信心满满的认为莫北源一定会照做的。 “可是这样的话离羽夕她会不会恨我?这样好吗?”莫北源抬头问刘管家,刘管家看着莫北源的眼睛,就好像是巫婆怂恿自己的灵魂一样的感觉,而莫北源这个灵魂,正慢慢的向自己靠拢。 “主子,你有别的办法吗?谁让离羽夕那个女人是那样的一个人呢?那么势利眼,所以咱们就应该给她一点教训!再说了,咱们都说女人如衣服,你想呀,你穿过的衣服他夜沉远还会穿吗?对不对?到那时,她离羽夕不就是你的人了吗?我就不相信夜沉远还真愿意捡咱们主子的鞋穿!”刘管家越说越激动,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和自己的思想是多么的肮脏,多么的不正确,若是别人这样惦记着他刘管家自己的女儿,他应该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义正言辞的胡说八道了吧? “刘叔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啊!”莫北源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觉得刘管家说的有道理,果然是臭味相投。 “主子,你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了,你已经没有路了,你要知道,你今天做的这一切,全都是他们逼你的,并不是你愿意的!你的真心给他们,他们并不愿意要,那就别怪咱们翻脸不认人了!”刘管家一脸正义的表情,本来以为进这个包间里就是劝劝主子少喝点酒,多休息一下,不要惹事,可是怎么就变成了怂恿莫北源犯罪了?刘管家自己也有点奇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刘管家一想到离羽夕那张娇艳的小脸儿,再想到离羽夕那个女人在莫北源的身下求饶,刘管家就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阵的爽快。 莫北源自然没有想到刘管家的龌龊想法,其实刘管家不过就是把莫北源当枪一样使,给自己免费演了一出好戏,可是莫北源却动心了,没想到这个离羽夕对莫北源的诱惑力竟然这么大,果然俗话说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这话真的是一点不错呀。 “刘叔,你说得对,我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让那些比我强的,通通都不如我!我要让他们都后悔!”莫北源愤恨的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做努力状。刘管家微笑着点点头,说道:“主子你能这么想真的是太好了!” “依刘叔你看我应该怎么做?”莫北源赶紧问道。 “主子不如我们就这样…”刘叔露出奸诈的笑容,然后在莫北源的耳边开始耳语起来,莫北源边听边不住的点头,刘管家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莫北源似乎是心情一下子变好了,把外面的家奴全部叫进来,让他们一起吃饭喝酒。 家奴们受宠若惊,但是进到包间里看见刘管家像一个大爷一样的坐在莫北源的对面,大家心里都知道了是刘管家给莫北源出了主意,不由得都佩服起刘管家来,甚至有几个家奴开始幻想如果自己有那样狠毒的招数的话,现在坐在这里像个大爷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